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网王]七月北海道

时间:2022-08-29 14:53:14  作者:明夭
TAG:

你是我的期望,弥补了我的缺憾
——
避雷指南:
1. 有私设
2.偏文艺文
3.生活平淡文,不涉及豪门恩怨之类的东西
4.这篇主要描写冰帝生活,时间线模糊,其他学校会涉及一些,但不多,网球描写几乎没有
5.女主前期不会说话,后期会慢慢恢复
6.第一次写,尽量不ooc,如有请见谅。

内容标签: 网王
搜索关键字:主角:片雾凉 ┃ 配角:网王众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起陪伴成长
立意:穿越时空,治愈成长


第1章 「絵空事」
清晨。
阳光穿过白色窗帘落在墙上,留下寸寸斑驳光影,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致。有穿着蓝白条纹衣裳的老人正背着手悠闲散步,不时有儿童追逐打闹,穿梭其间。
女孩一身休闲装,外面套着米白色大衣,从床头拿了手机,在出门前最后看了眼自己住了几个月的病房。
再见了。
阳光慵懒,渐渐爬上床头上放着的白色信封,留下斑驳阴影。
纪许一路猫着身子,朝后门走去。许是没人想到她会逃院,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医院。
她捂着跳得飞快的心脏,在路旁快速拦了辆车,一拉开车门,便喊道:“师傅,去虹桥艺术中心。”
她一边按掉从刚才起便响个不停的手机,关机,塞进背包里。
“师傅,麻烦开快点。”
“好嘞。”
她望着医院的方向,微微低头,眼眸微微黯然,再抬头时,眸底已是一片淡然坚定。
对不起。
她一直都是一个非常任性的孩子。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她只想再任性一次。
会场外面人山人海,门口有不少卖立牌和荧光棒的小摊,小贩们正忙得不可开交。纪许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如果自己来摆摊,会暴富的可能性。
然而,没过几秒,她便将这种幼稚的想法抛之脑后了。她能不能活过这个月都是未知,更不用提以后了。
还不及多想,纪许便在后边排队人群的催促声中匆忙检票进场了。
距离开场还有半个小时。
纪许缩坐在座位上,右手轻捂着发出丝丝钝痛的心脏,轻轻呼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自嘲的弧度。
果然,自己的身体已经这么差了吗?
旁边有人捅捅她,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
纪许回头,见是一个卡哇伊的女孩子,便摇摇头道:“没事。”
女孩应了声,没再说什么,没过多久又转过头问道:“那你是那个学校的粉丝啊,怎么没见你拿立牌。”
纪许笑笑,拉开外套露出里面白色衬衫上,扣在胸前的蓝色徽章,“我是冰帝厨。”
“真的吗,好巧欸,我也是。”
女孩一脸惊喜地看着她,就差没把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她忙从旁边掏出一个立牌和一个荧光棒,边递给她,一脸豪爽地说:“我刚好在门口买了很多,送你一对。”
纪许:“……”
她瞟了眼她脚边放着的袋子,里面满当当的都是荧光棒,不禁失笑。
见女孩一脸真诚,纪许便爽快地收下了。
“欸,对了,你迷哪个人物呀,迹部大爷吗?”
“唔,我比较喜欢芥川慈郎吧,很卡哇伊。”
“慈郎呀,我也很喜欢他啦,不过我更喜欢华丽的男生。”女孩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纪许浅浅笑着。
手指捂上心脏。
好像没那么痛了。
果然,还是应该多接触人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间渐渐过去,而演出也开始了。
四周突然陷入一片漆黑,整个会场瞬间陷入荧光棒与欢呼的海洋,红的,青的,蓝的,紫的,黄的,五颜六色,随着台上少年的动作而变化。
她看见台上少年意气风发的脸庞,带着光亮,似乎连每一根发丝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深深印在每个人心里,
听闻少年二字,应与平庸相斥。
他们的梦想,与对梦想,对队友的坚持执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热血沸腾。
她看见周围人群发光的脸庞与眼眸,寸寸生辉。
光照的地方,是那群少年所在的舞台,束束光线,犹如穿透黑暗缝隙的重重希望 。
泪流满面。
她摸上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感受着滚烫灼热之中夹着的越来越强烈的刺痛感。
一下一下,永无止境。
纪许捂着心脏,蹲在地上,一边笑一边哭,还一边大口喘息。
恍惚间,她似乎听见旁边女孩喊她的声音,但她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啊。
所以啊,你在喊谁?
喊我吗?
突然什么都听不见。
整个世界像是突然变成一场默片,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看见周围人群脸上的火热与疯狂,向往与倾慕,还有头顶灯光倾泻而下的斑驳陆离的光影,落在人群身上,消失不见。
胸腔中最后一丝空气也被掏空,世界陷入巨大的喘息与潮流声中,几乎将她淹没。
最后陷入混沌之间。
看不见。
听不见。
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呐,这是最好的方式了吧。
在离开之前,给自己留下了最好的回忆。
——
另一边。
黄昏的余晖映照在两旁建筑物上,将影子拉得老长,朝不知的远方延伸而去,看起来透着一股光怪陆离的诡异感。
穿着黑色校服的女生身材纤细,站在路旁,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全都是一张张陌生的脸,说着完全不是中文的语言,商店门前写着一连串的日文,一个个字刺得她眼睛生疼。
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女孩目光涣散,茫然地望着四周,犹如下一秒将要淹没在人群之中。
失措的感觉重新涌上心头,她下意识躲开他们,脚步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不料正好被石子绊倒,重心不稳,往后踉跄了几步,最后摔倒在马路上。
倏忽,红灯亮起。
前方传来急促的鸣笛声,橡胶与地面剧烈摩擦时发出的刺耳声响蓦然响起,刺得她耳膜生疼。
女孩看着眼前朝她行驶而来的车辆,怔怔地没有说话,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人群中传来尖叫声,惊呼声,她穿过茫茫人群,恍然看见有人穿过马路,朝她奔来,黑色碎发在余晖照耀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嘴巴张合,像在喊她。
带着点难言的熟悉感。
那一刻,她仿佛透过无数人陌生的脸庞,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那个23岁因心脏病离开人世的自己。
那场盛大的演唱会,还有那些少年模糊的轮廓。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有心脏病哦,活不久啦,她逃院,去看了最后一场网王演唱会,现场心脏病发,最后以最好的方式离开。
开坑开吭啦,第一次写网王同人文,请多多指教啦~


第2章 「木霊」
即便是在一月,神奈川的天气也是怡人的,阳光顺着发丝懒懒地洒下,落在打开的课本上。
女孩半撑着头,注视着窗外巨大的樱花树,这个季节,树枝光秃秃的一片,见不到半点樱花的影子。
她微微有些失望,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写满密密麻麻日文的黑板,脸上表情一垮,露出颇为懊恼无奈的神色。
穿越这种事,实在是有些超出她一直以来接受的华国教育,但事实就已经摆在她面前。
那天从医院里醒来,她便意识到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年纪只有十四岁少女的身上,而这个少女还不会说话。
据说原主出车祸前是会说话,不过听医生说,是因为受了刺激,影响了语言功能,所以现在不能说话了。
这具身体叫片雾凉,而黑色碎发的男生便是这具身体的哥哥,叫片雾千山。
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而当听到片雾千山和她说起还要去立海大上学时,她第一反应是打字问她,「学校里是有个叫幸村精市的男生吗?」
片雾千山给她削苹果的动作猛地一顿,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才答道:“嗯。”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不仅穿越了,还穿越到网王世界里了。
她一时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片雾同学,片雾凉……”有人喊她。
片雾凉回神,发现周围一圈人全都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自己,愣了几秒才看向刚才叫自己名字的人。
女生一脸不耐烦地站在她的课桌前,脸庞青涩,但在看着她时,眼底流露出的厌恶还是让她感觉到了。
“石田老师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还来不及片雾凉说什么,那女生便飞快走了,似乎不愿意和她再多呆一秒。
她轻轻叹了口气,而后盯着全班诡异的眼神离开教室。
她刚踏出教室,便听见教师又轰的一声炸开,关上门还能听见有人恶意的揣测。
“她是真说不出话来了吗?”
“欸,我听说的出了车祸,刺激到了。”
“会不会是为了博取柳生学长的同情啊?”
“……”
柳生比吕士吗?
片雾凉脚步微顿。
走廊上人很多,男生半依靠在窗户前聊天,女生们正讨论着娱乐八卦,不时发出轻笑声。
然而这一切在看到片雾凉后戛然而止。
像是突然被人按下暂停键,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几秒过来,人群中传一阵嗡嗡的声响,探究,不屑,厌恶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她身上,却有极有默契地没人上前。
在感受到这些目光时,片雾凉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恢复正常,继续往教师办公室走去。
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原主的人缘到底是有多差啊。
不过也是,没有人会愿意和心底阴暗的人玩在一起吧。
更何况,原主之前还做过那样的事。
真是伤脑筋欸。
大概是片雾千山和老师说了什么,石田建一只是和她交代了在学校好好学习,不要分心,有什么事和老师说。
许是惊诧于片雾凉态度良好,石田建一没说什么便让她回教室了。
回去的教室,她再一次体验了一把被人围观的感觉。
放学后,片雾千山发消息说在楼下等她。
日本的学校放学放得早,三点多便可以回家了,剩下的都是留给社团活动的时间。
片雾凉看了眼手机,回消息,排球部没有活动吗?
她记得记忆里有提到片雾千山每天下午都有排球部的部活。
没过一会,消息发来。
我请假了。
片雾凉瞟了眼消息,回了个好,边开始收拾书包。
周围传来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和欢呼声
“欸,你们听说了,今天网球部比赛回来。”
“啊啊啊,真的假的,那快走。”
瞬间,教室便空了一半,推动桌椅的声音中夹着男生们不屑的唏嘘声。
片雾凉望了眼窗外。
网球部吗?
她微微失笑,背上书包,离开教室一个男生喊住她。
她回头,目光沉静地看着他,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转过来拿给他看,有什么事吗?
男生对上她澄澈的眼神,愣了几秒,莫名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挠了挠头,张口问:“片雾,那个,你不去看吗?网球部他们今天回来。”
片雾凉继续再纸上写了几个字给他看,不去了,我哥哥在等我。
男生愣愣地看着纸上的字,再看看她,一股怪异感油然而生,让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应了句哦。
片雾凉嘴角弯弯,莫名觉得这男生有点傻。
等她离开后,刚才问她的男生摸摸头,有些疑惑地问旁边的男生,“刚才那个真的是片雾凉?”
旁边男生也是一脸疑惑地耸耸肩,“不知道。”
男生颇有些苦恼地挠挠头。
——
放学后的教室,走廊安静一片,偶有值日生穿梭其间,阳光斜照在地面上,落下深浅不一的影子。
片雾凉刚下楼,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少年。
他斜靠在树下,墨黑色制服衬得身材颀长笔挺,阳光随着黑色的发丝流淌,柔软而富有光泽。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他抬头,在看到片雾凉那一瞬间,眼神柔软下来,熟练地伸手接过她的书包。
“小凉,今天过得怎么样?”片雾千山关切地问道。
片雾凉点点头,朝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片雾千山有一瞬间的愣怔,而后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笑得温柔,往前走时微微敛眸,掩下眼底的异色。
片雾凉走在后方,偷偷看了眼片雾千山的神色,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莫名有些愧疚感。
似乎不仅是占了别人的身体,还占了那份家人的温柔啊。
真是卑鄙啊。
片雾凉,你有个对你这么好的哥哥,为什么还会变成后来那个样子?
在愣神想事时,就不知不觉拉开了自己与片雾千山的距离,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片雾千山正站在不远处,眉眼生动温柔。
她收拾好情绪,扬起笑脸,迎着光亮朝他快步走去。
那么,既然你失去了生的希望,那么就让我代替你在这个鲜活的世界,重新充满希望地活下去吧。
从今往后,她就是崭新的片雾凉了。
然而,她在校门处便遇见了第一道难关。
片雾凉看着校门口处三圈外三圈的人群,以及人群中间那几个穿着土黄色队服的少年,越发觉得头疼。
果然还是需要面对这些啊。
前主留下的“情债”。
少年们个个面容俊秀,宛如神的宠儿,坦然接受着所有人的赞美与倾慕。
其中一个闭着眼,留着齐平刘海的男生拍拍旁边带着眼镜,紫色头发的男生,在接触到对方疑惑的神情时,抬头示意他看向人群后面。
紫色头发的男生顺着他的视线一路望去,目光最后停在人群后方那一高一矮的身影上。
旁边白色头发的少年洞察到搭档的情绪,一眼望去,在看到那两道身影后,勾起一道玩味的笑,发出“噗哩”一声。
少年们的目光穿过人群,直直望向后方正在说话的两人。
片雾凉正在纸上写着要问片雾千山的话,突然便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安静了下来,上午被人注视着的感觉再袭来。
她拿笔的手一顿,还没做出别的反应,片雾千山先一步上前,站在她面前,温润的嗓音随之响起。
“幸村,欢迎回来。”


第3章 第三章 「空蝉」
少年干净的嗓音随之响起,略微青涩温雅的脸上带着温煦的笑意,让人感觉如沐春风,鸢紫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稀碎的光,耀眼而又不灼目。
“好久不见,片雾学长。”
是了,这时候的幸村精市还是二年级,是已经上了三年级的片雾千山的学弟。
片雾凉在心中暗暗感慨。
不愧是神之子,即便并不待见一直以来骚扰自己网球部社员,还不断惹是生非的片雾凉,却还是能对她的哥哥保持应有的敬意。
片雾千山笑得温柔,“幸村,祝贺你们又拿到优胜。”
幸村精市笑意不减,眉眼间隐隐带着王者般睥睨天下的傲气,“当然,立海大网球部,是没有死角的。”
两人礼貌往来了几句,片雾千山正打算离开,便听见少年们后面传来一道少女清丽的嗓音,说出的话让正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片雾凉一瞬间无处遁形。
“欸,凉酱,你怎么来学校了?车祸的伤好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