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仙君的替身跑路了(重生 修真)

时间:2022-01-19 10:08:17  作者:鱼思渺
TAG:

   《仙君的替身跑路了》作者:鱼思渺

  文案:
  明辉仙君陆鸣巳身为当世唯一的仙尊,姿容绝世,修为冠绝天下。
  百年前,他曾携十里红妆迎娶南疆巫族的神子危岚。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上达天河之极,下抵冥狱之渊,危岚端坐于龙凤为驾的车辇之上,凤冠霞帔,眸光璀璨。
  他本以为,这一切都是源于初见时明辉神君眼中闪过的惊艳之色。
  直到他于神殿内看到了一幅画。
  画中之人惊绝殊艳,长得和他足有七八分相似。
  但画中人不是他。
  危岚仰慕着陆鸣巳,对他总是百依百顺、予取予求,可无论他付出了多少,在陆鸣巳眼里永远都是理所应当。
  直到那一天,明辉神君迎来了他天人五衰的最后一劫。
  危岚冲进了雷霆中,以一身修为以及骨与魂,替他承受了九霄不灭劫,自己身死道消。
  传闻中无泪无爱的明辉神君,不顾劫难未消,冲进了雷霆之中,妄图护下他一缕残魂,却只看到了他魂飞魄散时最后的一缕光。
  一滴血泪,落入地面。
  神君有泪,只是……太迟了。
  ——
  再次醒来,危岚发现自己回到了一百年前,他刚刚与明辉神君结契之时。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将载着他走向同样的未来。
  危岚想:可是,我已经什么都不欠他了。
  ——陆鸣巳对他族里的庇佑之恩,他用命还了。
  危岚摘下霞帔,掀开车帘,于九天之上的龙凤车辇上一跃而下。
  他不想爱陆鸣巳了。
  #追妻火葬场,1V1,HE,不换攻,先虐受再虐攻#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仙侠修真,重生,成长,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危岚┃配角:陆鸣巳┃其它:追妻火葬场
  一句话简介:我不想爱他了
  立意:自强自立,走向崭新美好的未来
 
 
第1章 
  空旷的寝殿里,一道细瘦纤长的身影坐于玉案一侧,手撑着下颚,脑袋一点一点,昏昏欲睡。
  骤然,“轰”的一声雷鸣冲破夜色,响于耳畔。
  半梦半醒间,那人剧烈地哆嗦了一下,手臂一抖,脑袋滑下来,“咚”一声磕在了玉案上。
  听起来疼极了。
  外面响起了沙沙的雨声,雷鸣却彻底沉寂,再未响起。
  危岚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被磕红的额头,有点迷茫地问:“什么时辰了?”
  屋内一片寂静,无人回答他。
  他低下头,看向摆在玉案上的漏刻。
  子时刚过。
  已经是深夜了,可本来应该回来的人却没有回来,危岚等得疲了,才在不知不觉中昏睡过去。
  ——今天是他与陆鸣巳结契百年的庆日,半月前于床榻上缠绵时,陆鸣巳答应了他,今夜一定会回来陪他。
  然而他没有回来。
  危岚静静盯着计时的漏刻,眼睫轻眨,一双琉璃似清透的眸子里却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不能埋怨,也不该埋怨……谁让他的道侣是明辉仙君陆鸣巳呢?
  陆鸣巳身为当今世间唯一的仙尊,公认的三界共主,一向事务繁忙,也不是第一次对他失约了。
  或许该说,他少有能记住自己对危岚的承诺的时候。
  月色下,青年唇角弯起一个僵硬的弧度,略显讥诮。讥讽的并非是他那位道侣,而是依旧相信他会践守诺言的自己。
  陆鸣巳一贯如此,他又在期待些什么呢?
  危岚敛下眼睫,将那点难得出现的情绪又一次被压了回去。
  今晚,陆鸣巳也许不会回来了……
  可他却不愿就此放弃。
  他与陆鸣巳结契已经一百年了……百年的时光,是一个凡人的一生。对危岚来说,这段关系已经足够久了……久到曾经有过的爱恨全都淹没在漫长的时光里。
  他想要一切都终结在今夜,多一天……都不愿意忍受。
  危岚看着桌子上已经凉透的茶水,原本一片死灰的眼底,渐渐又燃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他要再试一试。
  危岚撑着案几起身,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明辉仙君的寝殿位于后山,离平时处理正事的天极殿并不远,隔着稀薄的雨幕,能看到正殿檐角的神兽雕饰、漏出的几缕璀璨的明珠光辉。
  以及依稀传来的笙歌笑语。
  ——与孤寂沉静的后山不同,天极殿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席,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依旧有几声不成曲调的乐声传来。
  危岚很有自知之明。
  他清楚地知道,那里,是与他格格不入的场合。
  与陆鸣巳这位声震三界的仙君不同,身为他的道侣,危岚可以称得上是寂寂无名。
  他一向不掺和陆鸣巳的那些“正事”,除了刚刚嫁过来时,被他带着参加过几次宴席,介绍给下属外,几乎再未与外界接触过。
  危岚虽然贵为仙尊道侣,可在这属于陆鸣巳的净寰界,真正尊重他的人却没有几个。
  谁让他是一介凡人呢?
  所有人都知道,明辉神君之所以迎娶南疆巫族的神子危岚,是因为他的美貌。
  所谓的仙尊道侣,不过是一只陆鸣巳养在笼子里的雀儿。
  在危岚与陆鸣巳结契的百年间,想给陆鸣巳塞人,或是自荐枕席的人不知凡几,可陆鸣巳眼高于顶,除了危岚,他再未接受任何人。
  所有塞人的,通通被他一句“我已经有道侣了”挡了去。
  在外人眼里,明辉仙君陆鸣巳一贯不近女色,只对他那个凡人道侣,有千丝万缕的柔情。
  纵使是只雀儿,也是只仙君捧在掌心里的雀儿。
  在陆鸣巳那吃了瘪的修士不敢去怨恨他,反倒对仙君唯一的枕边人越发不顺眼,除了瞧不起他的人,暗中给他下绊子的人也不少,这让危岚越发不愿意离开后山。
  因为这后山既是囚笼,也是保护。
  可雀儿也有自己的想法。
  危岚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换了一身鲛纱层叠、华贵繁复的衣衫,撑起画着仙鹤的油纸伞,出了寝殿,一步步向前山的天极殿走去。
  屋外的雨不大,但极密,雨滴像是羽毛一样,打着旋地往人身上飘。
  这样的雨,伞是挡不住的。
  危岚那一身层叠繁复的鲛纱,看着好看,在这样的雨天里行走却是灾难。
  他不会避水的法术,拖尾浸了水,沉重得要命。
  可他又不能脱下这套碍事的行头。
  陆鸣巳是仙尊,他身为仙尊道侣,总不能叫他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拖着沉重的拖尾,顶着风雨,危岚终于一步步地走到了天极殿附近。
  天极殿附近有一层雾纱似的光辉,挡住了天上的雨。危岚没急着进去,而是停留在门口,静静等待着衣衫的下摆被灵气蒸干。
  站在这里,天极殿内的靡靡之音就更加清晰了,莫名带着一种暧昧黏腻的感觉。
  危岚盯着檐角盘缠的龙凤,心想,也不知道殿内在表演些什么?
  他记得,陆鸣巳一向不喜欢这些带着撩拨意味的歌舞。
  夜色寒凉,晚风拂过沾湿的衣襟,危岚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有点冷,但……不能这样衣冠不整地进去。
  阿巳会生气的。
  危岚拢了拢衣领,垂下眼睫,在晚风中安静等待着,尽管身体已经在瑟瑟发抖,可他依旧不言不动,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无论是该他承受的,还是不该他承受的。
  直到下摆铺陈的鲛纱再也见不到濡湿的痕迹,他才一步一步走向天极殿的侧门,欲要进入殿内。
  危岚走得坦然,没什么防备,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连天极殿的大门都进不去。
  然而这样的事就是发生了。
  守卫见他出现有些意外,持剑的手却稳稳拦在了他面前:“夫人,您不能进去。”
  有哪里不对……
  危岚蹙眉,脸上虽然因为寒冷而略显青白,却带着些长期身处高位之人的威严:“你这是何意?”
  门口的守卫拦下了他,心底多少是有些瞧不上他的。
  他心里不耐,没打算好好回答,可当他对上了危岚那张脸,对上了他扑闪着的水润羽睫时,原本充满攻击性的话却突然转了个弯:“夫人,仙尊正在招待西荒来的客人,现在怕是无暇分身。”
  危岚扫了守卫一眼,淡淡道:“不让我进去……这是他的命令?”
  不用点明,他们都知道危岚嘴里的“他”指谁。
  守卫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维持着阻拦他的动作,不敢接话。
  ——仙尊又不知道夫人今晚会过来,这自然不是他的命令。
  只是,想到那些西荒客人带来的绝色舞姬,守卫总觉得,不能就这么让夫人进去。
  守卫不言语,危岚却已经明了这是他的自作主张。
  他沉下嗓音:“你好大的胆子!明知道我是仙尊道侣还敢拦我,这净寰界,从什么时候开始,随便一个人都敢管我这位仙尊道侣的事了?”
  他看似怒火中烧,口不择言,其实出口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和净寰界的这些人一样,知道在这里……谁才是不能惹的人。
  危岚的嗓音空灵而柔软,哪怕故意装出发怒的样子,也没多少威慑力。
  但守卫的额角,登时就冒出了冷汗。
  他不怕危岚,但却畏惧他身后的那个人。
  别说危岚是仙尊的枕边人,就算是一条狗,那也是仙尊的狗,除了仙尊本人,是万万没有其他人敢约束的。
  那不是在欺辱危岚,而是在践踏仙尊的脸面。
  危岚长久以来的好脾气,从不拿仙尊道侣的身份压人,已经快要让这些人忘记了,他不只代表自己。
  守卫被他一吓,拦也不是,放也不是。
  危岚不想跟他纠缠,低斥一声:“让开!”
  他趁着守卫为难之时,一把推开阻拦在眼前的剑刃,径自从侧门悄无声息地混进了殿内。
  “哎!夫人!”守卫拦之不及,再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不能进入殿内,只能止步于大门外,心底止不住冒出忧思,生怕危岚的莽撞给他带来麻烦。
  仙尊在招待西荒来的贵客,希望夫人知情识趣一点,可不要搞出什么乱子来……
  守卫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
  危岚进入殿内时,原本柔婉的靡靡之音音色陡转,变成了交鸣的铿锵之音,曲调骤然激昂起来,像是在昭示着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危岚脚步停下,目光下意识转向中间,乐曲的源头。
  直到这时,他才依稀有些明白,陆鸣巳到底是为了什么,失约于他。
  数位脸上戴着面纱的舞女环绕着一位身着水蓝色薄纱的绝色美人,正在翩翩起舞,舞姿和谐一致,宛若一人。中央那位绝色美人未戴面纱,容颜清冷绝丽,宛如高山之巅不染泥污的雪莲,身段更是柔软至极,一举一动,惑人心神。
  殿内的人都关注着中央的美人,一时竟是没人注意到危岚的到来。
  随着音乐的变化,原本环绕在美人身边的舞姬纷纷离去,只留下两个留在原地,扯着一块巨大的纱布。
  美人身段轻盈,随着音乐的鼓点在纱布上轻轻一跃,宛如腾飞的凤凰追逐火焰一般,直直跃到了主座之上的那人怀里。
  ——是陆鸣巳。
  他的道侣,净寰界的主人,三界共主明辉仙君。
  陆鸣巳生得高大俊美,华贵的镶边墨袍包裹着精悍的身躯,一双漆黑的眸像是无光的深夜,掩藏了一切情绪,略薄的唇不笑也带着三分弧度,给人一种难以揣度的疏远感。
  让人望而生畏。
  然而面对着这样的男人,美人却无半点畏惧。
  他皓腕微抬,轻捻衣袖,为主座上的俊美男子奉上了酒盅:“尊上,这是我主人取绿洲深处的玉衡竹,耗百年时间炼化而成的竹青酒,请您品尝。”
  美人的名字叫做林妄,是西荒的锦华真人送给明辉仙君的“礼物”。
  林妄眼波似春水,眉目含情,迎上了陆鸣巳扫来的目光,脸上带着点点羞馁的红,垂下了头。
  陆鸣巳单手支在座椅上,撑着下巴,眼前是美人露出的修长脖颈。
  他漫不经心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抚了上去。
  霸道的灵力从后颈侵入,流转而过,林妄本能哆嗦了一下,心里略有惊惧,却微微抬起头,露出了含羞带怯,几分嗔怒、几分可怜的神态。
  陆鸣巳捻了下指尖,唇角弯起一瞬。
  ——极品的千阴冰魄体,炉鼎体质,恰恰是对他有用的那种。
  收了也就收了。
  陆鸣巳接过林妄捧上的竹青酒,一饮而尽。
  “锦华真人献美有功……”他低低笑了一声,音色宛如流水潺潺,磁性却又凉薄,“赏!”
  林妄骤然抬起头,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全天下人都知道,明辉仙君陆鸣巳一向不近美色,只对他那个花瓶似的凡人夫人有几分情意。
  如今,他既然夸了锦华真人,即是代表他要将自己留下了。
  林妄妩媚一笑,身子贴了过去,整个人倚在了陆鸣巳身上。
  天极殿内,三万六千颗夜明珠悬于屋顶,下有九根巨大的圆柱撑起屋梁,明珠光辉的照耀下,圆柱在地面拖出长长的阴影。
  危岚藏身阴影之中,看着高台上几乎要重叠到一起的两道身影,眸光浅淡。
  他心里沉闷闷地,像是平白多了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隐隐传来窒涩的闷痛。
  他本以为,就算陆鸣巳再不将他放在心上,郑重许下的誓言,他终归是会做到的。
  ——陆鸣巳曾经对他承诺,绝不会碰他以外的人。
  然而如今这一幕却像是响亮的一巴掌抽在危岚脸上,告诉他,这不过是他的痴心妄想。

  心里的滞涩刚起,下一瞬就好像被什么外力突然抽走,不再疼痛,不再沉闷。
  危岚眨眨眼,心情重归于平静,看着高台上心不在焉的俊逸青年,心里生出万千思绪。
  一直以来,陆鸣巳都因为灵力驳杂不纯而饱受折磨,他每一次动用灵力超过了界限,都会让体内的灵力陷入□□,如受抽筋剥骨之刑。而危岚是巫族的神子,他的灵魂是这世间至纯至净之物,可以帮助陆鸣巳梳理净化他体内驳杂的灵力,减少他的苦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