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成为王爷的小祖宗

时间:2022-08-29 14:50:33  作者:花冷戏
TAG:


克妻高冷面瘫王爷作死活泼小男妃,克妻高冷王爷。
一道圣旨将两个毫无关联的两个人绑在一起从此王爷带着一群侍卫开启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片段一“宝宝,你就别气了,我跟那些人只是演戏。
”某王爷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王妃。
“明天我也找几个演演戏。”
某王妃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家王爷。
片段二“小祖宗你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某侍卫跪着抱住自家小祖宗的腿不起来。
“滚!”某个傲娇的小祖宗一脚踹过去。
这本书,王爷带着一群上面的不要脸!
这本书,王妃带着一群下面的死傲娇!
这本书,宫斗,征战沙场,嬉游江湖,一样不少,攻集体忠犬!
不来看看吗!谢谢大家能一路陪着我,非常感谢,鞠躬


第一章 赐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户部尚书长子花艺悠乐天达观,聪明伶俐,品貌出众,今夜王爷弱冠适婚娶之时,特赐姻缘,择良辰完婚,钦此。”
花艺悠听读完圣旨,整个人动弹不得,仿佛被钉在原地,他是男子,怎能嫁人为妻,自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男子为妃的先例。
“这...圆公公,你确定这圣旨是给我的?”花艺悠一脸不可置信得问。
“难道杂家还能假传圣旨不成。”圆公公瞪着眼睛看向花艺悠:“难道你想抗旨不成。”
户部尚书听闻急道:“圆公公那里的话,能赐婚夜王爷是小儿的福气怎有抗旨一词。”
“艺悠还不快接旨。”
艺悠愣住原地,只能缓缓抬手接下圣旨“谢主隆恩。”
圆公公宣完圣旨抬腿就要走,户部尚书急忙追上前去从怀里拿出银子塞给圆公公“小儿不懂事还请公公多多担待。”圆公公接下银子:“尚书放心杂家不是多嘴多舌之人。”
花艺悠紧握圣旨,不知怎办才好,男子嫁人本无先例,所嫁之人还是夜王爷,他一直住在京城,夜王爷虽然话不多为人冷淡,也不难相处,但听闻他克死了前三任王妃,自己嫁过去会不会成为第四任,想到这里,不禁胆寒。
另一头的夜王爷听读圣旨,自己要娶男妃,也没有过多表情,继续擦拭手中长剑,他从小就与皇帝不合,这些年他带兵打仗利了不少战功,皇帝对他越来越忌惮,此时赐他男妃就是想让他绝后罢了,前三任王妃,不是失足落水,就是自尽身亡,不得善终,那些女子本就是皇帝所赐,并不难理解皇帝为什么这么做,一开始赐个男妃怕有不妥,反之赐女妃全部意外而死,让他落的克妻之名,再赐男妃便可堵住悠悠之口。
冷继麟慢慢放下手中长剑喊来府内总管语气冰冷,如千年寒冰一般:“去准备聘礼,送去尚书府,挑些贵重物品,不得怠慢此事,吩咐下去,布置王府,三日后迎娶王妃。”
总管领了命令,去库房准备好聘礼,由自己带人送去尚书府。
尚书府内
花艺悠此时愁眉不展,唉声叹气,自从下了圣旨,他成了京城内茶余饭后的笑谈,他都不敢出门,憋在府内,烦闷的不行。
门外侍卫前来禀报,夜王府送来聘礼,老爷让他去前厅看看。
花艺悠叹口气起身像前厅走去,没等到前厅,路就被各种聘礼箱子挡住,他只能一点一点迈步向前,到了前厅,更是夸张聘礼放满了整个前厅,要知道他家前厅虽算不上最大,但是也不小,要堆满整个前厅,京城可数不出来谁有这么大的财力。
“艺悠来了。”花尚书看见自己儿子来了脸上吃惊不比自己刚刚的小。
花艺悠懒懒的开口说道:“这些都是夜王府送来的吗?好大的手笔啊...”
夜府总管上前十分恭敬得开口说道:“这是我家王爷送来的聘礼,王爷交代小人告之王妃,三日之后成婚。”
花艺悠皱了皱眉,这夜王爷虽送了好些聘礼,但是这命令成婚的语气,听了让人不爽。
“知道了,告诉你们家王爷,聘礼我收了,但是成婚当选良辰吉日,我看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适合嫁娶。
高总管一愣:“可是王爷吩咐下人,告之王妃,三日之后,这…”
“怎么,我说的话就不算数吗?”花艺悠撇了一眼高总管。
高总管低下头:“我这就回去禀报王爷。”说完高总管带人匆匆离开。
夜王府内,听高总管回报,在场的下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自家王爷不快,人头落地。
“三日之后,去尚书府,绑也要把人绑过来!”
“可...”高总管话还没说完。
冷继麟更加阴沉的说道:“如果办不到,你可以提前回乡下养老了。”说完冷续麟起身离开。
夜晚时分
花艺悠泡在木桶中,本就雪白的肌肤,因为泡在水中泛起红晕,嘴里哼着小曲儿显然心情很好。
泡完了澡擦干身体躺在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他不知道再有两天,他就会被五花大绑,抬进王府。


第二章 五花大绑
三日后,花艺悠还在睡懒觉,即使外面吵吵闹闹,也没耽误他睡懒觉的决心。
突然一群人破门而入,将花艺悠惊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看:“你,你们这是做什么!”
高管家:“王妃忘记了,今天是你跟我家王爷成亲之日啊。”
花艺悠被惊得说不出话,自那日以后,他以为可以高枕无忧的在家住上一个月,完全没把三日期限当回事,抬头看向门外的父亲,却看到父亲摇了摇头,便走开了。
“我不去,我说了下月初八,就是下月初八,你们回去禀报你们家王爷吧。”话说完倒头便想继续睡,谁知…
“那王妃,就莫要怪下人无礼了。”高总管弯腰说到。
“来人啊,替王妃更衣。”
“你们敢!即便我不顶着王妃之名,我也是尚书之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几个力气大的丫鬟强行按住,穿上了喜服。
花艺悠挣扎着说道:“今日之事,你们家王爷知道吗,你们这么对待未来王妃,脑袋不想要了吗?”
高总管上前一步,态度虽然显得卑微,但是语气听不出半点害怕悠悠的开口:“这就是王爷下的命令,王妃莫怪。”
“你们...给我等着!”
高总管不以为意:“把王妃请上花轿。”几个侍卫拖着被五花大绑的花艺悠走向府门口的花轿。
此时城中百姓站成两排,热闹非凡,冷继麟骑着黑马,一身大红,格外刺眼,棱角分明的俊脸,眼里全是淡然和冷漠。
高总管带着侍卫把花艺悠带到府门前,路过冷继麟的时候,花艺悠开囗到:“长得人模狗样,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狗屁的王爷...”话还没说完就被侍卫推进了花轿中。
城中百姓,那里见过这样场面,战功赫赫的王爷,娶了男妃,男妃还不愿意的被绑上花轿,百姓暗暗咂舌,却也不敢议论。
冷继麟看像花艺悠,也没有说什么了,拉起缰绳,双腿夹紧马肚子,轻呼一声“驾”带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向着王府走去。
到了王府前,冷继麟翻身下马等着花艺悠被侍卫抬下花轿,媒婆跟在后面,当了一辈子媒婆,从没见过哪家,娶亲是五花大绑抬下花轿的。
冷继麟走到花艺悠面前冷冷的说:“皇上,太后还在里面,你想这样面圣,我也不拦你,但是你们尚书府几十条人命,可就难保了。”
花艺悠听闻大怒:“我想这样来的吗,我是被你们绑过来的,我自己给自己绑上的吗,你们提前说皇上太后会来,我早就自己上花轿了。”
冷继麟看像花艺悠,此时花艺悠精致的小脸气的涨红:“看什么看,还不快点给我松绑。”花艺悠吼到。
冷继麟走过去,手指轻轻一挑,本来绑的严严实实的绳子瞬间断裂落在地上。
“听话就好。”冷继翻没有理会花艺您抬步像前厅走去,花艺悠只能随后跟上。
王府内多半都是在朝为官之人,看到两个男子穿着婚娶红衣,不禁暗自感叹,夜王爷,征战沙场出生入死,却换来皇上这样的对待,着实可惜,夜王从此绝了后了。
冷继麟和花艺悠此时走到前厅,抬头看向皇上和太后端坐在那里,礼部侍郎看见新人到场,忙走向前去,喊礼。
两位新郎,“一拜天地。”
冷继麟和花艺悠转向门口,慢慢的跪了下去,叩了个头。
“二拜君亲。”
“夫夫对拜。”
“送入洞房。”
“礼成。”礼部侍郎喊完礼便退了下去,花艺悠被人扶回主屋。
皇上坐在那里,看看冷继麟,说道:“你既有克妻之名,京城上下无不知晓,要娶妻怕是难上加难了,朕不能看你孤独终老,便想到了此法,你可莫要怪朕啊。”
“臣感隆恩,怎有怪罪。”
“那就好,那就好,朕怕好心办了坏事,惹夜王不悦。”
“臣惶恐。”
太后坐在一旁听见他们对话,心里掂量了几分,自己在后宫不管朝前事,也知道皇帝此法狠毒,绝了夜王的后,但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礼已成,朕与太后就先行回去了。”
“恭送皇上皇太后。”满院跪送。
等皇上太后一走,冷继麟开囗说道:“大家都是同僚,还请自便,本王身体不适,不宜饮酒,就不此敬各位了。”
满院大臣只能点头同意,现在他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坐下来,跟同僚喝喝酒,聊聊家常。
冷继麟走向主屋,开门进去就看到,花艺悠脱了喜服,穿看里衣,坐在凳子上啃着鸡腿,样子,说不出的粗糙。
“怎么饿了一天了,王府的东西,还不能吃了吗?”花艺悠看向愣在原地的冷继麟。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切,狗屁的王爷...强行把人绑来,连口水都不给喝,饿死小爷了。”说着继续啃食手中的鸡腿。
冷继麟相貌本就冷峻,听了花艺悠的话不仅皱了皱眉:“你要是肯听话,也不必遭此罪。”
花艺悠哼哼了两声,也没有接话的意思,肚子饿的咕咕叫,填饱了肚子才是王道。
“今日就在此房睡下,明日搬到后院忘西阁去。”冷继麟说完话就走出了主屋,奔着书房走去。
“谁稀罕你这破屋子啊,搬就搬。”花艺悠狠狠的咬了最后一口鸡腿。
吃完饭的花艺悠,躺在床上为以后的生活做着打算,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尚书府内,花尚书哀叹连连,自己的长子,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心知肚明的,那就是个闯祸精啊,嫁去王府,不知道是好是坏...
冷继麟坐在书房看着侍卫送来的密报,眉头紧锁,皇上这是削弱他的兵权啊,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皇上心胸狭隘,早视他为眼中钉,但碍于他战功卓著,不能明着下手,只能暗中使绊子,冷继麟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密报。
“岩井。”
黑暗中有一人穿着一身黑衣应声答道:“属下在。”
“去查一查皇上私访夏将军所议何事,必要时候,夏将军不可留,退下吧。”
“是。”说完岩井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第三章 新婚是非多
第二天冷继麟来的时候,发现花艺悠已经搬到忘西阁了,此时房子空无一人。
新婚第二天要去宫里面见皇上,要给各宫主位敬茶,谁知一大早上就扑了个空。
“早这么听话就好了。”冷继麟悠悠的说道,慢步走向忘西阁,到了才发现,某个人早就把要进宫面圣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正吃着早饭呢。
花艺悠抬头看清了来的人是谁,继续低头喝着碗里的粥,半天不见对方说话,只能自己开口说道:“要不,你也吃点,反正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不了,吃完进宫面圣。”
看着冷继麟穿着朝服,一脸茫然:“昨天不是见过了吗,怎么还要见啊。”
“新婚第二天长辈敬茶,你别说你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继续喝粥
等花艺悠吃完饭,穿戴整齐,上了马车,本来他也想骑马,但是现在的身份不允许,只能坐在马车上,叹气,为什么不是我娶夜王爷,看着夜王穿着官服骑着黑马,羡慕起来。
夜王本就生的好看,加上在战场上锻炼出的气场,现在骑在马上更是威风凛凛。
还没等花艺悠回过神,已经到了宫门口,按照宫里的规矩,武官下马,文官下娇,他当然也不能例外,下了马车,看向夜王,只见他翻身下马,干净利落,羡慕又加重了一些。
“看什么呢,走啊...”冷继麟看着花艺悠直勾勾的盯着他,有点不舒服,他没有断袖的癖好。
“啊!”花艺悠回过神有点尴尬的答应了一声,怎么就看着个男人出了神呢。
“一会进宫,不管谁说什么,听着就是,不必动怒,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知道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圆公公看见前方来的两个人,大声宣道:“夜王爷,夜王妃前来觐见。”看向花艺悠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臣,参见,皇上。”
“臣,参见,皇上。”花艺悠随着冷继麟跪下。
“来,来,快起来。”皇上看着跪着的两人,心理虽不满早上听到的禀报,夜王一晚没回主屋,但语气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新婚燕尔,怎来的这么早啊。”
“进宫面圣不敢怠慢。”冷继麟心想皇上一定是安插了眼线,知道他入夜没进主屋。
“好,好,好,夜王妃去后宫敬茶,朕与夜王有话要说。”
“臣遵旨。”说完花艺悠跟随宫女走向后宫,自古男子不得入后院,他算是又开了先例。
“皇后娘娘,夜王妃到。”主位上坐着皇后,一旁坐着夏贵妃。
“臣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跪了许久,皇后娘娘才开口说道:“起来吧。”
花艺悠此时腿已经酸麻,他不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为难他,他自认为从来没得罪过这位。
宫女拿来了茶端到花艺悠面前,花艺悠慢慢拿起茶走到皇后面前,又是跪了下去:“皇后娘娘请喝茶。”
皇后并没有伸手去接茶,本来皇后打算把自己的侄女嫁给夜王,谁知让个男人搅和了,皇后不知皇帝的计算,夫妻不合天下皆知。
又是等了许久,花艺悠奉茶的双手已经发抖,皇后才缓缓的端起了茶,喝了一口,便由宫女将茶端了下去。
等花艺悠拿第二杯茶的时候,夏贵妃开口说道,茶都凉了,换杯热的,宫女在宫中这么久,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拿了杯刚沏好的热茶端了上来,花艺悠拿着热茶,手烫的生疼,也不敢松手,硬着头皮端着。
夏贵妃看了一眼,茶太热了,在换一杯,这次倒是没为难花艺悠,拿起来喝了下去。
“起来吧。”皇后开了口。
可就在此时,花艺悠腿已经跪的没知觉,突然站起来,一个趔趄,扑向了夏贵妃,夏贵妃身边的宫女手疾眼快,挡住了花艺悠,但因花艺悠冒犯夏贵妃,被拖下去,重罚二十大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