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亡国后我被敌国王爷带走了

时间:2022-08-19 16:35:57  作者:风芜
TAG:


“我就喜欢你这种恨透我又杀不掉我的眼神,真想好好的宠爱你一番。”
腹黑王爷掐着他精致的下巴轻蔑道。
「占有控制欲双强重欲腹黑王爷攻x忍辱负重有情有义美人将军受」
黎国覆灭,宁海棠身为黎国少将军,被灭国仇人段熠微俘虏了。
段熠微是云国七王爷,也是大云的护国公,更是结束了战乱带领百姓走向和平的英雄。
世人皆爱慕他,唯独宁海棠恨他恨的发疯。
宁海棠想逃跑,失败后被段熠微逼迫下跪求饶。
宁海棠想杀了段熠微,失败后被段熠微反杀了珍视之人。
后来他学乖了听话了,要跟段熠微好好相处,静待时机。
只是没想到,等着等着,一颗想要复仇的心,最后还是融化在了段熠微虚假的温柔里。
他不仅对段熠微动了心,还被段熠微骗得团团转。
最终,他被段熠微玩腻后,随便的送了人。
一颗本就破碎的心,彻底死了。
*
段熠微以为他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人。
对于他看上的玩物,他都只有三天的新鲜度,玩腻了就随手抛弃。
可对于宁海棠,他一而再再而三乱了方寸后,终于领悟。
原来……
他早就爱上了。
攻语录
“北黎陌上人如玉,银月公子世无双。”
*
“他是我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也是天神下凡。”
“他穿白衣,就仿佛这世上下了场大雪。他夜色下伫立,就仿佛月光在他身上渡了层皎洁。他有着男人的英气和霸道,也有着女人的阴柔和倾城,他太特别了,特别到让人看一眼,就再也无法忘却。”
*
“历朝历代的权利都是建立在鲜血之上,我不过是其中一把最锋利的刀刃罢了。”
*
“我曾经衡量过你和天下在我心里的位置,忽然发现对我而言,失去天下无非是空了夙愿,而失去你才是空了心。”
*
“也许以前我骗过你伤过你也让你恨到骨子里,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只有你了。”
“所以,拿什么我都不会去换你,哪怕是我渴望了二十年的东西。”
*
“在这世上,所谓的圆满,并不是事事都有所得,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愿意为他放弃万千繁华,只为保他一人平安。”
*
“得不到心,也想共枕眠。”
*
“倘若这次能活着出去,生生世世,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
“小猫儿,看着我,往后余生,我都要你永远记得我。”
“记得我在黎阳城为你种下的十里银月海棠,记得我在西凌关陪你走过的六千里漫天飞雪,记得万籁长街,记得耳畔风月,记得我抵在你那里的所有春夜,记得,我心悦于君。”?


第01章 我早就看中了他,训一训也是个好苗子
叮叮当当,锁链响了好久。
宁海棠被冰冷的锁链缠绕着,双臂展开吊起,衣不蔽体。
那些裸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上,全是长短不一的伤痕。
有新伤也有旧疤,密密麻麻,遍布全身。
因为他是亡国之将,是黎国的少将军。
黎国覆灭后,他便被灭了他大黎的云国七王爷段熠微给俘虏了。
而后他就被段熠微带回了云国,关在这地牢里,挨了三天三夜的拷打。
“王爷,已经三天了,我这什么招儿都在他身上用过了,可都没用啊,他就是不说!”
对他动刑的狱卒,在跟身旁刚来的墨衣男子说话。
宁海棠听到有人来,艰难抬起头来,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张温润如玉的脸。
还带着笑。
此人正是段熠微。
他银冠高束,手持一把琉璃扇,似文弱书生一般,却是云国统领三军的护国公。
段熠微走到宁海棠面前,扇柄朝上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想不到宁将军如此忠诚,都这样了,还不愿说出黎帝的下落。”
“呸!”宁海棠咬着牙朝他吐了口血:“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多可惜。”段熠微手指轻轻抚摸他的侧脸,鬼魅的笑起来:“这么好看的脸,留着当我的侍卿也不错。”
侍卿?
宁海棠对这个词并不陌生,无非是养在家里的妓女罢了。
但自己是个男人,难不成他段熠微……
还没来得及问,手腕上的锁链竟然被打开了。
在失去锁链束缚的瞬间,他整个身体都在往下坠落,然后,被一个坚硬的怀抱稳稳接住了。
段熠微搂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轻喃:“宁将军,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黎已亡,黎帝也跑了,你不如投效于我如何?”
宁海棠伏在他怀里,虽然很想挣扎着推开他,却没有半分力气。
他在这地牢里挨了三天三夜的打,身上的血早就流干流尽了。
只好咬着牙,奋力骂道:“你做梦!段熠微!你灭我黎国,你不得好死!”
段熠微却“哈哈”笑了两声,在宁海棠的咒骂声中,竟把他揽在怀中,横抱了起来。
周围的狱卒都惊呆了!
连宁海棠都不知所措起来,他羞愤的用尽最后一份力气捶打在段熠微身上:“段熠微!我杀了你,无耻老贼!”
段熠微却不理他,抱着他跟身边狱卒吩咐:“随便找个死囚交差,说黎国少将军宁海棠已经被我段熠微打死在了牢里。”
狱卒似乎有些为难:“这……若是让司寇大人知道……”
“你怕他不怕我?”
一句话,把狱卒吓的连忙跪倒在地:“您是云国的护国公七王爷,小的当然怕您,小的知道了!!”
吩咐完,段熠微便抱着浑身是伤的宁海棠,一步步走上地牢的阶梯,把他抱了出去。
外面,是一片血红的残阳,极其刺眼。
宁海棠以为再也见不到这温暖的光,却没想会被灭国仇人抱着出了地牢。
他很累,累到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耳边却传来段熠微呵气如兰的声音:“我的小白猫,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宁海棠听不大清他说了什么。
在模糊的意识里,他被段熠微抱到了一张柔软的床上。
因为身上太痛了,痛的他根本无力反抗,也坐不起身。
段熠微的身体压上来。
那一瞬,宁海棠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早有传言,段熠微风流成性,连打仗都要带着侍卿,只不过这是敌国的小道消息,他就没怎么在意。
今日却没成想,自己竟成了他的床上的玩物。
耻辱和羞愤一股脑涌出来,宁海棠正欲咬舌自尽,却听段熠微压着声音说:“你若自裁,我便杀了你弟弟。”
“飞廉……?”宁海棠哑着声音:“你抓了他?”
“对,宁飞廉也在我手里,你最好替他想想。”
宁海棠拧眉,他讨厌被人威胁,可是胸口的闷气无处可发,也只能硬忍下这份屈辱。
亡国的愤怒,被俘的痛苦,还有此刻……却不能反抗的屈辱……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不知过了多久,段熠微终于停了。
而床上的宁海棠,早已昏死过去。
他身下的白色床单,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赤红。
段熠微心满意足的起身,把身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
他又叫了随从听楼进来,清理屋里的血迹和那些痕迹。
听楼边清理边问:“王爷,您不会要把这宁海棠藏在府里吧?他可是敌国少将军。”
“是有这想法。”段熠微坦然答,然后看了一眼床上昏死过去的宁海棠:“我早就看中了他,就是性子烈了些。不过无所谓,训一训也是个好苗子。”
听楼听罢,也明白主子的心意:“那就留下。大不了您玩几天腻了,再杀了也不迟。反正当今圣上都不敢动您,他们这些督察司寇更拿您没办法。”
段熠微只是安静笑笑,不再言语。
停了片刻,他看听楼收拾的差不多了,便又道:“把他带去洗干净,换身干净的衣服。”
“是。”听楼领命,便弓着身子退下了。


第02章 北黎陌上人如玉,银月公子世无双
身体还是很痛。
宁海棠睁不开眼,却能感受到,自己好像是泡在一片温水之中。
还挺舒服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开门声,好像有人进来了,又感觉有水声在自己周围响起,身体在被人摆弄着。
“段熠微……”
他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到是这个人在摆弄自己的身体之后,立刻清醒了许多。
身体里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他猛地站起身来正打算掐住段熠微的喉咙,却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站在浴桶里,还是果的!
他又连忙坐回了水里,恶狠狠的瞪着段熠微,那眼神能杀人。
段熠微瞧他这浑身湿淋淋又炸了毛的样子,活像只受了惊的猫咪,忍不住调侃道:“我都看过了,你忘了之前在床上,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宁海棠当然记得,他被这无耻之徒侵犯了!
胸腔里浓浓的恨意,让他猛地掀起桶里的水,用内力化作锋利的水刃,朝段熠微的脸砸了过去。
“哗”的一声,水刃被锋利的剑锋挡下,炸开了无数的水花,在空中纷纷扬扬,落下朦胧微雨。
但挡下他这一招的并不是段熠微,而是听楼。
宁海棠认得这个侍卫,是段熠微的贴身随从,也是他身边的一条狗。
“你对我们王爷放尊重一些!”听楼呵斥宁海棠:“是王爷把你从地牢里救了出来,不然你以为你一个亡国之将,能活到现在?”
“我要他救?”宁海棠横眉冷竖,若不是因为此刻一丝不挂,他早就把面前这两人的头给削掉了。
“你恢复的还挺快。”段熠微弯腰,双手按在木桶边缘,冲他若无其事的微笑:“看来确实是习武之人,只半天不到,伤口都愈合的差不多了。”
“那还不是我们的药好。”听楼接着跟:“仙人露,云国的御用伤药,很多达官贵人都用不起,给他用,真浪费!”
“听楼,你出去吧。”段熠微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宁海棠的脸:“我跟他谈些事。”
“可是……若他再对您动手……”
段熠微不会武功,这是整个云国,乃至黎国都人尽皆知的事。
他虽然带兵,却只是运筹帷幄,背后指挥。
但他还是坚持:“你出去守着就行,他不会再对我动手。”
宁海棠听着这话,冷笑一声:“你怎知我不会再对你动手?”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弟弟在我手里。”
一句话,把宁海棠的思绪打乱了,他身体僵在了水里,不敢再轻举妄动。
而听楼也听话的退了出去。
“你要跟我谈什么?”
“当我的侍卿。”段熠微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我看中你了,宁将军。”
宁海棠咬碎了银牙,一忍再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一字一句道:“我若同意,你会放了我弟弟吗?”
“那得看你表现。”段熠微笑的玩味,一只手已经伸入了水里,在宁海棠光滑的肌肤上游走。
宁海棠的身体在不自觉发抖,不是恐惧,而是恶心,就如之前被他侵犯一般。
随即嘲讽道:“段王爷果真好雅兴,竟然有这种特殊癖好,真叫人瞠目结舌!”
段熠微却没接他的嘲讽:“你记得吗,咱俩战场上第一次见面,我跟你说什么?”
“不记得。”宁海棠答的很快,甚至有些敷衍。
段熠微冲他微微一笑,淡然道:“我说,‘北黎陌上人如玉,银月公子世无双’。”
“银月公子”是宁海棠的号,因为他的军队叫银月军。
“然后呢?”宁海棠挑眉:“你想说明什么?”
“我要是告诉你,我跟你们黎国死磕,是为了得到你,你会怎么想?”
宁海棠怔住,无意识的问了句:“你说什么……”?


第03章 让你叫的停不下来
段熠微继续盯着他,那表情像是在看一只笼中宠物一般,玩味十足。
他道:“本来我也没想拿下黎国,毕竟黎国在四方大国里虽不及云国强盛,也算中等。”
“但宁将军的身姿样貌着实讨我欢喜,世人皆知银月公子是天神下凡,在四国的世家公子榜里排首位。我就想着,哪天掳来试试,是不是滋味与他人不同。”
宁海棠听着他轻佻的话,手掌埋在水里,流动的内息把水面都凝出了一片小漩涡。
“你看,又生气。”段熠微看到了这个水涡,也明白宁海棠此刻绝对是不服气的。
这是匹性子极烈的马,一时半会儿靠威胁也改不了他的脾性。
于是他指了指一旁挂着的一件侍服:“穿上来中庭墨韵阁,不认路就问下人。”
说完便直起了腰身,从腰间取下那把常拿在手中把玩的琉璃扇,展开扇面,轻轻摇着。
扇面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一看就是上好的琉璃,价值不菲。
宁海棠在他背过身去打算出房门的时候,叫住了他:“让我见我弟弟。”
“那你得今晚让我满意才行。”
“什么……满意?”
“我刚才只不过是解渴罢了,而我所谓的满意,是指你要像一个侍卿一般好好服侍我,我说什么你便做什么,要主动承欢。”
段熠微说的极其露骨,所以宁海棠再怎么迟钝,也听懂了。
他犹豫片刻,最终咬牙道:“那我要先见到我弟弟才行。”
“行啊。”段熠微说完便直接推开了房门,出去了。
宁海棠还泡在水里,水已经半凉。
他气愤的狠狠的拍打着水面,早就蓄势待发的内力把整个木桶都震碎了。
水花飞溅,洒了四面的墙壁。
而他却孤零零的裸身站在浴室中央,低吼了一声:“段熠微——”
若不是为了年幼弟弟,他真的宁愿死也不愿被这个人羞辱轻贱。
可是,爹娘临死前,特别嘱托自己,要好好照顾飞廉……
宁海棠又想到宁飞廉那张可爱的小圆脸,总是喜欢抱着自己的腰奶声奶气叫:“哥哥,能不能不打仗陪陪我啊?”
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抽出来时间陪过他。
而此刻,心里的那份愧疚和悔恨,愈演愈烈,溢于言表。
于是他不再犹豫,终于下定决心,来到了放衣服的架子面前。
衣服是纱和丝绸做的,几乎都是半透明,而且很多地方都很暴露,彰显着各种意义的情趣。
是那种青楼小倌才会穿的衣服。
他面无表情的往身上套,没有半分犹豫,穿好便出了门。
外面已经是深夜,明月高悬,在白玉石铺筑的地面上洒下一层银辉。
这里应该是彧王府,因为段熠微的封号是“彧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