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不识君

时间:2022-09-07 20:33:21  作者:乘舟拾星
TAG:


雨落之夜,饥贫交迫的裴晓葵拉着重病的父亲独自行过一段山路时,适逢一辆马车经过,里面公子撩起车帘亲手递给她一锭银子。
她未看清面容,只记得他一身白衫和他自袖口跌落的一枚麒麟玉佩。
这一恩,被她惦念了三年,她向来不信神佛,至此却唯盼那位白衫公子岁岁平安。
后来她被卖入梁府做婢女,有一日无意见着表少爷赵舒和身前别着那枚麒麟玉佩,便将他认成了白衫公子。
有意接近,或是假意路过,这点儿情窦初开的小心思皆被梁家大少爷梁舟迟识破。梁舟迟是远近闻名的浪荡子,向来被家族视为败类一样的存在,人人都说他同赵舒和相比一天一地。
见着自己院子里唯一瞧顺眼的姑娘都在暗恋他表哥,他越发不服气,打算先将裴晓葵纳入房中。
哪知裴晓葵得了消息连夜逃了……
再与梁舟迟重逢时,谁知梁家败于一夜之间,念及夫人当初的恩惠,裴晓葵收留了她,以及重伤在身的梁舟迟。
凭添两口嘴,家里日子越发难过,正愁银子不够时,梁舟迟拖着受伤的一条腿随手丢给她一块玉佩:“将这个当了,能买两个你!”
握着手里的麒麟玉佩,裴晓葵有些懵,怎的同表少爷的一模一样?
(双C)
内容标签: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晓葵梁舟迟┃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很好,我也不差
立意:在逆境中不要放弃自己,坚强勇敢


第1章
七月初七。
兜头的大雨自晨起忽然落地,像是给天捅了一个窟窿,后大雨转小雨,丝丝蒙蒙的到了傍晚才停。
墨州城华安门起,一路长街连到西边的良正门,街边两旁皆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傍晚被雨水冲刷过的天格外清澈,处处透着股泥土的芬香气,连夕阳下的云霞亦是色彩增了几分鲜亮,直到退去。
夜幕降临,长街上各色灯火燃起,由东到西,远远望着像是两条蜿蜒的长龙。
街上更是人头攒动,填街塞巷。
正值七夕当日,是为最热闹的一天。街上马车若流水,身着锦绣的人遍地皆是。街上有许多卖七夕节的应时物品,一时让人眼花缭乱挪不开脚。
裴晓葵身着不起眼的松花绿的长裙,简单挽了个灵蛇髻,上面只插一朵珠花点缀,躲着拥挤人群,偶尔只在灯下晃过,灯影打在脸上,照出她精致脱俗的轮廓出来。
纤细的身姿自人/流中更是显眼醒目。
还未行至一半,便见着街边有卖尚未开花的荷花苞,两只苞头被系在一起,远远瞧着像是一朵并蒂莲。
她见了欢喜,买了一支握在手里,脚步轻快,继续朝着西街行去。
来到一处名为“云鹤楼”的酒楼前,她下意识顿了脚步,果然见得前方有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正门口,马车华丽,华盖上的装饰繁复,车头两侧一对儿摇摇晃晃的铜灯上面各自写了一个“梁”字。
不多时,马车停稳,随后车夫跃下马车,将脚踏凳平稳放好,这时才从马车里缓缓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来轻撩了帘子。
未见人面,先见其冠,那头上的玉冠是由一方上好的羊脂玉制成,顺着那玉冠朝下看去,是一张俊逸白皙的脸庞,棱角醒目,内含几分难得的英气,一双眼睛眼头尖窄,眼尾宽长略泛红色。
长手后是一身鸦青色的长袍于身,上绣祥云如意的图案。
那人由长随扶着平稳立于地面,长身玉立,侧面瞧着整个人挺拔清瘦,倒是十分精神。
他到了门口没有直接进去,反而是鬼使神差的眼光朝一侧扫过,好巧不巧正和裴晓葵的目光碰到一处,裴晓葵下意识的心抖了一瞬,看清那人脸面后脚步不觉朝后退了两步,而后转身大步离开。
那人是墨州城首富梁肃梁员外的独生子梁舟迟,虽是裴晓葵做工的主家少爷,可她还是不愿近他身前。这位梁少爷空长了一副好皮囊,若只站在那里不开口说话,还有几分像人,可一开口便知这人实在不是个什么好货。
仗着几世吃穿不尽的荣华家私整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今日不是入这个酒楼,明日便是入那个画舫,酒肉朋友数之不尽,自城东能排到城西楼门口,招猫逗狗的好不烦人,平日在府里,裴晓葵也是对他能躲则躲,从不像府院中旁的侍女一样巴着。好在府院人多,他到现在也辨认不全哪个是哪个,更没拿正眼瞧过自己,这也算是给她省了许多麻烦。
今日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的还正好碰上他,这会她正在心里碎碎念,希望方才那一眼对视,他并未看到她,再或者,即便看到了也认不出她是谁!
可是显然她的想法是错的。
那梁舟迟止了入云鹤楼的步子,随后望着裴晓葵尚未走远的背影,扯过一旁长随的衣襟朝她离开的方向稍扬了扬下巴,问道:“你过来瞅瞅,那女子是谁?”
果真就像是裴晓葵觉着那样,这人不开口看起来称得上了持重端谨,可一开口,无论语气还是言辞,都好像是飘着的一般。
长随卫元被他扯了一懵,好在他人机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很快便认出了他口中女子是谁,随即脸上一下子挂起莫名的笑意,“少爷您说她啊,她是您院里的小婢女,叫裴晓葵!”
“我院里的?”梁舟迟独自念了一句,只觉着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是您院里的,”卫元顿了一下,接着道,“这可是您院里最漂亮的那个!”
梁舟迟的院子里有多少人他自己都不清楚,可是卫元的眼睛贼的很,整日都盯在那些小婢女的身上,哪个脸上起了包,哪个手上破了皮他都门清儿,更别提姿容出众的裴晓葵了。
“既然是我院里的,怎么方才见了我掉头就走?她什么意思?”梁舟迟用力将卫元一推,眉宇间有些愠色,语气中更是透了十分的不满。
卫元一见,一边抚着心口处被才被梁舟迟扯皱的衣襟,一边给裴晓葵开脱道:“定是没看见您,若是认出了是少爷您,给她八个胆子她也不敢!”
梁舟迟眉头微皱,负手而立,语气坚硬肯定,“不对,这死丫头方才分明是看到我了才走的!”
他越想越气,转身大步朝前,朝着裴晓葵离开的方向追去。
“少爷您去哪儿啊?”卫元紧忙着追着梁舟迟的脚步跟了上来,手指还指向身后云鹤楼的方向,“陈少爷他们还在楼上等着您呢!”
“让他们等着去,我今天非得跟那死丫头问个清楚不可!”
梁舟迟自小张扬跋扈惯了,除了他爹梁员外,若大个墨州城还没有谁敢给他气受,今日被一个小丫头无视,也不知怎么就惹起他心里的一股子邪火来。
待离了那云鹤楼好远,裴晓葵才将脚步放缓,手里握着那支未开的荷花苞,心里这才稍缓舒平。
只是不知,自己已经被人不紧不慢的尾随上了。
去西街的路,原本只要从云鹤楼后拐过便是最近便,谁知方才碰上了梁舟迟,裴晓葵不得不转向绕行,多行了半条街才来到西街尾。
西街尾的桥边,立着一颗百年古树,古树参天,树干足有四五人连接才可环抱之粗壮,每当七夕时,便有人来此挂红笺祈愿,裴晓葵原本不信这些,可这两年却改了心,次次七夕来此。
她到桥头时,树边桥上已经围满了人,她好不容易寻了空挤到树下,向摆摊的大叔买了一张一掌长半掌宽的红笺,将手里的花苞暂且搁下,又借用了桌案上搁置的毛笔细细写下一行小字。轻轻吹干墨迹,这才眼带笑意来到树下。
朝树上遥遥望去,只见满目的红色飘逸的喜庆又好看,高处已经被人举着竹竿几乎挂满了。
裴晓葵素来不愿和旁人挤,绕着树干走了一圈儿,才寻了一处安静的枝丫,踮着脚将那张载满了她祈愿的红笺系上。
系好后,她手轻抚笺身,在手指上沾了一满手的珠粉,而后河风送来阵阵幽香,红笺随之而动,裴晓葵看的心满意足,这才下了高处离开。
奈何她前脚走开,后脚便有人停驻在不远处,方才裴晓葵的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眼底。
梁舟迟身长玉立,站在桥底,朝着前方抬了抬下巴,卫元立即会意,小步跑到方才裴晓葵所立之处,将她方才系的那支红笺解下。
卫元不识字,一路小跑回梁舟迟的身边,将红笺奉在他面前适当的高度。
梁舟迟垂下眼眸一瞧,一行娟秀的小字入了他的眼帘,这竟是那丫头写的,让他不禁有些侧目。
“愿白衫公子岁岁平安”——这是那红笺上的字,角处落款写的是裴晓葵。
梁舟迟不禁轻笑一声,“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呢,原来是小丫头心里有人了。”
这一声轻笑,他也不知道是笑的裴晓葵还是笑的自己。
大晚上的放着酒不喝,一路步行跟过来,和一个小婢女过不去。
他觉着他今天脑子好像有问题。
随即便觉无趣,抿了抿微红的唇角,“罢了,给她挂回去吧。”
......
世上无人知那墨迹下的白衫公子是何许人也,其实就连裴晓葵她自己也不知道。
三年前,她父亲重病,药石无医,家里的银子因给父亲看病花的干净,亲戚们又躲的远远的,无奈她只能独自拉着病中的父亲自乡中入城,途中大雨拦了去路,山路泥泞难行,正不知进退时却在半路遇上一辆马车。
狭路相逢,左右挪动不开,马车同行的随侍见她挡了去路便盘问了两句,见其有为难之意,裴晓葵只好如实告知,未料那马车里有位公子话未多说,自马车里探出手来,伸手递给了她一锭银子,同时亦从他的白衫云罗袖口中跌落了一枚玉佩。
那玉佩跌入雨水混合的泥浆中,是裴晓葵徒手拾了出来给他奉上,也正因此,她看清了那是一枚白玉麒麟佩。
他并未言语,夜里幽暗,裴晓葵更是看不清他的脸面神情,只是隐约觉着他好似不愿接受这枚玉佩一般。
那锭银子就好像是风雪中的碳火,沙漠中的清泉,暂解了裴晓葵的急。
虽然最后父亲仍没有救回来,不过用那银子买的药确实缓解了他临终时的痛楚,亦给了裴晓葵添了不少宽念。
那匆匆一瞥的恩人就此也在她心里烙了印。
这一惦念,便是三年。


第2章
许是那红笺的缘故,许是她心念之因,夜里她再次梦回那个毕生难忘的雨夜,梦中再次见到那位有恩于她的白衫公子,遗憾的是仍和从前一样,看不清容貌,只记得他的白衫,还有那枚麒麟佩。
鸡鸣三声,将裴晓葵自梦中拉醒,她猛的睁眼,因是梦重的原因,今日醒来分外疲乏,不似平日睡饱了精神。
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住着,同屋的那个婢女之前手脚不规矩,被打发出府,一时又没有新人进来,所以这房里暂由她一人住着,也算清静。
仍旧是昨天出门时候穿的那身松绿色的长裙,只简单的梳了头发,连妆也没上,她自入了梁府便一直是如此,一来为了不惹人注目,二来也是图个方便,每日念着等攒够了银钱,便离了梁府去做点小生意。
那时她便真的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了。
当初拉着父亲来城里看病,后将银子都理了父亲的后事,花了个干净,为了活下去,不得已将自己卖了梁府中为婢,好歹算是能养活自己,还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出了房门,穿过后院与前院相连的角门,再绕过一道长长的复廊,便是梁少爷梁舟迟所住的院子。
梁家乃是墨州城的大户,各行各业皆有涉足,可谓是墨州首屈一指的,生意红火不说,加之听闻京中有个拐着弯儿的亲戚当靠山,这一来二去更是显贵。
俗话说的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梁家的崛起也和那位亲戚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梁府几乎年年扩建,今年更是几乎扩到了官府临前,只这几出几进的院落便数之不清,来到这里近三年,梁府内还多的是裴晓葵没去过的地方,可谓之宽广。
自回廊处出来,裴晓葵自墙角处寻了近一人高的长扫把出来在院中洒扫,她自打入了这院中,便一直被安排着做这些洒扫的粗重活计,像是给梁少爷端茶倒水洗衣换服的那种近身侍候的差事便是众人争抢着去做的。
一来近贵,碰上梁少爷这个败家子心情好的时候便随便赏了银子去,二来梁舟迟虽然败家,花银子没个度数,不过脾气还算好,有些事小来小去若是惹了他,只要诚肯低头认错,他便不会再计较。三便是因为他那张脸——生的很是俊俏,人群中一眼便看出的那股出众气质,且年纪适当尚未娶亲,有不少人都巴着等爬床,趁他未订亲前得以混个姨娘通房等,这辈子便吃穿不愁了。
因昨日的大雨,将地浇了个透彻冲了个干净,今日院子很是干净,可裴晓葵仍是一丝不苟的忙着手底的活。
细竹枝扎成的扫把划在青砖地上,发出阵阵轻响,偶尔带起几片落叶,都被裴晓葵堆到角落里去。
“少爷又是天快亮时才回府的?”身后复廊中传来两个不同的脚步声,细细聊着天,不必回头也知道,是梁舟迟房里的婢女,红玉和淑儿,先开口的,声音尖细那位是红玉。
“可不是嘛,喝的满身酒气回来的。”另一个叫淑儿的回应道。
红玉此时捂嘴轻笑,声音也不由得压低了几分,眼神中带了几分轻佻,“你说少爷都会去哪里喝酒啊?会不会去了花街,又会不会找了那里的姑娘?”
淑儿给她使了个眼色,随后扯了她的衣袖提醒,“别乱说话,少爷是爱吃喝玩乐,可少爷从不在外面沾女人的,这话若是让旁人听了去,小心又告到老爷那里去,到时候咱们谁都跑不了。”
那红玉不是个细腻的,听她这一讲脸上有些悻悻之意,颇有些不服气,还嘴硬道:“能怎么样,说着玩玩罢了。”
两个人一拐出来,方见是裴晓葵正杵在那里,轻轻用扫把摆弄底下的落叶。
红玉和淑儿两个人先是一愣,后看清是裴晓葵后两个人对视一眼,这才放下心来。
裴晓葵鲜与旁人说话,每次打个照面头不抬眼不睁,好似和这府里任何人都没什么交情,两个人也知她不是多嘴多舌之人,方才的话即便让她听了去也无妨。
若换作是旁人,红玉定要上去刻薄一番,可既然是她,那这顿刻薄也免了。
淑儿扯着红玉自裴晓葵身边绕开,裴晓葵就像是没看到,只顾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
即便如此谨慎,可还是瞒不过梁老爷的耳目,听了风音,梁老爷气呼呼的便冲到了这里,虽脸上努力保着风度,却不难见他脸色有多难看。
梁老爷一生要强,祖传下来的这么点产业在他的经营下一飞冲天,又对夫人十分疼惜,听闻两个人一辈子没红过脸更没吵过架,更没什么三妻四妾。
许是人某些方面太过顺利如意老天便偏偏会给其一个巨大的坑让其头疼,而对于梁老爷来说,这个坑便是他的独生子梁舟迟。
自小读书起,便接二连三的气走了几位学究,整日流于街上招猫逗狗,或是身边围了一群狐朋狗友,每日不喝的脸红腹胀绝不归家。
梁老爷人至中年,清瘦苍高,毫无阔门大户的肥腻之气,反而看着干净利落,虽然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仍不难看出年轻时的风雅印记。
梁舟迟的容貌,当是取了梁老爷和梁夫人的优点而生。
梁老爷冲过来时,第一眼便见了在院中洒扫的裴晓葵,于是停在她跟前高声问:“少爷呢?”
裴晓葵低下头不讲话,可眼神却是瞥向梁舟迟房门方向。
梁老爷也不为难她,径直走向梁舟迟房门口。
这等气势,可给红玉和淑儿吓了一跳,忙退让出三尺,生怕此时激怒了梁老爷,到时便真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