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重生后我成了太子的白月光

时间:2022-09-26 15:24:53  作者:小庄周
TAG:


许芊芊是国公府的嫡女,自小便是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更是当今圣上亲赐的太子妃,让人艳羡不已。
从懂事开始,她便跟在晏呈身后,一跟,便是十几年,眼底心底都是他。
如愿以偿嫁给他后,可下场却不怎么好。
香消玉殒的那一瞬,许芊芊恍惚想起,她这个太子妃,并非是晏呈心甘情愿所娶的。
重生后,许芊芊不想再在他身上载一次跟头,怎么都暖不热的心,她决定不暖了。
一厢情愿,愿赌服输。
与其受他冷眼,倒不如另觅良人。
-
小剧场1
几日后。
好友道:“许小姐毕竟是未来的太子妃,这般僵持闹出笑话,太子爷不妨去哄一下?”
晏呈不甚在意,语气淡淡,“过多两日她自个儿会来。”
谁知,再见时,她和外人谈笑风生。
全然没有半点要寻他的意思。
小剧场2
许芊芊在西街支起了一间香粉铺子,生意十分热络。
某日。
下了早朝的晏呈,马车途径许芊芊的香粉铺子。
只见素日里跟在他身后的许芊芊此刻正红着脸和英勇俊俏的少将军说着话。
他冷嗤一声,不屑一顾。
第二日。
许芊芊赠了一个香囊给温润如玉的英国公世子,两人瞧上去,情投意合,含情脉脉,眸子里能拉出丝儿来。
晏呈笑了。
手中的昂贵瓷杯,亦被他面无表情的捏了个粉碎。
小剧场3
晏呈生来便是最尊贵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生杀予夺,说一不二。
直到他发现那人是彻彻底底想离开时,他才发现,自己会在许芊芊身上,栽的那么深。
1:双C/前世今生都是只有彼此
2:追妻火葬场
3:女主有小小的事业线哈,不是无脑,重生开挂~
4:外冷内热太子爷(口嫌体正直?算是)X翻脸不认人,说弃就弃娇艳美人
5:女主开铺子并没有抛头露面!!!都是和别人对接!!!没有按照自己的名义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芊芊 ┃ 配角:下一本《心上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太子每天都追妻火葬场疯狂打脸
立意:时间会教会你珍惜也会看着你成长


第1章 重生
季朝的冬夜最是寒冷,大雪接连下了几日,也未曾停歇,大雪压着梅花的枝头,一片雪白里冒出了一点点儿的红色花朵,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将一片六角雪花吹落在地上。
东宫,岁阖殿。
一个穿着素绿衣裳的宫女手中正拿着银针放进了那晚黑乎乎的药中,短暂的等待片刻后,她将银针拿了起来,继而借着殿内的烛火仔细得看着,看上去,格外的谨慎小心。
直到殿内响起了低低的咳嗽声时,丫鬟才立刻将银针收好,立刻端了药往紫檀木瑞兽的雕花床走去。
殿内的烛火熠熠生光,将整个殿内照的通亮,也照到了床榻上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血色全无,唇色苍白,眼睛有些许的肿起,看上去,像是刚哭过。
“流苏...咳咳,殿下呢?”躺在床榻上的许芊芊,说起殿下二字时,哪怕再无神的眼里,亦是带着零星的光,仿佛口中的殿下回来了,她的身子便能好起来了。
流苏听见这话,又瞧见自家主子这般虚弱的模样,扭头心疼的眼泪直流压着哭腔,道:“太子妃,您怕是忘了,殿下去了凌安,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
一个月前,太子晏呈从京都出发去了凌安那边,而太子妃自他离开后,便失足掉进了东宫后花园的湖里,初冬的湖水冷的刺骨,平日里弱不禁风的许芊芊哪里吃的了这个苦头,一直病,病到了现在。
太医来瞧了,说是染了风寒,开了药吃,但直到现在都未见好转,反倒越来越虚弱,夜里许芊芊睡着后,流苏都能提心吊胆一整夜,生怕她翌日便醒不来了。
如今她的身子骨,也确实虚弱。
许芊芊一听,那双有些红肿的眼眸,却又盛满了雾气,眼瞧着眼泪便要掉下来,她扭过头,喉口发涩的道:“我送去的那些信件,殿下也没有回只言片语吗?”
流苏摇头,顺势将药给递了上去。
许芊芊只觉得一口血涌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她无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喝下了流苏递来的药后,便听见殿外传来了两个婆子碎嘴的声音。
“听说太子殿下将太子妃的......”声音渐小,可却传到了许芊芊的耳朵里,她心口不知为何,瞬间有些不安,而后对着流苏道:“你去问问。”
流苏立刻应了,将药碗搁置在旁侧,继而起身走了出去。
门打开小半又迅速关上,但不少寒风却还是趁虚钻了进来,引得床榻上的许芊芊又咳嗽了好几声,但此刻她已经无心顾及自己的身子,最近这段时间,她总是心神不宁的。
先是失足掉进了湖水,后又是一月的风寒未好,如今再是方才婆子们的话,脑海中思绪万千,不一会儿,门便打开了,流苏走了进来,那张小脸血色全无,苍白无比。
“发生何事了?”
“没什么,就...就是太子殿下快回来了,”流苏支支吾吾的,然后拿着药碗企图转身便走。
但许芊芊在东宫呆了一年多,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她自知流苏是不愿让她知道,越是如此,这件事便越是严重,她岂能甘心,“你实话同我说。”
流苏扑腾一声,跪在了殿内,压着哭腔道:“方才婆子说,太子殿下从凌安那边传了信,让慎刑司的人将大老爷给抓了起来,如今,正在里头审问呢。”
轰隆一声,心里的一根弦像是崩掉了那般。许芊芊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冲上了脑袋,让她瞬间有些眩晕,她回过神后,立刻撩开了被子,企图走下床榻,但是几乎是脚刚落地,身子便一软,一口血吐了出来,气急攻心,血流冲上来的那一刻,许芊芊两眼一闭,往后一倒。
......
许芊芊感觉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像是漂浮在半空中,待她睁开眼时,方才发现,自己真的成了一具孤魂,她...死了,而她此刻,居然飘到了晏呈的身边。
屋内摆放了一个紫檀木桌案,还有一个太师椅,身侧是一副巨大的山水画屏风,旁侧有两个青花瓷的瓶器,不似东宫豪华,许芊芊猜,应该是在凌安的府邸上。
还没等反应过来,许芊芊便看见晏呈身边一直近身伺候的苏维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太子殿下,这是太子妃差人送来的信。”
“放着,”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身暗色的华服,那双眸子宛如一片清冷的湖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那封信,依旧在看他手中的折子。
苏维倒是习惯了一样,拿着信件放在了旁侧。
此刻,许芊芊才看见,苏维放的那一叠,都是她这一个月写给晏呈的,可这一叠信封,连封口都完好无损,丝毫没有拆过的痕迹,可见他是对她有多么的不待见。
许芊芊张了张口,很想问为何要把那么疼爱他的大伯父给抓进慎刑司。
可开口了却发现,他看不见,亦听不见。
许芊芊突然便想,为何自己的魂魄会来到凌安这边,许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自己跟在他身后十几年,从年幼懵懂,到情窦初开,再到及笄的大婚,她的心里,全都是晏呈的影子。
可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是他的无情、漠视、冷淡、无所谓。
许芊芊就站在晏呈的身侧,那双桃花眼瞬间盛满了雾气,可她忘了,她如今是一具孤魂,是没有眼泪的,他亦看不见,许芊芊自嘲的笑了,就算她不是一具孤魂,是实打实的站在他面前。
她哭了,他也亦是如此。
——无动于衷。
几乎是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她感觉到自己慢慢的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她看着晏呈,直到他的面容模糊,她逐渐透明,最终消散,仿佛从未来过那般。
......
“轰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劈里啪啦的雨声,下的人心声烦闷,砖瓦亦被敲得砰砰作晌。
许芊芊略感烦闷的转了个身,却不慎压到了自己的手,她疼的“嘶”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入眼的是金丝楠木雕花床,身上盖着的是上号的金丝绣竹的蚕丝被。
怎么会...
这不是...国公府,自己的闺房吗?
“小姐,你醒了?”流苏掌灯走上前,微微的屈身靠近了许芊芊,烛火的光在她脸上倒映出了光圈,见她有些发愣,流苏心疼的又问道:“小姐,是不是手又疼了?”
许芊芊顺着流苏的话看向了自己的手,手心上缠了一圈白色的细布,隐隐还可见斑驳的血迹,她的心一紧,有些荒诞的想法在她的心里头生根发芽。
流苏没有看见许芊芊如今的表情,心疼的开口道:“小姐,这个伤口估计得留疤了,今日下那么大的雨,外头的郎中也不愿进府瞧瞧,明日若是雨停了,你听奴婢的,我们出去瞧瞧手,可好?”
许芊芊却没有回流苏的这句话,轻声道:“流苏,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日是正元二十年,二月初一啊。”
许芊芊垂眸,喉口突然感到涩意,她抿了抿唇,将流苏打发了下去,一个人靠在床榻上,借着微弱的烛火,看向自己的手心,她居然回到了嫁给晏呈的前两年。
正元二十年,二月初一,许芊芊对今天印象格外的深刻,只因前世的今日,她进了东宫里面,因桌案太乱,便整理了一下,却看见晏呈的案上,有一盒胭脂,她刚拿起来,便被晏呈看见,随后两人起了冲突,晏呈一气之下便说了退婚二字。
而后,晏呈夺过胭脂盒,许芊芊没站稳,往后踉跄了几步,玉手撑在了雕花桌案上,掌心无措的在空中划拉了几下,却不料,恰好盖住了裁纸刀。
不过当时没有太过于在意,脑子里只剩下他说要退婚的话,她当时也顾不得疼痛,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再也不乱翻他的桌案了,也不随意的吃醋了。
可晏呈不听她的解释,执意要让人送她出去,为了不让他生气真的退掉婚事,许芊芊乖巧的走了出去,谁知,走到一半竟下起了雨。
宫女撑着伞送许芊芊出去,但是她还是淋到了一些,回到家便昏睡过去,也全然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伤口这回事。
思绪渐渐收回。
许芊芊的心里头虽然还是有些惊讶,但也很快便接受了事实,于她而言,重生是利大于弊,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这一次,她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
想到今日自己在殿前失仪,她便不禁有些懊恼,如今两年后的自己回到现在,不免觉得此刻的她,有点可悲。
杂乱的思绪被她暂且搁置开来。
前世是她钻了牛角尖,非要用自己的一辈子赌他的一句有可能。
如今,她已经尝到过那种嫁给他之后的滋味,没有想象中的琴瑟和鸣,夫妻恩爱,有的只是数不尽的冷漠相待。
她不愿再如此。
不管如何,当务之急是先顺着宴呈,顺水推舟,将婚事退了再说。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前五十红包!!!!
这一本是重生文,重生加追妻火葬场,别怕,明天就开虐男主了!!!狗子死傲娇!《别担心别担心》其实我jio得挺甜的!
推一篇文《我靠戒尺系统养成首辅夫君》作者:颜绾
书号:6264496
【真·戒尺之下出贤夫】
【媳妇娶的好,纨绔变首辅】


第2章 她怎么受伤了?
翌日。
天适才亮起,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光折射下来,清晨的阳光斑驳的洒在雕花窗棂上,许芊芊是被手掌的伤疼醒的,她睁开双眼,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
白色细布上的血,经过一夜已经凝固了,许芊芊解开,仔细一瞧,手心上一条长长的划痕很显眼,上面有红色的鲜血,还有黑色的干涸血迹。
像条蜈蚣一样,难看。
许芊芊不由得想起前世,她因为收晏呈的情绪所影响,所以无暇去顾及自己的伤疤,连续好几日去东宫和晏呈服软,当这件事过去后,她才想起自己手心的伤疤。
但是晚了,当时手心的伤口已经结痂,就算后期再补救,也无济于事,而她也将伤口掩藏起来,不敢让晏呈瞧见,怕他嫌弃。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是流苏推门的声,流苏拨开屋内的珠帘,一眼瞧见了许芊芊,见她醒了,一边吩咐婆子们去拿洗漱的用品,一边走上前给许芊芊更衣。
“小姐,老夫人说,让你醒了过去一趟。”流苏说完,顿了顿,放低了声,“许是太子殿下的事情,传到了老夫人的耳朵里。”
不用流苏解释,许芊芊也知道。
前世的时候,她和晏呈这么一闹,最担忧的便是祖母,倒不是多疼爱她,而是不忍心把快到手的太子妃之位任之飞走,当时,许芊芊还心心念念晏呈,自然对祖母出的主意言听计从,祖孙两个一个劲儿的讨好晏呈,直到他软了态度,祖母才睡了一个好觉。
如今回头想想,可谓是卑微到了骨子里。
......
许芊芊没有耽误时间,但也没有立刻就去,而是用了早膳,换了件白色的流苏百蝶裙,脖颈上戴了一串蓝色宝石制成的璎珞,发髻盘了一个飞天髻,上面簪着一个镀金点翠鸟架步摇,明眸皓齿,雪肤美貌,饶是府邸里的丫鬟婆子小厮们从小见小姐长大的,但是每每瞧见都觉得赏心悦目,像是一副会动的美人图。
许芊芊就一步一步的慢悠悠的走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里。
国公府很大,分为了四个院子,一个是前院,招待宾客们,一个是老夫人住的安寿院,许芊芊因没有父母的原因,单独住一个院子,唤浅云院,另一个合康院,是大伯一家五口住的。
许芊芊一到安寿院,便被许老夫人拉着手坐在了她的身侧,关心了两句她的伤势,便立刻切入了正题,“芊芊,你不用难过,太子殿下说的,或许就是一时的气话,等气消了,你记得进宫一趟,好好的给殿下赔个不是,你未来是太子妃,将来是一国之母,有无数个女人陪在太子殿下身边,你如今容纳不下一个胭脂盒,将来如何母仪天下?”
此话亦是大不敬,当今圣上身体正好,何来的她是一国之母之说。
许芊芊敛眸,她当然知道祖母在意的不是她的想法,而是太子妃的位置,许老夫人爱权势,父亲幼时并不受许老夫人喜爱,只是后来和微服私访的圣上结识,并且伴随君侧,出了不少造福季朝的妙策,从而得了一个国公的位置,封了爵。
但是父亲不爱理朝廷琐事,没有入朝为官。
一个国公的爵位,许老夫人便乐几天没合眼,特别是听见皇上有意给芊芊立太子妃时,许老夫人那段日子便天天在院子里烧高香,阿弥陀佛念了好久,吃斋念佛病倒了。
病倒后醒来,圣旨就下来了。
尽管没说,许芊芊也知道,许老夫人觉得她这个太子妃的位置,是她日日烧高香拜佛才得到的。
可许芊芊知道,自己的太子妃之位,只是因为母亲和安妃幼时是手帕交,她和晏呈一前一后的出生,两人有意结亲罢了,不管许老夫人烧不烧高香,人家看的,是母亲的面子。
许芊芊没有顶撞许老夫人,她除了有些攀附,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今日,她须得把话给说明了,免得夜长梦多,自个儿也不想再和那人有任何的可能性,“祖母说的在理,芊芊省的,但是太子殿下金口已开,有意将婚事作罢,我若是再去,恐会遭殿下的嫌,再者,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他若是无意,我缠着也无趣,倒不如各自安好。”
许老夫人心下咯噔一声,眉头一蹙,没想到素日里日日殿下不离口的芊芊会如此,许老夫人只当她心中那口气还没消,但是越想越觉得不舒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