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招惹

时间:2023-01-06 22:41:57  来源:  作者:苏景闲

 《招惹》作者:苏景闲

 
文案
 
我谢无虞至今未尝一败,输给你,心甘情愿。
BE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无虞,阿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
  谢无虞是一个浪荡江湖的侠客。
 
  天下间成名的侠客,总是会有一把名剑相配,或用以昭示身份,或用以匹配威名称号。
 
  谢无虞倒是没有这种东西,他随心还怠懒,不爱拿着武器,嫌重。遇到有人挑衅,或者遭遇仇家埋伏,多半会就地取材,拿了树枝木棍充数。仗着武功实在高强,纵使用的武器差劲上不了台面,也从未输过。
 
  一日,谢无虞借路瑶山,天色将暗未暗时,听见不小的动静。循着打斗声,他穿过茂盛树丛,眼睛很利的隔着挺远,就看见了一伙贼人正持着利器,另有一辆马车,车辕上已经沾了血色。
 
  他一身蓝染布衣,形貌疏落,眉目清俊,眼尾狭长,沾着初秋的凉气,凌凌的慑人。懒散站在原地,靠着粗壮树干观望,谢无虞半点没有准备上前施救的意思。
 
  直到远远传来哭腔,“求求路过的侠士出手,我愿意答应您任何要求!”
 
  音是清朗的少年音,泉水击石一样,又带着一丝哭腔和沙哑,或许是因为恐惧,尾音还打着颤,凭白多了几分勾人欺负的味道。
 
  谢无虞一挑眉,觉得这嗓音着实顺耳。他饶有兴致地往马车望了一眼,看也不看,脚尖踢起一根枯树枝,右手握住转了个圈儿,使了使,差不多也还算顺手,便抬了步子往外走。
 
  他脚步很稳,踩在枯枝落叶上,吱嚓几声,在寂静林间也算明显。不过谢无虞高估了那伙贼人的敏锐程度——快到近前了,还没发现他。
 
  谢无虞干脆停下脚步,出声,“马车里那人我护着了,打他主意,是不是该问问我的意思?”
 
  贼人见了他这个不速之客,对视一眼,也没有多言,利刃纷纷转向,刀尖对上了谢无虞。
 
  谢无虞挑起唇角,眼里却没沾上半点笑意,“来,一起上。”
 
  不过两个呼吸间的事情,贼人全栽倒在了地上。谢无虞扔了手里带血的枯树枝,几步便到了马车侧前。
 
  “是你求的路过的侠士出手?”他嗓音散漫,尾音微挑,眼神落在马车架上,透着一分浅淡兴趣,颇为耐心地等着回答。
 
  隔了好一会儿,马车里才传出回应,“是我。”
 
  听见这一声,谢无虞眼里的兴趣又深了两分,继续问,“救了你,就愿意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是。”
 
  谢无虞一哂——跟个养得精贵的小波斯猫似的,这还没吓呢,怎么回个话都颤颤抖抖了?
 
  可能是久了没听见自己的回应,马车里又传了声音出来,“您……您有什么要求?”
 
  这次说了七个字,比之前两个字一个字好,谢无虞心情不错,回答,“我要求挺简单。”
 
  “您……您请说。”
 
  谢无虞唇角的笑意扩大,满是兴味,“哭两声我听听?”
 
  静默许久。
 
  半晌没动静,谢无虞眼里的兴味尽数褪了个干净。
 
  他不爱强迫人,收了笑,正准备说“不想听了”,就看见马车帘子动了两动,从边沿处,探了指尖出来。手指皮肤很白,也很细腻,莹莹玉色,晃人眼。
 
  车帘掀开,一张属于少年人的脸显了出来。肤色如堆雪,双目似墨晕,此时,正有些忐忑地咬唇,“我……我试了好几次,哭不出来……”
  说着话,一双眼看着谢无虞,可怜巴巴的。
 
  听见这句,谢无虞眼前像是有梨花落在玉阶,一阵春风过去,吹雪一样散了满眼。
 
  谢无虞故意引人说话,“哭不出来?”
 
  少年人身着锦衣,披无一丝杂色的白狐裘,左耳耳垂嵌了一粒颜色似血的红玉——谢无虞听人说过,男孩儿幼时体弱养不活,家里人便会给他穿上耳洞,用以误导收魂使者。明眼一看,眼前这位,定是家人爱护、金尊玉贵的世族小公子。偏生眉眼干净,怯怯看人的模样,让人呼吸都怕重了。
 
  谢无虞问完,面前的少年人不知是否是太过紧张,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音出来,突然就猛的咳嗽起来,连着许久都停不住。
  一时间,眼尾仿佛沾了春水的浅粉杏花。
 
  摘了水囊递过去,谢无虞说话,“喝一口缓缓。”
 
  少年人艰难出声,“……药,盒子……”
 
  这是支使他拿药?不过谢无虞也没拖延,弯腰探身,两下从马车里找到一个玉盒,从中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少年人嘴里。
 
  粗糙的指腹从细腻的唇上擦过,触感令谢无虞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少年人服下药丸,又就着谢无虞的水囊仔细地喝了几口水,才算是缓过来了。
 
  天光愈发暗,山间的风也添了几分凉意,周围都是尸身,谢无虞挡了挡少年人的视线,直接做下决定,“找个地方过夜,等天亮再说其他。”
 
  找到的山洞还算宽敞,里面还有生火的痕迹,不知是何时的旅人曾在此处躲避风雨。
 
  利索地生了火,谢无虞开口,“你叫什么?”
 
  “……家里母亲唤我阿鹿。”
 
  知道这是防着自己,谢无虞也不在意,只挑动点燃的树枝,让火苗燃得更高,懒懒一笑,“阿鹿?好名字,很配你。”
 
  阿鹿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又抬手掩着唇,连着重重咳嗽了好几声。
 
  “冷了?”
 
  阿鹿连忙摆手,“未曾,不过是自幼体弱,天生里带了病,遇了风遇了寒,就容易犯咳嗽。”说完,像是担心谢无虞嫌他麻烦,连着悄悄瞧了谢无虞好几眼。
  没一会儿,又用手遮挡,微微侧身,打了一个哈欠。
 
  假装没发现阿鹿的小动作,谢无虞专心盯着火苗,隔了两息,还是说道,“困了你就先睡,我守夜。”
 
  阿鹿迟疑,最后还是问出,“您……您不问问,那些追杀我的人是何人、因何事?”
 
  谢无虞挑眉,“那你说说,追杀你的人,是何人,又是因何事?”
 
  抿抿唇,阿鹿摇头,“……我不能说。”
 
  谢无虞抬眼看他,见他坐立不安的小模样,笑意加深,“好了,对背后的因由,我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小秘密你自己守好。快睡,趁着火势大,暖和。”
 
  阿鹿玉一样的手指攥着白狐裘,将自己裹严实,闭着眼睡下了。
 
  谢无虞看了人一眼,视线又放回到火焰上。隔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您真好。”
 
  “哪儿好了?”
 
  似乎是经过了认真思考,阿鹿回答,“都好。”
 
  谢无虞被这个答案讨了欢心,“再说一遍。”
 
  阿鹿依言开口,“都好。”
 
  谢无虞晃了晃手里的树枝,带起几点灰屑火星,眸子里有火光也有浅笑,“眼光不错。”
 
  后半夜,火堆完全熄灭,山里冷下来,山洞外风一阵比一阵的冷。
 
  发现阿鹿裹着白狐裘都在打寒颤,谢无虞直接伸手,把人连带着狐裘一起搂怀里抱着。
 
  陌生的体温和气息萦绕周身与鼻尖,阿鹿有些紧张,“我……我没事的。”
 
  闭了眼,谢无虞抱着人颇有些不耐烦,“山间有狼有虎,吃人吃小鹿那种。”
 
  话刚说完,就察觉怀里人紧紧贴了过来。
 
  谢无虞满意了,安抚地拍了两下阿鹿的后背——果然,小孩儿得吓吓才乖。
 
 
 
 
 
第2章 二
  第二天,谢无虞醒来时,睁眼就对上了怀里少年人圆溜溜的眼睛。
 
  阿鹿眼神清清澈澈,睫毛长卷且浓密,让人仿佛能从他眼里,看见雪积梅枝,璧沉清潭。
 
  谢无虞抱着人,觉着手感不错,倒没急于放下,哑声问,“醒来多久了?”
 
  阿鹿安安生生一动不动,问什么答什么,“醒来还没多久。”
 
  “没多久是多久?”
 
  被追问这一句,阿鹿诚实回答,“天刚亮就醒了,你抱着好热,醒了再睡不着。”
 
  “嫌弃?”谢无虞背靠在岩壁上,语调漫不经心,情态如趴山石上晒太阳的孤狼一样,“怕吵醒我,所以一动不动等我睡醒来?”
 
  “嗯。”
 
  得到答案,谢无虞把人放下,起身,低头看裹白狐裘坐在地上的阿鹿,“我出去练剑,你自己收拾打理。”
 
  谢无虞折了根顺手的树枝,就在山洞前的空地挥动起来。他半分内力都没用上,但单是招式间的气劲涌动,就在一旁的岩石上留下道道白痕。
 
  半个时辰,谢无虞停下动作,将树枝随意扔一边,问坐在洞口看得专注的阿鹿,“好看不好看?”
 
  “好看!”阿鹿回答迅速。他披散着头发,乌黑长发与纯白锦衣对比显眼,手里握着一根白底绣云纹纱带,因着精致长相和干净气质,多了几分雌雄莫辨的味道。
腐书网:www.fushuwang.org免费全本完结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