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在修罗场中养崽果然有问题

时间:2022-09-18 14:00:38  作者:我是喵
TAG:


在咒术界,有一种术式可以安抚人类的负面情绪,人们将其称为「药」。
鹿野怜就是「药」。
身为唯一的医生,在满是疯子和病人的世界,她怎样才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找御三家保护她。
作为交换,她得侍奉御三家的三个大少爷,安抚他们的情绪、操办他们的衣食住行。
听起来很麻烦,但对她而言并不困难,即使后来家里多了几个崽崽,她也可以将这个大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
崽崽很乖,渐渐失控的是高专那两个DK……
标签: 综漫 文野 咒回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野怜 ┃ 配角:悟,杰,哒宰,惠惠,乱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怜
立意:家和万事兴!
-------------------------------


第1章
母亲死了。
鹿野怜站在镜子面前,仔细检查自己的着装。
和服板正,黑色、三个家纹,长发挽起,带了一把折扇,纯白、素净。
香典钱要用旧钞票,反着塞进信封里,以此表达得知消息后全无准备的焦急和无措……
“我的小怜是个怪物呢。”
坐上前往葬礼的车,鹿野怜看向窗外,好像看见了记忆中的妈妈。
觉醒术式以后,妈妈抚摸着她的脑袋,语气温温柔柔,还带着笑:“我为什么会生下你这样的东西呢?”
斑驳的记忆被急促的刹车声打断,前面的司机先是回头告诉她,撞到人了,然后便立即开门下去。
撞到人了?
鹿野怜跟着下车,就看见一个黑发男孩气鼓鼓地坐在地上。
他怀里抱着邮差包,旁边躺着单车,信件撒了一地,看起来是个小邮差,正对着司机炮语连珠,火力全开。
“可恶!接下来是绿灯、绿灯,我没有违反交通规则,责任全在你这一边!”
司机张嘴想要反驳,男孩皱起眉打断:“可恶的大叔,眼睛全都用来去看后座的小姐了,所以完全没有在看红绿灯对吧,简直就像海鸥一样叫人厌烦!”
接着,男孩看向她:“你是这家伙的老板吧!”
“待会再来找你索要赔偿!”
根本不给鹿野怜说话的机会,小邮差迅速捡起几封信,骑上小单车走了,像是一阵风一样。
尾风卷起地上散落的信件,鹿野怜蹲下去,把这些信封捡起来,然后看向司机:“让人去找那个孩子,带他去医院检查。”
她还要去参加母亲的葬礼,现在追上去就要迟到了。
因为刚才的插曲,再次回到车上,那些被打断的回忆不再浮现,鹿野怜靠着车窗小憩了一会,就抵达了目的地。
母亲的葬礼冷冷清清,前来吊唁的人只有她一个。
接待她的是母亲生前的仆人,鹿野怜跟着她往前走,路过小花园的时候,秋千上正坐着一个男孩。
大约五六岁,侧头盯着她看。
阳光之下,他的眼眸是鸢的翅膀那般深刻的褐红。
母亲最得意的便是她那双鸢眸,总是把手指按在她的额头,语气失望:“眼睛怎么不随我呢?”
鹿野怜停下脚步:“那是谁?”
“哦,他呀。”
仆人语气中是她熟悉的轻蔑、不屑一顾,就像对小时候的她那样。
“是小姐后来又生下的孩子。”
母亲后来又生下来的孩子?
因为与人私奔,家族已经和母亲断绝了关系,于是母亲写信给她,拜托她将她接回京都。即使是这样的人,最后也还是想要落叶归根。
那一封信足足有八页这么多,连墓碑的材质都做了安排,却只字未提这位同母异父的弟弟。
再仔细看,现在明明只是四月初,天气还未回暖,弟弟身上却只穿着单薄的黑衣。
他抬手捉住秋千的麻绳,宽大的袖口垂下,露出手腕上密密麻麻的伤痕。
分明可怜至极,他的脸上却不见丝毫怯懦,脊背挺直,坐姿端正,一副惬意赏春的姿态。
这一刻,鹿野怜好像看见了从前那个自己。
旁边的仆人走了几步,见鹿野怜站在原地不动,皱起眉来催促。
母亲身边的仆人总是这样傲慢,鹿野怜回眸浅笑:“还请稍等。”
她避过石子上野蛮生长的花,走到秋千前面。
弟弟抬眸看她:“鹿野怜?”
“是的。”
凑近看,他更显瘦弱,鹿野怜弯腰与他平视:“午餐想吃什么?”
“螃蟹。”
**
母亲的要求繁琐苛刻,仆人大有滔滔不绝之势,鹿野怜拿来小披肩搭在弟弟身上,以免他被冷风袭扰。
男孩显然不太习惯陌生人的味道,眨眼又脱了下来。
鹿野怜看了他一眼,把小披肩拿回来仔细叠好。
“剩下的事宜,就同我的助手商议吧。”
她向仆人低头致歉:“先失陪了。”
比起碑文上要刻什么字体,还是弟弟的午餐更加重要。
他跟在她的身边,脚步很轻,像是试探着接触世界的幼猫,鸢色的眸中犹有警惕。
走到门口,之前那个小邮差竟然等在外面。
他递给她一张纸。
鹿野怜低头看,是手写的赔偿事宜。
这孩子名叫江户川乱步,除了名字,上面还写着车祸的经过,除此之外,就只剩下赔偿款和责任方两个空白格。
“说过的吧,我会来找你索要赔偿……”
他的声音明快活泼,不似来讨债,倒像是来找朋友游玩。
鹿野怜有些想笑,她不问小邮差是怎么找过来的,只从和服的领口抽出一支笔,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笔和纸一同还给他。
“如果不盖上我的私人印章,这张纸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在此之前,您是否愿意去医院检查一番呢?”
小邮差把纸笔塞进包包:“但是我的肚子好饿。”
**
在这个时节要想吃到螃蟹并不容易,尤其是另一个还在毫不见外地囔囔着红豆派。
好在横滨是港口城市,五条家旗下也开着几家料理店,足以同时应付两个孩子的要求。
第一道菜是温度恰到好处的奶油蟹肉浓汤。
弟弟的仪态很端正,右边的那一位就比较天然,大概是因为喜欢,想要端起碗喝。
鹿野怜轻轻按住他的手:“碗很烫。”
江户川乱步一愣,用手指碰了碰,真的很烫。
“但是这么贵的店,用的不该是隔热的碗吗?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热乎乎的东西了,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店。”
江户川乱步又仔细看了大将一会:“不过大叔刚刚从风俗店出来就过来工作,完全没有因此影响食物的美味,很了不得哦!”
风俗店……不要在怜大人面前说这个啊!
大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该不会被开除吧啊啊啊啊!
如果被禅院家的少爷知道他用刚刚摸过风俗女郎的手给怜大人做汤,他的手会被砍下来吗?会吗会吗?
看见大将这副样子,江户川乱步就知道自己又要挨骂了。
但他明明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江户川乱步鼓起脸,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就在这时,旁边的少女轻轻笑了一下:“是很了不起呢。”
她的语气像是缠绵的海浪,温温柔柔,浮躁的气氛就这样变得平和,大将的脸色也由白转红,拿出柳刀认真料理。
好神奇!
就好像有什么魔法!
江户川乱步偏头看她。
她的脸上一直是这样缱绻怡然的浅笑,好像发生什么事也不会叫这种笑容消失。
不会对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问东问西;也不会像笨蛋一样要他一直解释大家都知道的事;更不会因为他把实话说出来,就像托马斯小火车那样噗嗤噗嗤地冒火气 。
这才是大人吧,和那些会对他大吼大叫的大人不一样,眼前这个姐姐才是真正的大人。
和爸爸妈妈一样的大人。
“我可以跟着你吗?”
她又看过来,粉色的眼睛弯弯:“小先生何出此言呢?”
“用我的赔偿款作为交换,我已经受够那些奇怪的大人了,你知道吗,就因为我帮客户丢掉了无用的垃圾信件,我竟然就被辞退了!”
江户川乱步鼓起脸颊:“这简直不可思议,对吧!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有的时候我都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笨蛋了。”
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吃过饭以后,带着他去了一趟医院,然后又把他们带回了自己居住的酒店。
两个孩子穿得都不太体面,在回来之前,鹿野怜已经叫人买了许多衣服送到酒店里。
江户川乱步对英伦风格的衣服很感兴趣,又因为手上的灰不敢过多触碰。
眼睛睁得圆滚滚,明亮璀璨的碧色,盯着她手里的衣服转动,像是湿漉漉的小狗。
鹿野怜挑了他最喜欢的那套,把衣服叠好放进浴室,又给他准备毛巾,出来的时候,弟弟还站在原地。
他站在购物袋中央,脸上没有表情,就好像周围环绕着一堆垃圾。
“先稍微将就一下。”
鹿野怜把他的袖口轻轻扯下来,遮住上面的疤痕。
“等回到京都,再带你去裁制新衣。”
他鸢色的眸中这才燃起一点点光亮:“你要带我走吗?”
鹿野怜从购物袋里拿出几件衣服,弟弟远比寻常的孩子瘦弱,看起来大约才五岁,但以言行举止来看,他实际的年纪或许要大上一些。
“京都虽然是内陆城市,但那里的螃蟹不会逊色于任何地方。”
男孩沉默了一会:“你别的家人不会有意见吗?”
“我已经没有别的家人了。”
鹿野怜把衣服叠好,语气平静柔和:“你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一个。”
唯一的一个。
男孩钻进椅子里,像是冬夜里蜷缩在车轮底下的猫。
“我不想洗澡。”
鹿野怜没有说教,只是拿起小毯子盖在他身上。
弟弟看了一眼浅蓝色的小毯子,把头探出来:“太宰治。”
他紧紧抿着唇,把握着二人之间的距离感:“你可以叫我太宰。”
回应他的,是一个热乎乎的暖水袋,和对等的自我介绍:“鹿野怜,你怎样称呼都好。”
不久,江户川乱步打开浴室门冲出来。
“好看吗好看吗好看吗!”
湿漉漉的头发被他肆意甩动,洒了满地的水,鹿野怜找到吹风机,带着他坐下。
温暖的风吹在脑袋上,江户川乱步眯起眼睛:“好舒服!”
蜷在椅子上的太宰治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缩得更紧。
过了一会,鹿野怜关掉吹风机,把梳子递过去,轻声问道:“你还有其他的家人吗?”
“没有。”
江户川乱步胡乱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没有工作也没有钱,连过夜的地方都没有,如果你丢掉我的话,说不定我马上就会死掉。”
他看她,理直气壮的:“你忍心吗?”


第2章
“在做出决定之前,我想你需要对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鹿野怜慢慢缠着吹风机的电线:“我并不是一个拥有自由的人。”
这个世界,人类被划分为了三个类别:普通人、异能者、咒术师。
异能者们凤毛麟角,大多都聚集在横滨,咒术师的数量也十分稀少,但他们却不得不到处奔波。
因为咒灵——一种恐怖邪恶的存在,它们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从诞生起,它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杀人。
只有咒术师可以袚除它们。
愤怒、恐惧、憎恶……身为人类,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当普通人的负面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滋生这种名为咒灵的怪物。
而咒术师则会将负面情绪储存在体内,化作‘咒力’,以此施展术式,袚除咒灵。
一个咒术师体内承载的负面情绪越多,就越是强大,与此相对应的,这个咒术师有多强大,也就代表他承载的阴暗有多浓郁。
但有一个家族是例外。
一直以来在茶道之路修行的鹿野家,不知为何觉醒了一种可以安抚负面情绪的术式,咒术界称之为「药」。
「药」几百年才出一个,而咒术界遍地都是疯子和病人,所以「药」的人生往往不得安宁。
于是,鹿野家的祖先和咒术界的御三家签订了束缚。
「药」将世代侍奉御三家的家主,以此换取安稳、平静的人生。
鹿野怜就是「药」。
她把整理好的吹风机放在桌子上,语气平静和缓,带着一点笑意:“我少不了要跟随大人们的脚步奔波,横滨这里异能者众多,大概也称不上安稳,去国外生活怎么样?一切的事宜我都会打点妥当。”
太宰治攥着小毯子,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江户川乱步坐在她身边:“不能解开吗?那个束缚。”
“从未有过解开束缚的先例。”
“那你想吗?”
他目光灼灼,语气明媚而又率真。
“如果从来没有人解开过束缚,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第一个?”
鹿野怜撑着下巴看他,就像是在看什么新奇有趣的小动物:“小先生的头发是自己修剪的吗?”
“是哦。”
江户川乱步摸了摸自己的乱发,“用剪刀咔嚓咔嚓就这样剪掉了,话说回来,那些咒术师很厉害吗?”
鹿野怜弯起眼睛:“他们是支撑着世界的柱石。”
“听起来还不赖嘛。”
江户川乱步拿起一旁的侦探帽戴上,眯着眼睛笑:“就这样决定了,我要前往咒术师的世界。”
**
超凡的力量必然会衍生超然的权利,收养的限制规则在此刻形同虚设,仅仅过去一个小时,鹿野家就多了两个男孩。
大的这个已经十二岁了,但光看他的言行举止,实在是难以将他的生理年龄和他本人联系起来。
而小的这一个连出生年份都不太清楚,那位不负责任的母亲将灌木修剪得整整齐齐,却没时间给自己的孩子一张出生证明。
六岁。
在年龄栏里,太宰治握笔写下自己的年纪。
鹿野怜把文件收好,然后带他们去了商场。
大概是第一次来人这么多的地方,弟弟的脚步变得更轻,鸢色的眼眸看着往来的行人,其中满是警惕。
一旦有人靠近,他的呼吸就会短暂地停顿一下。
鹿野怜把手递到他面前:“要牵手吗?”
弟弟看了她一眼,紧抿着唇,小小的手圈住她的两根手指。
鹿野怜配合他的脚步,走得十分缓慢,前面的江户川乱步看了他们一眼,也跑回来,试探地牵起她的另一只手。
没有被拒绝。
江户川乱步弯起眼睛笑,脚步也慢了下来。
来商场的主要目的,是给几位少爷带伴手礼。
五条、禅院、加茂,在咒术界这个以血脉为尊的地方,这三个嫡子自小就被千娇万宠,说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也丝毫不为过,即使是被形容为温文尔雅的加茂,性格也多有古怪、难以伺候之处。
鹿野怜要做的不只是安抚三个少爷的情绪,还要操办他们的衣食住行,让他们事事过得顺心。
所以伴手礼也得送到少爷们心坎上才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