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当我绑定美强惨系统后

时间:2022-03-19 15:12:28  作者:帷幕灯火
TAG:


文案:
神木悠白是一个普通社畜,最大的心愿就是赚足够的钱提前养老。
直到他不慎出车祸身亡,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绑定了一个半成品美强惨系统。
看着转盘里那些缺胳膊断腿关键词模糊不清的人设,神木悠白眼前一黑。
过程危险,条件苛刻,没有人设背景,更没有系统契合度,有的只是设定模板,但是只要补充完所有人设,他就可以复活。
神木悠白大喜,不就是半成品美强惨人设吗?他可以!
……
【人造异能者】【已完结】
白麒麟的雾中,面容憔悴的白发青年划开自己的手腕,以鲜血滋养异能,众人惊讶的看着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
“这并不是我本身的异能,使用会付出代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侦探社众:总觉得这个异能的使用方式似曾相识。
【非人咒术师】【已完结】
东京咒立高等学院,惨白到不似人类的青年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众人盯着他手臂上蜿蜒而出的锁链目不转睛。
“你们对这个感兴趣?但这只是对非人类的处罚而已。”
高专众:难道他也是个咒骸?
【孤独症侦探】【已完结】
犯罪现场,少年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地板破损的痕迹,苍白的指尖顺着纹路不断的描绘,众人看着这个和现场格格不入的少年,朝着带他来的人投去疑问的目光。
“虽然我也不相信,但他就是那位有名的少年侦探。”
毛利:侦探小鬼什么时候这么普遍了?
此外还有【机械生命体】、【无能王权者】、【返祖半妖】……
完美扮演的神木悠白表示: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为了活着而努力。
【非典型马甲文,人设皆为原创】
内容标签: 综漫 文野 咒回 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神木悠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是扮演,皆是人生。
立意:珍爱生命人人有责
vip强推奖章
神木悠白一朝穿越,发现自己绑定了一个半成品美强惨系统。看着转盘里那些缺胳膊断腿关键词模糊不清的人设,神木悠白眼前一黑。过程危险,条件苛刻,没有人设背景,更没有系统契合度,有的只是设定模板,不过还好,只要补充完所有人设,他就可以复活。不就是半成品美强惨人设吗?他可以!本文节奏明快,剧情流畅,人物鲜活,主角从一个普通人突兀的踏入不同的人生,不断经历苦难,却从未放弃自我,而是勇敢的和命运抗争,最终成就自我,带给读者一场场揪心和感动。


第1章
“一旦绑定系统,就不会有回头路了,宿主确定绑定吗?”
“确定。”
“不再考虑一下吗?这不只是单纯的套一层壳子,而是真正的人生。”
“不需要,如果这样可以复活的话,我当然想去试一试。”
“了解。”白色光球发出莹白的光芒,“已绑定宿主神木悠白。”
“人设加载中,【人造异能者】已绑定。”
……
横滨是一个大都市,到处都是繁忙的人群,据说这里还是日本异能者的聚集地,交通便利四通八达,不管什么人都能在这里看到,它包容万象,不只有黑手党和维持秩序的军警,甚至还有接受任何委托的侦探社。
与此同时,横滨还有一个贫民窟,那里是横滨的三不管地界,一些躲避追捕的杀人犯和吃不起饭的贫民会聚集在里面,诞生一些危害社会的小混混黑手党实在是太过正常了。
所以这就是横滨,一个什么样的人都能被装进来的城市。
神木悠白对这个城市很满意,唯一疑惑的是这座城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样子,比如现在,在外面跑动的人群里,有人穿着高跟鞋和露出手臂的连衣裙,有人穿着厚大衣外套,还有人就随便穿了一件t恤,像是每个人在过不同的季节。
从长椅上起来,神木悠白活动了一下睡得僵硬的身体,把身上的落叶捡下来,接着才慢吞吞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身体好僵硬。”神木悠白用力的伸展着身体。
“喂,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一道声音从神木悠白旁边传来。
神木悠白眨眨眼睛,他放下手看过去,接着便看到一个军警小跑过来,“你没收到避难预警吗?赶紧离开这里。”
“避难预警?”
神木悠白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手机已经用了很久,看上去非常破旧,他摁了摁开机键,然后发现屏幕完全亮不起来,神木悠白用力甩了两下也没有用处,也不知道是坏了还是没电了。
军警叹了口气,他拍了拍神木悠白的肩膀,“总之,你赶紧去避难,时间快不够了。”
“好。”神木悠白笑了一下,看上去腼腆又温和,“谢谢警察先生,我现在就走。”
神木悠白把手机塞回口袋一边往前走,就在这时,一只鸟从天而降,他非常习惯的伸出手来,鸟落在他的胳膊上,身后的军警看着那只鸟微微皱眉,因为那只鸟不是鹦鹉也不是宠物鸟,而是一只漆黑的乌鸦。
“小乌你回来了。”神木悠白逗弄着胳膊上的乌鸦,“饿了吗?想吃点东西?”
看着神木悠白渐行渐远,身后的军警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他连忙打开耳麦汇报着。
“报告,港口北区所有人员全部迁离,任务完成。”
“东区的人也全撤离了。”
“南区和西区确定人员全部撤离。”
总指挥坂口安吾点头,“做的很好,现在大家也撤离这片区域,等待后续命令。”
“是!”
关掉耳麦,军警和小队集合,他是被派遣过来帮忙的,他们的队伍里也有本来辖区就是这边的人,他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和旁边的人搭了话。
“你们知道那边有个带着乌鸦的人吗?”
“乌鸦,你说的是神木先生?”旁边还真的有知道的人,“他好像是个流浪者,在一个月前来到横滨,没有固定住处,也没有固定打工的地点,一般就睡在公园里的长椅上,放养着一只乌鸦。”
“竟然是流浪者?!”军警惊讶的睁大眼睛,“我感觉他穿的衣服都很不错,不像是个没钱的人。”
“谁知道呢,也许他就是喜欢流浪的生活。”辖区军警摊手,“他一直在附近游荡,晚上就睡公园长椅,没什么脾气也很好说话,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在意他的来历,毕竟横滨这个城市什么人都有,也不差他一个。”
军警点点头,“说的也是。”
但养乌鸦的,他还真就见过这么一个。
另一边,神木悠白带着胳膊上的鸟晃晃悠悠进了暂时的安置点,里面都是人,他们看上去还算淡定,虽然暂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也差不多习惯了,在横滨发生灾难事件实在是太过正常。
地震之类的也就算了,毕竟那是天灾,像现在这样因为异能者战斗被席卷进来让人愤恨之外,也就只有努力习惯。
五年前的龙头战争也是,普通人只能战战兢兢缩在家里或者是避难所,期望着这场战争赶紧过去。
神木悠白找了个空位,他随便坐下来,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黑色的外套被尘土沾染上灰团,他只是很沉浸的逗弄胳膊上的乌鸦,时不时从口袋里摸出一点鸟食喂给它。
乌鸦拍打着翅膀,一人一鸟和谐的要命,却和周围格格不入。
神木悠白也不在意,像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
周围的人怪异的看着神木悠白,但是神木悠白很安静,乌鸦也没有叫一声,他们甚至没有开口的理由。
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一位女士哭着摇晃着一个孩子的肩膀。
“浅香呢?”女士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们把浅香扔在了哪里?!”
被摇晃的孩子吓到哭泣,他抽噎着一句话都不敢回答。
“我的浅香呢?”
“你在干什么?!”孩子的父亲发现了,他连忙跑过来把女人推开护住自己的孩子,“他只是孩子!”
“我的女儿在和他一起玩儿,现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我的孩子去哪里了?!”女人大声喊着,“我的女儿呢?”
男人愣了一下,他低下头看着哭泣的男孩,“和你一起玩儿的妹妹呢?”
“我不知道。”男孩一边抽噎着一边小声回答:“我们在玩儿捉迷藏,但是同伴们建议她在找我们的时候全都走掉,让她找不到,我们就全走了,不知道她在哪里,呜呜,对不起,爸爸。”
听到这句话,女人脸色惨白,她捂住自己的胸口立刻冲了出去,周围人也都听到了这里的事情,他们若有若无的看着这边,目光里带着八卦和谴责,男人用力的攥着手,刚准备把孩子给他母亲自己追出去看看就被拦住了。
神木悠白站起来挡在男人面前,他挥了一下胳膊,乌鸦叫了一声后迅速飞出安置点。
“我去吧。”神木悠白说:“我家小乌很厉害,很快就能找到她们。”
“唉?”男人愣了一下,接着他才道:“这样太麻烦您了,本来这就是我家孩子闯的祸。”
但是神木悠白注意到,在知道自己可以不离开的时候,男人是松了一口气的,他紧攥的手松开了,虽然说着麻烦的话,但是眼睛却不敢看神木悠白。
这种规模的预警通知军警不会随便发,既然发了就说明外面会发生足以死掉很多人的灾难。
所以他不敢出去,他怕死。
“没关系。”神木悠白拍打了一下外套上的尘土,嘴角微微上扬,是一个温和的笑容,“那么,再见。”
一直到神木悠白离开安置点男人才松了口气,他抱起自己的孩子,和孩子的母亲低着头走向最里面避开其他人的视线。
刚走出避难所的神木悠白就听到了叫声,他抬起头来,乌鸦在他头上盘旋着。
“小乌真乖,带我去找人吧。”
乌鸦迅速飞出去,它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是恰好能够让神木悠白追上去的速度,神木悠白也不紧张,乌鸦往哪里飞他就往哪里走,一路上都是空荡荡的街道,所有交通和车站都被封了,看上去空旷寂寥的要命。
“好远啊。”神木悠白一边跑一边看着头顶上的鸟,“还有多久才能到?”
乌鸦叫了两声,它落下来站在神木悠白的肩膀上,还啄了啄自己的羽毛,神木悠白歪歪头,“到了?”
就在这时,神木悠白听到了声音,像是飞机羽翼的破空声,似乎是一个很大的东西降落,神木悠白抬起头来,接着他就在空中看到了那个庞然大物。
金属制造的空中要塞周围全都是电流,它在空气中若隐若现,偶尔显现出来是一条巨鲸的模样,它真的很大,但同样的,它在降落,要是让它落下来,那么整个横滨都不够它砸的。
“好大。”神木悠白退后两步,红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白鲸的身影,“这就是军警发布预警的原因吗?”
突然,乌鸦叫了起来,神木悠白歪歪头,他转头看向旁边,恰好看到一个穿着嫩黄色小裙子的女孩从巷子口跑出来。
“妈妈!”女孩子不断的哭泣,一边跑一边寻找能求救的人,可惜这附近所有人都被撤离到避难所,没有人可以给她帮助,于是女孩只好继续哭着,“妈妈,你在哪里?”
“啊,找到了。”
神木悠白朝着女孩跑过去,就在那一刻,巨鲸的降落速度加快,而它落下的位置就在女孩的头顶上,与此同时,一架飞机冲过来,在神木悠白的目光中狠狠地撞在巨鲸身上。
爆炸促使空中要塞偏移,它栽进了旁边的海水里,巨大的力量让海水倒灌。
女孩惊恐的看着灌进来的海水,连叫声都发不出来。
降落伞上,中岛敦看到了码头上的女孩,他睁大了眼睛,“那里有个人!太宰先生!码头上有人!”
“什么?”
“为什么这个时候码头还会有人?军警应该已经把所有人撤离出去了。”
“不要!”
巨浪席卷着扑上码头,中岛敦从空中落下,太宰治也终于赶了过来,但是已经太迟了,那片区域已经完全被倒灌起来的水冲击,没有力气的小女孩在遇到这种程度的海水倒灌时只会被卷进海里。
但是现在巨鲸落了进去,谁都不知道底下造成了多少漩涡,女孩会不会被巨大的漩涡扯成碎片。
“真糟糕,全身都湿透了。”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在场的众人睁大了眼睛。
在水雾消退之后,男人湿漉漉的身影呈现在众人面前。
他穿着黑色的外套,连手上都是黑色的手套,但却有一头白色的短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男人举着右手,手腕上是一只干干净净的乌鸦,左手怀抱着刚才被惊吓到无法开口叫喊的女孩。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他抬起头看过来,众人看到了他的眼睛。
是红色的,明明是那么锐利的颜色,却丝毫不显得可怕,甚至让人无意识产生好感。
“啧。”看着这个人,太宰治忍不住啧了一声。
“咦?太宰先生?”神木悠白把女孩放到地上,乌鸦顺势飞到了他的肩膀上,“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太宰治微微勾起嘴角,“神木君。”


第2章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太宰治似笑非笑的开口,“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养着这只乌鸦。”
“毕竟人都恋旧,就算是一只乌鸦,养时间久了也会产生感情。”神木悠白笑的很温和。
太宰治微妙的挑眉,“既然已经离开了,为什么又要回来?”
“我都说了,人都恋旧,我是从横滨离开的,总有一天会想回来看看。”说着神木悠白看向刚才坠到海底的巨鲸,“看来我做的决定没有错,横滨果然很有趣。”
“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危险。”
“原来你也会害怕危险。”
“当然,我可是很惜命的。”神木悠白笑眯眯的开口,“既然你们在这里,那么这个小女孩就交给你们了,她的妈妈正在找她。”
说完神木悠白就转身离开,肩膀上的乌鸦扑腾着翅膀飞起来,神木悠白离开的方向恰好路过侦探社的其他社员,他们在神木悠白离开的时候也只听到了神木悠白询问那只乌鸦饿不饿,想不想再吃点东西。
“真是奇了怪了。”太宰治看着神木悠白离开的背影微微皱眉,“他竟然回来了?”
“养着一只乌鸦,这样标志性的人我不应该不知道。”国木田独步走过来,“不管是我的笔记本还是我的记忆里都没有这个人,太宰,他是谁?”
“你不知道很正常啦,因为神木君在四年前就离开横滨了。”太宰治随意的回答:“要是森先生知道他回来了会不会害怕到睡不着觉,这样想想,好期待啊!”
与谢野晶子正在给泉镜花看伤口,听到太宰治提到森鸥外才抬起头来,“他和你是同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