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我和中也又在互演

时间:2022-09-08 15:33:50  作者:流初
TAG:


我是鹤见桃枝,与男友中也交往中。
我们感情很好,中也是在港口贸易公司上班的普通人,温柔又傲娇。
恋爱后,我连夜威胁老橘子帮我做了个东京公务员的假身份,我是特级咒术师这种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缺德朋友5T5总说“中也不是人”,为此我天天跟他互扯头花。
……
有一天,我和几位咒术师同僚闯进Port Mafia,劫持了一名被关起来的异能力者。
虽然偷袭不道德,但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同伴:“失算了,重力使回来了,开溜。”
我(不屑):“港口最强战力又怎样?不怕,正面刚。”
耳熟的声音从地牢出口传来:“我说你们,胆子挺大啊?”
光线刺眼,我抬头一看,来者的威压无声且骇人,橙发耀眼,身后飞沙走石凝成风暴。
但他好像……是我男友中也。
我:“……?”
他:“……”
*搞笑甜文,不甜你来打我
*短篇,十万出头,沙雕向勿细究逻辑
*过激中厨,在线产粮,写给啾也的2022生贺文,宝贝生日快乐!
内容标签: 甜文 文野 咒回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见桃枝,中原中也 ┃ 配角:重力使,啾也,双黑,5T5, ┃ 其它:甜饼!双掉马文!史密斯夫妇!
一句话简介:好巧,你也在装普通人?
立意:对爱的人要坦诚


第1章 互演的第一天
我妈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叫中原中也。
我问:“照片呢?”
“他那个工作不方便留照片的呀。”我妈煞有介事地说,“小伙子很帅的,人也特别好,工作体面,赚得多。”
我说:“妈,是我赚的钱还不够多吗?”
我妈白了我一眼:“跟你那种工作性质不一样的,人家在正经外贸公司上班。”
她把那个名为中原中也的男人夸得天花乱坠,我叼着根棒棒糖心不在焉地听着,手上的NS按键摁到飞起。
从工作说到人品,再到一些可有可无的联想,我妈吹得越来越离谱了:“你妈我肯定晓得的,这种男人婚后就是会给你做饭洗衣服的类型,知道心疼人。”
我头都没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里的Boss:“啊对对对。”
“所以我帮你约了这周末,你下午先去街边那个波罗咖啡店和他见面,有没有时间的?”
我专注打游戏:“啊对对对。”
我妈:“那我帮你答应了。”
一局游戏结束,我妈已经在电话那头快跟人聊完了:“好好,我家桃枝说周末有空的,那中也,你们到时候玩得开心哦。”
我迷惑了:“妈,你在干嘛?”
“你刚刚不是说周末可以的吗?”我妈睥睨地看着我,把手机往桌上一放,“走了,出门买点像样的衣服,你看看你,衣柜里面都是些非主流,像什么样子。”
我:???
我一脸茫然地被我妈拖出了门,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不小心答应了些什么。
她拖着我去商场买气质淑女的衣服,合理怀疑她只是想借机改变我的穿衣风格。
周六的时候,她还特地提醒我明天相亲不许迟到,然后拎包溜达回了娘家。
翌日,虽然我妈不在家,不过为了哄她开心,我决定老老实实去相亲,给那个中原中也留下不错的印象。
……怎么可能!
我把她给我搭好的衣服全部丢到衣帽间的收纳柜里,换上习惯的夹克外套,黑色耳钉桀骜地反光;然后蹬着皮靴走到地下车库,头盔一戴,随便挑了辆蓝黑色重机嗡嗡地冲出家门。
不是去咖啡店,我要先去接我的损友,五条悟。
他是最强咒术师,长相也颇受上天垂爱,但因为性格实在太差了完全不受欢迎,二十八岁,依然单身。
前些日子五条悟听说我又要相亲,笑了我一整天。我想了想,把他给叫上了,让他到时候装作前男友缠着我,演一出戏破坏我的相亲局。
五条悟很有兴趣,当场点头答应。
他说:“其实不用我来搅混水,桃枝你自己也可以搞砸吧?谁会喜欢你啊。”
我抄着新买的咒具追杀了他很久。
这人干这种缺德事格外积极,我车停到他家楼下的时候,他鼻梁上挂着副墨镜低头玩手机,肩宽腿长,懒懒散散。
“你怎么这么慢啊。”五条悟一边抱怨,一边坐上了我的后座,兴奋道,“我想好了,等下你们聊个十分钟,我就进来指责你‘你又背着我找别的男人!这是第十个了!’……”
我无所谓地说:“怎么样都好,反正这事你必须给我搅黄了。”
然后我把车停在了波罗咖啡店一街之隔的地方,站到十字路口等绿灯,在口袋里翻出了一包有点受潮的烟。
在家我是不敢抽烟的,我妈狗鼻子,一点点烟味都会被她逮到。
春日下午的阳光很好,我抬起手挡到额上,在逆着光的方向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春光为他的橙发叠上一层金黄的渐变,而他的眼睛蓝得像波澜万千的海。
我目光凝在他身上,下意识地把烟送到唇边,久久忘了点火。
……我见过他的。
在很多年前,久远到记忆都泛黄,原来他叫中原中也。
他走进咖啡店,在靠街的窗边坐下,侧脸轮廓嶙峋,薄光描在他的鼻梁上。
中原中也,常被我妈提起的名字。就这么一眼,它不再是平平无奇的符号,一个让我听到就厌烦的寻常姓名,它——变成了蓝宝石、柑橘味的春光、猫咪柔软的橙色皮毛……等一切,让我从心底觉得温柔的,好的,世间值得的东西。
我安静地看着他,发自内心地想要微笑。
路过的小孩回头盼了我一眼,目光十分戒备。
街那头的中原中也在翻菜单,抬头跟女服务生说了些什么,合上了册子。他戴一副黑手套,单手撑着下颌。他在等人,他在等我。
他在等我——这个认知令我心跳比街上飞驰的跑车引擎还要大声,比雷鸣还要震撼。
心跳隆隆,催促着我扔掉了那根潮掉的、皱巴巴的烟,好女孩不应该当着他的面抽烟。
我在想绿灯怎么还没来,为什么这个路口会有红绿灯?为什么还有十几秒?我的术式为什么不能加速时间?
……等等,在那之前!
我转头飞奔回去,五条悟正靠着我的机车玩手机,我把钥匙往他手里一塞:“悟,你回去吧,别打扰我约会。”
五条悟懵了:“?”
我皱了皱眉,把家门钥匙取下,再把钥匙串重新拍到他的手里:“机车,会开吗?你肯定会的吧。”
五条悟茫然:“喂,桃枝……”
“啧,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痴。”我把那串钥匙拿了回来,从鼓囊囊的皮夹里取出几张万元大钞,“打车回去,快走,打扰人约会等下被车撞,别瞎搞啊你,我要好好相亲。下回请你吃饭。”
然后我就着机车的后视镜,把烈焰红唇抹掉,从他的兜里捞出润唇膏擦了擦,在考虑要不要把我飞上天的眼线擦掉。
我本来就是猫系长相,眼尾上挑,颇有攻击性,妆面凌厉,镜子里的女人看起来就很不好惹,还穿得那么中性……
我开始绝望了,就像考前6小时才发奋通宵背书一样,明明知道自己凉了,还要强行挣扎。
好后悔,我怎么就不老老实实听我妈的话,穿她买的连衣裙呢?中原中也见了我,肯定觉得我不是什么正经人吧?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噗,不会吧。”五条悟好像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扑哧一声笑了,“你对你那个相亲对象感兴趣了?”
我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什么相亲对象,那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五条悟迷惑:“?”
“我对他一见钟情了。”我煞有介事地说,“所以你别破坏我的姻缘,知道么?”
五条悟露出了惋惜的表情:“哦,那个人真可怜。”
我忍住了对他比中指的欲望,用湿巾纸把自己的眼线擦掉,扎起的高马尾放下,变成黑长直,看起来稍微亲和一些了。
我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角度,努力笑得甜美可人。
可恶,我的长相就跟这个词没什么关系啊,他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吗?
五条悟的神色越来越惊恐了:“桃枝,你要吃了他?”
我给了他一拳,当然没打到,他身上开着无下限。
我把剩下的半包烟连带唇膏一并塞到他的口袋里,再次叮嘱道:“你赶紧回去,我真的想跟他约会。”
然后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五条悟在身后嫌弃地大喊:“把烟拿走啊!”
跟损友拌嘴的功夫又浪费了好几分钟时间,我用追杀咒灵都没有过的速度迅速跑回那个红绿灯口。
其实我还想在街边女装店随便买身衣服,把身上这套扔掉,好显得淑女一些,但看了眼时间,我和他约在了三点,现在也只剩下两分钟,不够我造作了。
第一次约会就迟到也太过分了,我想给中原中也留下好印象。
我走进咖啡店,女店员引着我来到他那桌。
我不咸不淡地对他笑了笑:“初次见面,我是鹤见桃枝。”
他看了我一会儿,这几秒钟我忐忑无比,几乎要维持不住笑容。
中原中也穿得很简单,白衬衫下面搭了条休闲的长裤,领口解开两颗纽扣,俊美而温煦,不带一点攻击性。
我就不一样了,尽管披着头发、擦去妆容中浮夸的部分,浑身上下依然写着俩字:太妹。
几秒后,他低头,单手把菜单推了过来,自我介绍道:“中原中也。”


第2章 互演的第二天
我们就着天气和饮品,不尴不尬地聊了几句。
他问我:“你工作忙吗?”
我说了句万能废话:“呃……还好吧,有时候忙,有时候闲。”
也不知道我妈怎么跟他介绍我的,反正肯定没告诉他我是咒术师,所以我也不敢贸然开口。
真怕他问我工作内容都是些什么,如果真的问到底,我也就只能委婉地说我的职能有点类似奥特曼……
中原中也点点头:“公务员也不轻松啊。”
我:“……?”
原来我妈说我是公务员……行吧也差不多,咒术界确实也是和政府合作的,运作资金有一半是政府拨款。没错,那我就是公务员。
我恬不知耻地点头,满嘴跑火车:“领导比较迂腐(指高层那些老橘子),同事不太好相处(特指五条悟和夏油杰),但是工作难度和强度都还算可以接受(不想做的工作就丢给别人)。”
他弯起眼睛笑:“那还挺不错的。”
我趁机反问:“那中也君——”
然后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好不要脸啊,这就开始叫人家中也君了!但我确实不要脸:“我可以这么叫你的吗?”
“啊?……嗯。当然。”他说。
“听说中也君在港口贸易公司。”我刚刚在马路对面特地google了一下,对几行简介有些印象,“合资公司应该挺辛苦的吧?”
中原中也的表情有丝古怪:“……还、还行?就是要经常加班,待遇还可以。”
很好,既然要加班,那就有共同话题了。我抱怨起自己不合理的任务强度,他听着直点头,气氛相当融洽。
他好像不太能喝苦的,明明点了招牌美式,却只尝了小一口。听我说话的时候又抿了一口,拧着眉露出嫌弃的表情,只有短短一瞬,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不崩坏,心里已经漫山遍野地开花了。
中原中也问我平时喜欢做什么,我心里咯噔一声。喜欢抽烟喝酒飙车打游戏,一切成年人的恶习我都有,除此之外就是迫害猪朋狗友,这能说吗?
我挑了其中比较能说得出口的一样:“平时会收藏机车。”
他眼睛亮了,同我讨论起来,看来也是此中行家。我跟他抱怨奥古斯塔几十年如一日的风骚且难开,兰博基尼的改件贵到不讲道理,一不小心讲嗨了,中原中也很安静地听,我对上他的视线,又忽然失声。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你会觉得女生喜欢这些,很奇怪吗?”
问这种问题真不是我的作风。
“不会。”中原中也理所当然地说,“不是很有个性吗?”
我抿着唇对他笑,他也笑。
我们对视了一会儿,空气忽然变得粘稠而缓慢。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一圈,皮质银链choker,牛仔外套,内搭纯黑工字背心,连装饰戒指都是Chrome Hearts的骷髅款。
……我突然觉得紧张。在约会场合这样穿是不是太过个性了?
他干干净净体面妥帖,倒显得我格外不上心。
但中原中也什么也没说。
宠物是安全话题。他说他一直以来都想养只猫猫狗狗,但工作太忙,生怕照顾不好。我来劲了,赶紧掏出手机给他展示家里的猫,是只貌美的蓝双妹妹。
“它叫蓝茶,很粘人。”我兴致勃勃地说,“不怕生,谁来都会给摸,特别能营业……对了。”
我忽然意识到:“中也君是猫派还是犬派?”
他呼吸停了一瞬:“……猫。我更加喜欢猫。”
太好了,我也是猫派。
正当我想着约他等会儿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中原中也的手机响了,他离开座位接了个电话,回来很诚恳地对我说:“抱歉,上司打电话让我去处理点事情。”
我捏着咖啡杯的手指缓缓收紧。
他抿了抿唇,钴蓝色的瞳孔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语气十分认真:“真的对不起,没有想半途爽约的意思……鹤见小姐,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等我有空的时候,请你吃饭赔罪。”
“没关系。”我露出个得体的笑容来,把手机递给他,“中也君先忙,有空再联系我吧。”
“嗯。”他有些忐忑地看我,“你不会生气吧?”
我说:“你还记得联系我的话,就不生气。”
他笑了:“嗯,一定。”
中原中也似乎松了口气,捏着我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认认真真地打上“中原中也”的备注,然后挥了挥手与我作别。
我视线追着他出了店门,又开心又忧郁,整个人都要分裂了。
理智知道他是找了个翘约会的借口,感情上却想要相信。
我独自坐了会儿,叫来服务员买单,金发服务生告知我:“刚刚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哦。”
我没什么精神地说谢谢,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也不知道五条悟把我的车开到哪里去了,钥匙还在他手上。
结果我顺着商业街走了十分钟,就在电玩城门口看到了五条悟,他蹲在一台机子面前和小学生玩1V1格斗游戏,赢了之后对着小男孩比耶,高兴地说:“我说了我是最强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