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幽灵侦探工藤君

时间:2022-09-08 15:34:37  作者:炽热冰蓝
TAG:


【排雷:后文有主角被迫被毒贩报复注射毒品的情节,有关毒贩和主角的身体都已做处理,毒贩有事,主角没事,以及主角不会二次摄入毒品,不会成瘾,现实生活中请远离毒品,远离疯子!特此警告。】
工藤从小能看见幽灵。
再加上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尸体的特殊体质,他似乎天生就背负了找出罪犯的使命。
然而幽灵不都是朋友,正义感有时根本无用,双亲因他惨死,他还未健全的人格被颠倒逆转。
一晃十年而过,他偶然参加一次科技展览,某博士发明爆破,睁眼之后直接来到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他被称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父母双全,还有个青梅陪伴。
……很好,但与他无关。
他离开了东京,一个人前往大阪,做他默默无闻的私家侦探,本以为日子照常,但通灵的事故体质仿佛在这个世界迎来了超级加倍。
小剧场1:
热情开朗的合气道女孩双手合十:“拜托了新一君,请帮我调查那个和你有着同样名字、让平次去了一次东京就念念不忘的叫工藤的女人!”
小剧场2:
卷毛墨镜的幽灵帅哥蹲地上抽烟,看见熟人兴冲冲飘上去,结果忽略自己附身在他身上的事实,结结实实撞上去给金发黑皮的年轻侦探一个地咚:“……交给你了!”
小剧场3:
待补充。
内容标签: 日韩 少年漫 成长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版新一 ┃ 配角:原创众人,原著众人 ┃ 其它:平行世界,颠倒,反穿,幽灵
一句话简介:能看见幽灵的日常
立意:当你与世界对立,有可能错的仍旧不是你,坚定自我,不要放弃。


第1章 幽灵侦探
大阪开了一间小小的侦探社。
没有人注意到它是什么时候开的,似乎原本那里还是一个生意不景气的咖啡厅,眨眼便换了一个招牌。
招牌上划了几个字,写着“幽灵侦探社”,听上去就一点儿也不靠谱。
可就是这样的侦探社,一直开了下去,等附近的邻居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已经坐落在这里差不多半年了。
这半年的时间,根据对面的便利店店长所说,似乎一直没什么人出没过那间侦探社,只除了一个习惯戴口罩的青年。
那应该就是侦探社的主人了。
他个子似乎有些偏矮,身高应该居于日本成年男性的中等水平,身形瘦削,人们看到他的时候,往往只看到一个背影。
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人敢和他打招呼,可能是由于来不及,也可能是由于没必要,更可能是由于他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那是陌生人都可以察觉出来的冷漠。
工藤新一倒是不在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他和这个平行世界里的自己不一样,算是一个利己主义者,对自己没有益处的事情不会做无谓的关心。
嗯,平行世界的自己。
这时候就必须要解释一下新一的状况了。
新一来自其他的世界,至少在那个世界里他不是日本警察救世主、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侦探。
在一次科技展览会上,一个名叫阿笠博士的发明产生意外,在爆炸声中他失去意识,醒来就出现在了东京的米花区域。
庆幸的是那时候他身边没什么人,他也是全身完好无损,在恢复意识、搞清楚自己的境遇之后,他就离开了东京,来到大阪继续重操旧业。
通灵体质也算是一种超能力,而有能力的人总是得到世界的偏爱的,所以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很快便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侦探社,并且在时间的积累下发展出了不少的客户。
新一对自己目前的状况很满意。
事实上这个世界虽然有堪称人生赢家的他的对照组,但是对比起他曾经世界的经历来说,已经可以说是很安稳平静了。
比如说他在父母去世之后是被母亲的朋友莎朗温亚德收养的,因为通灵体质,所以看出了莎朗的隐藏身份,被迫加入了一个大型组织。
虽然觉得那地方也挺适合他的,但是终归受制于人,没有现在自己当老板来得自在。
他调查过,这个世界也存在着那个大型组织,但是和这个世界的他没有任何关系,没关联最好,他就更不会自投罗网和那个组织扯上关系了。
他有自己的生活。
新一推门而入,侦探社所在的位置是这幢大楼的一楼,除了前面的接待室之外,后面被隔出来的空间用作了卧室、厨房和厕所,空间不大,但足够他一人生活。
他日常的工作都在卧室,任务需要的经常外出带上一个随身的小背包就好,至于上课?不需要的,习惯了社会,再进入校园,对他来说并不是一种好的体验,何况那些青春洋溢的家伙,会让他想起过去无比愚钝的自己。
照例摊开了居民地图,新一仔细地把行程规划记录下来,然后合上本子,挎上书包,惯例在侦探社的门口挂上了牌子,朝着附近最近的电车站走了过去。
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期,电车里没多少人,新一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窗外的风景在不断地倒退,有个孩子似乎是第一次坐电车,兴奋地攀着窗户不时指着外面跟妈妈叽叽喳喳,那位年轻妈妈不时颔首,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眼神却是飘忽的,垂眸略带倦意。
新一瞥了他们一眼,没吭声,但是收回视线的时候和站在他们身边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对上了眼,那老人拐杖敲地不停地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声音大到可以说让人投诉的地步了,但偌大的电车车厢里没有一个人出声提醒,直到这一刻,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能看得见我?”老人震惊地瞪圆了眼睛。
新一平淡地移开了视线:“禁止喧哗。”
老人哪管这些,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可以见到他的人,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你快告诉我女儿!快点跟那个家暴的男人离婚!不要说什么为了孩子了,我相信她一个人能过得更好!我留在柜子夹缝里的棺材本还没用……”
那年轻妈妈回神,却以为是自家孩子不自觉提高的声音打扰到了新一,连忙道歉的同时,按住自己的孩子把他抱下来嘱托几句,却没想到那头新一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能得到什么报酬?”
年轻妈妈怔了一下,她本能顺着新一的视线看过去,看到的却是一片空荡,对面根本没有人,可是新一仿佛在跟人对话似的继续把话说下去。
“我不接无意义的委托。”
怀中的孩童茫然询问对面的大哥哥在跟谁说话,年轻妈妈抱紧了怀里的孩子,轻声敷衍几句,抱起孩子想要离开这个座位,没想到新一在没过几秒之后,却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报酬丰厚,我可以考虑。”
……
年轻的妈妈一脸恍惚地下了电车。
被牵着手的孩子懵懂地跟着妈妈。
没有牵着孩子的另一只手紧紧攥着一张名片,上面玩笑般的写了幽灵事务所,还署上了关东名侦探工藤新一的名字。
但那确实是事实。
新一指出了她目前的境遇,说出了只有她父亲知道的秘密,也说出了她父亲留给她的存折所在的位置,如果再证明最后的所言非假,那么一切的主动权就掌握在她的手里了。
名片被捏得有些发皱。
……
这委托对于新一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
但侦探的人生,不就是寻找委托的过程?
他习惯了在预定的计划里出现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了,这些不确定的因素还构成了他资本的主要来源。
亡者的幽灵会给予他客源。
而达成亡者幽灵的愿望,有时候能间接帮到仍生活在世的人,他能够得到实质的金钱。
一份工作,两份工资。
很划算。
哪怕他有时候不和亡灵搭话,哪怕有时候生者并不相信他的话,但只要有一单成了,对他来说都是有利的。
何况这个世界的幽灵那么多,他漫不经心挑选客户,也能赚上不少。
电车到站了。
播报声音中,新一开始了今天的计划。
他开的是幽灵侦探社,自称一句幽灵侦探,做的也都是类似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会做的事情。
他会每天圈定一个区域,巡逻这片区域,记录这片区域的幽灵浓度,观察幽灵的各种形态。
纵然不会乱使用推理能力,但推理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甚至是本能,就像是睡觉一样,不能从他的世界脱离开来。


第2章 交到朋友
可以这么说。
新一的日常,和推理脱不开关系,不仅仅是主观意义上的,也是客观意义上的。
他似乎天生就具备麻烦吸引体质,走到哪里,哪里出现新生幽灵的可能性就大,即发生命案的几率就大。
再加上他具备超度幽灵的本领,可以说是行走的死神了。
他自嘲了一句,在日常的巡逻、日常的被卷入案件、日常的低调退场之后,准备去草坪上踢回足球放松一会儿。
他知道有个地方有个废弃的足球场。
足尖轻巧地玩转足球,新一每每精准地射门,但可能是前不久刚下过雨的原因,地面有些潮湿,他没注意到从泥土间露出来的易拉罐,险些被绊倒,站稳身子后,原本该入门的足球偏离轨道,重重砸上了一个抱着包跑过的兜帽青年。
青年狼狈摔在地上。
新一愣了一下,还没等他上前去查看情况,后头已经有一个扎着粉色发带的女孩子冲了过来,拿走了青年手里的包。
“总算逮到你了!”远山和叶按住了对方,气势汹汹,“跟我去一趟警察局,竟然敢抢我的包,非得让你好好尝尝教训不可!”
把小偷拽起来的同时,远山和叶看向新一时的脸春暖花开:“这位先生!谢谢你帮忙了!我可是差点跟丢这个坏家伙呢!”
新一回过神来了。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识又掺和进一起偷盗事件,并且巧合地用足球拦下了逃跑的小偷,帮助这位小姐抓住了犯人。
“没关系。”口罩下的嘴唇张合发出沉闷的声音,新一摇了摇头,“举手之劳。”
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当一回事,只是在心里暗叹气巧合的同时,往前走几步抱起滚落在一旁的足球准备离开,但是背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新一回头看去,那个原本头晕目眩的小偷回过神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小刀,远山和叶猝不及防被他挣脱,往后退了几步,而那小偷狰狞着脸,两手握着手柄向他直接冲了过去。
眨眼时候白色刀刃近在咫尺。
新一:“……”无妄之灾。
他刚要动手,却是眼前一花,小刀从小偷身上脱手,在空中旋转了几个剑花,切入了地面,而再顺势看去,远山和叶已经用合气道将小偷压制在了地上,而小偷的眼白出现,竟是被打晕过去。
新一微微眯了眯眼,收回了有所动作的手。
而对面的远山和叶嘟囔着“还敢袭击人”、“罪加一等”等的话语,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眼角余光扫到新一,连忙跨步过来。
“先生你没事吧……”接近的距离让她一瞬间发现什么,顿时睁大眼睛,眼中蔓延出急切,“你受伤了!抱歉,是我没拉住他——”
她把包的带子夹在脖子和锁骨间,一手固定住背包一手在里面翻找:“你等等,我记得我有……”
新一抹了一把脸。
刚才由于远山和叶的动手,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避,所以造成了他口罩右侧的线被割断,右眼睛下方也出现了一抹血痕。
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口。
对方这么大呼小叫的,他还以为自己被怎么样了呢,但这种再过一会儿就能好的伤口……
“我没事……”
“这是 OK 绷,你贴上吧。”远山和叶一脸严肃,“虽然是小伤,但是也很容易伤口感染,尤其在最近这种阴冷潮湿的天气里!”
她将手里的两张创可贴递给了新一。
新一的目光慢吞吞地从她修剪得当的指甲上移动到她手里的创可贴上,又抬头看向她笑得阳光灿烂的脸,顿了顿,把创可贴接了过来。
“谢谢。”新一说道,把足球夹在腋下,伸手抽走了两张创可贴,一张收好,另一张当场撕开,用大拇指在受伤的位置擦过。
新一把撕下来的创可贴的透明白膜和断了一边线之后没法用的口罩揉成团精准地投射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正合适。”新一答道。
他转身和远山和叶告别,两人没有互通名字,只能说是彼此打了一个照面,就这么分别,本以为在偌大的大阪,不会再有巧合偶遇的机会,哪想到事情就是有这么巧。
两人后来又偶遇了几次。
一次还是在命案现场。
新一是单纯地在案件现场吃饭,而远山和叶则是和朋友一起直面了熟人的死亡。
根据远山和叶的说法,那次多亏了新一,才能那么快破解命案,她没想到新一一样是个侦探,要是她的竹马服部平次没有去东京而是在案件现场,说不定和新一很有共同话题。
毕竟服部平次可是和这个世界的工藤新一并列的少年侦探。
而新一本来是不打算出风头的。
主要是远山和叶在他看来算是帮过他的好人,而那次的命案,被害人还是一个不该死的家伙,幽灵状态下聒噪如蝉,所以他顺水推舟站出来一把,就当是举手之劳了。
从此也算是打下了和远山和叶交情的基础。
两人……
姑且算是朋友。
远山和叶贴心地没有询问为什么他小小年纪就没有上学而是早早自己经营一家侦探社,而是偶尔会带那个一起经历过案件的朋友广田嘉弥往他这里跑帮忙打扫卫生,还一起忧心忡忡他客人这么少会不会很快破产。
侦探社倒是因此热闹不少。
新一刚开始还有些不自在,但很快便习惯了侦探社多出另两个人的吵吵闹闹,他业余时间的规划开始变得比之前更加丰富。
直到最近远山和叶开始不常来了。
新一向她的朋友广田嘉弥问起这件事。
“这件事情……还是等和叶她自己告诉新一哥吧,说起来是有些难为情的事情啊。”广田嘉弥揉着头发,看上去颇有些为难。
新一点点头,准备在远山和叶下一次来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
次日远山和叶就来了。
来了就冲上来把新一的手握住了。
新一想把手抽出来,没抽动。
新一:“……和叶?”
“新一,你是侦探对吧。”远山和叶的声音带上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在新一茫然点头之后,她的目光犀利起来,握紧了新一的手,“既然如此,我有一件委托想要拜托你!”
“……你说。”新一让远山和叶冷静下来。
远山和叶做了几口深呼吸,把手抽回来,啪地一声双手合十,语气认真:“请帮我调查那个和你有着同样名字、让平次去了一次东京就念念不忘的叫工藤的女人!”
“……啊?”新一懵了一瞬。
远山和叶生怕新一没听明白,详细地解释起来:“平次那家伙去了一次东京就被一个叫工藤新一的狐狸精迷住了!整天叨念着她!今天上课的时候还说要下次请她来大阪旅游!身为平次的姐姐,我决不允许平次被坏女人蒙蔽了眼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