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开局捅了最强5T5

时间:2022-09-12 17:10:44  作者:千代小真
TAG:

  99穿越了,因为痴迷模仿某最强,躲过了无数追杀的他最终却因为蒙了眼罩看不清路一脚踏空从楼上跌下摔死,他的一生实在是充满了戏剧性。
更戏剧的是,再次睁开眼后,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梦中情“悟”!
只是……
看了看对方脑袋上的匕首,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天逆鉾,情况似乎有亿点点不对劲儿。
问:魂穿某暴君开局捅了最强咒术师怎么办?
PS:
1.主角魂穿暴君,两副面孔(主角=暴君);
2.全员存活;
3.CP是最强疯批。
内容标签: 综漫 文野 咒回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某暴君(99),某最强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开局直通火葬场
立意:只要努力生活,一切皆会圆满。


第1章 开局捅了鸡掰猫
死亡开局!
“是99!”
“保护boss!”
二十三层的魔角大楼中,跑动声不绝于耳,各种糟杂的声音响起,子/弹破空,超声波武器蓄势待发。
办公室硬生生挤进了一百多个保镖,老板被保镖重重包围,本来宽大的空间显得无比促狭。
“我知道你喜欢钱,我可以给你钱!”黑/恶组织的boss扯着嗓子朝外面大喊:“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
受雇于官方的刺客99,日常行走于打击罪犯的第一线,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凡是被他盯上的犯罪分子不是被抓就是被杀,执行任务从未失手。
外界所流传的传说,除了99的强大之外便是他贪财的性格。上个月的罗斯海盗团,成员上百人,被99覆灭之后船上钱财尽空;上上个月一个普通的走私集团,本来轮不到99执行,却因为其高昂的任务金被99盯上;还有上上上个月……
因此,曾有人断言,99是可以用金钱打动的。
“咔”地一声,房门处传来动静。
保镖们瞬间将枪/口对准门口,齐齐射/击。
房门被轰碎,门外空无一人。
下一秒,光芒一闪,闪光/弹令所有保镖眼前一白,boss更是被闪得睁不开眼睛。
“君子爱财。”冷淡的声音在boss耳边响起,颈部同时感到一抹冰凉:“取之有道。”
没有人注意到99是如何进入房间的,甚至没有人发现他是从哪里出去的,当第一个人视线恢复正常,看到的便是自家boss死不瞑目的双眼。
颈部一道细长的红线,殷红漫了一地。
晚风微凉,身材劲瘦的青年站在呈三角状的穹顶之上,黑色的发丝随风微扬。
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将眼罩拉好,遮住了他淡漠的双眸,青年倾听着来自手机另一端的声音,时不时应和一声。
“快点回来!”手机另一端的人暴躁朝他喊:“你一个人就过去了,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
“没关系!”学着动漫中偶像的台词,青年语气淡漠地回道:“我是最强的。”
另一端:……
没等对面再次回话,青年单方面挂断,脑袋一摆,正对上已经发现了他爬上来的杀手。
“竟敢谋害boss!”
“混蛋,杀了他!”
一群人在攀爬中抬/枪,青年的耳朵动了动,右手抬起朝胸前衣服拂过,手上便多了几根宛如牛毛的飞针。
“飞雨!”手腕一抖,数不清的飞针便朝敌人漫天飞雨兜头而去,被刺中的人纷纷身体麻痹坠落,摔向了几乎看不清晰的地面。
青年跨前,即便脸上戴着眼罩,但他已经将周围的路径全数记忆在脑海,至于那些人……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他都可以捕捉到,因此,要干掉也是全无困难的。
一柄棍刀,或出鞘划过敌人喉咙,或与刀鞘结合成钢棍,砸在敌人身上的每一下都充满了打击感。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他和五条悟一样,他们都是无敌的。
最强,所以肆意妄为,可以摧枯拉朽般摧毁敌人。
一排子弹在身边扫过,却连他的衣襟都无法碰触。
排排子弹落在他的脚下,却只能追在他的屁股后面。
敌人抬枪的速度,甚至完全比不过他的移动速度。
当最后一个敌人被杀死,青年收敛刀锋,将刀棍重新背在背上,他转身,夕阳落在他的背后。
晚霞似血,目送着它的英雄。
一步步,青年走到了穹顶边缘,声音淡漠如冰:“结束了。”
说完,跨前一步,脚下却是一空。
啊咧?
青年愣了一下,他虽然看不见,但在他的脑海之中,前面应该还有一块地砖才对。
在下落的途中,呼啸风声贯耳,他这才恍惚察觉……啊,应该是刚刚那些人的子弹将穹顶的边缘轰碎了一块吧。
死亡与英雄相伴,在血色的夕阳下坠成一朵美丽而妖异的曼珠沙华。
……
血腥味儿很浓,青年动了动手指,摸到了手上的两把匕首。
他眨了眨眼睛,看到了身前倒地的白毛帅哥。
什么情况?他已经死了吗?
可是面前这一幕……
青年下意识将手塞进了身上咒灵的嘴里,掏出了一把镜子仔细查看,黑发,帅气而熟悉的脸,健壮的身材,右嘴角更添性/感的伤疤……
青年:……
尔后便是一阵意料之外的狂喜,艹,他穿越了!
99,哦不,他现在是伏黑甚尔!
他穿越到了最近追的漫画之中,也就是说他不但可以实地追番,甚至还能近距离观察自己的偶像五条悟!
偶像五条悟!
偶像……五条悟?
意识掉这一点,伏黑甚尔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目光稍有些呆地看着地上脑袋和脖子都被各捅了一刀的五条悟。
问:魂穿甚尔后开局捅了最强怎么办?
一、抓紧时间趁他还没完全领悟反转术式弄死他!
二、对新生的神明跪地求饶。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第一条最保险,反正他现在是天与咒缚,杀了五条悟之后绝对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但是现在最麻烦的就是……他偶像就是五条悟啊!
他,单推!毒唯!五条悟!
脑海中掀起风暴,表面上不动如山。
许久之后,就在五条悟的手动了第一下的时候,伏黑甚尔当机立断狠狠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
五条悟:……
“知道什么是反转术式吗?”伏黑甚尔拿着天逆鉾冷冷说着漫画中出现过的台词:“咒力是负面能量,就算能强化□□也无法再生,所以要负负相乘生成正面能量,这就是反转术式。如果你能领悟反转术式,那我对你的攻击就不会让你死亡。”
五条悟:……
“但是如果我现在割掉你的头,你将必死无疑。”
五条悟的脑海中运转着反转术式,一刻都不敢停歇,但或许他是六眼的缘故,竟然还有空去听伏黑甚尔说了什么。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
伏黑甚尔这家伙,还真是出人意料的警惕啊。
五条悟没有惊慌,没有遗憾,即便面对可能的终局依旧是近乎残忍的冷静。
“失败能逼人成长,给我记住吧,五条悟,我为你上的这一课。”伏黑甚尔说着抬起脚,转身走了。
运转反转术式的间隙,五条悟少有的感到了茫然。
偶像是不可能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杀的!
伏黑甚尔快速前往薨星宫,一边跑一边回应着自己脑海中的声音。
【你必须按照我们这个世界的规则来。】
【也就是说要执行世界线?不能偏离主线?】
【对,所以你现在要去杀天内理子。】
【我不是术师杀手,我以前与其叫刺客,不如叫特/工,你别指望我做多伤天害理的事。】
脑海中的声音顿了一下,才又弱弱开口:【那我送你回去?】
伏黑甚尔:……
死他倒是不怕,但谁能拒绝与偶像亲密贴贴的诱惑呢?
【我做!】伏黑甚尔答应了。
反正他现在已经不是99了,伏黑甚尔本来就是术师杀手,偶尔做点杀手会做的事情也不奇怪。
“谁?”
黑井小姐才要回头,却突然后颈一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伏黑甚尔没有停留,刚刚在五条悟那里已经耽搁了太长的时间,若是继续耽搁的话恐怕就会……
薨星宫的殿门打开,夏油杰拉着天内理子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甚是轻松。
直到——
发现他。
夏油杰看着伏黑甚尔愣了几秒,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五条悟被我杀了。”伏黑甚尔将枪/口对准了天内理子的胸口,开/枪。
“虹龙!”
几乎是瞬间,用以阻挡子弹的虹龙被一把太刀切开,刀锋转瞬横在了夏油杰的颈部。
“砰——”天内理子被击中,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去便倒在了地上。
“你……”夏油杰突然后撤,才要再一次召唤咒灵,伏黑甚尔却更快。
伏黑甚尔一脚踢在了夏油杰胸口,又扯了他的一条手臂抡圆了扔出去,手指朝自己衣服上拂过,却没有拿到任何武器。
他愣了几秒,恍惚回神,也对,他穿越了,天与暴君已经够强,可没有随身携带飞针的习惯。
那么——
伏黑甚尔伸手朝丑宝肚子里掏了掏,掏出了一把柳叶飞刀,在夏油杰重整旗鼓之时似乎是随手斜飞了出去。
飞针第二式——飞羽。
宛如羽毛一般,令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威胁,润物细无声。
但——
即便用咒力进行防御——
夏油杰眼睛瞪大,眼睁睁看着飞刀轻松地切开他的咒力,明明很快,但看在眼中却的确是很缓慢的速度,甚至让人察觉不到飞刀的兵气。
飞刀就那样……那样切入了庞大的咒力中,划破皮肤,切开肌理,似乎是很缓慢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夏油杰双膝一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四肢麻痹动弹不得。
“那上面涂了能让人全身麻痹的毒。”伏黑甚尔走了过去,一脚踹翻了夏油杰,冷冷说道:“你的眼神好像很不甘心,高高在上的你,败给了像我这样没有咒力的猴子,很难接受吗?”
夏油杰死死瞪着伏黑甚尔。
伏黑甚尔低头看他,看了许久才嫌弃地一撇嘴,“难看死了,咒术师!”
未来会杀死双亲的狠角色,实在是让“伏黑甚尔”这个孤儿很不爽呢。
伏黑甚尔抬脚,四十五码的鞋子在夏油杰脸上踏过,扛着天内理子的“尸体”便离开了。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坑!
老规矩,前五章掉落红包。
我之前说的CP是(伪)五甚。
修改了设定,现在是(真)五甚啦~
99=甚尔
具体后面会揭露√


第2章 嗨,老婆!
我直接自信!
盘星教内。
四肢健全的“尸体”被丢在地上,伏黑甚尔等着收钱,一旁的孔时雨则和这里的负责人进行交涉。
“我要带走尸体。”在两人交涉之时,伏黑甚尔凉凉说道。
孔时雨:……
盘星教教主:……
“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教主眉头紧皱,不满地看着孔时雨。
孔时雨也快步走到伏黑甚尔身边,焦急说道:“禅……伏黑,你怎么回事?尸体交给他们。”
“我要带走尸体。”伏黑甚尔重复。
“你这样做,别打算我交钱给你!”教主的脸顿时皱成了一朵菊花,生气地朝伏黑甚尔说道:“你这是毁约!”
“如果我打算带走尸体,你就不打算付我钱吗?”伏黑甚尔歪了歪头,嘴角的伤疤抽动。
“对……”
“对”字刚出口,伏黑甚尔的刀已经一闪,盘星教教主的脑袋顿时掉在了地上。
孔时雨被吓了一跳,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但伏黑甚尔突然违约杀人还是让他很紧张。
“伏黑,发生了什么?”孔时雨朝后退了两步,但还是试图安抚伏黑甚尔,“有话好说,没必要这样。”
“他不让我带走尸体。”伏黑甚尔语气不爽,仿佛对方犯了天大的罪过,又迈着两条大长腿走向盘星教的其他教众,在那些人的瑟瑟发抖中问道:“喂,谁能付个账?”
“我们……没钱。”有一个教众壮着胆子说道:“所有钱都在教主手上,现在他死了。”
伏黑甚尔:……
他的心情顿时就烦躁了起来,同时也有些懊恼,早知道他就不下手那么快了,但是盘星教的教主真的很该死啊!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伏黑甚尔扛着大刀走到了教主的尸体旁,在所有人惊悚的眼神下一刀切开了对方的脑袋,绞碎了他脑袋中的脑花。
孔时雨:……
不敢动,完全不敢动。
以前伏黑甚尔也没这样变态啊,怎么执行了一次任务之后突然就变态了!
“不在。”伏黑甚尔有点失望,他还以为能在这开盲盒开到羂索呢。
教主死了,没人付款,伏黑甚尔便打劫了整个盘星教,结果才在这里搜罗出一千万的钱财,还不如之前付给他的定金。
十分失望的,伏黑甚尔跟着孔时雨离开了。
扛着“尸体”走在路上,伏黑甚尔说道:“那三千万,记得全给我转回来。”
如果是之前,孔时雨免不了要和伏黑甚尔扯皮几句,但他突然变态搞的孔时雨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沉默着点了点头。
“还有,我以后不做任务了。”伏黑甚尔继续说道:“帮我传出去,就说天与暴君已经死了。”
“你不做了?”这一次,孔时雨的反应很大:“伏黑,你到底怎么了?你之前说了入赘,该不会真打算过普通人的生活吧?”
伏黑甚尔想了想在原著中仅提过一言半语却连模样性格都没有描述的伏黑母亲,冷淡地摇了摇头,说:“总之你去做。”
孔时雨似乎是在心中纠结了很久,这才说:“你能想明白退出也不错,不过我可是收费的,就算是你,也不能这样嫖我吧?”
“三千万在你手上,你自己看着扣吧。”
孔时雨皱眉,问:“你赚了很多钱?”
伏黑甚尔顿时一拍丑宝道:“一千万!”
孔时雨:……
你一穷二白的退个鬼的休啊!
“分开吧。”伏黑甚尔拦了辆车,直接将孔时雨塞进了出租车里,完全没听他说话便命令司机开走了。
羊肠小道上,就只有伏黑甚尔一人前行。
小道上很静,静得几乎能听到他自己的呼吸声,伏黑甚尔换了个肩膀扛着天内理子,又走了一段路便看到了前方的人影。
白发,六眼,血迹斑斑,疯批笑。
他太熟悉这个人了,和之前倒地垂危的模样不同,他现在是鲜活并且恣意的。
看到如此强大无匹的偶像,看到曾在漫画中看到的名场面,以至于伏黑甚尔心潮澎湃,一手扛着天内理子,一手抬起,表情宛如痴汉:“嗨,老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