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瑶尊(穿越)

时间:2022-01-15 09:42:15  作者:九州月下
TAG:

 《瑶尊》作者:九州月下

 
文案:
事业文,种田基建式修仙
 
苏瑶穿越了,对这个残酷的修仙世界适应不良。
但是为了回家,修仙是必要选项。
然后他豁然发现这修仙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自己是抢不过的。
那要怎么办呢?只能从种田开始,找出一个新的套路了。
为了研究灵植,苏瑶用心良苦对小草妖讲孟德尔哥哥和豌豆妹妹的故事。
为了换取物资,他希望蜘蛛姑娘吐丝能一步到位,并且提供优秀图样。
为了让那位有钱的白富美修士入股……额,以身相许这个不太好,投资我退你还来得及吗?
-
陈孜搞不懂这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觉得长头发戴戒指手镯带额饰的就是女人——修士的饰品都是背包位啊,他这么强大优秀有气质的修士总不能每根手指都配储物戒吧,那岂不是要把敌人笑死?
不过,没关系,他身受重伤,换个身份更能隐藏行踪。
但是处久了,这个少年好像……还可以?
这股我要了!先抓住再说!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瑶 ┃ 配角:陈孜、姬豫、苏衍 ┃ 其它:乔岚、乔缕
一句话简介:种田基建式修仙
立意:生而有涯,求知无涯
 
作品简评:
苏瑶意外穿越古代,这是一个道法沦落,弱肉强食的黑暗修真界,为了生存下来,苏瑶不得不想办法发展生产力,扩大领地,修改分配制度,从而获得更多支持来改变世界,在这途中,有一位白富美极为支持他,只是,对方要求的条件,让他很有压力。
这是一个关于修行世界的幻想故事,通过一个个微小的改变,重新构建一个新的修行体系,主角身世、世界奥秘、多彩的人物构成一个庞大的世界观,非常有趣,不容错过。
 
 
第1章 我穿越啦
  接天入云的巨大的山峦中,小小村落,袅袅炊烟。
  村口的栏栅上,一只半人高的巨大的狼首不甘地瞪着眼睛,挂在削尖的原木上,有暗红的血从断开的脖颈滴下,引来大量小虫,盘绕飞舞。
  周围的血迹和栏栅上新鲜的断口,显示着一场大战刚刚结束不久。
  有几处草房外挂起了白幡。
  突然,一个小孩凄厉的声音冲破这片土地的宁静:“啊——阿瑶炸尸啦——”
  ……
  苏瑶穿越的第一天,受到了原住民的热烈欢迎。
  开场便是一头热血劈头盖脸地浇下来,然后便被沾水的柳枝狠狠抽了三五下,再被绑到正午的烈日下暴晒了数个时辰,直到太阳落山,才被解下来,送到床上,温水扇子苦药一番伺候,好玄才缓过气来。
  而在太阳下晕眩到无法呼吸,与死亡差不多零距离接触了一番后,这位穿越者也已经很好的与现实融合,找到了做人的归属感,先前那些死就死吧、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去的想法一扫而空。
  简单的说,他怂了。
  就算想穿回去,那也得做好准备,一刀了断,万万不能再受这番敲零打碎的苦了。
  缓过神来时,天已全暗,遥望低矮的窗外,远方山崖之上,苍狼啸月,噪音回响,幽幽远山,如在天迹。
  一时间,千头万绪,满脸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整理着几乎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他一条条理顺自己的逻辑。
  首先,他叫苏瑶,老爸说他尚在腹中时就不安分,成天摇摇摆摆,拳打脚踢,还早产,于是唤他阿瑶。
  母亲……他从未见过母亲,老爸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生活里并不缺爱,父亲是书画界有名的大佬,成名很早,有大量的时间陪他,他的人生也很美满,完全继承了父亲的智慧和美貌,从小就是人群的焦点,就算爱好广泛,成绩依然一路碾压,每次升学考试后都有各种学校亲自到家来召生的那种。
  然后,然后……
  苏瑶按住额头,用力回忆着发生了什么。
  但是想不起来,他记得地球,记得自己在单亲家庭长大,记得父亲叫他阿瑶,记得数理化公式和手机电脑,却记不得家在哪里,记不得好友,也不记得如何穿越了世界,过往的记忆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模糊不清,反而是另外一个少年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那个少年也叫阿瑶,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落里,智力有缺,无父无母,吃着村人的百家饭长大,在前不久的狼妖袭击里,后脑撞到青石上,生生闭过气去,醒来时,此阿瑶,便不再是彼阿瑶了。
  少年的人生单调得令人发指,除去给村民帮忙打柴挖土,生活就只有吃与睡,仿佛只是一个等他穿越过来的赠送语言知识的工具人。
  他甚至没有“我”这个概念,自然也就没有记忆冲突,只有一个孤单灵魂全然地新生。
  苏瑶沉默许久,终是叹息一声:“行吧。”
  先订个小目标,活下去。
  ……
  一睡醒来,他的小目标遇到第一个困难。
  “阿瑶,你怎么不吃?”头发带着微卷的小姑娘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歪头看着少年,把木碗向前方递了递。
  苏瑶看着碗里白水煮虫子,虫身发涨,长有手指,色彩斑斓,红色的眼睛仿佛透过汤水看他,泛着诡异的光。
  “村长说你昨天伤了元气,这些是他给你挖来补身体的,要趁热吃。”小姑娘提起昨天的事情,还有点小兴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是很爱看这种大场面,尤其是巫祝在阿瑶面前跳巫傩时,那场面,她是真的没见过。
  苏瑶正在心里大骂我就是饿死,从山上跳下去,也不吃它一口——
  就在这时,一名健壮英武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那位昨天一只手就把他挂木头上晒太阳的壮汉,如果让他看出什么不对……苏瑶维持着面无表情,像记忆里一样,接过木碗,拿着筷子就嗦起“饭”来。
  但是嚼下去的第一口,就让他震惊得险些维持不住表情。
  那弹牙的口感,那爆炸的鲜美滋味,那咸甜适中的口感,不输给他吃过的任何一级大厨,而那吞咽之后身体传来的满足感,更是让他有一种精神上的升华感。
  真香,太TM好吃了,虫子又什么样,他还能吃十大碗!
  三两口下肚后,苏瑶意犹未尽,刚把碗递给小姑娘,一只长满老茧的大手就按住他额头。
  对面的村长的神情凝重,不言不语。
  “怎么啦,村长伯伯,是又要驱邪吗?”小姑娘天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
  村长摇头,他声音沙哑又有些低沉:“倒是不用,阿瑶生死间走了一遭,我以为是被夺舍,但现在看来,灵肉合一,并无不妥,应该是原本缺失的魂魄归位、灵智苏醒,倒是白让他遭罪啦。”
  啥,这居然是个修仙世界吗?
  苏瑶满脑子问号。
  “你照顾好阿瑶,这几天让他做些轻省的活计,暂时不要上山了。”那中年人叮嘱了一句,便匆忙离开了。
  小姑娘点点头。
  苏瑶一时呆滞,不是吧,我都这样了,还要做活?
  小姑娘倒是很高兴:“阿瑶,吃饱了就走吧。”
  不,我并没有吃饱……
  ……
  小姑娘很好套话,甚至都不用套话,她就能叽叽喳喳地讲上一天。
  在她乱七八糟地叙述里,得到了如下讯息。
  这里是东荒大泽的拒北山脉,小村就叫北山村,属于东荒第一仙城治下的边缘地区,有上仙保护着周围不受荒古异兽的威胁,周围多是荒古巨兽,上山很危险等等。
  北山村周围没有田地,村民想要得到生活物资,就必须去山上的矿洞挖掘一种石头,每月有仙城的人会来购买这些石头,卖给他们粮食。
  苏瑶本来想要继续装傻,但没想到,他恢复灵智的消息传的太快,以至于村人热情得让他难以适应。
  走了一圈,不少人给他塞了一个个灰色黑色的米团,只是相比开始那盘好吃的虫子,这些米团超难吃,像在吃沙子。
  苏瑶分配到的轻省活计,就是帮着村民打水。
  村子依山,有一口泉水在村后,泉眼旁边,放着两个巨大的水桶——大到足够苏瑶坐在里边泡澡。
  苏瑶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活计,它轻省吗?”
  然后他看到那个五六岁,不到他腰间的小姑娘,伸出细藕般可爱的胳膊,轻松地扛起了那比她人还高上一尺的大木桶,轻快地走向村后的泉水,还能转身对他笑:“阿瑶,快点来啊。”
  苏瑶有些凌乱地走到木桶前,伸手去提,木桶却并不如想像中的重,苏瑶甚至一只手就提了起来,仿佛是这玩意是薄塑料做的。
  咦,是重力很低么?
  他略松了一口气,跟着小姑娘,在水池里打了一桶水,提上来也很轻,像提五六斤苹果的手感,如果不是的太大拿不住,他甚至可以两个手一手一桶。
  是很轻了。
  挨家挨户地送了水,有很多人不在家,只需要把水缸加满,但转了一圈,苏瑶发现这里文明水平差不多等同于古代战国,这里的器具大多木头和青铜,外加粗陶,连个精致一点的细陶都没有。
  村里没有老人,留下的都是一些怀孕的女子,剩下的都上山去了。
  按记忆里少量的细节,山上的矿洞离村子很远,走山路要三五天,村里的人去一次,差不多要半个月才回来。
  上山很危险,时常有人竖着上去,横着下来。
  村口的狼尸,就是狼群趁着着村里都是妇孺,前来袭击,让村里损失了三个人丁,这还是苏瑶炸尸,减少了一个数据。
  不过,稀少的村人还是让他轻松了很多。
  倒不是他社恐,但他毕竟是外来者,很多马脚会不经意露出来,有点缓冲时间也是好的。
  就这样,苏瑶和这个叫阿萝的小姑娘混成了好朋友。
  小姑娘会很大方地给他讲村里每个认识的人,家里有几口,喜欢不喜欢他们,又为什么喜欢,而做为报答,苏瑶会用茅草给她编一个小小的蚂蚱,做为他们之间的秘密的报酬。
  “对了,阿瑶,”小姑娘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晚上别看星星了,还是早点睡吧。”
  “为什么啊?”苏瑶微笑着问,少年的漂亮的眼眸宛如秋水,清洌又明亮。
  “巫祝说过,晚上不睡的话,会遇到怪东西的。”阿萝细声细气地说。
  “好的,知道了。”苏瑶点点头。
  ……
  晚上他依然出门,在前院遥望星空,以手为轨,将星辰轨迹一颗颗记在门前的细土图表上。
  搜集星图,是想知道,有没有可能通过星空,找到在宇宙中的位置。
  就算希望渺茫,他还是想试试。
  对着星空,他低声说出自己的祈愿,以及,定下的大目标。
  “老爹,这个世界是可以修仙的,我会努力成仙,你呢,要自己保重,一定要活到等我回家啊。”
  低声说出愿望,月下的少年双手合什,对着星空天地,拜了一拜。
  随后,他感觉背后被人拍了拍。
 
 
第2章 或许可以一展才华
  回过头,他看到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均称的手。
  那手指纤长,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净,放淘宝上绝对是可以横扫图床,日入上千的手模。
  唯一有点不好的是——手并没有主人,只是在精致的手腕后接着一截的直达手肘的臂膀,其后,便空无一片,无所凭依,孤孤单单地浮在空中。
  那一瞬间,他的瞳孔放大,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直立起来。
  他伸出手指,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地按住对方的手指,一点一点,将它从自己的肩膀上拔开。
  接触的瞬间,他发现对方并没有尸体的冰凉冷硬,反而透出一点微弱的温度,碰了碰他的手指,很平静地被推开。
  几乎同时,苏瑶脚下发力,如同离弦的箭,烧臀的犬,狂奔而出,那脚步之大,几乎能打到他后脑勺。
  “救命,有鬼啊——”
  那手臂似乎不有些不悦,一把扯住他的后领子,轻松地拎起少年,把他放回原地,指尖轻轻按在他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苏瑶一滞,很乖巧的闭嘴了,但那有些惊惶的眼神,绷紧的肌肉,还是显示了他的紧张。
  可能是太紧张,他感觉身下的土地似乎摇晃了下,然后又晃了晃。
  他以为是对方的妖法,可仔细一感觉,地面已经重新安静下来。
  手臂随意地挥了挥,习惯性地想摸下巴,却摸了个空,它平静地轻轻在空中点了点指尖,仿佛陷入了思考,随后,降下高度,轻轻漂浮在苏瑶刚刚在地上划出的星图中。
  审视了数息后,它伸指一弹,地上灰土轻漾,刚刚的星图就已经消失不见。
  它在地上飞快地绘出一张细致的星图,仔细辨别了一会,这才悠哉悠哉地飘到他面前,仿佛在显摆自己的学识。
  苏瑶还是很紧张,有些后悔自己不听别人的警告,但感觉这手好像没什么恶意,便小声地试探道:“那……多谢?”
  断臂伸手,满意地摸摸他的头,溜溜达达地向上飞去,消失在夜空中。
  苏瑶看了两眼地上的星图,再看看天空,反复数次后,又回头看了看低矮漆黑的小小的房间,终是没有胆子再回房,可当他打开院门,想要去找个就近的村人同睡时,却发现漆黑的村路幽幽深深,天上的月光虽亮,却让小路更添寒意,仿佛在阴影之中,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会将人带上未知的诡途。
  就,进退两难。
  他纠结了数息,还是退回了屋子,缩回了床上。
  担忧与焦灼之中,他莫名就想到那鬼手刚刚划出的星图,他记忆力非常不错,却没有到过目不忘的境地,可刚刚的星图却能在回想时瞬间出现在脑海中,细节满满,他甚至可以直接在脑海中数星星。
  更甚者,那脑海星图中的无数星辰,就那样,仿佛自然而然,运行起来。

  ……
  早上醒来时,苏瑶觉得精神饱满,本来伤了元气的身体好到可以直接来两个空翻。
  这不是错觉,他连视力都更好了——至少,在昨天,他是不能看清楚一只空中的小虫腿上有几根绒毛。
  他下意识联想起那张星图,但却发现,记忆里的星图已经一团模糊,完全想不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