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穿书文男主拒绝被攻略

时间:2022-09-22 18:18:21  作者:渊虚
TAG:

这样的遭遇让他身心俱疲,根本不想再经历一次。
然而资料中,剧情为了给穿书者制造攻略机会,他每个剧本都会遭遇至少两三次这种情况,三十二本加起来足有上百次!
真这么发展下去,他很可能成为同行口中的段子——
“老板,隔壁姜总家的公司又破产三天了。”
“那他这次夺回家业了吗?”
“没有,但他又遇到了一个愿意无私温暖他的真爱。”
“这是他遇到的第十八个真爱了吧,他之前那些真爱呢?”
“听说都聚在一起质问他命到底给谁。”
又或者——
“天凉了,让姜氏破产吧!”
“好的老板,但是这得排队。”
姜昭节被脑内场景震撼到了。
不行,他好好的一个公司,怎么能因为穿书者破产来破产去?
他立刻改变主意,诚恳地道了谢,又想起一件事:“这个破产,和命都给你的出现频率有点相似……刚才那些短视频,是从哪里来的?”
夏海安:“那个啊,主要是为了提升姜先生的重视程度,专门找了长相声音与你有些相似的人拍摄的。”
姜昭节:“……”
那还挺成功的哈,我现在确实很重视。
夏海安一笑,指了指资料堆,转移话题:“关于姜先生公司的困扰,这份名单或许能派上些用场。”
姜昭节依言翻开资料,发现这是一份商业间谍名单,所有可疑人员都有详细记录,包括泄密给竞争对手的那些。
而他和心腹这么久都没能确定内鬼身份,是有人帮他们处理了所有痕迹,即使是国家,拿到这份资料都花了些力气,还无法给出完全准确的答案,需要他根据实际情况深度排查。
姜昭节陷入思索:“原来如此。”
穿书者。
难怪名单上基本都是他怀疑过的人,还每次都能躲过他的梳理,原来是有穿书者插手。
这些人还真是怕他不残疾。
看来回到公司就必须马上排查内鬼了。
姜昭节又翻了翻名单,看到末尾一个名字,巨大的震惊瞬间淹没了他。
易晚音?
这不是他那个生理年龄二十六、心理年龄最多三五岁、至今仍处于“给你呼呼”“痛痛飞走”“音音是最可爱的小宝贝”阶段、家人一直没放弃四处求医的发小吗?
想起发小每次出成绩必然委屈巴巴掉着小眼泪回家,哭诉题太难,卷卷太坏,要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帮他打卷卷的场景,姜昭节就又出现了幻听。
“别的小朋友摔倒了,爸爸妈妈都帮他们打坏地地,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你们为什么不帮音音打卷卷!”
“因为卷卷不经打呀。”
姜昭节:“……”
他看了看证据,表情依然严肃正经,内心却已经刷满了弹幕。
天啊,易晚音竟然也能做内鬼?
以他的心智,竟能完成如此壮举?
这难道就是医学奇迹?
姜昭节饱受震撼,难免有点心不在焉,等敲定了合作细节,看到有关部门派遣的两名保镖,他才彻底回过神,想起自己还不知道有关部门全称,就随口问了一句。
夏海安从卡座站起来,仍带着那副和善的表情。
“我部门全称‘保障姜昭节健康安全特别行动局’,简称保全局,办公地点在临安区国土资源局二楼。你有事可以去那里,局里随时有人值守。”
姜昭节:“????????”
……
下午三点左右,L市永乐路凌光大厦外,姜氏星维实业的高管们忙着赶回公司开会,所有人行迹匆匆,写字楼感应门很快关上。
一名以十一秒一百米速度狂奔而来的年轻男子不得已停下脚步,抿着薄唇在写字楼外站了好一会,终于转身向附近的监控死角走去。
边走边小声说:“他肯定在这。我了解他,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会回来处理。”
男子梳着道髻,面孔轮廓深邃,五官精致而冷峻,一双本该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却如鹰一般锐利,给他身上平添一股锋利的危险感。寒冬的冷风吹过他质地轻薄的道袍,衣摆猎猎作响,很有几分仙风道骨,活像从哪本修真小说里走出的剑尊。
“追什么追?既然选择了这么个形象,我出现的时机就不能太刻意,现在冲上去,生怕他不怀疑?”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他在写字楼角落站定,环顾一圈,确定没人才说:“这倒是真的,确实很冷。”
现在正是大冬天,他的道袍一点都不保暖,即使刚才跑了不短的一段路,冷风一吹照样透心凉,令他不由自主打起哆嗦。
“……当然影响形象,不过我早有准备。”
他翻开随身携带的棉布挎包,掏出几个暖宝宝,撕开就往身上贴。
“这有什么?当然不能穿秋衣秋裤,那不够飘逸。只要没人看见,我就——”
话没说完,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他一个激灵,飞快把剩下的暖宝宝往衣袖一塞,挺直腰背,调整表情,满脸淡然出尘地偏过头。一个路人正打马路对面走过,视线在他胸口转了一圈,露出微妙的表情。
他肩胛一僵,余光扫向身上,果然看到忘记撕掉的暖宝宝。
年轻男子:“……”
路人没发觉他的僵硬,嘀咕两句“原来道士也要科学保暖”就走远了。
“……”年轻男子,“瞎说什么,我脸当然不疼。又不是姜、嗯,他看到,问题不大。”
“这位道长,你在这做什么?等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带着浓浓的狐疑。
姜昭节!
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进公司了吗?
不对,刚才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打头的是谁!
年轻男子禁不住变了脸色,以最快速度将身上暖宝宝扒下,一股脑塞进挎包,稍微稳了稳情绪,含笑转过身去。
一身正装、眉眼冷淡的姜昭节就站在一米外,浑身气质凛冽,宛如高岭之花。
“是,我在等一位客人。”
他的视线流连在姜昭节面上,寒潭一样的双眼越显幽深,顺着对方给的台阶下。
“这位居士,我瞧你面善,有一言赠你——”
姜昭节好像听到什么惊人的话,直白打量对方几眼,毫不避讳地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将高岭之花一样的气质破坏得干干净净,也成功让对方停住话头。
虽然想不起名字但长得十分眼熟、穿得奇奇怪怪、躲在角落和空气对话、一身微妙的气质、上来就要搞个大新闻……
穿书者?
或许还是和“命都给你”有关的那个?
那可太巧了。
姜昭节回忆着资料,觉得很有必要用和剧情不一样的人设试探一下对方。
他冲身边保镖打了个眼色,见对方颔首悄悄退后,转头询问:“这位道长看起来很年轻,在哪个道观修行?道士证有吗?”
对面的人动作微顿,从挎包里翻出一个蓝色封皮的本子,递给姜昭节。
“我最近刚到玄清观挂单。”
姜昭节没翻开,手指摩挲着硬质封皮:“哦,难怪证还是热乎的。”
年轻男子:“……”
他眼中隐隐染上尴尬,努力转移话题,竭力维持出尘脱俗的姿态。
“天冷,这儿风大——”
姜昭节抄着那证一拍手心:“喔,风力供暖。”
年轻男子:“……”
他不着痕迹吸了口气,干脆高深莫测地说:“道家气功是存在的。”
姜昭节点头:“明白,天人感应,量子力学。”
年轻男子:“……”


第3章
年轻男子一时无言以对。
他沉默地站在那,冷风一吹,浑身都透出一股幽怨来。
姜昭节向后退了一步,举起手里的证掩住嘴唇,悄悄露出个饶有兴趣的笑容。
对方这反应,和他想象中不大一样,没有丝毫慌张和惊讶,也不知道是经验丰富完全不在乎他人设的变化,还是无辜被卷入的真路人。
年轻男子像是被这个动作提醒,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面露赞叹,飞快扫了姜昭节清隽出尘的面孔一眼,红着耳根别开视线。
“居士还是听我一言,你八字与吉宁路犯冲,一两周内最好不要途径此处,否则恐有血光之灾。”他语气颇顽强地说道。
吉宁路?
那不是他中午刚出了车祸的地方吗?
姜昭节有些稀奇,对方这是准备直接装成神棍,走预言剧情、博取信任的路线?
“你怎么知道我要在那出事?”他问。
年轻男子满脸理所当然:“算的。”
你还没放弃假装神棍的打算哪?
姜昭节失笑,放下手,又用证件敲了敲手掌心。
今天这巧合还真有那么点神奇。
刚才要不是夏局长坚持送他,即使路上遇到车祸,为了公司会议,他也会想法子及时赶回来,自然就没机会看到面前这位先生躲在角落自言自语。
但问题是,一切都太恰到好处了。
他刚遭遇一场车祸,知道有穿书者存在,就有这样一个可疑的人送上门来,谁知道他到底是穿书者故意放出的幌子,还是真就像心尖宠那个剧本的主角一样脑子不大好使?
姜昭节偏头看去,身边两位保镖纹丝不动,就知夏局长还没回复,当即心领神会地继续试探,尽力拖延时间等保全局进行初步调查。
“这是怎么算的,你以前应当不认识我吧?”
年轻男子一副淡然出尘的架势:“我昨晚夜观星象,见七杀星大盛,是为不祥——”
姜昭节拿起手机,给他看昨日天气回放:“昨天是阴天。”
年轻男子:“……”
他坚强地说:“后半夜晴了。”
姜昭节:“哦,那你耐心不错,精力挺旺。”
年轻男子一哽,顿了下:“七杀大盛,时逢月破,最为不祥。居士面相黯淡,想必是命犯太岁。按照佛家规矩……”
他滔滔不绝堆砌着算命术语,佛道上帝混搭在一起,很是不伦不类,偏偏又说得不假思索,眉眼间充满了几近锐利的自信。
姜昭节听了半晌,终于道:“你不太像宗教人士。”
倒像那些什么算命结果有利就信什么的沙雕网友。
“你还不如说,神学的尽头就是科学。”他诚恳建议。
年轻男子一愣,不知想到什么,旋即恍然大悟:“其实现在的道教也都与时俱进。既然居士这么说了,那我就来谈谈量子纠缠和人类命运必然之间的关系。”
姜昭节:“……???”
小伙子,我觉得你有点问题。
他纳闷地盯着对方一阵子,惊觉对方侃侃而谈的样子格外眼熟。
而且这个演讲内容、这个说话语气、还有这个详实的数据分析……他好像真的在哪听过啊?
姜昭节又想了一会,用证件啪得拍了下手心。
这家伙不是他们星维集团第十六届天使投资项目中最具潜力那一家公司的老板吗?当时还在投资研讨会上做过演讲,精彩的发言赢得了满场掌声呢!
姜昭节似笑非笑打断他:“傅铭铎,你物理学得不错啊。不过我记得你计算机学得更好?”
年轻男子:“!!!”
姜昭节身边的两位保镖:“……?!!”
空气倏然凝固,现场一片寂静,场面十分尴尬。
被叫破身份的傅铭铎缓缓低下头,盯着自己身上的道袍,眼神一点点放空。
姜昭节看了看他平静的表情,又看了看两位保镖因为替某人尴尬而露出的惨不忍睹表情,满心好笑中透出一丝微妙。
这就是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过想想也是,都能穿道袍装神棍了,傅铭铎难道连这点脸皮都没有?
姜昭节想得没错,傅铭铎很快就抬起头,用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主动邀请他们去附近一家茶馆谈谈。
这回他老实多了,不再试图伪装神棍,将得到消息的经过一一告知。
按照他的说法,他今早也是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听到几个人商议如何对付公司董事长的。因为谈话中提及的车牌号有点熟悉,他下意识多听了一会,发现这些人竟打算怂恿某个准备报复社会的疯子去吉宁路撞人,为了保证计划顺利,还准备为那个疯子提供一辆改装车。
“那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小心得很,一个月前就开上了改装车,一般车对他没办法。”当时有人说到。
他们讨论了改装车细节,因为样式过于独特,傅铭铎很快意识到这些人要对付的是姜昭节,不敢当作玩笑对待,思来想去决定提醒一下姜昭节。
姜昭节对这个说辞不置可否,只问:“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说?”
傅铭铎一脸深沉:“这不是因为没有证据,我怕你不信吗?毕竟咱俩不太熟。相比之下,得道高人说话可有分量多了。”
为此他还专门去接了头发,花了好几个小时呢。
姜昭节看了他几眼:“那你挺有想法。”
傅铭铎活像受到了夸奖一样,贼不好意思地再次低下头,耳根通红,谦虚道:“也没有,只是灵光一闪。”
姜昭节:“……”
虽然但是,我并没有在夸你。
你不用表现得像只哈士奇。
傅铭铎稍微害羞了那么一小会,见姜昭节还盯着他,整个人更兴奋了。
“那会他们还谈到要趁乱收购你们公司的股票,顺便扶持一个听话的新CEO。我猜他们可能是你们公司哪几个股东,就想认一下人。但是我当时和他们隔着一堵墙,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过去的路,等□□过去,谈话的那些人已经不见了。”
不过他还记得谈话地点,也算提供了有用的调查线索。
姜昭节嘴上夸了他两句,心里却不以为然。
这借口找的,也太敷衍了。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他表情未变,又看了傅铭铎一眼,故意说:“身手不错。”
傅铭铎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继续谦虚:“也没有,就是平时比较喜欢健身,比起姜总你还差远了。”
姜昭节但笑不语,趁这个空当看向保全局派到他身边的保镖。
那位保镖刚才就接到姜昭节的暗示,偷偷去和夏局长交流了一番,这会悄无声息回来,就代表保全局对傅铭铎的初步调查有了结果。
他站在傅铭铎视野盲区,冲姜昭节打了好几个手势,表示傅铭铎说的确有其事,他们还发现了人证和物证。
姜昭节:“……???”
他不禁露出一个略有些茫然的表情,内心迷惑难以言表。
傅铭铎恰在此时害羞完毕,抬起头来。
姜昭节眼尖,下意识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此时出于本能,这笑容和姜昭节平时的风格完全不同,带着点慵懒,配上他那堪称霞明玉映、俊秀逼人的外貌,立时形成一种与高岭之花全然不同的跌宕风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