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为师拒绝加班(穿越)

时间:2022-01-25 09:22:44  作者:岫青晓白
TAG:

   《为师拒绝加班》作者:岫青晓白

  文案:
  谢龄因连续半月熬夜加班猝死,穿成了一篇修仙主角的师尊。
  一个因为主角徒弟日夜勤修苦练,自己也不得不跟着加班加点的师尊。
  上辈子猝死的谢龄不想加班,所以在收徒当日,抬手一指,指了个眉目俊秀的少年到自己门下。
  萧峋是文里阴邪偏执的男二,根骨最最清奇的天才。
  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重生,他更没想到的是,当年那个护在主角身前、对他拔剑相向的雪声君,竟然指他为徒。
  呵,有些意思。就让他看看,如今的雪声君,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谢风掠是文里的主角,一路勤勉拼搏,最后成为道门之首。
  他亦没想到人生会重来,更没想到回到拜师一日,那个爱他护他的师父,竟拒收他为徒。
  一定是哪里做得不对,才令师尊嫌恶。他定竭尽全力,方才不辜负师尊期望。
  *阴间更新,试图挣扎
  立意:每个劳动者的权益都不应当受到侵犯
  内容标签:强强,穿越时空,仙侠修真,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龄,萧峋|配角:
  一句话简介:打工人拒绝加班
 
作品简评
谢龄因连续半月熬夜加班猝死,穿成了一篇修仙主角的师尊,一个因为主角徒弟日夜勤修苦练,自己也不得不跟着加班加点的师尊。上辈子猝死的谢龄不想加班,所以在收徒当日,抬手一指,指了个眉目俊秀的少年到自己门下。本文讲述了咸鱼打工人穿越进修真世界收徒养徒、逐步提升自我的故事。江湖恩怨难清,爱恨当两明。该文文章内容有趣,人物性格鲜明,随着故事情节展开,江湖画卷徐徐入眼,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当远处的云层翻滚出一缕金芒,将灰暗天空破开一条缝时,谢龄缓慢叹了口气。
  这是一座山的山顶。烟岚缭绕,风中有幽香。谢龄身处的建筑极富古意,楼宇相接,飞檐出云,长廊回转间,更有奇石怪树相映。
  它占地面积甚广,若说宅院,格局太小,该称呼为宫殿才对。谢龄花了两个小时才将这里转完,现在坐在某道门槛上,手搭着膝盖,腰背端正到僵直的程度,表情很是麻木。
  他不该在这里。
  他该坐在工作室的数位屏前,抓着头发咬着笔思考该怎么改设计图。
  但想一想,这个“该”字用得并不准确。
  今天早上的他极其不幸,醒来下床的刹那,心跳突然变得剧烈,呼吸也格外困难,胸口疼痛得仿佛撕裂,咚的摔倒在地。他是独居,这一摔就再没爬起来过,忍受那种痛苦不知过了多久,意识终于彻底坠入黑暗的深渊。
  ——这大概就是猝死。
  昨晚他的睡眠不足三小时,而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熬夜加班半个月。
  果然搞设计死路一条吗?谢龄凝望天空许久,觉得照他这样搞,真是死路一条。
  虽然他生平所愿就是世界不爆炸那么我爆炸,可现在真“炸”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好吧,难过不止一点点,难过很大。可事到如今,死都死了,也只能接受现实。
  他稍微活动了下脑袋,思考起一个关键问题——这是哪里。他先前转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一个人,如果说死后要下地府,也该有鬼差来接引才对。
  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眼下他穿着的是一身霁青色长衫,外罩一件有暗纹的纱衣,头上戴了根玉簪,腰封上挂着玉佩,整个人古香古色古里古气。
  难不成死一回还自带换装效果?谢龄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嘀咕。
  嘀咕之后谢龄做了一个深呼吸,手往膝盖上一撑、站起来。
  既然在这建筑里找不出答案,他打算下山看看。
  山道还算易行。走了一阵,风大了些,在他袖管里肆意晃荡;天光依然不甚明朗,道旁弥弥冷雾,草木上沾着露珠。按理说这天气应该凉飕飕的,但谢龄没有感到丝毫寒意。
  四周还静,除了鸟叫和虫鸣,以及呼呼扯扯的风声,再听不见别的了。
  不会吧,这山上就他一个人?谢龄四处看着,突然有点儿发怵。他步子慢下来,找了片开阔的地方,确定这里基本安全,把某块石头上的落叶扫掉,坐上去思考人生。
  忽而间,有个声音从不知何处传来,正正响在耳边,道:“雪声君,今年的弟子大会已然开始了,大抵再过一刻钟便能出结果,宗主让我来知会您一声。”
  这个声音恭敬有礼,可紧跟着语气变得低了,透出满满的犹豫和无奈:“宗主还道,雪声君您这次不能再待在鹤峰上不露面了,您可是咱们宗的招牌,哪怕下去收半个徒弟也好啊。”
  收半个徒弟?你当时在超市里买烤鸭吗?你好这家伙给我来半个。谢龄无语吐槽,不过这人话里的某些内容,也唤醒了他的某些记忆。
  ——鹤峰雪声君,不是他前段时间看的一本小说里的角色吗?那位雪声君和他同名同姓,也叫谢龄。
  穿书?还穿到了同名同姓的角色身上?现在是在对我说话?谢龄脑中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表情严肃起来,抬手托住下巴,循着记忆里雪声君的人设,试探性地、端着语气应了声:
  “嗯。”
  “您这是答应了?您答应就好,弟子这就去回禀宗主!”那声音给出回应,语气满是欣喜之情。
  还真是和我说话!谢龄后背又僵直了,过了好一阵,等那声音都不再传来下文,估摸着联络中断,才松懈下来。
  他神情复杂地叨叨道:“可能还真是穿书。”
  这书的名字叫《人间道》,是篇男主修真升级文,他前阵子上班摸鱼看的,但由于领导分配工作又多又快,没看完。他还看得很潦草,大多剧情都忘了,不过因为“谢龄”这个角色和他同名同音,记忆要多一些。
  “谢龄”是这篇文男主的师尊,清冷出尘的人设,在宗门中地位很高,是宗主的师叔。而地位高,除了辈分因素在,自然还由于自身实力强大。
  想到这,谢龄拂了下衣袖,闭上眼睛——他想感受一下修仙者的强大。
  他依照在各种小说里看过的描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尝试气沉丹田。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可除了山间的风,虫鸟啼鸣,和草木的清香,以及憋气憋得很累外,他什么都没感受到。
  可能是姿势不对。
  呼——
  谢龄深深换了口气,改变姿势,把手平举,五指微屈,想象是在聚气或者蓄积某种力量。
  但拂过他掌心的,只有一片从树上落下来的细小叶子。
  谢龄表情一下子垮了,没好气睁开眼睛。
  “问题大发了。”他小声说,“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我怎么放技能啊?”
  “还是说修仙都是骗人的,这依然是个唯物主义的世界,不过是年代久远了点,有各种各样的门派……”
  “不,我不信,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吐着槽,谢龄甩袖起身,抬脚往山顶走。他估摸着那里是雪声君的住处,里面应该有书籍可以研究。可刚走出数步,又想起刚才答应了那个人要去弟子大会。
  听那个人的说法,宗主希望他在弟子大会上收个徒弟。
  收徒……
  现在的他能教什么?谢龄扼腕,很后悔刚才应的是一声“嗯”。
  弟子大会在一刻钟后开始。
  一刻钟,也就是十五分钟,这点时间,他连这座山都走不下去,更别谈去弟子大会了!甚至于,他连这会开在哪都不知道。
  谢龄举目四顾,茫然了。总不好慢腾腾徒步下山然后逮个人问吧。
  谢龄又甩了下袖子。这衣袖是窄袖,不过外头的罩衫宽大,轻轻一甩,薄纱起落飘然。他眼神也跟着飘飘然然起起落落,落回地上的时候,做出决定,还是先回一趟山顶。
  搞到技能说明最重要。
  脚步继续,速度比方才快上不少。
  天光逐渐变亮,将弥漫在山林间的薄雾照散。鸟叫得更欢,叽叽喳喳不停,把树枝踩歪摇乱。
  这回谢龄无心赏景,但偏偏,有“景”来就他。
  一道流光破空而来,直落到两丈外。
  是个异常英俊的男人。把他往外挪一挪、往街上一放,能吸引无数目光的那种。男人抿着唇看着谢龄,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话。
  谢龄赶紧挂上一副符合自己人设的表情——其实也就是板起了脸。
  来者的脸比他摆得更瘫,眼神幽深淡漠,黑发黑衣黑靴,除了腰封上的一块玉扣,再找不出其他颜色。他逆在风中,整个人站得笔直,像一把插在地上的剑。
  如果说谢龄是清冷,那他则是冰冷。
  谢龄猜这人境界一定很高,有点儿发怵,不过和男人对视的目光没有闪烁,只是手指悄悄动了两下。
  他禀着说多错多的原则闭口不言,在心头默数时间。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第十秒的时候,对方终于说话了,嗓音冷冽,像晃在酒杯里的冰。
  他说:“师弟,我听说你刚才答应了宗主,这次会收徒。”
  原来是师兄啊,感谢您自带解说。
  谢龄将手负到身后,也操起一副冷冷淡淡的口吻应答:“嗯。”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多多少少藏着试探。谢龄小心翼翼观察着这位师兄的神情,而师兄只是蹙了下眉,说:“你喜静,多个徒弟,难免会吵。”
  谢龄:“……”
  谢龄心中的紧张感减少,但师兄的应对难度增加了。他设想了几种回答,都觉得极有可能惹来对面人的深问,目光不自觉敛低。
  他的视野也低了,边缘虚化,却正好瞧见一只鸽子踩着轻快的脚步路过。
  这山上有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但除他之外再无半个人。谢龄想起语文老师教过一种手法,叫以动衬静,于是他灵机一动,道:“却也太静。”
  这话也让师兄静了。
  山间又只余鸟叫和风声,仿佛审判来临前的祥和安宁。谢龄感到些许窒息。他又数起时间,约莫过了半分钟,师兄应了声:“好。”
  谢龄无声松了一口气。
  “那便走吧。”师兄又道。言罢上前一步、将谢龄手臂一带,脚下踏出一把飞剑,化光离开此间。
  动作太快,谢龄根本不及反应,乍然便腾至高空,方才待的山上一草一木都变得渺小不可及,流云在身旁两侧分散,拂面过的风凛冽。好在他是个老出差人了,人生二十几年里全国各地到处飞,对此并不惊讶。
  但害怕还是有几分,毕竟以前都是坐在全封闭的机舱里。
  他努力把这种情绪收敛镇压下去,瞟了眼师兄,寻思着这人态度,捎他不过顺手为之,也用不着说谢,便低下头看起风景……不,俯瞰起宗门来。
  宗门的名字和谢龄穿的这本书相同,都叫人间道,位于什么山上,他说不出来,但见底下峰峦起伏,莽绿连绵,辽阔巍峨。
  河流如同白练,在山间回环蜿蜒;层林里错落着屋宇楼阁,不少人翩翩练剑。谢龄发现自己目力比从前好了,这些都能瞧个一清二楚,不过御剑速度太快,无法仔细研究。
  片刻后,他所处高度开始下降。
  前方出现一片开阔的石坪,数根华表高耸,雕刻古朴久远,石坪一边滚着云烟雾霭、一眼望不穿尽头,另一边起一山门,门上牌匾上的字笔法潦草,勉勉强强能辨出是“人间道”。
  石坪上已有许多人,男女老少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见两人过来,纷纷行礼致意。
  师兄没有回应的意思,带着谢龄行往人最少的一处。谢龄自是不会开口多讲,可都没看清这人是怎么把剑收起的,双脚就踩到了地面。
  本想偷学一下的,他略感失望。不过看在你起降迅速,不带丝毫拖延,飞行途中没有遇到气流颠簸,还是给个五星好评吧。
  “他们便是今年的新弟子。”师兄轻瞥谢龄一样,下颌朝前微扬。
  谢龄顺着看过去,这才注意到那滚滚云海间有座陡峭山峰,一条狭窄的栈道沿山壁盘旋往上,面容稚嫩的少年少女们正从上面走过——他们都是侧着身、摸着壁上凸起的石头走,栈道的宽度无法容纳两只脚。
  阅读过无数修仙小说的谢龄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人间道给新弟子的入门试炼了。
  谢龄没傻到去问这些人要是掉下去会如何。他保持着没有表情的脸,往后退了一步,袖子一拂,往下一坐、腿一盘,耷拉下眼皮子摆出打坐的姿态——这试炼太尼玛凶险了,他担心看着看着就掉个人下去。
  周围是交谈声,说着这个人根骨如何,那个人心性品格又如何。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名字从耳旁过去,谢龄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思绪开始飘。
  他不知道主角是不是这一届的弟子大会上被雪声君收为徒的,但剧情里,他的徒弟唯主角一人。
  希望主角今年别来。
  这文主角走的不是装逼无敌流,而是天分不够勤勉来凑那一挂,对修行的态度很是认真,日日起早贪黑,端的是勤学好问。
  文里的雪声君呢,第一次收徒,自然对徒弟极好,无论主角多晚来到门前求解惑都不烦,还熬着夜为主角编纂适合他的功法剑法,上山下海替他寻找练剑的材料。
  真是感天动地师徒情。
  死于熬夜的谢龄才不愿揽这样的麻烦活。
  如果一定要收个徒弟,那就找个普通点的、不太有上进心的,规定他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五点是求学时间,其余时间段别来打扰。
  想着想着,石坪外山峰上突然传来异响。
  谢龄准备看个热闹,孰料一睁眼,竟看见对面那山峰上半截歪了,像被人斜斜切了一刀,沉重而迅速地向下坠落。
  山坠的方向正是谢龄所在位置,出于身体本能,他抬起手——
  华光自指间激射出,挟着磅礴灵力撞上山峰。
  轰隆!
  碎石纷飞,云雾散乱,倾坠的峰头被这气劲不偏不倚给打了回去。
  那些个随着山峰歪斜,稳不住身形、就要掉入山下、从而失去试炼资格的少年少女们亦被推回去,后背紧贴山壁。

  场间一寂。
  俄顷,石坪和悬针峰上都炸出嘈杂声响。
  “悬针峰怎会在此时发生异状?”“悬针峰就不该发生这样的状况。”“不愧是雪声君,反应真及时!”“方才魂都给我吓飞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