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奥特曼]饲养者

时间:2022-08-29 14:52:32  作者:Corvuscorax  
TAG:

 爱理在与那个男人经历了一场冒险之后,她只从男人那里要了一样东西——他的姓氏。
她是真心实意将这个孤独的男人看作自己父亲一般的存在,无名的野兽憧憬且尊敬这个历经一切苦难、犹如苦行僧的孤胆英雄。
「行于黑暗,侍奉光明。」
————————
美丽的女人像只温顺的大猫,她亲昵地抱住了伽古拉,她如此需要着伽古拉。无幻魔人很清楚,【麻生爱理】是他所饲养的最危险的一头怪兽。
CP:伽古拉
注:
Ⅰ主要涉及奈克瑟斯,欧布以及泽塔的人物与剧情
Ⅱ长度不确定,前半部分男主角姬矢准,后半部分男主角伽古拉,CP是伽古拉,准哥定位是老父亲
Ⅲ谢绝KY,本文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梦
Ⅳ女主不是地球人,玛丽苏存在,OOC存在
Ⅴ等我有时间就写完全文,HE小甜饼(?)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矢准,伽古拉,麻生爱理 ┃ 配角:奈克瑟斯,泽塔与欧布中的其他人 ┃ 其它:奈克瑟斯,伽古拉BG同人,短篇,练笔之作
一句话简介:啮食文明的野兽学着去爱一样事物
立意:爱的纽带


第1章
“你问那张照片上站在我旁边的男人吗?”爱理瞥了一眼她放在书架上那张被装裱在相框里的相片。伽古拉确实很想知道,爱理在此之前很少提到过她的过去,这个女人在答应和他交往之后,便让他用麻生爱理这个名字称呼她,不过她的熟人们有些称呼她麻生小姐,有些则是喊她姬矢小姐。
“你从来没说起过这个男人是谁,他对你似乎很重要。”
“那可是足以成为我‘父亲’的男人。”爱理用一种奇怪的说法如此形容道。“你知道,我的一些朋友会喊我‘姬矢’,那是我从他那里要来的最重要的一份礼物。”
“你们这个种族最看重名字所带来的意义,看得出来,他对于你的意义确实很特别。”
“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叫姬矢准,是我第一次来地球时认识的人类,他也是获得了奥特战士的光之力量的人间体。”看到伽古拉下意识皱了皱眉的神情,爱理内心产生了些微妙的哭笑不得的情绪。“哦,对了,在他们那个平行宇宙,奥特战士的人间体并不称之为人间体,而被叫做适能者,他是第二代适能者。”
“他和凯不一样。”
“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人,‘我’才能变成今日的‘我’。”
“那么——伽古拉,你对于人类抱着怎么样的一种看法?”
爱理的这个问题让伽古拉一时间愣住了,他似乎很少思考过这个问题。
“那你接下来就听我讲一讲我和他之间发生的故事吧,你今天正好也不是闲着么。”
****
今天公墓迎来了一位新的“住客”,是个过早夭折的小女孩。她死于意外,白日里她的父母将她的骨灰盒下葬之后,年轻的母亲哭得近乎昏死过去,父亲也是一脸悲戚,但这家人并没有发现远处的草丛里躲藏着一些东西,有什么在窥视着他们,丧女之痛让他们对外界的感知迟钝了些。
待那家人离开后,隐藏着的东西从草丛里出来了,那是一头漆黑的、无名的野兽,它有形状吗?这似乎无法说清楚,它身上的很多性质由人类的观念是无法概括出来的,野兽注视着墓碑上的名字,刚才那家人身上产生的悲伤的感情却让它饱餐了一顿。
墓碑上的名字是麻生爱理。
它化作了黑影,钻进了墓碑之中,这头野兽刚刚完成了由虚数世界跳转到现实世界的行为,但现在,无名的野兽目前不想再被迫回到虚数世界了,它的身体里已经积攒了足够多代表实数的因素,所以它需要一个稳定停留在现实世界的锚点。
它吞噬了麻生爱理那存放在骨灰盒里所有的骨灰,由此读取了麻生爱理生前完全的遗传数据,然后,一个穿着白裙的小姑娘突然出现在了墓碑前,那张脸与墓碑上小姑娘的脸孔一模一样。
现在,它就是麻生爱理了。
野兽获得了人类的身份。
****
获得了人类身份的爱理在大街上走着,行人们看不见她,她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这个身体,虚无与真实在她的身体上交织着,等过一段时间,爱理便可以自由控制虚无和真实之间的界限。
她望向远方。
她很少能够感受到如此“美味”的感情,爱理如此急切地想要见到能够拥有如此沉重感情的人类。
作为能够吞噬一个星球文明的野兽,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读取被吞噬者的一切,注视着他们的人生,天生“空白”的她其实羡慕这群有着理性与感情的生物。
——真是如此繁盛的文明。
爱理向着未知的方向踏出了又一步。
****
姬矢准抬起头看向前方,夜晚空旷的街道上,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小孩子,小家伙貌似在等一个人。他打算从小孩子的面前绕过去——她或许并不是一个“小孩子”,这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姬矢准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你在痛苦吗?”她忽然出声这样问他。
陌生的孩子一句话直指他内心中的隐痛,爱理察觉到了,这份极其“美妙”的感情。
人类确实是一种奇妙的生物,爱理又一次认识到这个事实。
那时的男人承受着噩梦侵扰,战争的亡灵责问着他的内心,那张照片像是对他的嘲讽,它不应该获得荣誉,这意味着他是在利用别人的死亡。
他下意识地在这个孩子的面前停了下来。
他蹲下身,与爱理平视。
“很晚了,早些回家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孩子”或许并没有所谓的“家”。
“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去吗?”外表人畜无害的小孩如此说道,有一瞬间,姬矢准在这个孩子脸上看见了兽类的面容,但一转眼,她的脸庞又恢复了正常,这让他甚至以为自己眼花了。
“你不是人类吧。”
爱理一阵沉默,大意了,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微光。
那是光之巨人的光芒,但好像是刚获得不久,也难怪她这时候才看见。
男人沉默良久后。
“你的名字?”
“爱理,我的名字是麻生爱理。”
他看着爱理被路灯投射到地面的影子,黑色的影子宛如活物般在缓慢蠕动,那当然不是正常人类该有的情况,小家伙还不知道她的演技有多拙劣。
他站起身,爱理跟着他一起回去,正常情况下,这幅情景倒是像一个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家。
****
那时候姬矢准已经辞了自己的工作,连和他的同事们告别都没告别,就无声无息地失踪了,同僚们谁都无法得知失踪的男人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境度过这段时间,在那之后,姬矢准开始梦见那个遗迹,它隐藏在丛林的深处,如同浩瀚无涯的隐秘,是人类文明所未知的事物,塞拉的亡灵出现在那里,他想要追上她,然后这个孩子便指引着他走到了那个东西面前。
关于遗迹的事情,是爱理从他的记忆里窥探到的。
这是他身上那份微光的来源。
爱理认出了那个遗迹。宇宙中总会有那么些存在会成为传说,虽然有时候也不知道真假,但她现在的确见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存在。
她注视着这个男人的梦魇,这些折磨着他的内心,但他甚至在接受这种痛苦,虽然有着迷茫。
“那就让我在你的身边多待一会吧……”爱理自言自语着。“真是耀眼的光芒啊……”
“但是,那光芒会指引着你前往应该去的天国乐土。”
作者有话要说:
之后一段时间新文只更新这篇。
自娱自乐之作,不接受任何写作指导,不接受任何催更,谢绝KY。女主玛丽苏。主要是最近烦心事很多,房子也塌了,最近一段时间应该只专注于奥圈。
前半部分男主角姬矢准,不过不是CP,只是想给他写个同伴,以奈克瑟斯剧情为主。
后半部分男主角伽古拉,是CP,以欧布泽塔为主。


第2章
那边的小孩子站在那已经很久了,看起来像是看着动物园里的动物出了神,斋田莉子一直在观察着这个孩子。
而在看着动物们的爱理自然也察觉到了斋田莉子的视线。
斋田莉子的存在在这个范围内过于显眼,是各种意义上的显眼。爱理思索了下,手掌里的黑影蠕动着,然后形成一朵玫瑰的形状,它褪去了影子的颜色,露出了娇嫩的花瓣、带刺的枝干。美丽的花朵自然也该献给美丽的女士。
一直被莉子盯着的爱理转过身来,一只手里拿着那朵刚才变出来的玫瑰花,另一只手里拿着几本小开本的旅游手册。
小孩子“哒哒哒”一路小跑,跑向了莉子的方向。
小家伙那双眼睛很漂亮,莉子忽然想到。瞳仁黑的纯粹,整体来讲是个长相出色的小女孩。莉子向爱理笑了笑。而爱理把她手里的花递给了莉子:“你是个好人。”她思索了下说出了一番让莉子有些哭笑不得的话。“你和这朵美丽的玫瑰花很相衬——愿这份幸福常伴你身。请把这朵花保存好哦。”
“谢谢祝福,我会的。”莉子笑着摸了摸爱理的脸颊。
那确实是人类手掌所具有的温度,但爱理却无端感受到了一种冰冷。这个女人的身体状况如她所想果然不对劲,就像是已死的亡者脱离了坟墓的束缚,超出常理般行走于生者所在的世界,有一种非人的力量依附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但爱理暂时对这件事保持着沉默,她还需要再确认这种非人的力量的本质。
****
莉子看着小姑娘在把花递给她之后跑向另一个人的方向,看背影似乎是个男人,那也许是她的父亲吧,莉子想到。
****
“还有要去的地方吗?”姬矢准问她。
爱理摇了摇手里的旅游指南,活像个因为郊游而兴奋的小学生:“这里真热闹!人类总是很喜欢聚集在一起的样子……忘记问了,你累吗?”
听闻她这么问,准倒是露出了这些日子里难得一见的微笑。爱理这种语气让他想起了眼巴巴想要和他玩的人类小孩子。
见他露出微笑,爱理这时候才察觉,他也是个正常人类,也有该有的喜怒哀乐。
只是之前那段痛苦经历压抑住了他内心里喜悦的一面。
“让我们边走边看吧。”
“对了,之前和你说话的那个女人,看起来你好像很关注她。”
“也不是关注吧……准,可以给我买杯可乐吗?”小家伙望着窗口卖的可乐露出了渴望的眼神。
“好吧。”他说道。
几分钟之后,男人把一杯冰可乐放在了爱理的手里。
“我这一次出来是真的想要看一下人类的世界的。”她先如此强调。“只是你们人类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复生的科学技术吧。”“你为什么这么说。”姬矢准微微皱眉。“那个女人早就死了,现在只是有一种非人的力量附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像是活着。已死的亡者脱离坟墓,这种异常的事情我可没见过多少次。”
“小心点,我总有种奇怪的直觉,你可能以后还会遇见她。”
姬矢准没再说什么,爱理能够猜到些他的想法。
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在思考为什么他会获得这份能力。
爱理边喝着可乐,边四下里观察着动物园里来来往往的一家几口,脸上偶尔流露出疑惑的情绪。小孩子们牵着父母的手,开心地蹦蹦跳跳,她目前还无法理解孩子牵住父母的手这个行为的意义。
最后一点可乐被喝光了,爱理捏扁了纸杯,她抬起手臂,纸杯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跳进了垃圾箱。
她有样学样,也学那些孩子牵住了身边的男人的手掌。
男人的手掌略有些粗糙,那些都是他曾经吃过的苦的证明。
姬矢准有些诧异爱理的行为,但他看到其他路过的人时,他倒是明白爱理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了。
这只小家伙或许也是幼生体,一如人类的幼童。
这对于她是一种学习行为。
“让我们去下一个地点玩吧——你还有钱吗?”爱理倒是问了个蛮现实的问题。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姬矢准对待爱理表现出了一种出乎常理的耐心。
****
“这是别人给你的花吗?”等到孤门一辉赶来见莉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女朋友身旁放着一朵美丽的玫瑰。
“对,一个小女孩给我的。”莉子笑道,女人脸上的笑容温软柔和。“等一会回家找个花瓶把它放好,孤门君,它很漂亮对吧?”
“嗯,很漂亮。说起来,那个孩子为什么要送你这朵花?”
“她只是说愿这份幸福常伴你身。”莉子的语气变得温柔,她笑意盈盈地看着孤门一辉。
孤门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这种甜蜜的、心照不宣的感觉让他如此开心,他也是如此地爱着这个女人。
温柔甜美的爱意让孤门暂时将所有的不愉快抛之脑后,当然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之后会面对什么事情,腼腆的青年现在只想好好体验爱情。
虽然那件事情也该说。
“莉子,抱歉,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和你说。”
这时候孤门一辉已经收到了邀请,或者说是调令。
TLT管理官松永邀请他去TLT的夜袭队基地,邀请他正式成为夜袭队的一员。
****
几天后。
正在看着过期报纸的爱理猛然抬头看向准放在桌面上的进化信赖者,这玩意正在一闪一闪地发出光芒,像是心脏搏动。她看向姬矢准,而他也明白这个征兆的意味。
“状况来了。”爱理说道。
****
正在驱车赶往TLT基地的孤门一辉遇上了点情况。
他在公路半途上遇见了一辆停着的公共汽车,那俩汽车安静得可怕,像是发生了什么不测。孤门一辉把车停在了一边,打算上那辆车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然后等他上了这辆车,车上空无一人。
一个易拉罐咕噜噜地滚到了孤门的脚边,毫无防备的青年捡起了易拉罐——
面目可憎的异兽犹如液体般从易拉罐中流了出来,落在地面化成了庞大的身躯,当下情况带来的恐惧撕裂了孤门一辉的思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下意识地跑下了那辆公共汽车,公共汽车上的人遇见了什么,现在的孤门已经不敢细想。
但怪物的速度显然比他更快。
正当孤门一辉真的以为自己完蛋了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黑影掠过他的面前。
状如黑色巨狼的野兽吞噬了那头怪物,救下了孤门一辉。青年傻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情况。
但不止一只怪物。
“轰隆——!”黑色巨狼背后一名银色的巨人一拳打碎了想要偷袭的另一只怪兽。
孤门看向巨人,银色的躯体竟一时间让他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着迷的感情。后来孤门回想起这个时刻,他在其中感觉到了一种命运般的意味。
是的,命运。
黑色的、貌如狼的野兽以及充满了神性的巨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