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穿成性转真人后我决定出道

时间:2022-09-16 17:41:21  作者:魚木不秃
TAG:


一觉醒来,我被开除人籍了。
……
我总觉得我这人运气不太好,但是我也没想到我的运气还能这么不好,痛失人籍也就算了,结果偏偏给我补了一个反派户口——我穿成了咒灵真人,ps性转版本。
我很忧愁,我很焦虑,我很痛苦。
我不想哪天被5t5顺手送去见他先祖,也不想被那个该煮火锅的脑花当成打手小弟,我只想把我痛失的几十年活回来,所以我要远离主角远离反派,反其路而行,躲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浑水摸鱼。
——于是,我准备收拾收拾出道了。
凭着阴间中带着一点无辜的气质,真人酱出道既红,短短一个月红遍全国,成为九千万少男少女的梦。
真人酱的梦想实现了,因为她远离了脑袋别裤腰上的咒术界,但也没完全实现,因为——
粉毛小老虎:阴间美人yyds,我永远爱真人酱!
最强咒术师:看着大屏上的绝美女爱豆陷入沉思
咒灵众:相顾无言,这不是我们寻找已久的同伴吗
1.私设如山,OOC预警
2.不喜欢真人的宝,默默点叉
3.CP未定
4.正文第三人称
5.咒灵没性别,用性转这个词只是更好形容
6.没文笔没逻辑,快跑!!!
内容标签: 综漫 娱乐圈 文野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真人酱 ┃ 配角:5t5、绷带精、中也、顺平、脑花、虎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阴间美人真人酱
立意:平庸的人也能发光发亮


第1章
一觉醒来,我被开除人籍了。
明明是艳阳当空的晴天,乌压压的黑雾缠绕着整个天台,阴冷潮湿的气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围住整个天台边缘的绿色铁丝网锈迹斑斑,褐色的铁锈上挂满了粘稠的血液,只能隐约看出原来的颜色。满地黄色、褐色的血污中,一坨畸形的肉团匍匐在地,扭曲着疑似手的红色短肢,费力的戳着地上沾满血液的眼珠子。
真真子蹲在天台墙角,像警匪片里被警察当场抓获拿枪指着的抢劫犯,双手紧紧抱头,目光呆滞的望着眼前混乱的场景。
就在半个小时前,事情都还不是这样的,在结束一早上忙碌的打工人生活后,真真子躺上床,开始愉快的睡午觉,结果睡醒一睁眼就是这幅恐怖片的打开方式。
难道就因为她今天中午没有像往常一样左侧着睡,而选择了右侧着睡午觉…
不不不,这一定是她刚刚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太对。
闭眼睁眼,不远处畸形肉团终于拿到了血红色的眼珠子。
再次闭眼睁眼,不远处畸形肉团捧着眼珠子以一种三百六十度扭曲的姿势站了起来。
!!为什么还是这幅恐怖片的打开方式啊,啊喂!
真真子跌坐在地,崩溃的仰起头靠在冰凉的墙面上,背后凹凸不平的墙壁传来冰凉的触感,也不能让她现在冷静下来,她紧紧闭上双眼,不愿面对这诡异的情况。
她一直觉得她从小运气就很不好,喝凉水塞牙,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买易拉罐汽水没有拉环,但是也没有想过运气会这么不好,穿越就算了,穿越开局就撞鬼是什么情况啊。
“咚—咚—咚—”
弹珠在地上跳动的声音,愈发俞近,“咚——”的一声,声音停了,脚尖好像被一个圆圆的球状物品撞了一下。
黏糊糊、冰冷冷的触感在小腿攀爬,寒意顺着脊椎骨爬满全身。
真真子猛地睁开眼睛,直勾勾的和紧密贴在她腿上的肉团对上视线,肉团扭曲蠕动的身躯上长着猩红的大嘴,两个黑峻峻的眼眶里的眼珠不翼而飞。
咒灵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黏糊糊的肉团还带着浅黄色的液体,过于恶心的触感还在沿着细长的小腿攀爬。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这么恶心啊!
真真子惊恐的瞪大双眼,过于惊恐的视线引起了咒灵注意,只见咒灵从腿上做了个疑似抬起脸张嘴微笑的动作。
为什么说是疑是,因为在真真子看来,就是一堆白花花的肉挤在一起蠕动,然后突然对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牙齿上还沾着浅粉色的不知名碎肉。
啊啊啊要命,越来越恶心了,这个怪物吃完还不刷牙!
“姐姐…姐姐,嘻嘻嘻,我们一…一起玩吗?”嘶哑恶心的讥笑声响起,像是长针从耳朵穿过,然后直直扎进大脑。
一低头,直勾勾的和肉团脸上的黑窟窿对上,肉团短肢上还捧着一个红色的眼珠子。
整个眼珠子红红的,圆鼓鼓的还有着一个黑色的瞳孔。
咒灵笑的更慎人了,猩红的嘴角直接咧到后耳根,恶心的在少女纤细的腿上蹭蹭,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想要——想要姐姐的眼球。”
真真子异色瞳孔疯狂地震,一掌拍向紧贴小腿上蹭来蹭去的咒灵。
“离我远点,谁是你姐姐!懂不懂物种的不同啊,我一个二十一世纪青春美少女和你个异形肉团怎么可能有关系,不要乱攀亲戚关系!什么眼珠子,要玩,你自己玩你自己的去吧,滚啊!”
拍到肉团的手掌传来软塌塌、黏糊糊的恶心触感,手下就像是一篮子的鼻涕虫挤在一起疯狂蠕动。
真的太恶心了,你给我原地去世啊——
脑海深处轻描淡写的响起一句轻快的男声,尾音愉悦的上挑,真真子下意识的跟着轻声念出那一句话。
“无为转变。”
莫名的力量汇于指尖,一瞬间在手下炸开,白花花的肉团像猛地被吸干了水分,浓缩成硬币大小的咒灵版“呐喊”掉落在地。
同时掉落在灰白色地板上的,还有一根突然出现被白色绷带严密裹住的不明物品。
凉风吹起少女额前灰蓝色的刘海,琥珀色和蓝色的异瞳里满是嫌弃,贯穿整脸的缝合线透着慎人的吸引力。
随着咒灵的变成“呐喊”,围绕着整个天台的黑雾血迹消散,露出了本来干净整洁的面目,耳畔也出现了消失已久的嘈杂声。
七月正午的炎阳,嘈杂的蝉鸣不知疲倦,空调外机轰隆隆的运作着,闷热烦躁的气息里隐隐约约夹杂着烧焦味扑面而来。
这熟悉的一切的一切。
都象征着是人类世界,是一切恢复正常的味道,终于不再是恐怖片的场景了!
真真子直起身子,激动的热泪盈眶,短短几分钟,她仿佛去阴间走了一趟又回到阳间,终于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她激动的擦了擦眼下本来就不存在的泪水,把目光移向苍白纤细的手。
刚刚就是这只纤细无力的手一瞬间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
皮肤像是长期未暴露在阳光下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贯穿整个手腕浅灰色的缝合线微微凸起。
清秀的眉毛微微皱起,迤逦的眉眼低垂。
真真子又把视线挪向躺在地上的“呐喊”和突然出现的白色绷带包裹着的物品,少女弯下身子,灰蓝色发丝如水般随着动作垂落,尾部用黑色皮绳扎起。
左手两根手指嫌弃的拎起地上干枯扭曲的“呐喊”,右手两根手指嫌弃的拎起白色绷带严密包裹的不明长状物品。
精致的脸上出现沉思,看了半天,成功发现这干枯扭曲的东西真像世界珍品——爱德华·蒙克的《呐喊》。
真真子把看不出什么名堂的“呐喊”放在一旁,研究起另一个突然出现在地的物品。
白色绷带严严实实裹住,只能看出是一个长条圆柱状物品。
缠绕的绷带纷纷落下,露出了被严密包裹着的物品——
一根手指。
一根黑红色还不剪指甲的男性手指。
啧,真恶心,但有股莫名的眼熟感,真真子嫌弃的把绷带重新给手指裹上。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她低头陷入沉思。
浅灰色的缝合线、干枯扭曲的“呐喊”、白色绷带严密裹住的手指,还有那一句莫名其妙脱口而出的“无为转变”……
??!!熟悉的要素过多,为什么之前没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前一段时间大火的一少年热血漫吗!
前几天的时候,和她一起在便利店打工的朋友还在跟她发表相关言论——
“存放了那么久的手指直接生吞真的不怕有细菌吗?”、“劳动就是狗屎,说得好啊,真的说出了我们社畜人的心声。”、“爱真人,就要沿着虚线剪开。”……
所以拥有把咒灵变“呐喊”的能力、手腕上还带缝合线的她到底穿成了什么玩意?!
目光逐渐惊恐,真真子颤颤巍巍的把目光投向天台的钢化门,感谢保洁阿姨擦的锃亮的钢化门成功让她大致看清了现在的情况。
灰蓝色的长发散落胸前,精致的脸颊带着浅浅的无辜感,奇异的异色瞳微微瞪大,发育良好的身体曲线,时尚的格子落肩装露出一个白皙的肩头。
浅灰色的缝合线贯穿整张苍白的脸,仿佛白色夹竹桃纯洁无辜,却全株带有剧毒,无辜里透着慎人的阴间感,却带着飞蛾扑火般致命的吸引力。
是连模糊的钢化门都不能掩盖的美貌。
无疑是个超级无敌大美人,但这确定不是她前段时间看的大火某漫里的至恶反派咒灵的性转御姐版吗!
虽说咒灵没有性别,可能不能够叫性转御姐版真人,但这也不能改变是个人见人打的恶毒咒灵,最后还落了个被本该煮火锅的脑花给吞噬的结局。
真真子神情恍惚的看着贯穿了整个身子的缝合线,脑海里无限3D立体循环播放前几天朋友和她说的话。
爱真人就要沿着虚线剪开。
沿着虚线剪开。
剪开……
想到被沿着虚线剪开血肉模糊的样子,明明是三十度的大热天,真真子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此时用来照镜子的钢化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银发黑眼罩的男人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拎着一个纸袋,懒散的出现在门对面。
冲天银发加黑眼罩,真真子一眼认出了这熟悉的搭配——那个烫男人五条悟。
她隐约看见五条悟黑色眼罩下的眉毛轻佻,像是碰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所以穿成至恶咒灵的第一天,她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和当代最强咒术师直勾勾的正面撞上了。
在线等,急,怎么办!


第2章
天台。
盛夏的烈日炙烤着沥青路,微风拂过卷起一阵热浪。
无边的寂静在空气中蔓延。
真真子望着懒散立在门外的咒术师,咒术师一头反重力银发,即使带着奇怪的黑色眼罩,这也是一张帅的迷倒万千少女的脸。
如果这张脸不是五条悟,或者她没有穿成真人,她肯定会对着这脸好好欣赏一番。
但现在的她脑袋一片浆糊,瞳孔紧缩,满脑子都是怎么跑,到底怎么能不在刚穿越后就直接原地去世。
她要是说是穿越来的,五条悟会不会信啊,会不会觉得这是她编出来逃跑的理由直接轰了她……
脑海思绪万千,最后真真子颤颤巍巍举起手,只是迟疑的打了个招呼。
“嗨?”
弱弱的声音打破了僵住的气氛。
五条悟黑色眼罩下的双眼微微眯起,对眼前的突发状况充满了兴味。
他在排队购买夏日特供限量版喜久福的时候,收到消息,郊区废旧大楼出现一只通过变态进行生长的咒胎,等咒胎完成完全生长极有可能成为特级咒灵。
而他的任务则是很简单无聊的祓除咒灵并回收宿傩的手指。
不同咒灵实力不同,外泄的咒力强度也不同,气息自然也有浓淡之分。
等他买完夏日特供限量版喜久福赶到废旧大楼时,咒胎的气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气味混杂的咒灵。
也就是说,他的任务被人捷足先登了,不对,正确说法应该是被咒灵捷足先登了,被一只气味混杂的咒灵。
五条悟伸出口袋里的手摸了摸下巴,在黑色眼罩的遮挡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对面一脸呆滞的少女。
带着闷热气息的风浪卷起少女的灰蓝色头发,异色的瞳孔,琥珀色的那只眼睛在阳光下呈现通透的金色,流光四溢。
脸上带着浅浅的无辜感,看起来不过是个正值青春的普通JK。
但贯穿全脸的浅灰色缝合线,灰暗浓郁的咒灵气味里还夹杂着人类的味道疯狂的钻进鼻腔,还有六眼都在疯狂宣告她是一个咒灵。
咒力浓郁到这种程度的咒灵,是特级咒灵了吧,还是一个以前没有记录的特级咒灵。
真是难闻。
与人类无差的外形,还有着智慧和沟通能力的特级咒灵,这可比之前简单无聊的任务有意思。
听到咒灵带着颤抖的声线,五条悟嘴角上扬,轻佻的回应了咒灵的招呼。
“咒灵小姐你好你好。”
尾音上扬,声音带着笑意,眼罩下的六眼像冰川深处的蓝没有一丝波动。
五条悟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腕,伸出一只手按在咒灵肩膀上,以方便询问。
“接下来请咒灵小姐认真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哦,你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真真子看着搭在肩膀上又隔了短短一厘米没完全搭到的手。搭到了又没完全搭到,这就是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吧!
骨节分明、白皙有力,毫不怀疑以五条悟的武力值应该可以瞬间送她上天,她小心谨慎的组织语言。
“如果指我诞生的话,应该是刚刚?”
模棱两可的回答,难道会有咒灵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诞生吗?
五条悟眨了眨眼,思考了一会这个无足轻重的问题,继续追问:“咒灵小姐你是什么咒灵?”
真真子仰起头努力回想官方对真人的说法,老老实实给出了回答官方标准回答:“ 从人类对人类的憎恨恐惧中诞生的诅咒。”
“那咒灵小姐你收集宿傩手指是有什么用吗?”五条悟轻描淡写,声音没有温度:“还是说你有什么针对我或者针对咒术界的计划要用到宿傩手指?”
“不不不。”真真子急忙摇头否认,举起手上的白色绷带裹着的手指解释到:“这个东西是突然出现在地上的,在那个咒灵消失后就掉到了地上,我只是把它捡了起来,然后刚好你就来了。”
五条悟眉毛轻佻,唇角带着抹似笑非笑,瞥了一眼少女白皙手指紧握的白色绷带裹着的宿傩手指。
“那咒灵小姐把宿傩手指给我吧。”
语气温和但是陈述句,不是请求,更像是陈述一个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真真子没有犹豫,立刻老老实实的把宿傩手指递给五条悟,像幼儿园里听老师话把零食上交的乖宝宝。
五条悟用拎着纸袋的手接过递到眼前的宿傩手指,看着轻轻松松拿到手的宿傩手指,六眼告诉他确实是真的宿傩手指,上面没有做任何手脚。
久违的沉默。
就这么轻松的把宿傩手指给他了,难道他猜错了,还是说这只是用来放松警惕的缓兵之计,咒灵的目标另有其他。
五条悟沉默了一会,微眯眸子,漫不经心的拍了拍真真子的肩膀,动作中透着一股傲慢的默然。
不过无论计划是什么,也无所谓了,因为他是最强的。
接着他收回搭在真真子肩膀上的手,嘴角轻扬,轻快的说道:“非常感谢咒灵小姐的配合,轻松愉快的临时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五条悟将手上的纸袋挂在门把手上,宿傩手指在右手随意的上下抛着,等对面的咒灵动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