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万人嫌替身重生了

时间:2022-03-14 08:54:03  作者:夕朝南歌
TAG:

   万人嫌替身重生了

  作者:夕朝南歌
  文案:
  上辈子叶朝然17岁这年突然被富豪找上门,说他是方家流落在外的少爷。
  殊不知亲生父母的目的,只是为了给他的心脏病弟弟找颗心。
  他想讨好的父母:“等手术成功,直接对外宣称他猝死了。”
  他想亲近的兄长:“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恶心。”
  就连那个叶朝然放在心尖上的男人,都只是把他当做方宴的替身。
  而那个被万千宠爱弟弟,叶朝然本以为他是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却在最后一刻卸下了伪装。
  原来他是自己被嘲笑、被嫌弃、被厌恶的元凶。
  重活一世。
  叶朝然只想好好回报养父母,再顺便报个仇,过好自己的一生。
  -
  刚被找回来的叶朝然死活不跟亲生父母走。方家威逼利诱,送房送车,准备连蒙带骗强行带走。
  黑衣保镖从天而降,把这堆垃圾扔到了一边。
  老人不怒自威:“我叶家的人,谁敢动?”
  叶朝然一脸懵逼:“这谁?”
  养父一脸悲痛:“我爹。”
  叶朝然这才知道,原来养父竟然是首富家的豪门落跑儿子!
  比方家有钱无数倍那种有钱!
  #有钱人竟是我自己#
  -
  前世的心上人站在他面前,深情款款告白:“我的心里只有你。”
  叶朝然一脸嫌弃:“算了吧,你还不如我们班草。”
  姜寻墨嘴角弧度变大:“你果然暗恋我。”
  叶朝然:“?”
  排雷:
  1.文案写于2021/06/09
  2.狗血,苏爽,虐渣
  3.受是养父母从福利院领养的孩子!
  内容标签: 重生 打脸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朝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万人嫌也有人疼
  立意:要学会发现生活中细微的美好,乌云散去,又是崭新的蓝天
 
 
第01章 重生一次
  寒风呼啸着从未关紧的窗户里蹿进来,卷起了白色的窗帘,带走了地下室里大部分暖气。
  温度骤降,床上的青年打了一个寒颤,从麻醉的昏迷中缓缓醒来。
  他张了张唇,可干涩的喉咙只发出了一道含糊不成声的奇怪音调。
  冷风不断往里灌,青年冻得浑身哆嗦。
  也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打开。
  男人居高临下瞥了眼床上的青年,又踱步慢吞吞关上了窗户,寒风被隔绝在外,青年这才好受了些。
  他缓缓转动自己的脖子,浑浊的眸子紧紧盯着男人,似乎是想说什么。
  男人拉了个椅子,慢条斯理在青年床边坐下。
  “叶朝然。”男人缓缓开口。
  叶朝然眼瞳颤了一下,他想要睁着起身,麻药过去,他一动,瞬间就牵扯到了胸腔的伤口,剧烈的疼痛就瞬间将他席卷,叶朝然呼吸变得急促,豆大的冷汗从额间滑落,他才刚半坐起来,又无力地重重摔在床板上。
  从始至终,椅子上坐着的男人就没有动过,冷眼看着他濒死挣扎。
  “嗬嗬——”
  叶朝然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像是破旧的风车一般,格外地难听。
  男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厌恶,仿佛叶朝然是什么肮脏的物品一般,他瞥过了视线。
  等到病床上的叶朝然没力气再挣扎了,他才缓缓开口:“这些话,我原本是不想跟你说的,但你也坚持不过今日了,念在之前我们也曾在一起的份上,我可以大发慈悲告诉你。”
  “你的养父母,在昨天赶来看你的路上,因车祸去世了。”
  这句话像是唤醒叶朝然什么开关一下,他不顾流血的伤口,开始疯了一般地挣扎,伸出胳膊想要拽住男人的衣袖,却被他轻松躲开。
  男人站起身,往后退了一步,接着说:“不过你也不需要担心,你也快去陪他们了。就在今天上午,方家对外宣布方宴已经死亡了,死因是先天性心脏病。从今往后,宴宴会顶替你的身份,好好在方家活下去。而你,会作为方宴,将替他死去。”
  “不过这也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回到方家,分走了宴宴的宠爱,他也不会郁结于心,病情更不会恶化。你是宴宴的双胞胎哥哥,你的心脏和他最为匹配。要让宴宴活下去,这是唯一的办法。”
  “叶朝然,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都是你的错。”
  叶朝然胸腔剧烈起伏,剧痛从左胸未愈合的伤口处传出,喉咙涌上一抹腥甜,叶朝然眼前发黑,眼泪漱漱地掉。
  也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撑着一口气坐了起来。
  男人被吓了一跳,他正想呵斥叶朝然,就见叶朝然像断线的风筝,直直坠落在地。
  床边的仪器疯了一般地鸣叫,混乱中叶朝然最后一次睁开了眼,他张了张唇,终于发出了一句只有他能听到的哀叹——
  “可是,当初是你们求我回来的啊……”
  持续的“滴”音传来,仪表上的心电图变成一条没有起伏的直线。
  叶朝然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
  “喂!叶朝然,快跟我讲讲呗,”同桌用力地拍了一下叶朝然的肩膀,略有些八卦地凑近,“你跟你亲生父母回去后,是不是也要转校啊?”
  看着面前这张有几分陌生的脸庞,叶朝然怔忪了好几秒,才迟缓地眨了下眼。
  “你是……”
  最后那个“谁”字还没问出口,叶朝然就率先将面前的脸和记忆中的人对上了号。
  这人是他高二的同桌——张齐。
  前尘过往,历历在目。
  像是一场大梦黄粱,清醒后叶朝然久久不能回神。
  可小臂长的麻醉针扎入身体的痛觉太真实,叶朝然不敢相信这只是一场梦。
  不是梦,叶朝然笃定摇头。
  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叶朝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重生了。
  重生回到他高二这一年——
  所有的悲剧都未曾上演的时候。
  叶朝然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站起身,转身就朝教室外跑。
  自习课上的同学都被他这反常的举动惊到,纷纷朝外张望着。
  张齐更是愣了好几秒,才大声喊了一句:“叶朝然!还没放学啊!”
  此时叶朝然早已顾不得这些了。
  记忆回笼,他很快就将今天会发生的事情全部串联在一起。
  就在上辈子的今天,在亲生父母的游说下,他做了一个悔恨终身的决定,告别养育了自己十六年的养父母,跟着亲生父母回到了方家。
  也是从这个重要节点开始,叶朝然的人生走向了黑暗。
  一开始,叶朝然还未发现这家人的真面目。
  可随着时间慢慢变长,他们慢慢撕开了伪善的表皮,叶朝然才知道,原来等待着他的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暖幸福的家,而是早就计划好的阴谋算计。
  叶朝然在方家就是个外人。
  方家父母对他说:“你姓叶,我们姓方,我们本来就不是一家人。”
  方家大哥说:“别来我跟前讨好,碍眼。”
  就连叶朝然最喜欢的人都跟他说:“你永远也比不上宴宴。”
  所有人都偏爱方宴,甚至最后,叶朝然属于自己的那颗心脏也和方宴做了交换。
  眼泪刚从眼角滑落就被寒风卷走,冷风如同刀割。
  叶朝然也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终于跑到了他们家小区楼下。
  单元楼门口停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宋雅正挽着叶裴,和面前的夫妻笑着说话,就在他们旁边,还有两个硕大的行李箱。
  看到那两张朝思暮想的脸庞,叶朝然鼻尖更酸,想也没想就喊了一声:“爸,妈!”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雅当即看了过来。
  看见叶朝然,她又惊又喜:“小然,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话音未落,叶朝然就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进了她的怀里。
  宋雅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诧异,叶裴更是茫然。
  方其山和蔡莲华疑惑的目光也落在了叶朝然身上。
  夫妻俩对视一眼,蔡莲华熟练地挂上一抹笑,笑着问:“朝然,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因为要跟我们回去了,太紧张了?”
  方其山也笑了起来:“朝然呀,虽然我们家的条件在A市也不算特别好,但是比起这个地方,那可是强多了。你放心,跟我们回去,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蔡莲华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叶裴和宋雅听到这话脸色同时一变。
  叶朝然察觉到宋雅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情绪稍稍发泄后,叶朝然渐渐冷静下来了。
  有了这次重生的机会,叶朝然不会再重蹈覆辙,更不会再让养育自己十六年的父母伤心。
  抹掉了眼角的眼泪,叶朝然放开了宋雅。
  迎上宋雅担忧的视线,叶朝然朝她露出了一个安抚的浅笑。
  他转过身,终于将视线放在了方其山和蔡莲华身上。
  方其山和蔡莲华今天前来都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光鲜靓丽的打扮和这个老旧的小区显得格格不入。
  见叶朝然的目光看过来,夫妻俩同时朝叶朝然露出一个笑。
  “行李已经帮你打包好了,既然朝然也回来了,那我们现在走吧。”蔡莲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她压抑得很好,眉头轻微蹙了一下,很快又松开了。
  方其山瞥了眼那两个大行李箱,眼里的嫌弃一闪而过:“其实我们家什么都给你备好了,不用带这么多东西的。”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两个大箱子会弄脏他的车。
  叶朝然不动声色地将两人的微表情收入眼底。
  他不免有丝惊愕,原来这对夫妻竟然表现得这么明显。
  那为什么上辈子的自己没有发现呢?
  叶朝然暗自收紧了拳头,转身提起了自己的行李箱。
  “走吧。”叶朝然说。
  蔡莲华面上一喜,正想让方其山去帮一把,就见叶朝然转身对叶裴道:“爸,帮我把另一个箱子拎上去。”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四位大人都愣住了。
  宋雅更是难以置信地看向叶朝然:“小然?”
  叶裴率先反应过来,他面色一喜,快步走到叶朝然旁边,提起了叶朝然脚边的箱子,同时还把叶朝然手里的箱子接了过来:“都给我。”
  “走,回去吧。”叶裴对叶朝然说。
  叶朝然眼睛有些红,重重点头:“嗯。”
  蔡莲华和方其山还没搞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肯定不会让叶朝然就此离开,赶紧上前拦住人。
  “朝然,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跟我们回去吗?”方其山问。
  “我现在不想跟你们走了。”叶朝然说完就挽住宋雅的胳膊,从另一侧上楼。
  “那怎么行?”蔡莲华当场就急了,“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你怎么突然反悔了?”
  方其山还想追,叶裴就挡在了两人面前。
  他比方其山高了半个头,身材魁梧,正正好好挡住了夫妻俩的视线。
  “二位请回吧。”叶朝然已经走了,叶裴也难得掩饰自己对这对夫妻的厌恶神色,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夫妻俩,眼里全是鄙夷。
  方其山被挡了路,气得牙关都咬紧了,他愤愤地瞪着叶裴:“叶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得知今□□然跟我们回家,不少媒体都赶了过来,你们不会是当着媒体的面反悔吧?”
  叶裴听到这话就笑了,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嘲弄:“朝然是我和我妻子合法领养的孩子,就算我们真的反悔,也合法合情合理。你们又能做什么?”
  撂下这句话,叶裴头也不回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一本狗血虐渣打脸甜爽文,希望大家喜欢!
 
 
第02章 懒得装了
  看着叶裴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蔡莲华气得不行,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毕竟叶裴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没有叶朝然的抚养权。
  可叶朝然不跟他们回家,宴宴怎么办?
  蔡莲华想到这里就有些着急,扭过头看向方其山:“我们现在怎么办?不追上去吗?”
  方其山想到叶裴刚刚对自己说话嚣张的态度,他气就不打一处来:“追个什么追?没看到他们都不待见我们吗?”
  他叶裴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用那种语气跟自己讲话。
  “那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啊!”蔡莲华压低声音道,“宴宴的病可拖不得了,不早点做配型的话……”
  提到方宴,方其山神色稍稍放缓。
  他拧着眉沉思半晌,才说:“你先别着急,我再想想办法。”
  不远处的街道传来一声汽笛声,方其山远远看去,眼睛霎时一亮。
  之前他之所以愿意跟叶裴和宋雅好好谈,多少还是顾及到叶朝然的,但现在既然这对夫妻半点面子都不给,还背着他们给叶朝然洗脑,那也就别怪他们不顾情义。
  ……
  时隔多年再次踏进自己住了十六年的家,叶朝然心中百感交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家,他鼻尖不由一酸。
  叶裴就跟在叶朝然后面进门,进来后他把两个大行李箱放下,然后就看向一旁的宋雅。
  宋雅明白了他的意思,拉着叶朝然在沙发上坐下,先给他倒了杯水,又才温和询问:“小然,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不跟你亲生父母回去了?”


  叶朝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听到宋雅这话才回过神来。
  上辈子乍一下知道自己的养父母并非自己的亲生父母时,叶朝然花了好几天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起初方家父母提出让他回方家时,叶朝然直接拒绝了。
  他舍不得养了自己十六年的养父母,不愿意离开他们。
  可方家人比叶朝然想象中的还要坚持不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