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恶毒女配竟是魔君白月光免费阅读

时间:2022-09-22 18:19:28  作者:开桔
TAG:


【预收《流光入梦》,《今夜为你着迷》,《黑化仙尊的专属医修她跑了》求收藏~】
裴九真穿成仙侠文里的恶毒女配,男主邱景之是自幼与她定下婚约的应龙族太子。
按原著前半段的剧情,她是青龙族的团宠小公主,未来的东海女君,妥妥的人生赢家。直到男主鬼迷心窍对女主一见钟情,她的悲惨人生开始了。
为得到邱景之,她一朝黑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结果男女主相亲相爱,她却悲惨死在男主手下,临死时手里居然还握着男主为了让女主吃醋送她的工具香囊。
工具人不配有人权实锤。
觉醒后的裴九真一脚踹了男主。
拜拜了您咧!
裴九真遭人暗算后跳下窗,这一跳竟然跳进男主的好兄弟,她的死对头云若谷怀里。
真·冤家路窄·青梅竹马·云若谷
她这冤家啥啥都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有一点不好,人送外号莫得感情的修仙机器,又傲又高冷。
云若谷眼中晦暗不明:听说你要悔婚?
确认过眼神,这是未来的魔君,是她惹不起的狠角儿。
九真(装傻.jpg):兄弟你哪位?
只见满脸冷漠的云若谷抬手一挥,暗算她的人炸了!
九真:……???
冤家云若谷这是替她报仇?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九真 ┃ 配角:已完结《流光入梦》 ┃ 其它:预收《今夜为你着迷》《黑化仙尊的专属医修她跑了》
一句话简介:恶毒女配她悔婚了
立意:做人嘛,开心最重要


第一章
日头追着花鸟爬上屋顶,铺满灵藤的幽静院落时有翠鸟飞旋。
昨儿晚上裴九真和邱家那位太子爷为了翠竹院那位姑娘绊了两句,小殿下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呜呜咽咽哭到下半夜才睡下。
桦妈妈捧着食盒轻扣雕花木门,既盼着里头的人醒来,又隐隐害怕此行会打扰她休息:“小殿下,桦妈妈给你送吃的来了,都是你爱吃的。”
眼下既没用早膳又没用午膳,小殿下的身子哪经得住这么折腾,她真怕把小女娃饿出个好歹来。
桦妈妈又试探性低声道:“小殿下。”
裴九真是被桦妈妈最后这一声轻唤叫醒的。
裴九真抬起雪白的手臂轻轻揉了揉惺忪睡眼,她半眯着眼睛,唇齿间含含糊糊地蹦出两个字:“进来。”
她的声音拖着长长的,还未彻底清醒过来的尾音,又软又糯,黏黏糊糊的像小奶狗的叫声。
裴九真揉了揉眼睛,甫一睁眼昨夜梦中那些残破的画面突然撕碎了时空,一股脑儿地挤到她眼前来,生动又真实。
梦里她成了话本里人人厌恶的恶毒女配,而程月知和邱景之则是人见人爱的官配男女主。
梦中她还是她,她还是青龙族最尊贵的小公主,是未来的东海女君。可梦中的邱景之却不再是那个害怕她哭,害怕她难过的邱景之了。比起让她难过,邱景之更害怕让他的救命恩人程月知难过。
更可气的是梦里的她为了挽回邱景之,步步退让,从尊贵又高傲的小公主变成满世界追着邱景之跑的小尾巴。而程月知,那个看似温柔善良的姑娘却用尽手段抢夺摇摆不定的邱景之,甚至夺走她东海女君的位置,害她走投无路。
故事的结局邱景之和程月知成了亲,而她却悲惨地死在邱景之剑下。
坦白说,她不喜欢梦里的那个自己,不喜欢那个一再退让,憋憋屈屈只为讨邱景之开心的自己。
也或许那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梦里的人不是她,至少不是真正的她。
桦妈妈推门进来,屋子里清清淡淡的橙香扑面而来,女娃娃一张奶白的小脸半陷在金丝边软枕里,如雪的皓腕上带了一枚血玉镯子就那么虚搭在枕上,一副还未睡醒的样子。
桦妈妈放下食盒,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裴九真的腕子放回褥子里。
桦妈妈摸了摸她的额头,帮她整理额边细碎的胎发,轻声细语哄她吃东西。裴九真闭着眼,慢慢腾腾地坐起身,歪了歪脑袋,正好靠在桦妈妈的肩上,整个人便顺势窝到乳母怀里,她身上的天蚕丝被顺势滑落,层层堆叠在她腿上。
桦妈妈担心她着凉,下意识抬手理了理丝被遮住裴九真的肚子。
裴九真从小就爱这样和她撒娇,桦妈妈笑:“小殿下都快长大了,还和妈妈撒娇呢?”
裴九真摇了摇头,看着桦妈妈说:“我不要长大。”
裴九真生得白嫩,一双杏眼秋瞳剪水,盯着人看时像是能把人看化了。
桦妈妈拍着裴九真的手说:“小殿下又说孩子话,不长大如何成亲?难道不要景之殿下了?”
裴九真头摇得堪比拨浪鼓:“不要了,不要了,我只要妈妈。”
想起昨夜裴九真和邱景之为那姑娘吵得面红耳赤的,桦妈妈一边心疼裴九真受的委屈一边又忍不住想劝她退一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罢了。
少受些气比什么都强。
“翠竹院里住的那个姑娘毕竟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小殿下你将来又是……”桦妈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裴九真不乐意地扭了扭身子,也不知她是真不乐意,还是小姑娘难为情的扭捏。
“便是看在景之殿下的份儿上也得好好照顾那姑娘,免得落人口实。小殿下只管放宽心,等将来那姑娘身子好了,咱们好好给人送出去便罢了。她一个凡人,咱们哪还有机会和她再见呢?”
裴九真不觉拧紧了眉心。
翠竹院的那位姑娘……程月知,邱景之的救命恩人。
桦妈妈见怀里的小人儿没有反应,也不知她有没有听进去。感情这回事桦妈妈虽知道的不多,但毕竟活到了这把年岁,感情里那些曲曲直直的东西她看得多了,自然也知道自家小姑娘还陷在那个弯儿里转不过来。
桦妈妈轻抚她后背安慰道:“我知道,小殿下受了委屈,不过昨儿小殿下确实也莽撞了些。”
昨日翠竹院的人说程月知不好,没有胃口。邱景之听说了便让人送了些东西过去,不巧让裴九真知道了。后来她去看邱景,她满心想着他的伤势,开口闭口都是关心他的话,谁想他不领情,又总是一副心不在焉,十分挂念程月知的样子。
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从小到大无论走到哪儿都是被人捧着哄着,自有她的傲气在,哪被人这样轻怠过,二人就这么绊了两句。
桦妈妈劝她:“妈妈明白,小殿下不是在意那些东西,更不是在意太子送她那些东西。程姑娘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太子便是把奇珍异宝都往她那儿送,小殿下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小殿下难过的是她一来,太子殿下就不像从前那样在乎小殿下了是不是?”
听见妈妈这么说,裴九真忽觉鼻子酸的厉害,满肚子的委屈也都被勾了出来。
那邱景之,她未来的夫婿,那个将要和她相知相守漫长一生的人却如此不了解她,不知她秉性,竟以为她会为那些小玩意儿生气。
裴九真兀自出神,外头的小丫头彩儿轻声细语唤她:“小殿下,翠竹院的程姑娘来了,说是有话和小殿下说。”
裴九真眼帘半阖,手指轻点床沿思索了片刻。
无论怎么想,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个梦。
她如何会为一个反反复复在她和程月知之间摇摆不定的邱景之而跌落神坛?
区区一个邱景之,真的值得吗?
桦妈妈怕她又像昨日那般冲动,平白让景之殿下误会,于是好意提醒她:“小殿下,外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无论如何,你多少也要顾及景之殿下的脸面。小殿下这么聪明,一定明白这道理是不是?”
裴九真思忖片刻:“九真明白。”
裴九真让彩儿先带程月知去了偏殿候着,待她梳洗之后便过去说话。
裴九真刚一出现,程月知便乖巧地唤她:“姐姐。”
程月知,原书女主,因缘巧合之下救了邱景之一命,也因此身受重伤被邱景之带回祭酒岭疗伤。程月知在祭酒岭疗伤的这段日子,原书男主邱景之常去看她,一来二去便在程月知的温柔体贴中渐渐沦陷,最后更是狠心抛弃裴九真,一剑斩杀他眼里这个刁蛮任性又无法无天的未婚妻。
这程月知不仅温柔如水,善解人意,更为难得的是此人生得极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得令人晃眼,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芍药。
美得不落俗尘。
程月知:“听说昨日因我的事姐姐和景之闹了不愉快,妹妹过意不去特来请罪。”
裴九真眼眸微眯。
景之?
这才几日不见,他们就已经亲密到可以直呼其名的程度了?程月知究竟是真心来道歉的,还是假借示弱之名,故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刺痛她?
程月知见裴九真不说话,一时也拿不准裴九真的意思,她委屈道:“都怪我没用,叨扰姐姐这么长时间却还是不见好。若我早些好了,也不至于让姐姐和景之闹不愉快。请姐姐放心,我已经好多了,不会再给姐姐和景之添麻烦了。”
丫头们前来奉茶,裴九真饮了一口茶,云淡风轻道:“程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原是来我这儿养病的,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些事,反倒招你良心难安,不利于你养病,我马上安排一下……”
程月知柔弱委屈道:“姐姐想让我走?”
不知是不是裴九真的错觉,她总觉得程月知说这话时似乎有意提高了音量,像是生怕她听不清楚。
裴九真扶额,她……几时说过要赶程月知走?
“九真,你闹够了没有?”
裴九真和程月知齐齐扭头看向说话的人。
来人是邱景之。
原书男主,她那鬼迷心窍的未婚夫。
作者有话说:
没忍住,提前开新文啦~
封面等周末再做~
庆祝开新文,评论发红包~
本文私设如海~
PS:读者感谢设置时间不能超过七天,所以只好手动感谢了~
谢谢投雷和浇营养液的两个小可爱~
—↓预收文案↓—
①《流光入梦》
颜信第一次见许容过是在社团活动上,那时学长想加她微信。
她随手指了指许容过,信口胡诌:“我有喜欢的人了,就他。”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校合唱比赛,那时学妹想加他微信。
他目光一瞥,精准锁定两米开外的颜信:“我喜欢她那样的。”
第二天学校表白墙炸了。
校草喜欢人文学院那个美女颜信!
靠,老子之前找她要微信,她就说喜欢许容过。这俩在一起了?
颜信:没在一起。
许容过:快了。
第三次见面是在学校千人厅,许容过坐她隔壁:“听说你喜欢我?”
颜信:“不是你喜欢我?”
他问她:“颜信,这些人都配不上你。敢不敢玩把大的,和我试试。”
分开那几年他们犹如星际两端的星球,各据一方。
重逢后他们在人群中看了对方一眼,默契的当做不认识彼此。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没想到某天大家去许容过家串门儿却看见头戴干发帽,身穿睡衣的颜信大摇大摆从卧室走出来。
众人:???
颜信:!!!
许容过:“洗完了?来吃饭。”
颜信:地缝在哪儿?
【小剧场】
某一日,外出觅食的颜信路遇背影杀手,她冲了:“小哥哥,加个微信呗。”
许容过:“可以,麻烦黑名单解除一下。”
颜信:“打扰了。”
【她像繁星,流光溢彩,灿烂耀眼】
【一个强行看上脸的故事~】
②《黑化仙尊的专属医修她跑了》
桑邈,卑微社畜,一朝突破次元壁穿成书里的纸片人。
不幸中之大幸,她穿成书中戏份不重,但却最安全的角色,三界之内鼎鼎有名的医修,诨号移动血包。
要钱有钱,要颜有颜。
所以她选择躺平,既来之则安之。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她戏份即将杀青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断情绝爱的三界仙尊,男主纪闻尘找上她,阻止她走剧情帮女主救男配,为防万一还顺带手把她揪回老巢亲自看管。
桑邈:喵喵喵?至于吗?
于是画风逐渐变成她跑,他追的狗血戏码。
桑邈痛苦.jpg
桑邈:谁都不能阻止我杀青!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为顺利出逃她只好兵行险招,迷晕纪闻尘,岂料她自己也不幸中招。
一夜过去,当她从纪闻尘怀里醒来,她吓得冷汗涔涔,穿上衣服就跑。
没多久三界上下都得到消息,断情绝爱的高冷仙尊黑化入魔,亲自去了一趟仙山在断情崖抹了自断情根的誓言,被滚滚天雷劈了个外焦里嫩。
欢迎戳专栏收藏~


第二章
裴九真不知不觉把视线落在那个要与她订亲的少年人身上。
少年人面如冠玉,眸若晨星,一袭素白圆领云纹袍,腰佩同色和田玉镶金佩,通身的气派将他温润如玉的富贵公子气突显得越发打眼。
程月知低着头,眼中噙着点点泪花,活脱脱的一副我见犹怜的病美人模样:“景之,姐姐不是要赶我走,只是体谅我为难,所以想送我去僻静的地方养病。”
程月知如此善解人意,又时时刻刻想着在他面前维护裴九真,为她的任性找补一二,更加让邱景之笃定裴九真必是背着他欺负了程月知。
“你不必替她说话。”邱景之虚握了握拳头又松开,转而看向裴九真:“九真,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才能满意?月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为凭你我的关系,你会比旁人更加用心照顾她,却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与月知为难?她身体还未痊愈,你现在赶她走,她能去哪儿?”
半个月前邱景之去仙山采九瓣菱花,不料恰逢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风雪,他被困在山中足足月余,险些命丧仙山,多亏程月知发现昏迷的他,将他带回去才救了他一命。
但程月知却因为邱景之而被大雪冻坏了身子,养了这么长时间也还是没能完全把身子养好。
程月知委委屈屈地低着头,看得裴九真越发恼火。
梦中,她委实气不过程月知扭捏作态的模样,所以一气之下打了程月知一巴掌。
裴九真摁了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尽力压下自己的怒火:“邱景之,你是眼瞎还是心盲?我何时欺负她了?我又几时说过要赶她走了……”
程月知忽然开口:“景之,你别误会姐姐。姐姐真的是一番好意才想送我走。”
程月知眉目低垂,眼睛微红,楚楚可怜道:“姐姐别恼。景之是顾念着我救了你他的恩情,怕欠了我的所以才不忍心送我走,并不为别的,请姐姐别误会了景之。”
程月知三言两语说到了邱景之心坎上,再看看未来将要成为他妻子,与他携手一生的女子。他忽然有些不明白,为何那个将要和他共度一生的人却还不如一个与他相识才不过月余的女子懂他?
邱景之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他盯着裴九真,目光里的不善意味明显。
裴九真当真是冤枉极了。
天地良心,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赶程月知走?
程月知若有心劝和她和邱景之自会默默退下留出地方让他们好好说话,而不是说一些看似劝和,实则却会让邱景之误会她,埋怨她不懂事的话。
裴九真怒而警告程月知:“你闭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