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反派亲妈是满级大佬[快穿]

时间:2022-09-22 18:20:24  作者:百万黄金
TAG:


下本开《科研大佬拿了反派剧本[快穿]》
****本文文案****
大佬妈妈带你飞
1,被家暴妈妈的反击(完)
2,赌徒妈妈的忏悔路(完)
3,带球跑替身的逆袭(完)
4,圣母妈妈末世躺赢(完)
5,偏执妈妈游戏带飞(完)
*****专栏求收藏*****
隔壁元清扬的故事《炮灰亲爸是大佬[快穿]》:
当工具人炮灰们有了一个大佬爸爸,人生便开始开挂起飞
苏青竹的故事《科研大佬拿了反派剧本[快穿]》
作为凭一己之力搅得本世界腥风血雨,最后引来主神出手才终于被抓的科研大佬
苏青竹被强行征收入编,走上了培训再就业的道路,这次她抽到了反派剧本
苏青竹大惊(窃喜):哦吼!
主神:……
系统:……
1:霸道总裁强制爱副本
霸总: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苏青竹:哦?对我有兴趣?先把这张奥数卷子做到满分才有资格
2:民国军少强取豪夺副本
军少:做我的女人,天下都是你的
苏青竹掏出自己刚刚研发出来的火炮:你说什么?
3:影帝先婚后爱副本
影帝:跟着我,资源少不了,影后指日可待
刚刚拿到最佳特效奖,并准备用自主研发的AR技术拍摄电影的苏青竹:你看我需要吗?
末世预收文:
《养只丧尸去收租[无限]》:
和暗恋多年的男神重逢的那天,死宅苏慕慕被手上的房东游戏绑定了
她以为自己是一本爽文小甜饼里的炮灰,没想到她竟然是末世文女主的情敌?
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她决定继续做个死宅,在家种地收租保平安
顺便把门口已经变丧尸还赖着不走的男神拉进来做苦力
【恭喜房东击退第一波丧尸,获得简易的厨房】
【恭喜房东击退第二波丧尸,获得干净的马桶】
【恭喜房东击退第三波丧尸,获得老式的喷头】
【恭喜房东杀死第一个boss,获得卡顿的电脑】
【恭喜您的房屋达到出租标准,是否开始招租?】
于是,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接收到一则广告
【末世安全屋,水电齐全,床榻舒适,提供食材,网络正常,房钱日结,租完即止】
初次听到的众人:开什么玩笑,末世也有骗子了?
试过一次的众人:真香!
预收文:《七零年代万元户》
预收文:《社畜大逃亡[无限]》
预收文:《镇长是丧尸女王[无限]》
预收文:《末世卡牌女王[无限]》
预收文:《娇软美人的彩虹屁[末世]》
预收文:《生存游戏·丧尸围城》
预收文:《星际全能生活NPC[全息]》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静月 ┃ 配角:《科研大佬拿了反派剧本[快穿]》《炮灰亲爸是满级大佬[快穿]》《末世娇美小房东[无限]》《星际全能生活NPC》《末世健身房[无限]》《无限卡牌》《娇软美人的彩虹屁[末世]》 ┃ 其它:《九零年代富一代》《年代文真千金的绿茶妈》
一句话简介:妈妈就是我的金手指
立意:努力奋斗,自立自强


第1章
“妈妈你醒醒,呜呜呜……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吃饭了……”
苏静月是被一阵小孩子的抽泣声吵醒的,入眼是低矮的瓦片屋顶,空气里还有刺鼻的酒味和血腥气。
抓着她胳膊的小孩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已经醒了,仍旧边抽抽噎噎边认错。
顶着额头上的疼痛,她接收了这个世界的记忆。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容貌也有八分相似,年轻时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因此她的父母拿她换到了一笔不错的彩礼。
刚开始的时候,日子也是幸福的,男人父母踏实肯干,对她也还算客气温柔,结婚不到一年原主就生了儿子,从此公婆满意,男人疼爱,比起她在娘家都要舒心。
直到村里有人开始说孩子长得不像男人,又因为孩子不是足月生出来的,公婆疑心之下,背着她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路上出了车祸,就剩男人和孩子活了下来。
孩子当时被已经拿到鉴定结果的公婆死死护着,只是轻伤,男人却落下了终身残疾。
从此之后,男人就性情大变,每每在村里听到一点点闲言碎语,就会喝个烂醉,回家打老婆,后来发展到听见别人家的事情也会安在自己头上,日常就是出去乱晃,买酒,喝醉,打老婆。
原主明白,他这是把父母的死怪罪在她身上了。
从小在重男轻女环境下长大的原主也不知道是习惯了逆来顺受还是不愿放弃在婆家的曾经温情,总之不管男人做什么,原主都是默默的承受从来都不反抗。
直到今天,他动手打了孩子。
两人争斗之下,原主撞到了墙上,鲜血直流,男人被吓的逃出了家门,留下年仅八岁的儿子眼睁睁看着母亲的身体一点点变冷。
这件事情在年幼的元清扬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他一直都认为,在爸爸元大军把没吃完的剩饭递给他的时候,如果他没接,如果没有因为实在太饿而吃的那么快的话,妈妈就不会死。
是他害死了妈妈。
【任务一:消除元清扬的心理阴影,给他一个快乐幸福的人生,奖励积分100】
【任务二:搜集元清扬的人性碎片,奖励积分20】
【注:任务一为世界强制任务,任务一失败,宿主将失去任务二资格;任务二失败无惩罚】
系统机械的发布任务,任务二是苏静月选择绑定这款反派亲妈任务的缘由。
在她以有史以来最短最优秀的的成绩达成了主神的穿梭任务后,得到了永生的资格,同时可以选择继续任务,得到的积分可兑换一次重塑她孩子生魂的机会。
她的孩子,在任务失败之后,灵魂碎成了三千片,落入了任务世界之中。
倒是没想到,还能有一个额外任务,原以为只能通过搜集积分来兑换呢,这倒是让她离成功更近了一些。
“元清扬,吃饭没有错,错的是你爸。”
苏静月强忍着全身的疼痛坐起身来。
看着那张和自己的孩子有三分相似,却瘦弱,黑黄了许多的小脸蛋儿,苏静月心生怜惜。
她想要抬起自己的手来安慰元清扬,对方感受到她的意图,连忙把脑袋塞到了她的手掌之下。
原来,她的胳膊已经被元大军打骨折了。
“妈妈,呼呼就不疼了……”
有了妈妈的安抚,小清扬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他起身去打水,又翻找出来碘酒纱布以及跌打酒和膏药,那娴熟的样子,显然是经常为原主清理伤口的。
拿着药水,似乎是怕苏静月疼,他一边给苏静月伤口吹着气,一边想要给她上药。
“不用了,我想喝水,给我端些水来好吗?”
这些都是证据,苏静月并不想这么快清理掉。
“妈妈。”
元清扬睁大的眼睛里有惶恐。
妈妈不要他呼呼了,是不是也像爸爸那样讨厌他了?
“我就是渴了。”
这孩子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早就已经如惊弓之鸟了。
“好!”
小清扬连忙起身,跑到外头的灶台处拿出一个大瓷缸清洗干净,然后从旁边的暖水瓶里倒了一些热水出来。
热水是早上原主烧的,暖水瓶的保温效果算不上好,这会儿倒正合适喝。
一口一口慢慢的喝下去大半瓷缸的水,苏静月这才勉强恢复了一些力气。
一旁的小清扬见她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扬扬,我想和你爸爸离婚。”
见他情绪稳定,苏静月软着声开口。
已经是八岁的孩子了,懂的不少了。与其在这样的环境下日夜受罪,离婚带着他换个地方生活,更好。
“……”
闻言,元清扬并没有立刻开口,反而是有些欲言又止。
苏静月并不催促,按照她接收的剧情,元大军被吓得不轻,一跑就是两三天,等他回来,老婆早就臭了,儿子也半死不活。
原主娘家得到消息过来闹了一场,拿到了元大军赔偿的十万块,这才消停。
当然,元大军也是有条件的,苏家必须帮他养大儿子元清扬。
他会每个月寄生活费过去。
元大军对这个儿子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儿子刚出生的时候他很是喜欢,后来是恨,老婆死了之后,他就是悔。
元清扬的存在,就是在提醒他曾经犯下的错。
送走儿子,是忘记。
养大儿子,是赎罪。
他有赎罪,那他就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好一会儿的时间,元清扬的眼眶红了又红,才勉强压下眼中的泪意,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
“好,妈妈,你走吧。”
说完这句,他再也忍不住,转过头去,掩饰自己控住不住已经瘪下来的嘴巴和掉下来的泪珠儿。
他拼命的忍住,不想要哭出声音来,那样妈妈会难受的吧?万一妈妈舍不得他,像是从前那样继续留下来怎么办?
刚刚的经历让他明白,比起妈妈在身边,他更想要妈妈活着。
“?”
苏静月一愣,她以为小清扬会求她不要丢下他,又或者是带他走。
可他只是放她走。
这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应该有的情绪吗?
怔忪过后,苏静月心中一酸,伸出手来揽住了小清扬。
“妈妈是想离婚带你换个地方生活。”
这一刻,苏静月才算是真正的接受了元清扬母亲的身份。
这一刻,小清扬终于放松了所有的心神,放声大哭。
哭过之后,小清扬终于睡着,这两年多以来,他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放松下来,倒是像一个真正的八岁小孩那样,酣然入睡。
苏静月把他放在还算干净整齐的床铺上,在枕头旁放了一张纸条,这才关门出去。
在堂屋,她对着那面结婚时候买的大镜子照了照,很好,元大军打人专打脸,因此,这具身体除了胳膊骨折之外,最严重的伤势都在脸上。
而额头上那撞出来的伤口此刻血迹半干,流出来的血覆盖了半拉脸庞,很是可怖。
她又把裤腿和衬衣的一只袖子扯烂,这才装出神情恍惚的模样,慌乱的往大门外奔去。
“救命啊,杀人啦!”
跑了几步,确定不会吵到元清扬睡觉,她这才扯开嗓子开始呼喊。
临近傍晚,人们都是刚从田里或者镇上上工回来,回来早的也大多在家里做饭。
冷不丁听见这声音,都吓了一跳,不少人都朝着声音的来源慌忙凑过来。
远远的,乍一见苏静月的模样,无不吓了一跳,甚至有那胆子小的,当场就顿住了脚步,不敢上前。
几个胆子大的,平时和苏静月关系不错的婶子认出了她来,连忙过来帮忙。
见目的达到,苏静月脚步虚浮的朝着那几人晃了过去,确定她们已经接住她了,这才放心的歪下去。
“元家的!元家的!哎哎,快去开拖拉机!”
这个时代正处在九十年代中期,人们的日子好过了不少,但下河村地处贫困县,要不是元大军的叔公前些年在外头做生意赚了些钱,给村里修了条路,怕是这村里连辆拖拉机都买不起。
也是因为这路是元大军叔公出钱给修的,他死后钱都留给了元大军,他爸妈还在的时候,村里人多多少少都还受了些元家的好处,这会儿众人才会开口要用拖拉机送苏静月去医院。
“六婶子,扬扬还在家。”
被众人手忙脚乱的抬上铺了干草和两床棉絮的拖拉机后斗,苏静月装作晕晕乎乎的抓住了身边一人的胳膊。
“放心放心,我儿媳妇过去照顾了,你啥也别管了,先去医院再说。”
六婶子家住的离元家不远,元家的动静她多少都听见过,也劝过原主,实在不行跟娘家兄弟说说,叫他们来撑撑腰,他元大军再有怨,也不该这么打人。
何况当初的事情,是个明白人都知道,和苏静月母子没关系。
是元大军一家三口自己作死,因为外人的几句话就疑神疑鬼,去做鉴定也是背着苏静月的。
车祸这事儿谁都不想的,怎么反倒怪到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婆孩子头上了?
也是苏静月脾气性子好,没怪他们家,换个脾气烈的,早闹上千八百回了,还能照顾元大军那个残的?


第2章
说起来,原主是下嫁给元大军的。
她属于城镇户口,吃的是商品粮,只是家里一哥一弟,元大军找的媒人上门的时候,正巧赶上苏建业单位调职,苏建业的师父给他指点迷津,出出血,打点打点,就能更进一步。
弟弟苏建成中专也读不下去,苏静月要是嫁到乡下去,这工作正好就能空出来。
本来她就是抵的苏爸的职,当时是苏建成年纪小,说好了等苏建成长大,苏静月另外找到出路,这工作就给他。
虽然现在政策有变,但到底苏国栋还有一些老关系在,再加上元大军给的彩礼够厚,打点完两个儿子的工作,还能剩下不少,给小儿子办婚事儿都能凑上个差不多。
这个时代,商品粮比农业户口值钱,多少人花钱都要把关系转到城里来。
更何况苏家有三个人都是在单位上班的,外人看来,他们家的条件是远比元家好的,绝对不会到要为了钱嫁女儿的地步。
可外人都不知道,苏建业好赌,赌的倒也不算大,就是能赔进去双份儿的工资,不至于让苏家垮了,却也足以让苏家的日子过的拮据。
正因为如此,元大军才敢厚着脸皮拿着三万块钱上门求亲。
他笃定这笔钱会让苏家心动。
只是这笔钱的确让他成功抱得美人归,却也让他的心里极其的不平衡。
他们举全家之力拿出来的三万块就这么变成了大舅子和小舅子的铺路石。
路铺好了,他们家连块糖都没见着。
只剩下一个没了工作的娇小姐。
要不是原主生了儿子,恐怕她在元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多久。
出事这么久,原主愣是一次娘家都没回过,显然她也是对娘家的尿性十分了解。
但现在,苏静月不会再让苏家人置身事外了。
原主和小清扬的悲惨人生,苏家人也都是出了一分力的,算账的时候怎么能漏了他们呢?
于是,在挂上点滴醒过来后,苏静月哭着求留下来照顾她的另一个婶子帮忙去通知她的娘家。
这婶子平时嘴碎还喜欢添油加醋,由她去,再合适不过。
等这人离开,苏静月看向了六婶子。
然后掀开了自己的被子,作势要起身。
“哎,静月妹子,你做啥?”
“六婶子,我求你……”
“求我作甚,有啥你说就是,婶子能帮得上的肯定帮!”
六婶子哪儿见过这阵仗,特别是这苏静月平时寡言少语的,不管遇上啥事儿,都闷在心里,如今突然这样,肯定是因为实在受不了了。
“婶子,我求你帮我去这几个地方……”
苏静月要报警,还要联系妇联。
如今这个时代,离婚太难了,特别是男人打女人,就算是报了警,大多数也都是劝解调节为主,都是当做家庭内部矛盾来解决的。
而且离了婚无业的女人想要独自带着个孩子讨生活实在是太难了,除非是娘家特别硬气的,否则一般女人都不会选择离婚。
自己的选择是一回事,周围的阻碍太多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