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鄙人一向待人热忱

时间:2022-09-12 17:10:00  作者:瓜瓜很酷
TAG:


风投精英大姐姐x骚包粘人小社畜
做人讲究能屈能伸,拿得起放得下,黑尾讲究的却是“没皮没脸”,拿得起也不放下。
一场排球联赛,旧情人再次相遇。
谈及当年被甩的事,黑尾满嘴跑着火车,大言不惭道:“怎么面对前女友?那当然是——
闹她、缠她、勾引她,让她对我死心塌地,然后再......”
“然后再什么,嗯?”多田野诗织推开大门,饶有趣味地挑了下眉,紧接着认真思考起,包里那条即将送出男士领带,是否可以用来干点别的事。
黑尾·不敢说话·瑟瑟发抖·铁朗:“......”
---
多田野做事利索,做人潇洒。
临近大学毕业,因为工作上的需要,转头甩了交往不久的年下黑猫小男友。
时隔五年,再次相遇。
黑猫前男友不仅成了客户,还变得比五年前更加难缠、烦人。
面对猫猫的撒娇打滚不要脸,多田野如是屈服道:“还能怎么办呢,凑合着过呗。”
#关于前男友死缠烂打没皮没脸#
#虽然他是只猫但其实挺狗的这件事#
【温馨提示】
1.写给自己着玩的、职业勿参考现实
2.时间线为黑尾成年后、故事均为原创私设
3.bg文下勿提bl、快乐你我他
内容标签: 网王 破镜重圆 竞技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多田野诗织,黑尾 ┃ 配角:迹部大爷,宫双子,北队 ┃ 其它:专栏其他小排球bg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分手后,前任对我死缠烂打
立意:重逢是为了更好的相爱


第1章 分手
“我们分手吧。”
黑尾坐在床沿,T恤穿到一半,身后忽然传来一句沙哑的女声。
他动作一滞,维持着小臂套进袖口的姿势,诧异地转过头:“啊,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多田野诗织重复了一遍,语气与上一句无异。
初春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轻松熊日历摆在床头柜前,刚好被翻到2013年2月那一页。
短发女人侧躺在床上,似乎昨晚睡相不太好,棕色的发尾正微微往外翘着。
她单手撑着脑袋,一汪桃花眼看起来多情又薄情,分不清刚才的话是真是假。
黑尾愣了半秒,不由抬头思考起,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
在一阵回忆无果后,这才挠了挠乱糟糟的鸡窝头:“哎,我的小祖宗,你在开什么玩笑呢,好好的分什么手啊。”
他耸了耸鼻尖,似乎闻到了一股狗血的气息,于是眨巴眨巴眼睛问: “你得癌症啦?”
开口就是讨打的语气。
多田野不负期待,隔着被子踢了一脚对方:“臭小子,咒我呢!”
“哎哟,疼!”黑尾假模假样叫了声,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换了个姿势,和她面对面躺下,
“哦,那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爸妈要对着我的脸砸上1000w,让我别跟你谈恋爱了~这样的话,我还有点小期待哦~”
多田野撇了下嘴,骂道:“神经病啊,我爸妈梦里给你1000w吧!”
“诶,这个也不对啊?”黑尾故作苦恼,食指绕着多田野耳边的碎发,嬉皮笑脸说,“那诗织姐姐,不如您指点一下迷津?”
“唔,其实吧。”多田野就着侧躺的姿势,拍掉那只乱动的猫爪,尽量让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沉重,说,
“我打算出国了。”
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多田野一向做事果决,也一向不会参考他的意见。
原来是真的要分手啊。
笑容僵在了脸上,黑尾心一沉,反射性问道:“为什么呢?”
他翻了个身,双手撑在多田野身侧,压低了眉眼:“也太突然了吧。”
宽大的肩膀挡住太阳光,在自己身上投下一片阴影。
多田野有些为难,垂下眼睫不去看他:“长痛不如短痛?”
黑尾一阵语塞,没心情跟她开玩笑,他手肘撑在多田野耳侧,烦躁地揉着她的耳垂,想了想又问:“是因为工作?”
“嗯。”耳骨传来阵阵微痛,多田野由着对方揉捏,三言两语解释完经过。
临近毕业,她打算留在一直实习的那家公司,便推了别家的offer,没想到快入职了,对方忽然取消了内定。
这会过了就职季,大公司早已招满人,小公司她又不想去。
恰好这时有熟人说,在海外分公司还缺个人手,她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便顺理成章答应了对方。
确实挺顺理成章,听上去也十分潇洒自如。如果不是作为恋人,而是作为朋友来看的话。
黑尾眼神暗沉了下来,手上的力道无意识加重:“你打算一直待那儿吗,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还不至于要分手吧?”
“那你想要异国么。”多田野被捏得有些疼,暗自倒吸一口冷气,却依旧选择把自己早就考虑过的事,直白地说出口,
“铁朗,异国可不是异地,我想见你的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半小时的电车就能赶过来吗?”
“也不用说得这么无情吧。”黑尾眉头拧成一团,原本捏着耳垂的手指,顺着脸颊一路下滑,停在对方的脖颈处。
手掌心传来一片温热,黑尾却心底发凉。
她总是这样,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可也同时过于要强、固执且不听他人意见。
果不其然,多田野顿了下,继续说道:“可我既然去了,估计短时间就不会回来了,再说哪怕过几年回来了,谁又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你说对吗?”
多田野说得挺在理,黑尾没法反驳。
他闭口不答,只沉默地看着对方。明明刚起床那会,他还在考虑中午吃什么,怎么这会就讨论起分手了。
空气陷入长久的沉默,闹钟的滴答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卧室。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分,多田野思忖片刻,试图放缓起语调:
“抱歉,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也考虑了很多,与其一直拖着,不如早点说开比较好。”
她说完,用头蹭了蹭黑尾的手掌心,像是小动物讨好撒娇般。换作平时,黑尾倒是很乐意她这样服软,而现在,他只觉得对方是在敷衍。
“那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黑尾咽下千百句疑问,总觉得这样太过矫情,原本想要收紧的手指,想了又想还是松了开。
他一个大男人,被甩了总不能抱住被子嘤嘤嘤,学着八点档的肥皂剧那样,质问对方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吧。
虽然他的确挺想这样做。
“所以这算什么,和平分手?”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黑尾转身仰头倒在床上,也没了逗人的心思。
多田野撇开视线,有些后悔自己还是搞砸了。
“铁朗。”多田野深吸一口气,示好般地叫了声,想去亲一下对方。
黑尾推开她,扯着僵硬的嘴角:“都这样了,就别了吧。”
多田野失落地哦了声,心道这会再演什么你侬我侬,确实没多大意义。
她机械地伸出手,随便抓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最后缓了又缓,哑着嗓子回了句:
“嗯,和平分手。”
......
飞机缓缓降落,在一声清脆的提示音中,结束了漫长的滑行。
耳边响起安全带的“咔嚓”声,多田野摘了眼罩,从睡梦中惊醒,过了许久,这才抬起眼帘回过了神。
椭圆形的机窗外,几架ANA并列排在隔壁,放眼望去是光秃秃的停机坪。
多田野看得有些恍惚,又将视线移到机舱内。
正前方的屏幕里,电影已经放到结尾,此刻液晶屏的右下角,白色的光点正循环着一行小字:
2018年11月,欢迎来到仙台国际机场。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推基友@朝唧唧的小排球二言预收《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真的超好笑!大家快去收藏!下面是文案!
1.我叫佐藤芽音,是个球队经理。
虽然我今年才十六岁,但已经有了四年的经理人经验。
但我待过的球队,每个队员都不怎么当人。
前有帝光中学篮球队的几个怪物动不动打坏篮球框,
后有冰帝中学网球队的一帮老六打个友谊赛搞得球场飞沙走石。
我累了,所以上了高中之后我决定离球类社团远远的。
但我没想到我发小跟我不同校还能背刺我,替我在排球部交了入社申请,我反手给他报了一个jkdk向前冲:)
去面试的时候,部长问我:“请问你擅长哪一类的工作呢?”
我面无表情:“我极其擅长写球场及相关设备的维修费用申请表。”
部长:“……你以前都经历了什么?”
我:“被超级篮球和超级网球支配的恐惧和破坏的青春。”
2.我对新的社团不抱希望,但它竟然真的跟部长说的一样,是个很普通的竞技运动。
这里没有人会打出毁天灭地的回旋球,也没人会把拦网撕碎。
部长拿着省下来的经费,偷偷给我买奶茶。
我:“这奶茶是我独有的呢,还是其他队员都有的呢?”
部长:“当然是给你一个人买的,因为这是给你省的钱啊蜜瓜。”
我:“都说我叫芽音不叫蜜瓜了啊喂!”
3. 加入新的社团,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平静且热血的高中生活。
但我没想到,我那两个前部长贼心不死,还想让我转学挖我回去。
精分小红毛:给你钱
灰色中分头:加倍
呵,这些物欲横流的财阀少爷人心冷漠,只有部长偷偷给我买的奶茶还有一丝温度。
我最喜欢我们部长啦!


第2章 重逢
“你到了吗。”
多田野出了海关口,连上蓝牙耳机,对面很快传来一句磁性的声音。
男人似乎不太想和她聊太久,只短短问了几句工作上的事。
正巧多田野也是同样的想法,飞快总结完近况,以一句“我明白了,迹部先生”为结尾,匆匆挂断了电话。
“前辈,我在这!”
耳机摘到一半,多田野闻声抬头。
视野中央,来接机的江崎顶着头小卷发,正龇牙咧嘴地朝自己挥着手。
“前辈,好久不见,我们上次见面,还是我刚入社那会吧!”江崎叽叽喳喳地跑上前,伸手去接拉杆箱。
“好久不见啊,江崎。”
小巧的鹅蛋脸上挂着干净的淡妆,栗色的短发向外微翘,多田野眼角噙着笑意,朝对方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帮忙。
她踩着高跟鞋,径直走到yamato快递柜台,一边办理行李寄送一边问:“早饭我在飞机上吃过了,你呢?”
“我也吃过啦!”
“好,那我们直接去仙台体育馆吧。”多田野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两三句便直奔主题。
“哦哦,那也行!”江崎对她的行事风格略有耳闻,没有太多惊讶,又说,“不过车停得有点远,前辈你稍微等下,我马上开过来!”
“行,你先去吧。”
仙台市不大,机场就在隔壁的名取市。他们这次来仙台,是为了投资项目的合作沟通。
近年来,体育赛事版权水涨船高。
随着海外流媒体的兴起,从赛事转播到赛场广告,有望在今后带来巨大的经济效应。
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日本排球协会,作为本次V league18/19赛季主办方之一,便想借此次机会,公布打造一个专属于自己旗下的赛事直播平台计划。
平台前期成立,需要大量资金,风投是典型逐利行业,自然不会放过这块美味的蛋糕。
体育馆门前,银灰色的奥迪缓缓停下。多田野到达会议室时,离开场还有十分钟。
记者及其他投资方大多已经入席,剩下三五个中年男人聚在会场一侧,见她来了似乎有些惊讶,随即悄悄议论起,景向资本怎么派了个年轻的女人来谈判。
谈话声不大不小,刚好是可以传到多田野耳中的音量。
江崎站起身,忍不住想上前理论,被多田野拦了下来,告诫说:“专心工作,闲话听听就好。”
“......好吧。”江崎无奈坐下,只好接着絮絮叨叨起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同时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偷偷溜去找偶像木兔光太郎要签名。
多田野无奈回了句:“活干完了就去呗,我哪来那么多的规矩?”
“嘿嘿,那就提前谢谢前辈了。”江崎不好意思挠挠头,转而又说,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会的发布会资料临时有几处修改,去机场之前刚发到前辈邮箱。”
“是吗,我确认一下。”多田野打开笔电,迅速切换到邮箱界面,点开凌晨5点收到的最新资料,问,“变化大吗?”
“哦,不大。”江崎打开记事本,准备做好笔录,“只是排协那边的负责人换了,换成了...”
“嘶——”
麦克风发出刺耳的回授音,谈话声戛然而止。
方才议论多田野的其中一人,刚好站在音响旁边,差点被震得耳膜穿孔:“靠!是谁特么的在管音效啊!”
“哦,真是抱歉了~”
会议室正前方,只见发出声音的“始作俑者”,正一步一步走上讲台,摘下话筒笑道:“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还请各位务必保持安静哦~”
熟悉的尾调,却比印象中更加低沉的声线。
多田野一抬头,笑容僵在脸上,手指刚好滑到项目人员列表那页,白底黑字的资料上赫然写着:
日本排球协会,竞技普及事业部,黑尾铁朗。
......
上午十点,发布会正式开场。
二楼大会议室里,黑尾作为平台推广的主负责人,在台上侃侃而谈。
简明易懂的用词 ,以及风趣幽默的演讲方式,一改刻板印象中沉闷的会议气氛。
他身穿一套浅灰色西装,身型挺拔又修长。记忆里乱糟糟的鸡窝头,如今用发蜡抓成斜刘海,露出干净清爽的额头。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
多田野坐在台下忽然想到,好像是五年吧。五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足以让人脱下校服,换上西装。
当然,也足以让彼此从熟悉,走到形同陌路。
QA环节,有记者举手,站起身提问平台未来的发展目标。
黑尾接过话筒,声音有种天然的蛊惑,“我的目标一直没有变过,就是要把平台,做到全日本第一。”
女记者听完低下头,脸上有些发热:“谢...谢谢您的回答,黑尾先生说得这样确信,请问目前,是不是进展得非常顺利呢?”
“唔,这个问题很好,不过进展顺不顺利,由我来说太过主观。”
女记者诶了一声:“这是什么意思呢?”
黑尾颔首笑了笑,解释说:“因为曾经有人教过我,凡事要用事实说话。所以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也想让大家一起看看,最近几天平台试行期的日活量数据。”
说完点下按钮,翻到PPT下一页。
数据是最好的发言人。
黑尾一番话说得笃定,却不自负,只是他说到前半句时,视线有意无意扫过了别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