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夫君重生后

时间:2022-09-22 18:21:33  作者:公子羽橙
TAG:


每天下午六点更新,日更的。
唐玥出身腐书网,肌肤似雪,明眸皓齿。
但父亲漠视,嫡母不喜,日子如履薄冰,眼看着祖母病重,她马上就要被嫡母送给那个吃喝嫖赌,不学无术的侄子做妾。
想到日后,她忧心忡忡,一不小心在花园里撞到了一个人。
见他气宇轩昂,身姿挺拔,唐玥自觉的红了脸,心里暗道,这人长得可真好看。
魏明重生了,回到了三十年前,不过他这一辈子还是准备先按照上辈子的路,重走一遍,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在遇见她。
那个让他后半辈子,魂牵梦萦,思念了大半辈子,却始终爱而不得的人。
上辈子他靠着科举发家,奋发图强,最后官居正一品,可唯一的遗憾就是那年在树下相中了一个姑娘,却没来得及开口。
不过在家纠结了几天,后上门求娶,却发现她已经嫁人了,这一错过那就是一辈子,出嫁没多久,她就去了,后来他一生未娶,孤独终老。
重来一世,他一定不在有遗憾。
2
祖母病重,嫡母心狠,可唐玥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跟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穷书生,居然亲自带着老母上门求娶。
那日,嫡母难得对她和颜悦色,拉着她的手:“玥儿啊,这魏家是穷,但你这夫君那可是个读书人,你嫁过去,总会熬出头的”。
一开始,嫡母自不同意这门亲事,可在得知那人是个穷书生,家里兄弟不少,食不能果腹,衣不能蔽体,无功名,带来的彩礼只有三个鸡蛋,一匹粗布的时候,她立马答应了这门亲事。
毕竟这家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家,只等唐玥出嫁后,届时一定会被磋磨死。
唐玥一开始也担心,毕竟能让嫡母开口答应的婚事,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家,可嫁过去她才发现,聪明一世的嫡母,居然被人忽悠了。
成亲后,夫妻琴瑟和鸣,日子虽苦,但也安稳,没几年,她那夫君就高中了,往后日子也是越来越好。
预收  阿酥想和离 喜欢的宝宝戳专栏收藏一下
阿酥是云水村的姑娘,貌美如花,身段窈窕,及笄后,嫁给了青梅竹马的邻居屠户石头,生活幸福美满。
石头人高马大,对她是极好的,可惜没两年,意外来临,一次上山打猎的途中,石头被野兽袭击,丢了命,阿酥一下子成了寡妇,无夫无子,被十里八乡的那些流氓骚扰。
经此变故,阿酥性格大变,人还是那个人,但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悍妇。
萧永是萧家村的读书人,自小聪明好学,八岁那年就中了童生,眼看着前途大好,可惜碰到了一个不靠谱的爹。
坚信骗钱道士所言,说这个儿子克自己,若是他读书发达了,自己也没命了,其余几个儿子都不得好。
萧永被迫放弃读书,去镇里做活,紧接着又被迫成亲,娶了阿酥,这个神算子眼中,能旺他们全家的有福之人。
婚前,二人素不相识,婚后,不喜欢彼此,也没话说,做梦都想和离的阿酥忽然有一天发现,这个夫君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啊。
女主是二嫁,男主是初婚,介意就算了啊,也是日常科举种田文,家长里短较多,日常生活不少,男女主是日久生情。

内容标签: 重生 励志人生 市井生活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玥魏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那夫君过于贴心了
立意:生活不是一番风顺的,阳光就在风雨后。


第1章 不怀好意
三月中旬,天气暖和起来,南山县内热闹非凡,大街上叫卖声不绝于耳,县里的百姓,这几天也都是喜气洋洋的。
唐玥穿着半新不旧的蓝色衣衫,戴着面纱,提着篮子,此刻正在药铺门口排队,看着周围的街景,周围人大多都在议论前几日县丞施粥的事情。
“姑娘,你有去吗?我啊,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是头一回喝到那么浓稠的白粥。”
一后面的妇人突然拉着唐玥的袖子开口问到,唐玥闻言摇了摇头。
妇人看了唐玥一眼,眼神有些古怪,在看看她的手,上面都有茧子,穿的很一般,头上更是没一个首饰,她好歹还有个木簪挽发呢,在看她一双眼睛倒是很好看,但带了个面纱,估计下半脸是有什么疤痕。
“看样子也不是那千金小姐啊,有这好事都不去。”
妇人嘴里的嘟囔,唐玥听到了只当没听到,毕竟她的身份确实上不了台面,小户人家的庶女罢了,父亲虽是个先生,但到底不是做官的,家里是有些体面,可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小姑娘,药方给我。”
伙计一句话,唐玥立马回神,随后连忙从荷包里拿出了那张折的很规整的药方,递给了活计。
伙计话也不多,看完后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拨弄了一番,随后开口道:“一共十副,总共二两半银子。”
唐玥随后从荷包里拿银钱递给活计,这还是一大早的时候,她去账房要来的,索性够了,要不还得跑一趟,银钱递给了活计,活计清点过后便开始手脚麻利的装药。
“拿好了,客官好走。”
“谢谢了。”
提着药,唐玥立马朝着家里去。
唐家也不大,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三进宅子,唐母住的寿康堂就在后院,表面上看,是后院最体面的院子了,屋内装潢精致,摆件也都是上好的,唐玥从记事起就一直在这里伺候祖母了,除非逢年过节,有人来拜访,这里才会多几个下人,平日里就是祖孙二人。
她是庶女出身,小娘之前是府里的丫头,老实本分,后来得病死了,嫡母陈氏又一直不待见她,名义上是小姐,在家里过得跟个丫鬟似的。
若不是那年祖母接她到身边来养,只怕她早就见了阎王去了。
思索间,药熬好了,黑色的药汁散发着奇怪的味道,唐玥手脚麻利的装碗,小心翼翼的端着托盘朝着正屋去。
唐母躺在床榻上,看着小孙女,既欣慰又担忧,这孩子多好啊,孝顺长辈,懂事听话,如今还出落的也是越发的漂亮了,可这个家里就是容不下她。
那年儿媳妇故作大方给儿子纳妾,找了个家里的丫鬟,还专门在她身边挑,后来丫鬟怀上了,她却在背后百般磋磨这母女俩,亲儿子薄情,对此视而不见甚至是默许的。
唐玥的小娘自是熬不住,早早的就去了,这些年,因为有她,唐玥好歹是保住了性命。
“这药苦的很啊。”
唐母喝了两口就放下了碗,她是实在喝不下去了。
“这有蜜饯,祖母赶紧吃了,这药是孙女在温神医哪里开的,专门补身子的。”
“祖母老了,有这么一天很正常,我有些困了,你也忙了大半天了,去歇息一下。”
唐母说完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回病的突然,喝了这么多药都不见好,许是年纪大了,也活到头了,有些事情她也不得不提前打算了。
唐玥闻言,嘴唇动了动,随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转身出去了,她就住在一旁的偏房,其实这寿康堂看着华丽大气,但真正体面的屋子也就是唐母住的哪一间,其余的基本都是空的。
她住的这间屋子,也只有一个木板床罢了,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也只能放在床头,根本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管家采购回来,唐玥拿着篮子去了家里的大厨房,祖母的饭食一直都是她亲自做的。
“二小姐,今儿管家就买了这么多的小青菜,大小姐特意让人传话,说是想吃小青菜,让我们多做一些,我看您这都拿完了啊?”
祖母信佛,不沾荤腥,唐玥跟着她自是如此,闻言她并没有把篮子里的青菜拿出来,她本就拿的不多,只有两把罢了,那还剩下不少呢,再者祖母眼下病了,也得多吃些。
向妈妈见状,嘴里又嘟囔了几句,唐玥拿够了,转身就出去了,并未理睬这个碎嘴的婆子。
“有什么好张狂的,不过一个卑贱的庶女罢了,呸。”
“我的妈妈,到底是主人家的姑娘,您这说话可要注意。”
一旁的厨子闻言提醒到,夫人都不敢明面上刻薄了自家婆婆,她一个下人还敢说她身边姑娘的嘴,若是被知道了,日后还不定怎么样呢。
“知道了,赶紧做饭,大小姐还等着呢。”
“今日这菜不错啊,你这丫头做菜的手艺也好,往后谁娶了你啊,那就是有福气了。”
寿康堂内,唐母被搀扶着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素菜,十分满意,炒油菜也是她素日里最喜欢的,清爽可口。
这么些年,唐玥在她的教养下,家务活干的那是没得说,她想得是让小孙女低嫁的,只要能做个正室将来能管家,体体面面的生活就好,在家里,她也是有意锻炼她,她绝不能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般人家的妇人,那就是不下地,也是要干家务的。
这丫头也不能跟她那姐姐比,她是庶出,本就矮一头,如今更是没了亲娘,若是高嫁,或者门当户对的人家,八成只能做妾了,往后日子更是难过,孩子也是跟着受罪。
“明日去一趟何家,把你姑母叫回来吧,我有话要跟她说。”
唐母拿起筷子,想到什么看着一旁的唐玥开口道。
唐玥闻言点了点头,祖母跟姑母关系本就一般,这回也不知是有什么事情,不过祖母病了几日了,姑母也有段日子没来了,祖母估计也想她了。
饭毕,唐玥把一切收拾好,唐母正要安睡的时候,儿媳妇陈氏突然来了。
“母亲这几日身子怎么样,可还有不适?儿媳不孝,这才从娘家回来。”
唐洪的妻子陈氏突然进来,装作很担忧的样子朝着唐母哪里去,一个月不见,她比之前更加圆润了一些,陈氏穿着一袭红色衫裙,上面还是花样都是用金线绣的,头上的簪子更是镶嵌着宝石,唐玥知道嫡母娘家是经商的,她最不缺的就是银钱了。
说来若不是当年唐母坚持要抚养唐玥,她早就把这个她给处理了,这么些年祖孙二人同吃同住,她压根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唐母如此做也是想告诉她,要么两条人命,要么就忍着,人命官司可不是小事,若是婆婆和家里庶女同时走了,陈氏心里也门清,官府肯定来调查,到时候整个县城的人都会知道。
他们家里无官无职的,压根就不能让官府查,就是做的天衣无缝,怕也是会影响到自家女儿的婚事,这十几年,她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我这身子好着呢,你急匆匆的就回来了,也看过我了,赶紧去休息吧。”
唐母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婆媳关系很疏远,她也强调了让陈氏日常没必要来她这里,管好家就行。
“女儿见过母亲。”
不管怎样,明面上的礼数还是要有的,陈氏这一进来,唐玥立马起身行礼。
“儿媳听闻母亲您生病了,紧赶慢赶的就回来看您了,儿媳也知道母亲信佛,可眼下您身子不好,也该适当进补。”
“我都一把年纪了,也习惯了,有个三病两痛的也正常,没事了,你不用管我。”
“这丫头如今出落的也是越发的好看了,还这么懂礼数,快坐下歇歇,如今你也十五了,这亲事怎么说也不能耽误了。”
陈氏随后又走到唐玥跟前,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这回去府城娘家除了看望老母亲,她还看了家中几个侄儿,其中有一个不成器的,爱喝酒的,让陈氏记忆深刻,还没成亲就在外面养外室,那绝对不是个好的,她看见那个庶出的侄儿,突然想到了自家的庶女。
要是给他做妾,唐玥就是不死,往后余生也有得受呢。
唐玥闻言倒是立马跪下。
“母亲好意女儿感激不进,眼下女儿还是想在祖母跟前侍奉着。”
唐玥知道陈氏的心思,她挑的人,那绝对不是好的。
“我知道你这个孩子有孝心,你祖母一直都很疼爱你,更是亲自教养你,家里下人不少,你就是出嫁了,往后也能回来看看她,你嫁了个好人家,以后过得好了,我跟你父亲还有你祖母这才会放心。”
“这丫头年纪也不大,就留她在我身边在伺候一阵子吧,我也习惯她伺候了”
唐母说完后躺在床上,意思很明显。
陈氏闻言随后脸色变了变,随后说道:“既然母亲舍不得这丫头,儿媳也不好说什么,你好好侍奉你祖母,母亲也会先替你先看着。”
陈氏说完就出去了。
作者有话说:
开文了,以后每天晚上九点更新


第2章 重生
陈氏这一路上都在想若是唐母病重,就要去了,那就好了,到时候唐玥直接就被她拿捏住了,但看唐母这样子就知道,这病还是有得治的,人一时半会还走不了。
“夫人,小心台阶。”
心腹婆子这话一出,陈氏吸了口气,随后朝着正屋走去,她是有儿有女的,一心想的自然是自己生的那两个孩子。
“夫人别急,老夫人到底上上了年纪的,迟早有那么一天的。”
“这我知道,可那丫头……?”
“那您就更不用担心了,您都把人看好了,且她也说了愿意一直伺候老夫人,等老夫人去了,还不是您说了算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两年,奴婢瞧着老夫人对她也没多好,看她身上穿的,还不如咋们院里的体面丫鬟,手上还有茧子呢。”
陈氏叹了口气,在丫鬟的服侍下,开始沐浴更衣,也只能先这样了,反正唐母年纪大了。
夜半,屋外刮起寒风,树枝上的枯叶被吹得沙沙作响,唐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也已经及笄一年了,若是日后婚事真的被嫡母拿捏,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三更天的时候,南山县底下的魏家村内,柴房里的魏明突然醒来了,冷风阵阵,四周也黑漆漆的,莫非这就是黄泉路,他在心里思量着,片刻后,门口的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大哥,你就别跟父亲赌气了,只要能读书就好,往后你有了功名,发达了,还不是想去哪里去哪里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魏明有些恍惚,他不是死了吗,莫非这是已经走到了黄泉路上,还碰到了已经去了三年的亲弟弟。
想到弟弟的死因,他又是一阵心酸,既然黄泉路上碰到了,他在底下也好答谢他当年为自己付出的一切。
“要我说啊,这后娘就是后娘,光会吹枕头风。”
魏明的弟弟魏田随后进了柴房,打开手上的火折子,微弱的火光照在脸上,他那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常年下地,他被晒得皮肤黝黑,身上的衣衫更是不知打了多少个补丁,看着躺在柴火堆的大哥,叹了口气,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魏明瞬间愣住了,他不是死了吗?抬头看着弟弟的面庞,整个人都愣住了,他记得弟弟去了的时候,已经是满头白发,脸上都是皱纹,如今这样子倒像是年轻的时候,猝不及防的他突然就那么摔倒在地。
“大哥,你怎么了,可是冻坏了?”
母亲早去,兄弟二人相互扶持,本就感情深厚,见自家大哥如此,魏田的脸上充满了担忧,连忙过去扶着他。
“阿田,现在是什么时候?”
魏明心中思绪万千,靠着那微弱的火光看清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是老家的柴房,他不是在京城吗?怎么可能在这里。
“快四更了,大哥进屋吧。”
“现在是哪一年?”
魏明喜欢看书,圣贤书也好,话本小说也好,一些鬼怪杂谈也好,他都看过不少的,慢慢的平复了心情之后,看着自家弟弟开口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