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山河令同人

时间:2022-08-08 15:18:52  作者:华彦
TAG:

  

第一卷:【观影体】师父,请闭嘴


第01章
又名《师父在线嗑CP》
第6集温周下水后一起缩水成小孩,跟高崇、沈慎、二十多年前的甄如玉夫妇、秦怀章一起观看《山河令》。
秦怀章从衍舒嗑到温周,从教甄衍追妻到劝甄衍成全温客行,结果发现白纠结了……
周子舒:师父,请闭嘴!
“你就输了一招,不用这么没脸见人吧。这胜败呀,乃兵家常事,阿絮……”喊了两声,还是没见湖面有动静,温客行的笑容渐渐消失,换上了担忧的神色。
“阿絮,别玩了,快出来。”
还是没有动静。
“阿絮,阿絮……”
心头猛地一紧,莫不是阿絮的伤……
温客行终于忍不住,潜入水中。
水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不顾安危,温客行向那道光游过去,一个恍惚,竟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衍儿……”
回过神来,温客行竟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难以置信地别过头去。“娘……”
谷妙妙将温客行揽入怀中,额头贴着额头。“衍儿不怕,爹娘都在这儿。”
只怕又是幻境,但温客行不愿醒过来,只能强忍住眼泪问道:“这是哪儿?”
“对啊,这是哪儿?大哥,我们怎么会突然来到这么个奇怪的地方,还有秦大哥,如玉,如玉你……”
疑惑地回过头去,温客行瞳孔骤然紧缩,那身着白衣笑得和煦之人竟是他的恩人和曾经的师父——秦怀章,他身边那个孩子,是周子舒……
可周子舒不就是阿絮么?他怎么变小了?
周子舒也是大为震惊,他竟然变回了孩提时的模样,不光看到了师父,还有那新入门的小师弟甄衍。暗中用指甲划破掌心,却也没有改变眼前的景象,这不是幻境?
秦怀章不动声色地挡在甄氏夫妇身前,挡住了沈慎的路。沈慎急切道:“秦大哥,容大哥真不是我们害的……”
“老五,回来。”高崇无奈道:“口说无凭,我早晚会找出那个幕后黑手来证明我的清白。”
甄如玉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说。他圣手甄如玉不是圣母,若只他一人,他不会怪罪谁。可他还有妙妙,有衍儿,若非秦大哥及时赶到,他们一家三口就要在地府团聚了。可五湖盟这五姓兄弟却没有一个……
秦怀章面色不变,充耳不闻,只是将小甄衍拉到小周子舒身边。“你们小兄弟坐一边自己玩,对了,如玉,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甄如玉道:“我和妙妙刚才看到了一道奇怪的光,一眨眼就……”
沈慎道:“我也是,大哥,难道你也?”
高崇点点头。
“那你们呢?你们俩不是出去玩了?”
周子舒犹豫了一下,道:“我刚才也是看到了一道光……”师父还是年轻的师父,但沈慎和高崇却是中年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能见到小师弟甄衍可真是意外之喜,一定要想办法提醒师父赶紧将他们一家三口带回四季山庄,免得再将师弟弄丢了。
秦怀章摸摸下巴,陷入沉思。就算他是四季山庄庄主,也不知到底是什么神奇的力量将他们带到这个怪异的地方。还有正对着他们的那块琉璃一样的墙壁,墙壁突然发光,形成一道光幕。
“这是什么?”甄如玉疑惑道。
【欢迎来到此空间,请观看山河令,观影过后将回到各自世界。】
观影?什么意思?
光幕上那三个大字“山河令”,是他所想的山河令吗?
试探地伸出手碰了一下,那光幕竟有了动静。
“第一集?什么意思?”沈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鸦雀无声,无人回应,下一秒,眼前竟出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容大哥……”
温客行眯起了眼睛,原来这就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容炫!若不是爹娘还在这儿,自己一定一掌打死他!
刚才试了试,功力还在,内息正常,并没有因为身体变小而发生变化,但他却没法解释这一身功夫的由来,只能暗自忍耐。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光幕,直到……
“这人竟是子舒,子舒长大了竟是这副模样!”秦怀章异常兴奋,慈爱地看着光幕中的周子舒。
周子舒却冷汗直流,这竟是他经历过的,若让师父知道了四季山庄毁于他手里,他真没脸见师父了。
“衍儿,你看你师兄长大了好生漂亮!”
温客行重重地点头,阿絮就是最漂亮的!
可没过一会,秦怀章猛地一拍椅子,喝道:“周子舒!”
周子舒赶紧站了起来,等候发落。温客行心中也是一揪,他早知周子舒有伤在身,没想到这伤竟是他自己弄的!
“跪下!”秦怀章已是勃然大怒,快要失去理智了。
周子舒“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低下头不敢看秦怀章的脸色。
身为四季山庄庄主,却让四季山庄毁在自己手里,还连累了一众兄弟,就算师父今日将他毙于掌下,周子舒也无半句怨言。
见周子舒这副模样,温客行赶紧对秦怀章道:“您生什么气呀?”
秦怀章怒道:“我气他如此不顾惜自己。衍儿,刚才那人就是你师兄长大后的样子。子舒,你竟然用自伤之法脱离那个天窗,你,你……”
分明被气狠了,你了半天也不知该如何训斥了。温客行故作懵懂道:“既然是未来,那为什么要怪现在的师兄?”
秦怀章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虽然余怒未消,但还是恢复了理智。“是啊,还未发生,也不可责怪于你,起来吧。”
周子舒却执拗地跪在地上。师父,这一切,已经发生了……
“起来!”
“是。”
“子舒,天下未有不亡之国。一个门派也是如此,我从没想过四季山庄能绵延万世而不绝。就算四季山庄没了,为师也希望你好好的,不许你如此犯傻,听到了吗?!”
“是……”
皱着眉头看着光幕里易容后的周子舒,还未来得及嫌弃几句,只见场景一转,到了一处阴森之地,竟是鬼谷。
周子舒心头一震,吊死鬼竟然被一个红衣之人所杀,义庄那人果然不是吊死鬼,但他为何要冒充吊死鬼?而且那只手……好生眼熟。
一个喘息之后,鬼谷谷主的半张脸显露在光幕上,周子舒心里咯噔一下,竟是温客行!若他是鬼主,那在义庄中杀人之举便可以解释,不过一个灭口而已。
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眼周子舒,温客行便笃定他认出了自己,心头一阵难过。终究人鬼殊途,若从此地离开,阿絮就不会再让自己跟着了……
还好,自己如今是小孩子的模样,阿絮认不出来……
“吊死鬼不是被鬼主杀了么?他们还追什么追?”沈慎气愤道。
高崇犹豫了一下,道:“恶鬼们不少穿红衣的,兴许杀了吊死鬼的不是鬼主……”
“鬼谷出山竟是那鬼主之命!他们要追就去追吊死鬼,为何要屠了镜湖山庄!”
高崇冷哼一声:“他们要定是琉璃甲!三弟四弟都因琉璃甲而死,我早就说过要毁了琉璃甲,你们偏偏……唉!”
闻言,温客行诧异至极。高崇要毁了琉璃甲?莫非他想错了?
沈慎低头不言,其他人也不便多嘴,继续看着光幕。
看着温客行出场,秦怀章“咦”了一声,道:“这小哥长得也挺好看,比子舒不遑多让啊。子舒,你怎么这个表情,莫不是嫉妒吧,哈哈哈……”
周子舒很想翻个白眼。温客行既是鬼主,那他跟着成岭是为了镜湖山庄那块琉璃甲吗?不,不像……
看着阿湘与周子舒比斗,秦怀章更是来了兴致。“若是照着话本的套路,子舒,这小姑娘定然会倾心于你。不错不错,模样俊,身手也还行,子舒,艳福不浅啊。”
周子舒以手扶额,这人真是师父么?
温客行则是眯了眯眼,想着赶紧把阿湘打发走 ,免得她真的觊觎周子舒。
“原来成岭是这么与子舒贤侄和温公子认识的。大哥,就是他们二位将成岭送到了二哥那里。”
高崇对周子舒拱手道:“多谢贤侄。”
秦怀章冷哼一声:“谁是你们贤侄,而且救张成岭的是未来的子舒,你们谢错人了。”
沈慎虽然气愤,但还是被高崇按住了。
眼见顾湘的鞭子就要抽到周子舒,秦怀章心急道:“这傻孩子,怎么不躲!”
傻孩子周子舒:……
温客行:因为我在……
“唉,这姓温的小子倒是懂事。”秦怀章对温客行十万个满意。
高崇看着张成岭道:“成岭这孩子果然像老四,宅心仁厚。唉……”
“可惜就是太没用了!若是成峰他们活着……”
“老五!”高崇不赞同道。
秦怀章道:“我倒是觉得这孩子挺好。什么叫有用?武功高?心眼若是坏了武功越高越会危害武林。唉,不是,怎么哪都有这小子,他不会故意跟踪子舒吧!为什么要跟子舒共渡?”
【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秦怀章傻了,真傻了。“这小子什么意思?子舒这幅尊荣,他竟能说出这种孟浪之语,他不会……”
师父,闭嘴行么?
若温客行此时在眼前,周子舒一定再骂一句:“你个鳖孙!”
温客行低下头,偷偷笑开。
甄如玉和古妙妙却陷入沉思。衍儿已经被秦大哥收为徒弟,为什么好像与长大后的子舒并不相熟?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02章
周子舒还是上了老渔夫的船,不光如此,还坐了一次霸王船,气得老渔夫在他身后骂骂咧咧。
周子舒不以为忤,反倒学着老渔夫的模样和口音骂了一句“娘了个腿嘞,老鳖孙。”骂完便哈哈大笑,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四周却是一片寂静,片刻后秦怀章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子舒,竟然骂人了……”
周子舒窘迫地低下头。一时放浪形骸,没想到却被师父看见了,真是……丢人。
不曾想秦怀章也哈哈大笑起来,将周子舒往自己怀里拉了拉,“子舒,再骂一句给师父听听。”
破天荒的,周子舒羞得满脸通红,低声嗫嚅了一句:“师父,骂人是不对的,子舒不骂人……”
温客行抽抽嘴角,刚才在义庄是谁骂他鳖孙来着?不过,看着周子舒发红的耳垂,只觉得可爱非常。
不只是秦怀章,所有人都低低笑了起来。秦怀章抚掌道:“子舒,人生在世不容易,何必老是端着,趁你现在还小,随心所欲吧。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什么叫苦衷,什么叫不合时宜了。”
周子舒低下头。众生皆苦,他应该就是那个顶顶不合时宜的人吧。
惬意了没一会,温客行又追了上来。
“怎么又是这小子?不过子舒这流云九宫步已是炉火纯青,深得精髓!”秦怀章很是满意。
然而,下一秒……
【“兄台这步法翩翩若仙,小可一见难忘,这才特地前来想要见识一番。”
“翩翩若仙?”周子舒讥讽道:“娘了个腿嘞,公子,可有眼疾啊?”】
“哈哈哈哈哈,子舒,说得好!”
周子舒只恨找不到地缝钻进去。他在师父面前一向恭敬守礼,没想到今日却……温客行,你个鳖孙!
谷妙妙也是忍俊不禁地看了温客行一眼,衍儿乖巧腼腆,没想到长大了却如此有趣。
【“这步法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甚美,甚美。”】
高崇道:“这个叫温客行的是冲着流云九宫步才跟着周贤侄的,他到底是何人?与四季山庄有何关系?”
秦怀章耳朵动了动,却不曾理会,只是托着下巴道:“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这小子分明是冲着子舒去的,他到底对子舒安的什么心?”
周子舒:师父,您都关注什么呢?
没想到秦怀章却将温客行抱了过来,逗弄道:“衍儿,你看你师兄美不美?”
温客行再次重重点头。
“长大了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别说周子舒了,连温客行都愣了,啥玩意?
“师父!我是男的!”
“哎呀,开个玩笑嘛……”
周子舒气得脸通红,温客行却是偷偷松了一口气。做媳妇啊……可惜他已坠入阿鼻地狱,不然,真可以讨周子舒做媳妇。
是夜,镜湖山庄大火。高崇和沈慎都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上下翻飞的纸钱,恨不得冲进光幕,将杀人者尽数屠戮。
不过,温客行怎么也出现在那里,还有天窗……
看着张玉森惨死,高崇和沈慎痛哭失声,咬牙切齿地发誓赌咒要屠尽鬼谷,全然没看到坐在秦怀章身边的小甄衍嘲讽一笑。
甄氏夫妇心中却不安起来,他们可以确定温客行就是自己的衍儿,可他为什么会在镜湖山庄灭门的时候出现?真的时跟踪周子舒碰巧遇上的么?
眼见鬼谷又追了上去,周子舒却在此刻伤势发作,高崇和沈慎都紧张不已,就连秦怀章也是指节发白。“那姓温的小子呢?还跟着子舒吗?快出来呀!”
对此,周子舒恨不得捂脸,不再去看下面的情状。
就在几人坚持不住时,顾湘突然出现,高崇狐疑道:“这丫头的武功行么?”
沈慎倒是擦了擦冷汗,“大哥放心,成岭被安全送到三白山庄……”
秦怀章倒是放下心来,看来那姓温的小子还跟着的。
不过顾湘的武功真没那么行,若不是有人打出核桃救了她,只怕早就死在那里了。
高崇沈慎的注意力在张成岭身上,秦怀章则关注着运功的周子舒,只有周子舒才注意到那两颗核桃。联想到鬼谷谷主露面时手里盘着的两颗,更加确定老温就是鬼主。可鬼谷灭了镜湖山庄,老温为何让顾湘救下他们?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隐情?苦肉计?不,不像,若他是为了琉璃甲才故意向张成岭试好,以张成岭的道行,怕是早就被他套出话来,他到底想要什么?
好似看出了周子舒所想,温客行得意地在心中嘀咕:就不告诉你!
【周子舒终于力竭,向后仰去,却被一双手稳稳接住。】
秦怀章眉头抽了抽,阴森森道:“肯定是那姓温的小子!”
“又见面了?真么叫又见面了?这小子分明是一路跟踪,定是对子舒心怀不轨!”
话可以这么说,但从秦怀章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这么怪异?高崇和沈慎大眼瞪小眼,一头雾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