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治疗求生之路[末世](重生)

时间:2022-03-14 08:43:16  作者:豌豆路德
TAG:

   《治疗求生之路[末世]》作者:豌豆路德

  文案:
  “轰”医院爆炸,正在参与抢救的宋易迟GG
  重来一次,发现自己死太早,白死了……
  病毒提前爆发,感冒病人变丧尸
  跟知道的完全不一样!
  别当医生了快跑吧
  体力不足异能补,杀敌技巧勤锻炼
  幸好他早有先见之明
  出门前收获一名颜值超标的快递员督(圈)促(养)自己锻炼身体
  小宋:手给我。
  舒寒:干嘛?
  小宋:不是肩膀疼吗?(伸右手,催)拿来。
  舒寒:(妥协,左手搭上)
  小宋(握住)宋医生专治各种不服,了解一下
  看似温和其实不吃亏的治疗系医生x危机意识满点身手很好的冰系快递员
  ■阅读提示:
  #主攻!一定要写在首位
  #异能私设,背景架空,理论都是瞎编
  #男主普通医生,没有网上纵横多年的经验
  内容标签: 异能 重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易迟 ┃ 配角:舒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宋医生专治各种不服,了解一下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重生
  近来大范围内突然暴增了许多发热患者,疾病防治中心公布出来的检测结果是类EB2N4强流感病毒的变种,中心机构正在加紧研制疫苗,在此期间建议居民不要外出,关闭门窗,每天在居室内点燃一片消毒片来预防病毒。
  M市立医院——
  救护车一辆接着一辆,因高热而神志不清甚至昏迷的病患陆陆续续被送到医院救治,医护人员不得已全部带病上岗,一周内有增无减的工作量让急诊室早已爆满,后来的病床被摆到大厅,令本就拥挤不堪的医院更是一片混乱,在这之中,突然爆发出数声尖叫:
  “啊,死人啦,咬死人啦!”
  “医生?快叫医生!”
  “来人按住他!”
  “哎这人烧疯了吧怎么乱咬人。”
  十分钟前换班吃饭的宋易迟听到叫喊声立即冲过去,拨开聚拢的人群挤到前面就见一个人满嘴满脸都是血,被三个人压倒在地仍旧不住挣扎着往前扑,而躺在地上的人双腿抽搐,肩颈被咬掉一大块肉,很快洇出一滩血。
  不及思索怎么回事,宋易迟一边脱下白大褂卷作一团按在伤口,一边喊人推来担架,手术室早就满额进都进不去,只得把人推到就近的急诊室里,腾出靠边的角落,快速给双手简单消毒,开始应急抢救。
  谁知方才咬人的那个还没被带出多远,走廊里又是一声尖叫,紧跟着大喊咬人救命之类的人越来越多,短短几分钟时间,以急诊室为爆发点的混乱局面似乎开始扩散。
  有的人甚至被吓得跳到病床上,举起输液架到处乱挥,将诊室内的隔帘,仪器和使用中的氧气瓶扫倒一片。
  角落里,宋易迟稳稳拿住镊子,并未因周遭混乱的环境而受到影响,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缝合收尾,打结,然后交给护士包扎。
  不料刚放下器具还没转过身就被人狠撞一下,差点扑在跟前的病床上。保安连忙把扑到宋易迟背上的人拉起来控制住,“宋医生没事吧?”宋易迟摆摆手,帮保安一起把人制住。
  “外面怎么样?”宋易迟急问。
  “正在努力。”
  “这些人什么病?”
  “不知道啊,都是发烧的人,昨天烧得起不来,今天突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到处咬人,抓一个又来一个,主任说先捆起来避免伤人。”保安也是满脸愁苦。
  宋易迟点点头让保安把人带走,自己踩着一地碎玻璃碴快步到另一边帮护士将那个正要发狂跳起来的病人压回床上,用带子固定住。
  不远处一堆被隔帘遮住,翻倒却无人管的仪器中,断掉的电线正在噼里啪啦的闪着火花。
  好容易又捆住一个门口的患者,突然近在咫尺的一声巨响,宋易迟来不及反应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掀到墙上。
  背部泛着阵阵的疼,剧烈耳鸣盘旋在脑中,眼睛勉强能看到大片模糊的橙色飞速蔓延,灼热的气浪翻滚不息,让他被呛得又咳嗽起来。
  爆炸!
  宋易迟意识到必须赶快离开,但不知是被震伤了耳朵,还是撞到了头,一阵阵强烈晕眩作用下别说跑了,连站都站不起来,只好避着乱跑的人群,贴着墙缓慢的向门口移动。
  “着火了!”
  “快跑啊——”
  混乱的尖叫声与脚步声中,人群从各处蜂拥而出,全部挤向门口,争先恐后逃命。
  轰——!
  伴随着第二声爆炸,大厅右侧的抢救室,塌了。
  @@@@@
  宋易迟猛然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眸子还残留着被卷入爆炸的惊恐,他在一片黑暗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被救出来了?瞎了?
  他尝试勾了勾手指,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和阻碍,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痛感,待眼睛适应了漆黑的环境后,借着窗外微光看清这里并不是医院。
  宋易迟心中一凛,一个用力坐了起来。果然,身体完好无损,没有任何不适。
  我没被炸死?
  他很快意识自己身上穿的是一套睡衣,并非上班的工作服。强烈的错位感让宋易迟脑子有些乱。
  好真实的梦……
  伸手依照习惯摸向右边的手机,按下电源键,亮起的屏幕显示出时间和日期:02:55 AM,华历,二七xx年,七月。
  宋易迟回忆了好一会儿才从中脱离出来,把自己跟现实相差十年的时间重新同步,现在是大二的暑假。
  宋易迟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伸手打开床头灯,暖黄色的光驱散黑暗,房间亮了,暖了,连呼吸中滞涩的空气似乎都顺畅了。
  环视四周,看了看自己“十年”没回来过的卧室,轻吐口气,紧张情绪慢慢缓解。
  “噗哈哈哈哈……”宋易迟忍不住笑出声,笑自己一个学医的竟然被一场梦吓到。
  可轻松并没能维持很久,在他准备冲个澡换下被汗水浸得潮湿的睡衣时,猛地注意到手腕空空如也。
  嘴角的笑容,戛然而止。
  一层冷汗重新席卷全身。
  自他记事起,宋母每月初一都会去高地庙烧一炷香,高一那年除夕赶上连夜雪,他怕路滑所以第二天陪着母亲一道上香。回来的时候在庙门外被一个白眉僧人叫住,说他与自己有缘,特送来这颗菩提子渡自己过劫。
  乍听别人说儿子命不好有劫难,宋母当然不肯接受。那僧人只言这都是命不可多讲,但架不住宋母追问不休,大有不说清楚就不走的劲头。僧人无法,略微松了口,含糊的说宋易迟命带暗鬼,没有姻缘且三十三岁前会有大劫难。同时再次将那串红绳编的菩提子递给宋母,言务必要一直佩戴,不可离身。
  这种说法宋易迟当然不信,但禁不住宋母深信不疑,谢过眼前这僧人后连忙拽了儿子回到庙里,将手链贡在佛像跟前,拉着宋易迟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不求家里大富大贵,只求菩萨保佑儿子健健康康,顺遂平安。
  之后,菩提手链一直被宋易迟戴在左手,无论是工作,运动,洗澡还是做实验,从未摘下。一来确实不碍事,戴着就戴着,二来能让母亲心里头踏实。
  此刻,宋母执意给自己系在手腕的菩提手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圈树枝样的印记,叶片呈小小的心形,前端细长似尾,脉络清晰,颜色略淡,于中间环形的树枝左右两侧交错排布。
  如果手链没了可能是因为绳子断了自己没注意弄丢了,这说得通,但手腕上像纹身一样的印记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可不记得自己做过纹身。
  宋易迟越想眉头越紧,按住这突兀的印记开始用力搓,可直到皮肤传来灼热感也没有丝毫掉色迹象,是真的。
  他双手捂住脸,企图盖住眼神中纠结的一团乱麻。这晚发生太多太乱的事情同时充斥在记忆中,令他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不期然的,他又想到了白眉僧人断言自己三十三岁前会有劫难,以及方才堪称真实的‘梦’,若没记错,梦中那年他正好三十二。如果一切都是发生过的,自己死于火灾事故后重新回到二十岁,还在医学院上大二,佩戴的菩提手链则在渡过劫难后跟着一起消失了。
  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却也是他目前能想出的唯一解释。
  竟然是这样么。
  许是解开疑惑,当宋易迟洗完澡后躺回床上,再次抚过印记的时候,不再是失常的心悸,而是一种心意相通的奇妙感觉。
  没想到会被条手链救了。
  乱糟糟的思绪在理顺后逐渐平静下来,令人昏昏欲睡。半睡半醒间,宋易迟正想着以后有空应当多陪母亲去上上香算是还愿,忽然身体一轻,彷如置身浓浓的迷雾当中。
  !?
  随着脑中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周围的雾蒙蒙也慢慢散去,宋易迟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
  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低头去看手腕,黑色印记还在,衣服也是之前刚换的睡衣。又掐了下自己,有痛觉,不是梦!
  宋易迟有些傻眼,这种奇怪的地方是哪里?自己不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吗,怎么过来的。
  环顾一圈,头顶没有太阳,四周也没有墙壁,但周围全散发着柔和暖光,这里光线是足够的。跺跺脚,实心的。蹲下/身摸了摸青灰色的地面,坚硬但不粗糙,不是水泥地,也不是大理石,更像是一整块巨大的没有接缝的青砖。
  宋易迟尝试着朝一个方向走,想测一下这片光笼罩的范围到底有多大。为避免用脸撞墙的尴尬,他向前伸出手,慢慢走了大约二十步便触碰到了光墙,摸上去冰冰凉凉,无害,跟地面一样硬硬的,明显是到了边界不能走了。转而换个方向,沿着墙壁继续摸索。
  一番测量下来,宋易迟心里大概有个谱儿了,这片地方的范围差不多120平米,抬头望望天,高度不详嗯……
  地方了解完,新问题来了,他怎么才能出去呢?
 
 
第2章 空间
  怎么出去?宋易迟又绕着光墙走了一圈,仔细想着自己是在快睡着的时候进来的,反向操作的话,难道想出去也得睡觉?
  他就地躺下,闭上双眼,放空精神耐心等待瞌睡虫的到来,右手不自觉的抚上左腕的印记,又是轻轻的失重感传来,睁眼一看,果然已经躺到了床上。
  宋易迟确信自己以前没有这项能力,现在突然出现,是因为这个不知名的印记吗。他思索着,将手腕抬到眼前,瞧着瞧着,心神一动,好像灵魂离体的变轻了一般,紧跟着又到了光亮空间。果然是这样,印记就是开启独立空间的钥匙。
  宋易迟喟叹不已,强韧神经果然都是锻炼出来的,今夜先经历了火灾爆炸,后被预言死亡料中重生到十二年前,自己死都死过了,现在多个独立空间,顶多是新奇,没有难以置信不可接受的感觉了。
  面对这么个神奇的东西,宋易迟心中本不太大的研究欲望瞬间被激发,上辈子虽然也搞研究好多年,但都是被催出来的,并非自己感兴趣。现在有了个从来没见过的新科技在手里,他迫不及待的开始用屋里的东西试验起来。
  衣服可以,书本可以,台灯可以,整个衣柜也可以。
  他发现存取东西其实不需要一起跟着进去,只要接触到物品,心念跟印记联系好就可以,但单独收进去的东西都是并排放在地上的,想要整理,他必须要进入到空间才能控制物品位置的挪动,光墙的高度倒是测验出来了,写字台加书柜加大衣柜摞在一起便到顶了,差不多有近五米高的样子。
  在空间里各种折腾了半宿一点儿不觉疲惫,宋易迟早上仍旧神采奕奕,要不是怕折腾出大动静被宋母发现,说不定还要到厨房把蔬菜食物统统都试过一遍。
  吃过早饭,宋易迟被宋母抓壮丁一起去了自家的小超市,晚上抽空对空间进行各种试验研究,轻松的日子就这样交替着一闪而过。
  他几乎试了日常能接触到的所有物品,分着收或者不封闭的,东西进去就散落在地上,封闭整体放进去就整体在地上,且物品不能悬空,要想利用高处的空间必须一件件叠着,要不有架子或者箱子也行。
  比如书要是一本本分别收进空间,书会堆在地上;如果收的是书柜,那么书柜和里面码放整齐的书将作为整体收进来。
  当然,跟柜子一起收进来的书也可以被单本取出,但再次收入的时候就会掉在地上,而不是还原到书柜里。
  除了物品外空间也可以存吃食,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反复试验,最后发现空间里存的东西会一直保持新鲜,但不能是活的。米面粮油调料等毫无障碍,新鲜水果没有问题,鲜肉和冻肉也都可以,就是活物不行。
  上礼拜他背着宋母偷偷去菜市场买了只活鸡,一放进空间就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摸不到心跳和脉搏,本来以为死掉了,谁知取出不到两小时那只鸡又苏醒过来,仿佛在空间里静止休眠了一样,之后一顿抓鸡大战不提也罢。
  期间他也花了些时间仔细回想在医院引起混乱的疯狂患者,当时突如其来的感冒病毒几乎在短短两天就席卷全国,各地相继爆出病例,由于治愈和感染的比例相差悬殊,之后一周越来越多的高热患者被送到医院隔离,几乎所有参与的医生护士全部带病值班。
  疾病控制中心进行的初步鉴定是一种类似强流感病毒的变种,可流感病毒会让人产生疯狂的攻击性?或许这种类流感病毒其实是狂犬病毒变种?
  宋易迟天马行空的想罢摇摇头,他是肿瘤细胞专家,不是病毒专家,而且上辈子他只在爆炸前活了十几分钟而已,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纯属瞎猜。
  不过自几个大世纪前开始,各种各样的末世论就没停过,在此期间蓝球也确实经历过一些大灾难,比如某几个大火山喷发导致岛屿及部分地区的覆灭,又比如大陆板块的移动引起海啸几乎一下子就淹灭了1/4的沿海地区,保不齐这次流感变种病毒也是其中之一。
  现在有了新鲜出炉的空间,自己提前存些吃食,如果全市隔离医院封闭,他这个神内科肯定也要停诊,到时候大不了在家里猫上半年,等医院通知。
  不管宋易迟愿意不愿意,暑假过后,开学的日子总要到来。幸亏他念的医学院向来以耗费时间长著称,别家专业本硕连读也就五年,他的专业一口气念了八年,还没算上攻读博士学位的时间。不过也正是这种边工作边念书的生活,让他上辈子没有脱离学校太久,稍微适应适应便能找回状态,不至于太难办。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偏偏开学第一天,还就遇到个让他难办的人。
  “喂?易迟,一个多月没见想我了吗?一会儿下课后咱们实验室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