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成为异世boss的人生导师

时间:2022-09-26 15:22:17  作者:木阿吉
TAG:


陆慢穿进小说《末日玩家》后,成了里面的花瓶女配,不过她发现这点设定根本没用,因为这个末世和她想象中不一样。
来历不明的迷雾;
躲进避难所的人类;
感染体占据的区域;
规则扭曲的极端环境;
避难所成了高墙,人类高枕无忧,建立崩坏的秩序。
陆慢一穿越就成了流浪儿童,为了吃上饭,硬着头皮成为了最危险的调查员。
队友都是一拳打碎钢化门的一米九壮汉,只有陆慢在里面像老弱病残,不得不让自己显得画风清奇一点。
队友:“你怎么做到让感染体放你一命的??”
陆慢:“洗……洗脑话术?”
队友:“那这些被骗走又还回来的人质呢?”
陆慢:“电……电话诈骗?”
队友:“混到感染体高层又怎么解释?!”
陆慢:“传……传销套路,给它们画大饼?”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啊。
单纯且质朴的末世人类,诡异强大的感染体,都表示没见过现代手段。
陆慢:是我,末日boss的人生导师,三句话骗boss给我让位。
***
→文案已经大变过,和开预收的时候不一样。
→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 末世 女强 未来架空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慢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三句话骗boss给我让位
立意:为了生存与未来,我们会砥砺前进


第1章 穿成流浪儿童
陆慢是被落下的碎石敲醒的。
她朦朦胧胧睁开眼,天还是黑的,看不到一点星星,周围潮湿冰冷,她打了一个哆嗦,翻个身继续睡。
不到一分钟,她就又睁开眼睛。
没办法,地上太冷太凉,她用大袍子将自己裹起来都挡不住,又她作为枕头的地方是一堆矿石,硌得她后脑勺钝痛不止。
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不是天黑,而是她睡在矿区,头顶上被阴影挡住了,这个世界没有天黑的概念。
陆慢爬起来,从自己自带的包里拿出牙刷和水杯,去一个写着“休息区”的地方接水刷牙。
周围一堆大老爷们臭烘烘地走过,陆慢蹲在一旁,冷不丁被人看见,双方都被吓了一跳。
她这个身体还没发育起来,又吃不饱,瘦小地像黑猴子一样,也不怪把别人吓一跳。
矿队的人陆续交班,三三俩俩开始上工。大部分人草草洗一把脸就完事,赶着去领早饭,也就陆慢还在磨磨蹭蹭。
所有人都过的很粗糙,陆慢悲伤地维持着自己的体面。
等她收拾完,发早饭的地方已经排满了人——他们的饭都是营养剂。陆慢仗着身体矮小,挤进去抓了一支,急切地往嘴里倒。
随着营养剂喝下去,身体的寒冷似乎被驱散了一点,陆慢也从萎靡不振的状态恢复精力。
吃完饭,就要开始赶工了,她要赚今天回家的房租。
陆慢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在原来的世界,陆慢还是个学生,穿越前她刚刚结束期末周,点开了一本叫做《末日玩家》的小说,熬夜从开头一直看到了女主和五个大佬boss在一起,然后心悸猝死。
再醒来她就到了《末日玩家》这个小说里。
虽然原文是本末世小说,但原文从头到尾都在讲女主被五个大佬宠上天的故事。一开始穿书这件事对陆慢打击很大,因为陆慢这个名字在原文中是一个恶毒女配。
她会在女主陷入困境的时候,将女主推入危险区,抢走她的武器,然后回到人类避难所成为英雄,最后再被满级归来的女主打脸报复,凄惨死去。
结果她发现自己压根不用想那么远。
她穿成了一个流浪儿童。
流浪儿童出生在避难所里。避难所就是末世的堡垒,外面有各种各样的怪物,已经无法让人类生存,人类就在避难所里建立起了社会秩序,像陆慢这种流浪儿童,属于社会最底层,基本上每天都在生死线上挣扎。
原来这个身体的小孩就是饿死的。
陆慢比小孩多活几年,又受过教育,只花了半天就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改善生活。
一开始她盯上了赌局。社会底层的人没什么娱乐方式,赌.博算一种,陆慢靠着记忆力好和会算牌,多少赚了点钱,然后在被庄家盯上前迅速脱身。
后来察觉到这么做危险性太高,她又冥思苦想,想试试能不能做好事赚钱。
她在安保局门口蹲了很多天,挑中了一个从里面走出来,脸上表情最失望的老人,上前自荐帮他解决问题,问题不解决不收取报酬。
老人大半辈子的积蓄被偷走,他去安保局报案,但是安保局并不想搭理他。这地方每天都有案件发生,就是光天化日之下□□火拼,只要没报案都没人管,谁有那功夫帮一个老不死的去找钱?
陆慢具体了解情况之后,觉得问题不大。这种情况大多是熟人作案,把人找出来容易,困难在和熟人撕破脸后,在这种混乱的地方对方有很高几率下黑手。他对老人的情况了如指掌,不太好防备。
于是她想了个办法,模仿上辈子电信诈骗的套路,把那笔钱又原原本本骗了回来,连钞票都是原来那几张。
操作之离奇,让单纯的避难所人大开眼界。老人拿着钱,眼睛发直地看着陆慢。
只是陆慢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老人给她介绍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是跟着矿队去挖矿,每天有底薪拿,而且管三餐,至少比她这种吃饱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强。
老人没骗她,矿队是底层比较体面的一份工作,他自己也在矿队工作,不然他这么大年龄根本不可能赚到积蓄。
陆慢一琢磨,也对,避难所里面鱼龙混杂,她也不能保证每次解决案件都有报酬拿,大部分人都抛弃了良心,还是稳定的工作比较靠谱。
然后她就成了矿队的一员。
最让她意外的,还是她第一次走出避难所的时候。
她站在一个巨大的、冰冷的金属传送装置中,眼前闪过一行字:
【探索度+5】
.
矿队的交接班差不多结束了,陆慢正在等待下矿洞,顺便在等待的时候,听旁边的络腮胡子聊天。
“今天回去后,去哪里赌?”
“赌城我是不想去了,没赢过几把,还不如去混乱街区打老虎机。”
“哈哈,你那是想去赌吗?混乱街区杀人越货的事不少,你别把命丢了。”
陆慢抹了一把脸。真是越听越危险,她真的能在避难所活到成年吗?
她穿过来后天天如履薄冰,一方面她对这个世界所知信息太少,另一方面避难所秩序崩坏,她真怕哪天变成□□火.拼的炮灰。
络腮胡子那边停了停,又继续道:“‘今天’还剩下不到六个小时,听说有个队伍出来后不小心呆了超过二十四个小时,然后一直没回来,就派人去营救了。”
“我听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络腮胡子说:“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吧,官方派去救援的队伍足够强,而且遇难者也是在比较安全的区域里活动。”
陆慢打起精神。
她一直都是通过听其他人说话,模仿其他人行为,来摸索这个世界,因为害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一直不敢暴露这个身体里换了个人。
这是她第三次听到二十四小时的概念,连蒙带猜,她猜测任何人都不能在避难所外停留超过二十四个小时。
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可能会发生可怕的事。
几人说了一会儿,陆慢没再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而且这时有人走了过来,络腮胡子几人立刻闭嘴,各忙各的去了。
陆慢抬头,发现那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就站在原地没动。
来人是矿队的监工,叫陈余,一般大家都叫他老陈。
老陈来到陆慢面前,瞥着她:“你昨天工量没上去。”
陆慢想起这件事就来气,她辛辛苦苦勤勤恳恳挖的矿,放在矿车里没一会儿就不见了,后来被人提醒,应该是被人偷走当了自己的工量。
但是矿区又没摄像头,陆慢也没什么熟人,找不到证据。
“我昨天太累了。”她敷衍解释道。
“太累了?我可不管这些!”老陈用鼻子出气,“这份工作人人抢着要,你要是不想干了也可以不干。”
“换做其他情况,我肯定不收你这种童工,又没有力气还吃得多。要不是看在你帮我老舅把钱找回来,我肯定让你滚回家了。”
陆慢:干,她还在长身体,当然吃得多!
陆慢:“说实话,我以前学过风险管理,让我挖矿太屈才了,如果你让我当老板,我能帮你让队伍运转更好。”
老陈:“我可以让你今天吃不上饭,你要不要试试?”
陆慢叹一口气,明明她也帮过老陈几次,怎么就不相信自己呢。
可能她还没适应这个糟糕的世界吧。
交班的人一直没有上来,陆慢就又去领了两支营养剂,直接撕开咬嘴,咕噜咕噜喝完了。
她就喝了一袋,剩下一袋被她珍惜地放进口袋里。
这种低级营养剂只顶半天饿,之后工作起来体力消耗快,她得留着补充体力。
过了一会儿,老陈匆匆赶来,跟站在外面几个人说:“暂时别下去了,人还没上来。”
声音不小,大家都听到了。
陆慢也看过去:“什么情况?”
“地下矿区的信号断了。”老陈心神不宁,眉头皱很紧,“联系不上里面的人。”
其他几人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来。
地下矿洞入口已经围满了人,之前被骗钱的老矿工也在,见到陆慢脸色缓了缓,和她招手示意。
陆慢随口问了一句:“没有其他联系方式吗?”
“你也知道,我们在避难所外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这个。”老陈指了指手上的表,“其他任何信号都无法在避难所外存在。”
“应该有人下去搜救吧。”陆慢问。
“搜救的人已经下去了。”老陈砸吧砸吧嘴,眉头紧锁,“这不是都还没上来吗?”
这时候他表情里已经带了点焦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里面依旧没人出来,老陈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老陈,刚下去那些人的信号也消失了。”老矿工一直在监测,说出一个不好的消息。
也就意味着下去的人,至今没有一个上来。
老陈搓了搓手,一边喃喃自语:“不应该啊……这里只是个D级区域。”
触及到知识盲区,陆慢趁机问:“D级区域很安全吗?”
没有人给她解答,但气氛诡异地凝重下来,仿佛遇到了他们难以理解的问题。
陆慢溜到了老舅旁边,探头看向监测器:“他们到了什么位置失去信号的?”
没有人说话,唯一有动作的陆慢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老矿工也一愣,还是回答道:“第四层……是第五层。”
“只有这个洞能下去吗?”陆慢指着入口。
“也不是,他们往下开采的时候,还会修一个索道下到第一层,第一层有通风管道连接到其他层。”
陆慢看了看通风管道的大小。
恐怕只有非常瘦小的人能爬进去,里面的人也不能从这里爬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陈已经派人回了避难所,但迟迟没有消息传来,似乎根本找不到来救援的人。
陆慢从老陈和其余人的争执中听到,他们想找官方队伍,也就是稽查队来救人,他们的职责之一是保护避难所居民和财产。
不过稽查队的名声并不好,听说他们从不出避难所,对稽查队来说,底层人员屁都不是。
“除了稽查队,其他队伍要么出任务去了,要么去救援另一个已经失联的队伍,最快都至少要十个小时才能回来。”老陈说。
问题就出在这里,他们二十四个小时内一定要返回避难所,现在离二十四个小时只剩五个小时。
“我下去一趟。”老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我一层层下去,到了第四层就停下,看一眼什么情况就上来。”
立刻有人阻止他:“不行,老陈,现在明显不是下去的时候。”
老陈摇头:“我是矿队的负责人,如果连我都不下去,那下面的人可能真没救了。”
陆慢冷不丁来一句:“我觉得走通风管道比较靠谱,他们都是走正常途径下去出事的,也许真的有问题。”
老陈斜她一眼:“你觉得那个管子我能钻进去?”
不过陆慢说的有道理,如果她不指出来,恐怕在场没人能发现这一点。
陆慢摸了摸鼻子:“……你下去我没意见,毕竟负责人是你,但是我怕你上不来,没人付我工钱。”
老陈让她滚:“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要是我没上来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临下去前,他想了想,还是跟两人说了一声:“如果我没上来,老舅你就组织大家回去,陆慢去帮我跟工会的人说一下,我老婆会来把账结清,你们就去找工会领钱。”
陆慢思索着,似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老陈你看,我脑子肯定比你好使,要不我跟你一块下去?”
老陈冷哼一声:“你在上面老实呆着,别以为有几分小聪明,就老想着出头。”
老陈下去了,其他人三三俩俩散开站着,窃窃私语声不断,但又到处显得沉默。
陆慢失望地和老矿工坐在一起。
刚刚,她听见探索值涨了1点。
下面有东西在强烈吸引着她下去,脑子里那个奇怪的东西在提醒她,下面有她感兴趣的秘密。
作者有话说:
我开文!


第2章 秘密实验室
一个小时过去了,老陈还没上来。
一直在看监测器的老矿工突然咚地跌到地上,惊慌地看着监测器屏幕。
慌乱,紧张。一瞬间周围的人都围过来,陆慢心头浮现一个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老矿工说不出话,他看上去魂都飞了,白着脸跌坐在地。
直到陆慢的声音逐渐清晰,这小鬼掐着他的人中,一边摇晃他:
“喂,喂!清醒点!”
老人才猛地回过神来,然后看见陆慢面无表情的脸,虽然脏兮兮的,但神情格外平静,有些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受这种情绪感染,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陆慢问。
“信号……”
老矿工断断续续:“我看到……那个信号,到了第四层的时候,掉了下去……”
“像掉进了很深的地方。”
陆慢指出了一个关键问题:“但是他并没有到达第五层,对吗?”
自从陆慢把人掐醒后,大家便隐隐以她为中心靠过来,此时听到两人的对话内容,不舒服的感觉在人群中蔓延。
老矿工:“是的,信号没有在第五层停留。”
这种情况有些超出认知,因为他清楚第五层之下什么都没有,只有厚实的土表层,老陈难道是被硬生生拖进去,然后又被以极快的速度拖到了土层之下?
他们还活着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