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离婚后渣男后悔了

时间:2022-08-19 16:39:05  作者:风芜
TAG:


「偏执暴躁大佬怒追妻,之前虐妻有多狠,跪姿就有多标准」
易华瑾是绘圈里出名的冷淡美人,他是一名圈内知名画师,出名的不仅是他绝无仅有的才华,更是他不输任何流量红星的脸。
可他偏就爱了那叱咤商场的风少十年,等了他三年,追了他三年,跟他结婚三年,最后一年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风家大少爷,也是商圈里出了名的宠妻狂魔,只不过他人前逢场作戏,人后玩着易华瑾的心和身,却视他如草芥。
易华瑾终于知道他当初跟自己结婚,不是自己傻傻的追逐感动了他,而是他随便娶的一个替身而已。
如今日日看着那白月光登堂入室,易华瑾流了平生第一滴泪,也终于收起了那份低入尘埃的卑微,跟他离婚。
风凌嗤之以鼻:“离了我,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商业价值?”
易华瑾莞尔一笑:“风少,商人有商人的活法,手艺人也有手艺人的活法。”
离婚后——
风凌:“乖,回来好吗?商人活不下去了啊~”
易华瑾:“可我们离婚了啊~”


第1章 渣男出轨
江南的烟雨是朦胧中的旖旎,总是舒适到让人流连忘返。
易华瑾是土生土长的江南人,所以他最爱的就是这连绵温润的细雨,清冷而不失雅致,就如他的气质一般。
所以,他这期画展的主题就是——烟雨。
易华瑾,圈内知名的全能画师,以色彩高级和风格独特而出名,既能出艺术品,也能画商稿,而更出名的则是他不输于任何流量明星的脸。
那是一副能让任何人看的心跳漏了半拍的好皮囊,白皙而清雅,一双被桃花烫过的眉眼扫过任何一隅,都能让那寸土壤瞬间开了花。
高挑的美人如斯,可惜结了婚,有了主。
易华瑾一个人站在展厅的角落里,那里是抽烟区,他静静的点了根烟,垂下半偏的冷灰色长发,另一半的耳廓没被长发覆盖,倒是落了一只长长的银色流苏搭在肩上。
浓郁的薄荷味充斥了鼻腔,刺激着他的嗅觉。
他喜欢这个味道,虽说没有烟瘾,一天也会抽个三根左右。
展厅里的人来来往往,抽烟区是隔离开的,但还是能听到外面嘈杂的各式各样的脚步声,毕竟易华瑾每次的画展都是一票难求,几乎刚一上架就会售空。
“嗡嗡嗡——”西装裤里的手机在震动。
易华瑾做了个掐烟的动作,随手丢入一旁垃圾桶,一手整着白色衬衣的衣领,一手摸出手机来,屏幕上赫然两个大字“风少”。
这是他老公,至于为什么不备注“老公”,那也只有易华瑾知道,况且风凌也不在意他的备注是什么。
易华瑾滑了下手指接起来:“喂。”
“小瑾,你画展我去不了,工作有点忙。”
易华瑾没什么情绪的“嗯”了一声,随即挂了电话。
他总是在忙,一天到晚的忙,谁让人家是商圈大佬,经营着好几家世界百强的上市公司,其中一家叫“风易”的公司,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合作对向,也是这次画展的主办方。
这是家影视动画公司,偶尔也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这也是风凌白手起家的第一家公司,之所以叫“风易”这个名字,主要是两人一起扶持着走过来,风凌主外,易华瑾主内。
但易华瑾没要任何股份,甚至没有签约这个公司,虽被认命为公司的首席概念原画师,却只是给公司出设计稿和概念图拿钱,画一张结一张,其他一概没要。
因为,他喜欢风凌,喜欢了九年,今年是第十年。
他不求任何回报的为风凌默默付出,只为了能待在他身边,等了他三年,追了他三年,终于,得到了他。
只是,这结婚三年来,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窗外的烟雨小了许多,差不多停了,慢慢的乌云转晴,易华瑾走出抽烟区,刚步入正厅,便引来一片瞩目。
“看啊,这美人……这不会是画师本人吧?”
“应该是的,听说易华瑾就是个大美人,偏爱长发戴流苏耳饰,特征完全吻合。”
“我天,这腿又细又长,这真不是个被画画耽误的模特吗?”
易华瑾没搭理这些闲言碎语,他走的快,展厅门口助理李小南迎上来,递了件白色小西装:“瑾哥,今日走的有些早,不再多待片刻?”
以往的画展,易华瑾都会在展馆里待到闭馆。
可是他现在心里烦躁,一刻都待不下去。
风易公司最新的项目刚结了尾,易华瑾看风凌终于闲了些好说歹说的才让他同意来自己的画展,结果,他还是没来。
不过总归是他以前也没来过。
但如果不给希望,没有盼望就不会失望,有了这份焦灼的期待,当那个电话打来的时候,易华瑾就知道了结局。
“不早了。”易华瑾接过衣服只是搭在肘间,看了眼时间:“四点了。”
小南说:“嗯,那我送你,去哪里?回家吗?”
“电影院。”
……
市中心有家最大的商场,叫“风之谷”,是风家的产业,风凌的父亲是房地产商,全国首富。
但是风凌傲气,不屑于从家里拿钱搞事业,坚持白手起家,也是有经商天赋,只用了十年时间便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所以风凌做的产业跟他父亲完全不同,几乎都在做艺术产业,偏向于影视和文化遗产。
易华瑾来这个地方,也不是想看电影。
因为电影院从早排到晚,几乎霸占了所有影院排期的那部超火的动画电影——《哪吒与敖丙》,易华瑾早就看了无数遍了。
电影里的所有的概念人设和概念场景,都是易华瑾熬着夜赶稿,一笔笔画出来的。
何为概念原画师,也就是创造这个电影中世界的人,相当于造物主,给了这个世界一草一木,给了这个世界活灵活现的人,有了这些,才有故事。
易华瑾单手插在西装口袋里往影院里进,好像是上一场的观众刚散场,熙熙攘攘的挤出了一大堆人,全都在津津乐道的讨论剧情,意犹未尽。
倒也有人夸赞:“这场景人设绝了啊,画风大爱,颜色太好看了叭!”
“这是易神出的图,你知道易华瑾吗?”
“不知道,谁啊?”
“他啊……”
声音渐远,后面的听不清了。
易华瑾也有为数不多的粉丝,但毕竟关注绘圈的人比着关注娱乐圈的人少了太多,所以他也仅仅是在圈内出名,出了圈算不上老几。
就算出了圈,让人记住的也只有他的容貌而已。
易华瑾既然不是来看电影的,就没买票,只是买了份爆米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没什么情绪的往嘴里塞着花白。
他在等人,确切的说,他在拼人品。
很快下一场电影开始,工作人员喊着检票,易华瑾抓了颗爆米花正在往嘴里送,还没送到唇边,便松了手,那花白直直掉落在大理石地板,滚了两步。
他浑身僵硬的看着面前两个熟悉的身影,互相拥搂着巧笑而过,一个很熟悉因为是风凌,另一个完全不认识,之所以熟悉,是因为长得像自己。
那两人没有注意到易华瑾,当然易华瑾也没打扰的意思,这个人品和心有灵犀的程度绝了,时间地点完全吻合,这都能让他逮着。
这是第二十八次了,易华瑾发现风凌搂着别的男人,而且次次搂的虽不是同一个人,却都跟自己很像。
易华瑾很确定风凌不爱自己,之所以跟自己结婚也许是自己的颜值或者执着打动了他,事实证明其实是颜值,因为他在外面偷腥找情人都是找跟自己长得像的。
易华瑾从第一次知道他出轨就没多生气,反而还安慰自己,还好自己长了张他喜欢的脸,不然连结婚的机会都没有。
况且他不跟别人结婚只跟自己结婚,那就是他对自己还有点感情。
易华瑾手指轻碰了下手上的钻戒,想摘下来又舍不得,然而他蓦然发现风凌竟然没戴钻戒!
不可能的,他那么会演,对外一直以宠妻狂魔的好男人示人,钻戒不离手,哪怕跟情人约会搞在一起都会戴着,这次……怎么给摘了!
很快眼前的一双人就进入了影厅里,消失在拐角处,易华瑾觉得自己就是故意来找虐的。
明知道,他不爱自己,明知道他花心滥情,明知道他……
他哪里是忙,他带他的小情人度蜜月,吃大餐,看电影,这些事不仅从来没有跟自己干过,连自己一直想让他来看一眼的画展,他都一次没来过。
每一期的画展,主题虽然不同,可是有一幅画,从来没有变过。
画的是风凌,是他的背影,消散在夜色里,被一盏橘黄色的灯照亮。
那是自己第一次见他的场景,就是那个背影,让自己心里记了十年。
可惜。


第2章 小三上门
可惜,自己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
易华瑾呆呆的坐到电影散场,又看着那两人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眼前走过,亲密无间有说有笑,风凌亲昵的蹭着怀中人的脖颈,在跟他说话。
说的什么听不清,但易华瑾会读唇语,看懂了。
他说:“晚上,让你,这一刻我想了太久。”
风凌是那方面的高手,他谷欠望强,而易华瑾偏偏不爱这种事,却还是每次一小时起步,被他折腾到第二天一半的时间都下不了床。
只为了迁就他,他喜欢,就让他尽兴。
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要外面找。
易华瑾默默坐在角落看着那双人影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叹了口气,冰冷的身子站起身,流苏耳饰在荡漾,他整了整白西装,打算走。
如果还要虐自己的话,可以考虑接下来去附近的国华酒店或者速7酒店守着,人品好还能碰上。
但是,已经虐了自己这么久了。
哪怕心在麻药里泡的再久,也会止不住的痉挛。
易华瑾独自开车回了家,刚到家就接到风凌的短信:「宝贝儿,知道你想我,但是我实在太忙了,晚上就不回去了,你一个人在家乖。」
易华瑾随手回了个:「好。」
进屋挂了西装在门口,便把自己和手机一起重重的摔在沙发上,他熟练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打开抽出一根,一手夹起,偏头点上。
已经是傍晚了,朦胧的烟雾从嘴里一圈圈的吐出,数不清多少个夜晚,都是自己一个人这样坐在沙发上,抽烟。
烟戒不掉,明知道是不好的东西,就像明知道风凌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一样。
但越是这种无可救药的东西,越是戒不掉,人总是不用学就会的东西,只有犯贱。
手上的钻戒在手指上掐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印记,易华瑾最后还是取了下来,尽管取的费劲。
他盯着看了许久,戒指是著名珠宝设计师设计的,桔梗花的形状,很特别也很精致,而钻石本就象征着永恒,桔梗花更是象征着纯洁的爱,可这两者放在一起……别提多讽刺。
最终,易华瑾又没骨气的戴了回去。
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猩红。
凉酒在喉,难以下咽。
长夜无荒,尽管开了再多的灯,内心依旧是一片黑暗。
一天又一天的骗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
易华瑾早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只有在画展上才会开震动。
他本来还以为是风凌,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醒来,摸出手机一看,是小南。
接了便问:“小南,大早上这么勤快?”
“瑾哥,有个人要买你的画。”
“买画就买,你随便出个价,那人接受就卖,不接受算了。”
易华瑾卖画一向都是这么随意,他从来不在乎自己这些作品值多少钱,这是他的爱好,只要饿不死就行,他从来没有一日想过靠这个发财致富。
“不是……他非要见你,说特别崇拜你。”
易华瑾揉揉太阳穴,勉强答应:“行吧,让他等半小时,我马上到。”
他也不是多么宠粉的人,但有时候多少还是给粉丝送点温暖。
挂了电话,没来得及吃早饭,易华瑾就往展馆开,大约半个小时到地。
他前脚探进展厅,小南便迎了过来,一旁伸了手掌引过来一个高挑的人影:“这位是安先生,要买你的画。”
易华瑾在目光落在那人脸上的一刹那,惊了一下,他很少做出震惊的表情,但此时此刻,他无法控制。
大脑在宕机,这个人……
这不是风凌昨天搂的那个人吗!
安瑞轩客气的面带微笑伸出手掌落在易华瑾面前,挑了丝嘴角:“易神,久仰大名。”
易华瑾没接,他从小教养好,一般不会这么没礼貌,但对于情敌,他充满敌意。
“怎么?易神不喜欢跟粉丝握手?”安瑞轩也不尴尬,直接把手收了回去:“不握就不握吧,大师的手就是娇贵,也不知道身子骨有没有这么娇贵,听说很不耐玩,让某人很不尽兴。”
这话里话外,哪里是粉丝,分明是个把自个当正主上门挑事的小三。
易华瑾明白了他的目的,也就收敛了些震惊,镇定自若的回他:“手艺人当然最娇贵的是手不是身子,所以刚才很抱歉,主要是怕脏了自己的手。”
“你……你说我……”安瑞轩气的颤抖。
易华瑾瞧着他那气的惨白的脸并没有多高兴,因为这张脸是迄今为止跟自己最像的一张,风凌搞来搞去,搞的越来越像,这么多年真就不腻味吗?
“我这人就是口直心快,别放心上,你不是要买画吗,看中哪幅,包邮送货上门。”
“呵呵呵,就你这画能值几个钱,一堆垃圾还有脸办展览,奥对了,是风凌给你办的吧,没有他你算个东西?”
小南在一旁听着这火药味十足的对话,本来没想插话,可是听安瑞轩这么侮辱易华瑾,忍不住回了一句:“风易只是合作方而已,我们瑾哥的画是传统美术,具有收藏价值,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您不懂可以不买,没必要这样。”
“我不懂?”安瑞轩冷笑一声,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来递给易华瑾:“我就要b3那幅,卡里一百万,够你请离婚律师了。”
安瑞轩指的是风凌背影的那副图,那是易华瑾十年前画的,跟展厅里其他画都不一样,就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油画,画布都泛了黄。
其实这图也没多么重要,人都留不住,留个背影也没什么意思,易华瑾虽不稀道这一百万,却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你要,拿去。”
“瑾哥你……”小南一旁踌躇,他知道那副画对易华瑾的意义。
“那副画我早就不想要了。”易华瑾笑的轻松:“不如卖给喜欢的人。”
“那希望你不想要的不仅仅是画。”
安瑞轩话音刚落,易华瑾便招呼着小南去给他拿画打包,以前也有小三上门疯咬的情况,虽然这次这条比以往的都凶,但他不想做过多的纠缠。
反正风凌外面玩腻了,总归会回家看自己一眼,自己才是正主。
他不会离婚,也不可能离婚,不管是干哪一行,只要是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都要注重外界形象,所以他逢场作戏,装也得装像一点,不然让别人知道他是个渣男,谁还跟他做生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