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我养的崽是最强邪神[末世](重生)

时间:2022-02-14 09:33:11  作者:岁时钦
TAG:

   我养的崽是最强邪神[末世]

  作者:岁时钦
  文案
  上一世,末世降临,异度空间与地球融合。
  余赦在变异植物和魔怪中求生五年,死于基地倾没。
  再醒来,他重生了,回到末世前一天。
  他找到上一世他死亡的导火线——在末世中人人想要拥有的地下城,并且抢了邪神的地下城系统。
  其他人在魔怪口下苦苦求生,余赦却有一头系统附赠的凶崽作为打手。
  其他人辛苦建立的基地苦苦支撑,余赦的地下城却是世间最安全的堡垒。
  其他人只能吃有毒的魔怪肉和变异植物,余赦在地下城中扩建养殖场和种植场,延续末世前的生机。
  *
  余赦怀璧其罪,引来无数觊觎的视线。他拖着替他挡下致命一击的庭慕,被逼至绝路。
  在他的崽停止呼吸的一瞬,
  废弃宫殿中的沉眠中断,不朽容颜于黑暗中苏醒。
  祂出现了。
  于恐惧中诞生,执掌支配恐惧。
  哀鸿唱诵赞歌,神光重临大地。
  这一刻,所有人想起尘封的历史。
  被恐惧支配的过往,在源远长河中复鸣。
  人群的战栗为风景,退缩为辅料,为神降铺开一条步道。
  众生求祂垂怜一瞥,祂却只吻上余赦手背,银发倾泻在他的靴尖。
  “我会让你登上王座,成为这个世界新的信仰。”
  ---------------------
  面瘫毒舌受X疯批Boss攻 末世、养成、系统
  内容标签:重生 末世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赦,庭慕┃配角:预收文《逃生游戏主神穿书后[无限]》求收藏┃其它:《羽化成仙后我穿进逃生游戏[无限]》求预收
  一句话简介:末世来临前我把BOSS收服了
  立意:再艰难的路,有了陪伴都不会孤单。
 
 
第001章 死而复生(修) 末日倒计时,26:00:00
  整个基地成了尸山血海。
  余赦躺在地上,看着末世第五年阴霾的天空,直到一个人走到他面前将他提起来。
  “星与矛指向的地下城在哪......”那人的声音异常刺耳。
  滚烫的血液淌入眼中,一切变得模糊不清。
  ——————
  “现在时间2022年8月8日22点整,青川市区温度25摄氏度。
  最近一种叫作SVSD的传染病逐渐扩散,该病毒会破坏神经系统,导致神经紊乱,患病者甚至会具有不受控制的攻击性。请大家注意出行安全,如果遭遇疑似SVSD病症患者,请拨打专线17481748。”
  在大屏的整点播报声中,余赦恍惚间摸了摸自己的腰,入手的只有汗水带来的潮湿,血迹却无隐无踪。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于恐惧之国降临后的第五年。
  余赦抬起头,瞳孔中倒映着右下角的时间。
  2022年的8月8日。
  他突然一身冷汗。
  怎么可能?
  他难道回到了末世来临的一天前。
  “嘀嘀嘀!”
  “你小子走路不长眼啊?”出租车司机打开窗户骂了一句。
  余赦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马路中间,行人的绿灯已经过了。他退回人行道上,冷汗浸湿了他的后背。
  他突然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痛觉伴随着眼泪袭来。
  “我回来了?”他张开双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哈哈哈哈这是真的,是真的!”
  旁边路过的人大约以为他神经有异常,嫌弃地看着他。
  “长得好好的小伙子怎么是个疯子。”
  “离他远点,最近有好多人一言不合就砍人。”
  “是啊,今早天街商城门口还有个女的把人喉咙抓破了。”
  “哎,这世道,治安怎么越来越差了。”
  “跟治安有什么关系,没听说是传染病吗。”
  各种议论的声音让余赦慢慢冷静下来,过去的五年就像一场梦,但是他受过的疼痛和饥饿提醒着他,一天以后发生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
  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后,一座被称作恐惧之国的神秘国度和现实重叠,建筑被摧毁取代,动植物灭绝或变异。还有杀不尽的魔怪,以及潜藏在幸存者中被魔怪寄生的人们。
  余赦对上一世的今天记忆犹新。
  今天他那个因为加班不打算过生日的前男友在ktv里和暧昧对象接吻,被他撞见了。
  当时他做了什么呢?
  扔下礼物跑了。
  末世后的五年时间,他无数次在梦中记起今天。
  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人渣,而是因为他丢下的礼物——《恐惧之国》。
  一个背景和恐惧之国完全相同的游戏。
  他在旧货市场淘到这个游戏的时候,为了检查主机玩了一个开头,所以在末世来临后,他才意识到这二者并不只是名称上的相似。
  那个游戏里,包含着恐惧之国的信息。比如每个区域的魔怪分部,比如哪里有能够充饥的食物......得到这些信息,就能在险象环生的末世生存得更轻松。
  余赦更在意的是,这个游戏中,是否有星与矛指向的地下城的线索。
  据说那个地方,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也潜藏着无数魔怪。若是有人能成为那里的主人,就可以利用地下城的所有资源。
  基地的旧人类,城市里的原住民,隐藏在变异植物林中的魔怪,地下城仿佛有种神奇的磁力,吸引着所有生物朝那里靠近。
  但是它也带来无数的惨痛。
  包括余赦,他也是因它而死。
  一定要在恐惧之国来临前,重新拿到这个游戏!
  末日倒计时,26:00:00。
  温度下降,出现反季节气温。路边琳琅满目的店铺关掉了冷气,人们加上了秋衣。
  凭着印象,余赦朝着KTV的方向跑去。202号房门口,一个推着小吃车的服务员正在开门。
  里面坐了八个人,没人唱歌,大家正聊得不亦乐乎。
  “陈远你这是要跟他彻底闹掰?”
  “他舍得跟我闹掰吗哈哈哈。”
  “余赦撞到你出轨几次了吧,这都还没分手,牛还是陈哥牛。”
  “我只需要跟他说我和别人是解决生理上的需求,和他在一起是心灵上的柏拉图,他就会觉得自己在我心中地位更高。你们相不相信过两天我跟他说句没钱了,保证他举着银行卡求我花。”
  “啧啧啧,我说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会遭报应的。”
  “胖子,你是不是我朋友?”
  房间里的其他人顿时笑起来。
  余赦跟着服务员走了进去,笑声戛然而止,镭射灯让每个人脸上红一块绿一块,像是滑稽的脸谱。
  “你你怎么回来了?”陈远顿时有些结巴。
  余赦的目光越过陈远,看到一个被随意扔在地上的礼物盒。
  他走过去将盒子捡起来,又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将上面的奶油擦掉。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半个小时前还夺门而逃的余赦为什么突然回来了,还像完全忘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似的。
  余赦把废纸扔进垃圾箱里,拿着礼物盒坐到沙发上,将其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拆开。
  他坐下来以后,旁边的人尴尬地往旁边移了移。
  “余赦,你不是说要回家吗?”陈远见他旁若无人的样子,有些下不来台。
  “闭嘴。”余赦不耐烦地说。
  陈远一愣,下意识地住了口。
  他的朋友们都惊呆了,他们平时没有单独和余赦有过交际,对余赦这个人的印象都是从陈远的嘴里得到的。
  陈远并没有真心跟他在一起,而是赶时髦,使唤个男人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在他们看来余赦就是个逆来顺受的冤大头。
  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余赦是被刚才的事刺激后才变成这样的。
  正在这时余赦已经拆开了包装,一台漆黑的扁平小盒子出现在面前。
  这个黑盒就是《恐惧之国》的主机,只有巴掌大小,配上全息眼镜就能使用。
  只要通关了这个游戏就意味着能收集到大量关于恐惧之国的信息。
  未知是可怕的,但是有了这个游戏,他就有了勘破未知的能力。
  这也许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抑制住颤抖的手,余赦将盒子放回去,突然指尖感到一点刺痛,他发现黑盒大约是品控没有做好,上面有个凸起的部位,把他的手指刺破了。
  “你们怎么不唱歌?”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美女出现在门口。
  余赦听到动静抬起头,视线正好和美女对上了。
  “远哥,他怎么回来了?”美女走进来,直接望向了陈远。
  “我不知道。”陈远不自在地说。
  “啧啧,修罗场。”其他人小声起哄。
  余赦忽然觉得身体发热,但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成了议论的焦点。
  那股热度是从他被刺破的指尖传来的。
  “感染了?”余赦举着中指检查。
  “远哥,他对我比中指。”美女委屈地说。
  其他人一脸震惊。
  陈远更加震惊,余赦是吃错药了吗,怎么如此粗鄙。
  美女见状,我见犹怜地对他说:“哎,今天是你的生日,他是你的朋友,我怎么能让你扫兴。”
  陈远顿时心疼了,眉头一皱走到余赦旁边:“余赦,你刚才不是要和我分手吗?我们现在不是情侣关系了,跑到前男友的生日局上闹事,不太合适吧?”
  余赦闻言抬起头来,依然举着中指:“我们现在当然不是情侣关系,我们是债务关系。”
  陈远愣住:“啥?”
  余赦翻了翻手机,调出他给陈远的所有转账记录:“你还欠我五万六千四百四十三块二毛。”
  一直在朋友面前充大款的陈远顿时尴尬不已。
  美女一把挽住陈远的手:“谁会几毛几毛地借钱,你不要胡说八道污蔑远哥。”
  余赦:“你远哥独树一帜。”
  美女:“......”
  正在这时,包房里的所有人都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尖叫。
  紧接着尖叫声此起彼伏,还有许多人跑步的声音。
  陈远一个叫胖子的朋友走到门口,透过玻璃往外看了一眼,顿时像被火烫到了,一下子冲到了包房的最深处。
  “外外外面......有人在吃人!”他颤巍巍地说。
  “什么?!”其他人纷纷跑到门口,但是看了一眼后,赶紧回来了。
  “草,那几个人发疯了?”
  “恐/怖分子?”
  “要不我们先走吧。”
  “走个屁,没看到都过来了?”
  跑步声逐渐稀疏,202没有开音乐,所以能清晰地听到其他包房传来的声音,以及走廊上仅有的脚步声。
  那些脚步声听上去极重,就像是拖在地上走路,而且速度很慢。
  美女紧紧缩在陈远怀里,陈远也吓得够呛,环着美女腰的手臂在微微颤抖。
  余赦皱了皱眉,恐惧之国的魔怪已经开始渗透了。正常的社会将逐渐被混乱无序取代。
  气氛焦灼,余赦突然觉得身体更烫了,他拿在手上的黑盒竟然也开始升温,像过度加载后的马达。
  余赦担心地检查了一下黑盒。
  可以正常开关,不知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咚!
  门被用力撞了一下。
  余赦看过去,透明玻璃处贴了一张脸。
  像是一个干扁下去的蜜瓜,脸色蜡黄,五官完全缩水,眼睛如同黑洞,嘴角挂着新鲜的血液和肉沫。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被吓了一个激灵。
  陈远大喊一声:“把门堵住,别让他进来!”
  这时隔壁201突然跑出一个男人,一边叫着救命一边痛呼。
  贴着门的“蜜瓜干”转过头,像是蟾蜍捕食般,一下子咬住了那人的脖子。
  鲜血顷刻溅满整块玻璃,堵门的人都吓懵了,202里顿时弥漫了一股尿味。
  “是SVSD病发症?”胖子结结巴巴地问。
  经历过末世的余赦却知道这些人不是因为传染病,而是他们的身体中寄居了一种云级魔怪。
  当人的身体成为魔怪的温床,将它们彻底孵化以后,这个人便会完全由魔怪控制。
  所以现在在外面的不是犯病的人,而是来自于恐惧之国的魔怪。
  “小甜没事吧?”陈远低下头去看怀中的美女。
  美女抬起头,脸色很差,毛孔像是突然放大了一样,服帖的粉底变得很突兀。
  原本白皙的皮肤也不知为何变成了菜色,配上她染成浅黄色的头发,显得整个人都像是一块蜂蜡。
  陈远吓得使劲把手抽回去。
  但就美女突然竖起指尖,涂着漂亮甲油的指甲陷进了陈远的手臂里。
  陈远痛叫一声,生出一股大力将美女推开。没想到那指甲牢牢焊在他肉中,这一下竟然给挖出了一大块肉。
  “远哥......远哥......”她大张着嘴,眼睛里的美瞳片被挤到了眼白上。
  与此同时,门外的“蜜瓜干”越来越多,很快冲破防线,进入了202。
  不断有人被抓住,被撕咬,绝望的情绪在包房里酝酿发酵。
  余赦成了房间里最淡定的一个,显示屏散射的灯光打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像一座入定的高僧。
  实际上余赦正经历着一股难以忍受的高温,虽然处在冷气开得很足的房间里,但是他的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他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因为高温燃烧,氧气被抽离,以至于他面前出现了一些难以描述的扭曲画面。

  ——好像是一条红色的大道,有一道身影正朝他走来。他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只能看见随着步伐摆动的银白色长发,如同月下飞瀑般夺目。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余赦感觉自己的骨血都在火焰中在炙烤。
  手上的黑盒骤然变为粉尘,成了暗蓝色的萤光,似乎勾勒出一道纹路。
  是星与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