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重回1995

时间:2022-01-05 10:26:52  作者:路小哥
TAG:

   重回1995

  作者:路小哥
  本文文案:
  上一世,夏希乐识人不清,跟着亲妈改嫁,最终落得个重病被赶出家门的下场。
  弥留之际,是父亲当年照顾过的孩子把他接回家精心照顾,给了他人生最后的体面,和最幸福的时光。
  再睁眼,他回到1995年
  ——他人生的分水岭。
  爸爸还在,那个孩子也才刚到他家。
  这一世,他要早早的给他一个家。
  卖邮票买房子,出配方建厂,股票投资,买房买地……
  写谁名字?当然是宁轻!
  不知不觉变‘富一代’的宁轻:……
  初到夏家,宁轻浑身是刺,对谁都没一个好脸色。
  可有个软糯糯的小糯米团子,啥都不怕,软绵绵的黏在他后头,甩都甩不掉。
  宁轻能怎么办?
  只能把糯团子小心的护着,这一护,就护了一辈子。
  小剧场1:
  亲妈: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
  夏希乐:我有哥哥。
  亲妈:有了新孩子,你就得靠边站
  夏希乐:我有哥哥。
  ……
  亲妈:他会结婚生子
  夏希乐:我也……
  宁轻:嗯?
  夏希乐:啊!我回家做饭去~
  小剧场2:
  朋友问:小孩子不听话怎么办?
  宁轻答:揍一顿就好了。
  朋友问:舍不得揍咋办?
  宁轻答:呵!(冷笑)我他喵怎么知道?我也舍不得揍啊!!!!
  本文又名:《重生后,我哥成了富一代》
  #这是一个努力挣钱让大哥当‘富一代’的故事!#
  口嫌体正直攻 X 重生软萌乖巧受
  排雷:
  1、1V1,甜宠,日常、家长里短文
  2、住一起,但无血缘关系,也不在同一个户口本上
  3、作者死逻辑,勿较真
  4、时间跨度:1995——2021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希乐,宁轻 ┃ 配角:夏东伟 ┃ 其它:每天早上9:00更新
  一句话简介:重回人生分水岭
  立意:心有阳光,蝴蝶自来
 
 
第1章 
  夏希乐是被门外的说话声给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些不解的想,平时落针可闻的家里怎么会有说话声?而且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
  几秒钟后,他茫然的视线终于聚焦,只见三角横梁上是黑漆漆的瓦片屋顶,几片明瓦嵌在其中,漏下丁点亮光,依稀可见几缕垂挂着的蜘蛛网在随风晃动。
  这是哪?
  他不是病情突然加重,被送进手术室抢救了吗?
  不过转念间他就猜到了可能性,肯定又是宁轻大哥趁着他没醒,把他带到了哪里度假。就是不知道这回是什么地方,住的地方居然这么复古接地气。
  想明白后,他也不急着出去找人了,而是习惯性的动了动僵硬的腿,又伸了伸胳膊。
  然后一动之下,就发现了不对劲。
  手脚太轻快了。
  他这具身体平时动一下都要喘上半天气,今天怎么那么轻松?
  他下意识的把自觉不对的手伸到面前,待看清眼前的画面时,他的眼睛倏地瞪圆了。
  这是一双又白又嫩又小的手,手背肉嘟嘟的,不管是大小,还是肤色,都不可能是他那双布满针孔早已枯朽的手。
  顾不上许多,他霍地坐起身滑下床,连鞋都没有穿就跑到了一面穿衣镜前。
  镜子里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穿着睡衣,四五岁左右,皮肤白得发亮,肉嘟嘟、白嫩嫩的脸上一双灵动的小鹿眼忽闪忽闪。
  不能说和他小时候长得像,只能说一模一样。
  夏希乐皱眉。
  镜子里的小男孩也跟着皱眉。
  他抬起手,小男孩也跟着抬起手。
  夏希乐:“……”
  他这是做梦?还是像小说里说的,他重生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狠狠的掐了把自己的白嫩胳膊,
  “嘶——”疼,是真的。
  他又跑到书桌前。
  只见巴掌大的日历上,写着两行大字:
  1995年2月2日
  大年初三
  夏希乐的眼睛再度瞪圆,
  ——所以,他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五岁这一年,他人生的分水岭。
  大概是为了证实他的想法,门外说话的声音陡然拔高起来。
  “夏东伟,你什么意思?”
  ——是他亲妈沈琳的声音。
  夏东伟?
  不对,等等,爸爸???
  夏希乐眼睛倏地一亮,下意识的就往房门口跑,只是跑了两步后又止住了脚步。
  他想起来了,今天是一九九五年大年初三,爸爸就是在这一天,把宁轻大哥给带回家的。
  上一世,他一直睡着没有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他醒过来,爸爸已经带着宁轻大哥住到了县上的旅馆。他也被沈琳洗脑了一晚上,说爸爸出轨背叛了这个家,还有了别的孩子,不要他了。
  第二天他跑去找爸爸,正好看到爸爸带着宁轻哥哥在县上买东西。
  两人其乐融融,看起来和亲父子一样。
  他难过得不行,想要去问问爸爸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了,却被跟过来的沈琳拉住,又和他说了许多爸爸的坏话,他便真的信了,并且当天就同意沈琳的提议,去了姥姥家,后来又被送到了小姨家。
  等他再回来,爸爸已经离开。
  再有音讯,已经是二十年后。而人,也早已变成一抔黄土。
  纵然得知事情真相,也早已于事无补。
  所以夏希乐想看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一个一直平静的家庭四分五裂。
  他快速的爬到窗户下放着的凳子上,透过狭小的窗户,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爸爸夏东伟。
  男人跟他记忆中的一样,长身玉立,仪表不凡,清俊的面容上透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温和。
  时隔二十年再见到夏东伟,夏希乐只觉得鼻子发酸,差点喜极而泣。
  爸爸还活着,真好!
  突然想到什么,夏希乐四处梭巡了一圈,果然在前院暗红色的大铁门边看到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那是十岁的宁轻。
  他戴着一顶毛线帽,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容,身上穿着一件大了许多的绿色外套,显得整个人空荡荡的,但从身型和漫不经心的站姿上依旧可以看出他由内而外,不凡的气度。
  骤然看到小了一个号不止的宁轻,夏希乐乐弯了眼睛,然后忍不住在心里感慨,小时候的宁轻大哥真可爱。
  忽然,宁轻似有所觉般转头看过来,眼神犀利如利剑。
  但因为窗子背光,他看不清里面的情景,只觉得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他不自在的蹙了下眉,又看了眼正和女人说着话的夏东伟,转身出了大门。
  夏希乐眨眨眼,怎么走了?他下意识就要去追,只是还没行动,就被沈琳骤然拔高的声音打断。
  “我不同意!!!”
  夏希乐只能按捺下找人的冲动,看着院子里正在对峙的两个人。
  夏东伟没发现儿子正盯着自己,他体谅沈琳一个人在老家带孩子不容易,好声好气的劝道:“沈琳,宁轻是我恩人的孩子,我不能不管。”
  “你管?你拿什么管?”沈琳杏眼一瞪,怒不可遏道,“拿养儿子的钱去养个外人吗?”
  听到这里,夏希乐禁不住冷笑起来。
  拿养儿子的钱去养外人?说的不就是沈琳吗?
  上辈子离婚后,爸爸每个月都有寄抚养费回来,即便是爸爸去世后,宁轻大哥也没断过寄钱。
  可这笔指定给他的钱,他作为当事人却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是连知都不知道,直到他被赶出家门。
  屋里,夏希乐回忆着上一世,院子里,沈琳抬手一指,
  “你看看,看看我们娘俩住的是什么地方,这村子里但凡有点钱的,哪家不开始建楼房了?也就我们家还住着破瓦房,你有钱不想着改善我们的生活,竟然想拿去养一个不知哪来的野孩子。”
  “夏东伟,你脑子有病吧。”
  饶是夏东伟脾气再好,被沈琳这么说也觉得恼火,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我再说一次,宁轻不是野孩子,他是我恩人的孩子。”
  沈琳被他吼得一愣,随即怒火中烧,“你吼我??”
  夏东伟冷着脸没有说话,他觉得沈琳简直不可理喻。
  沈琳被气得恨不得上去挠人,但她自持有素质,做不出动手这种泼妇行为。突然,她眼珠一转,嘴角边勾起一抹嘲讽,状似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你恩人是个女的吧?”
  夏东伟猜不透沈琳卖的什么关子,但自觉不是什么好话,“是,她是女的,但不管她是男是女,她都是我的恩人。”
  “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
  “我没有。”
  “没有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沈琳睨着他,不屑道,“我看你就是早和人家有一腿,那孩子该不会就是你亲生的吧?我说呢,大过年的不回家往外跑,原来是早有相好的。”
  “沈琳,你别胡说八道。”夏东伟被气得脸色铁青。
  猛然间想起什么,他猛地转头朝院门口看过去,确定没看到孩子的身影后,他才劫后重生般松了口气。
  真让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孩子听到那些话,他会内疚一辈子。
  沈琳见他这么紧张,心里的不爽到达了顶点,她冷笑着嘲讽道,“哟,这么紧张?这要说不是亲生的都没人信。要不我去找街坊邻居来评评理?”
  说着,抬脚就要往门口走,却被夏东伟一把拉住。
  他面色不虞到:“沈琳,你别无理取闹。你把这些莫须有的事说出去,你让儿子以后还怎么在这里生活。”
  也幸好大过年的,大家都不起那么早,夏家又住的偏僻,刚刚的吵架声才没引来外人,不然流言传出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到时候真是百口莫辩。
  沈琳一把甩开他的手,满眼满脸都是嘲讽道:“原来你还记得你有儿子啊?我还以为你只记得外面那一个呢。”
  夏东伟的耐心终于耗尽,他不想再和沈琳这么无意义的掰扯下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琳也不含糊,直接开了条件,“把那野孩子送走,不然我现在就去和儿子说,他爸出轨不要他了,看看他怎么看你这个爹。顺便再去村里溜达溜达,聊聊我大过年吵架的事。”
  “你自己选!”
  “沈琳!!!”夏东伟眼眶都给气红了,“你这是让我忘恩负义。”
  房间里,夏希乐紧紧抿着唇,肉嘟嘟的小脸沉得冷气咻咻的往外冒,两只小肉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攥成了拳头。
  爸爸最是重情义,别说是有恩,就算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他都会拉把手。
  可现在沈琳却要他在道义恩情和亲情之间做选择。
  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选?
  夏希乐眼眶发红,夏东伟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闭了闭眼,无力道:“沈琳,你一定要这样吗?”
  “对。”沈琳一丝犹豫都没有。
  她的钱,凭什么要给别人?
  拿去打麻将都比养个野孩子强,而且谁知道夏东伟说的是不是真的,哪来的恩人?以前怎么没说?说不定就是他亲儿子。让她沈琳去养别人的孩子,做梦去吧!
  “好,”夏东伟像是突然苍老了好几岁,声音气势都弱了几分,“我考虑一下。”
  说完,他转身朝夏希乐的房间走过去,“我去看看儿子。”
  “不行。”沈琳伸手拦住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是不是要趁机说服儿子?”
  “我告诉你夏东伟,想都别想。”
  “在你把事情解决前,儿子你就别想见了。否则……你知道的。”她威胁道。
  夏东伟看着面前对他怒目而视的女人,突然发现,他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妻子。
  以前只是觉得她过于娇气,受不得苦,但人却是善良的。看在当年她照顾了母亲大半年的情分上,他从未说过她半句不是,她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尽力去满足。
  可今天的争吵就像是一耳光甩在他脸上。
  火辣辣的疼着。
  为了儿子,为了宁轻,他根本别无选择。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儿子紧闭的房门,转身离开。
  夏希乐看得瞬间泪目。
  上一世的夏东伟一定想不到,这是他看儿子的最后机会。
  夏希乐再也忍不住,赤脚追了出去。
  “爸爸——”
 
 
第2章 
  夏东伟听到儿子的声音,猛地顿住脚步回头,一见之下他的心差点提到嗓子眼,
  就见儿子身上就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睡裤,脚下更甚,直接光着。小小的人儿就这么朝他跑过来。
  细看之下还能看到他发红的眼眶。
  他顿时心疼得不行,一边说着“怎么没穿衣服没穿鞋?”一边大步迎上去,张开手把儿子一把抱了起来。
  陡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夏希乐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到了实处上。怕惊醒了什么般,他小小声的叫了一声,“爸爸。”
  看着儿子眼眶通红,眼里蓄着泪的样子,夏东伟心都要碎了,他语气急切道:“怎么哭了?嗯?跟爸爸说是不是做噩梦了?爸爸不是跟你说过吗?噩梦都是假的,不要信。”


  夏希乐抿着唇,一把搂住夏东伟的脖子,然后把脸埋了进去,用小奶音说:“爸爸,我没做噩梦,就是想你了。”
  “……”
  原来是在撒娇。
  夏东伟松了口气的同时,只觉得心底暖洋洋的,没想到就算一年没见,儿子也没忘了自己。他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温声道:“爸爸也想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