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踹掉知青前夫后嫁糙汉

时间:2022-09-21 15:22:11  作者:笑青橙
TAG:


一生凄苦的老太太沈冰月弥留之际重生70年代除夕夜,那年沈冰月18岁。
重活一世,在物资缺乏的年代要发家致富,守望亲情;
在车马慢的年代,要和上辈子错过的糙汉幸福的共度一生,结婚,养可爱的崽崽,不负遇见。
前世不值得交往的人,要果断舍弃;欺负过自己的人渣要果断反击。没有考上的大学要努力考上,要是再手持模拟农场空间,不要浪费,成为报效祖国、发家致富小能手也不错,本文慢热,人物纠葛是慢慢展开的。

标签:年代 现言 系统 种田 重生


第1章 重生
沈冰月是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吵醒的。
睁开惺忪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裸露的木头房梁,儿时记忆里的老式木头门,斑斓的老式柜子、泥土地和身下由两个长凳支起的木板床。
沈冰月揉了揉眼睛,把手举到眼前,这是一双修长瓷白的手,一双年轻女孩才会拥有的手。
“嘎吱嘎吱。”
老式木门被从外推开,一身穿军灰色衣服,黑色布鞋的中年妇女端着一碗热水迈入房门,一手拍打了两下身上的雪花,对着床上歪头震惊得看着自己的闺女喊:“咋样了,头还疼不?”
妇女席卷着一身寒气快走两步走到床前,先是用手探了探沈冰月的额头,又顺势坐到床边弯腰抵着少女的额头,长舒了口气,露出了笑脸:“烧退了,起来喝点热水,大年三十了,妈估摸着炮声会把你吵醒呢。”
沈冰月看着对着自己嘘寒问暖的女人,双眸不经意间染上了雾霭,双唇忍不住颤抖,这是年轻时候的妈妈啊!
沈冰月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是妈妈从天堂来接自己了吗?好真实好温暖,不是去世前垂垂老矣的妈妈,而是41岁的妈妈。
现年65岁的沈冰月在医院病逝,再睁开眼,却回到了1975年的除夕夜。
……
沈冰月裹着棉衣站在夜幕下的院子里。
大雪纷飞,红色的鞭炮点缀着雪白的大地,格外亲切。
沈冰月看着13岁的大弟弟沈大铭,10岁的小弟弟沈小铭把一挂100响的小鞭儿一一拆下来,用一根香点着后马上扔出去,捂着耳朵等着“砰”的一声炮响。
四婶家13岁的沈小园用手拿着提溜金儿转圈的摇着,不断喷出火花来。
没有大门的敞开式的农家小院充斥在孩童的笑声,和远处不时传来的鞭炮声交相辉映,此起彼伏。
走出小院子,看着家家户户门上的大红春联,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激动……
65岁的沈冰月去世时赶上了时髦的穿越重生队伍,穿回了18岁。
沈冰月颤抖着双手捏着提溜金儿转圈的摇啊摇,一身军绿色的衣服套着厚厚的棉袄,一圈圈旋转着,发出铜铃般地笑声,泪水滑落脸庞,沈冰月想,一定是老天爷觉得这辈子自己过得太苦逼了,让自己重生到18岁,弥补这一世所有的遗憾。
翌日大年初一早六点
沈冰月早早起床,铺好踏板床,把棉被叠地四四方方,从水缸里舀水添了点热水,洗漱后哼着小曲,给自己梳了两个麻花辫,绑上红色的头绳,看着镜子里年轻漂亮的小脸蛋,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双小酒窝印在嘴角,很娇柔。
臭美完赶到灶房去帮忙。
妈妈黄长荣已经在忙乎着和面,包饺子。
这是整个平城县的习俗,家家户户大年初一都要包饺子吃。
沈家过得真的很穷,就算是过年买得包饺子的三两肉都是借肉票买的。
沈冰月以前因为这个自卑过,但重活一世,却觉得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过得最好的时候了,以前嫌弃过得娘家的贫穷日子,再来一次,却无比亲切。
沈冰月跨进灶房,就开始喊:“妈,我来帮忙包饺子了。”
沈妈边和面边慈祥地笑看着一脸喜气洋洋的闺女,和前些日子要死要活的样子判若两人。瞅了眼闺女编的两个四股的麻花辫,有些惊讶,“你啥时候会编四股的辫子了?”
沈冰月亲昵地从背后搂住妈妈的腰,对着妈妈的侧脸亲了一口,“是不是编得挺好的,我心灵手巧,一学就会。”
母女俩说说笑笑的,沈妈看着闺女熟练的包饺子,再瞅着一直合不拢嘴,叽叽喳喳地跟自己说话的闺女,不知觉的松了口气。
沈妈想,闺女不愿意封家的亲事就算了,闺女大了不由爸妈了,再逼,像前几日一样想不开就麻烦了!
包好了一锅饺子后俩弟弟也起床了,一人端了一碗饺子吃得津津有味。
今天吃的是猪肉白萝卜饺子,用的是白面呢,平时沈家可不舍得吃白面,都是一些玉米窝窝头,红薯之类的,有时候还会断粮,靠亲戚接济过日子。
小弟弟沈晓铭搬了小板凳坐着在灶房吃,只是吃了一个就挣大双眼夸:“真香啊,有肉呢,妈,要是我们以后每天都能吃肉饺子多好。”
沈大铭踢了弟弟一脚,“就知道吃,家里就你最小,还最能吃,家里都被你吃穷了。”
沈晓铭耸耸肩,“那我饿嘛!”
沈冰月的爸妈是老实的农民,在挣工分的年代里,就算兢兢业业的,但要养活三个孩子还是不容易的,生产队冬日里地里没多少活,工分就挣不了几个钱,更别说沈冰月的老爸腿不好,老实巴交的,生产队地里没活,就歇在家,在村里转悠。
沈冰月的大弟弟上初二,小弟弟上4年纪,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真的都很能吃,再别说还有学费书本费这个大项支出。
沈冰月16岁上完高中,在家里两年了,平日里也会去挣工分,女孩挣得少,家里这些年为了供三个孩子上学,欠了亲戚不少钱,这两年大家伙过得都很拮据,换了旧的借新的,没有宽裕的时候,有时候会饿肚子。
沈冰月看着小弟弟穿的仍旧是大弟弟穿小的衣服,膝盖上还带着两个补丁,只有自己是买的新棉花,做了一身新衣服,当然,这是沈冰月自己攒的钱买的。
两个弟弟吃完饺子,沈妈打发了去给公婆送碗饺子去。
沈冰月的父亲弟兄4个,父亲沈三江排行老三,老大沈大江三女一儿,老二沈二江俩儿俩女,老四沈四江一儿一女,算是个大家庭了,初一家家都会给爷爷奶奶送饺子的,一家一碗,四家就四碗呢,够老两口吃。
沈冰月和妈妈端着碗去吃饺子的时候,父亲沈三江这时候也跨进了灶房。
把最后一碗饺子端起来,蹲在角落里默默的吃饭。
原本母女俩的说笑声也停止了,一时间除了筷子声和吃饺子的声音,静悄悄的。
吃完饺子,沈三江咕噜噜的喝了一大碗饺子汤,又蹲着抽了两口旱烟,把吸完的烟灰磕到地上,这才站起来,出门前很是严厉地对闺女说:“就算你不愿意嫁去封家,也不允许你跟那个知青来往。”
沈妈怒瞪了眼丈夫,蹭怪着:“大过年的,这事先不要提。”
沈三江握着旱烟袋,指着媳妇,眼睛睁地贼大,“你就惯着她吧,那知青除了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有啥好的,连两桶桶水扛着着都吃力。”
沈三江又转头训斥闺女:“你都听听队里的人怎么嚼舌根的,说我老沈家闺女不要脸,小小年纪死乞白赖地要嫁给城里人,关键人家还没看上咱,你这么上杆子干啥。”


第2章 前世的人渣和错过的糙汉
沈冰月端着饺子,低着头没说话。
沈妈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蔫蔫的闺女,把碗拍在小木桌上,起身把丈夫拽了出去,在院子里跟丈夫吵:“闺女大了,你以后不能当面不给孩子脸,她万一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
沈妈重新回到灶房后,见闺女端着碗一脸郁郁寡欢,连忙去劝:“你可不敢想不开,别理你爸。”
沈冰月陷入了深思。
沈爸口中的知青叫李峰,长得极好,有儒雅的书卷气,是沪市来的知青,到沈家庄插队,是沈冰月上辈子的老公,沈冰月为了嫁给李峰是绞尽脑汁。
19岁的沈冰月嫁给李峰后,这一生的恐惧和痛苦都来自这段婚姻,李峰婚内出轨,家暴,唯一养育的孩子,沈冰月到55岁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李峰捡回来的弃婴原来是他的亲儿子,而自己一生都没有亲生骨肉也是拜李峰所赐。
沈冰月觉得上辈子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怎么会要死要活地嫁给这么一个畜生。
正冥想着,听见院子里有人喊:“冰月,你吃完饭了没,吃完了咱去县上逛逛去。”
沈冰月原本闷闷不乐地脸上更是布满了寒霜。
叫自己的女孩是自家的邻居,同龄人,叫张雪梅,原本俩人一起长大,玩得还是很好的,但张雪梅心眼多,上辈子数她富贵,不过却是因为嫁给了向自己提亲的糙汉封国栋。
提起封国栋,沈冰月心里堵的慌,这个男人陪伴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五年。
22岁的封国栋1973年夏季刚退伍就被家人张罗着介绍对象,介绍的好几个对象没看上,却偶遇了去镇上供销社的沈冰月,一眼误终身。
长相硬汉模样的封国栋随即要求家里向沈家提亲。
封国栋家是镇上的,父亲是供销社的正式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封国栋从初中毕业就参军6年,复员后安排到了县上的国营饭店当正式工,根正苗红,家庭条件在当地算是非常好的。
封家长辈原本是不愿意接亲沈家的,沈家真得特别穷,沈冰月还有俩拖油瓶弟弟。
但经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下来,谁知道提亲后,沈冰月当场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而且一连拒绝了三次。
沈爸沈三江却很是满意这门亲事,也知道为啥闺女如此,当即不允许闺女和知青再有任何瓜葛,但少女思春,看上知青后根本看不到任何别的男人,就算封国栋自己围追堵截,追求了大半年,也没任何作用,还平添了很多厌恶。
封国栋知道沈冰月和邻邻居张雪梅关系好,就总是托张雪梅从中斡旋。但被张雪梅看上了,张雪梅为了嫁到封家,设计了封国栋。
事情是这样的,封国栋从张雪梅口中知道沈冰月对知青的迷恋,心情不好,过年和几个朋友喝了不少酒,把沈冰月堵在沈家门口。
沈冰月面对封国栋的纠缠很是不耐烦,对喝醉酒的封国栋说:“你不要再来缠着我,我就不喜欢你这种糙汉,一看肚子就没一点墨水,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做真是让人厌恶。”
这话严重伤害了封国栋的自尊心,封国栋愣神后追到了沈家小院里,却没看清沈冰月进哪个屋子了。
少年朗,喝了酒,面对心爱的女生的拒绝动了怒气,原本只是想找沈冰月再努力努力。
沈妈看见喝了酒的封国栋,1.85的大高个子,魁梧的身材,怕出事,就劝着:“怎么还喝酒了,要不你到屋里休息会,我去劝劝闺女去。”
沈妈其实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嘴甜,家里条件好,也有正经工作,本地人,比大城市的知青靠谱。
封国栋收敛了脾气,对沈妈鞠了一躬,“谢谢阿姨,我确实喝得有点多,失礼了。”
沈妈带封国栋到了房间,扶到摇摇木板床上,给盖上了被子,出了房间。
沈冰月从灶房出来瞧见封国栋躺在自己床上,炸毛了。
被沈妈拉拽着到邻居张雪梅家去劝。
张雪梅也就知道了封国栋在沈冰月的床上。
偷偷摸摸得爬上了封国栋的床。
趁着天黑,封国栋原本在床上,被窝里充斥着少女的芬芳气息,心猿意马。
睡得朦朦胧胧的,天完全暗下来,那时候真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一个软软的身子钻进被窝抱上自己。
年少情动,神使鬼差得在少女的主动下蒙着被子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一幕,一声声的喊着:“冰月,冰月。”
张雪梅只是嗯了声,咬紧牙关,拽着被子,在封国栋几次想露出头来,都拽着被子,窝在漆黑的被窝里……
等沈冰月和沈妈,张雪梅的妈妈王翠花点着煤油灯推门进去的时候,俩人蒙着被子搂抱在一起。
封国栋已经睡着。
这下炸锅了。
封国栋被摇醒后看着这一幕,反应过来后扇了自己好几巴掌,痛不欲生的捶着头,发出了近乎绝望的狮吼。
沈冰月那时候极为嫌弃和恶心得看着这样的封国栋。
事已至此,张家为了消除影响,亲自上了封家的门要求封家负责。
这个年代个人作风要是有问题会毁了封国栋一辈子的。
封家赔礼道歉,并做通了沈家的工作。
沈妈知道封国栋肯定是认错人了,也说过张雪梅,“你小小年纪怎么敢干这事,他喝酒了你也喝了吗?你故意这么做让几家人怎么办?你知道被有心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吗?”
但沈妈给封妈妈说:“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不会对外说得,毕竟是在我们家出得这档子事,我也有责任,怎么都不能毁了孩子的前途。”
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被人揪住小辫子,不好说会出什么大事,沈冰月虽厌恶封国栋,更看不起张雪梅,但仍旧在张雪梅的哀求下对此事保持绝对的沈默,没有向任何人透漏过此事。
封国栋抗争过,甚至在张家去家里逼婚的时候直指是张雪梅故意冒充沈冰月的,当时自己喝酒了,而且在被窝里她根本不露头,强调那是沈冰月的床,张雪梅钻进去居心叵测。
但说一千道一万,都发生关系了,封国栋难辞其咎。
刚开始封国栋仍旧不愿娶张雪梅,甚至扬言:“我去坐牢赎罪,受任何惩罚都是我活该,但我不喜欢她,不能娶她。”
不过张雪梅这次以后怀孕了,封家最终压着封国栋跟张雪梅结了婚。
结婚后生了龙凤胎,封国栋从此以后把重心都用在了事业上,喝酒喝得越来越多,甚至在八十年代后闹离婚,但最终仍旧跟张雪梅生活了很多年。
在得知沈冰月被赶出儿子家的时候,净身出户,放弃了奋斗一辈子的财产,毅然决然的照顾了沈冰月最后的五年,来回于医院和出租屋中,说众叛亲离不为过,一儿一女都不再认他。
封国栋在沈冰月弥留之际,对她说出了自己第一眼见到她时的那一刹那:“粉扑扑的小脸颊,勾起迷人的小酒窝,两只小辫子翘起来,一眼倾城,沈冰月,一眼误终身原来就是如此。”
封国栋抚上沈冰月苍老枯黄的面颊,轻声在沈冰月耳畔轻语:“我曾无数次梦见那天钻进我被窝的是你啊,如果有来生,嫁给我可好?”……


第3章 这一世,这个糙汉自己要了
18岁的沈冰月回忆着,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沈妈见状,连忙把闺女搂在怀里,“这是咋了,闺女啊,你想干啥妈以后不管了,别乱想哦!”
沈冰月这才回过神起来,院里还充斥着张雪梅的叫声,“冰月,冰月,你快点,再晚,村里的拖拉机就走了。”
沈冰月把饭碗放下,擦了擦眼泪,对着妈妈挤出了个笑容,“妈,我没事,你别担心,只是想起了点伤心事。我走了,叫上几个朋友去逛逛。”
沈冰月想,封国栋就是这天傍晚下班后,在自己工作的国营饭店和朋友喝了酒后来家里找自己的,自己重生回来了,张雪梅今天没有设计封国栋的机会了。
因为,这个糙汉,沈冰月自己要了。
沈冰月和张雪梅一起去了沈冰月的大伯家叫上了比自己大一岁堂姐沈艳艳,和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一起挤在拖拉机上,浩浩荡荡得往锦绣县县城开去,一路上,大家开始唱“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红星是咱工农的心……”
歌声嘹亮悠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