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带重孙上萌娃综艺后我爆火了

时间:2022-09-21 15:19:11  作者:凉皮就面包
TAG:


团宠/沙雕/全员真香
首富家百年前的老祖宗,传奇大女人越蓝穿到现代,却成了一个三头身的可爱小萌娃。
小萌娃越蓝发现,她的三个重孙,居然是一本书中的炮灰,沉迷当女主备胎,最后自己凄惨不说,还毁了越家百年基业,这怎么行?
她得好好改造他们!
顶流爱豆、新星总裁、天才电竞冠军,三人同时报名某带娃综艺。
观众震惊:
【这三个大佬出了名的脾气差且合不来,能一起带娃?带谁的娃?】
节目开始,大佬们身边的小女孩蓝蓝,可爱又精致,藕节一样的短手短脚,婴儿肥小脸细腻白嫩吹弹可破,仿佛一指头就能戳倒。
而大佬们个个冷脸,把烦躁和讨厌写在脸上。
然而……
顶流爱豆起床晚了两分钟,蓝蓝站在床边:
“还不起床吗,我打你哦?”
顶流“嗷呜”一声蹦起来,马上下楼晨跑。
观众:
【说好的顶流起床气严重呢?】
新星总裁挑食不吃饭,蓝蓝注视着他:
“好好吃饭才能长高高。”
总裁大口吃完一大碗饭,直到蓝蓝满意才敢停。
观众:
【说好的总裁脾气爆呢?】
电竞冠军习惯性熬夜到两点,蓝蓝半夜拆了门锁冲进来:
“赶快睡觉,不然……”
看着蓝蓝握紧的小拳头,电竞冠军默默关了游戏机,上床躺平。
观众:
【好乖好听话……我是说大人!】
后来,三个大佬用力宠着护着越蓝,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疼爱,满口“祖奶奶”不停,还为了争夺“最乖重孙”的名号差点打起来。
越蓝爆红全网,越家蒸蒸日上,所有人将小祖宗宠上天!
另一边,换了芯子、事业崩溃的原女主:
“我那三个深情男配怎么都没了?”
又名《小祖宗在萌娃综艺带重孙》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蓝 ┃ 配角:越家三重孙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三个大佬都是我重孙
立意:尊重前辈,传承家族文化


第1章
“喂,醒醒!祖宗面前你都敢跑神,小心遭报应!”
远房堂姐说话声传来,当红偶像越星洲这才慢悠悠地站直身体,嗤了一声:
“祖宗又不在了,管不着我。”
庄严肃穆的私家墓园中,华国首富越家正在举办祭祖仪式。
几十个西装革履的男女,对着前方的女性雕塑弯下腰去,恭敬地鞠躬。
刚才走神了的越星洲,和堂姐站在队伍最后排,身为偶像的他中长卷发、五官深邃,就连鞠躬的样子也比别人更好看一些。
接下来,是族长致辞的环节。
为了让家族小辈了解家族历史,族长讲得声情并茂,说到激动处连眼眶都红了。
“越蓝女士是当初越家四杰中最小的妹妹,她天赋异禀,文武双全,心怀大义又心思缜密……她的三位兄姐战死沙场,只有她,带着兄姐们的后代,在乱世闯出一片天,成为民族英雄……可惜,她为咱们越家打下基础,自己却终身未嫁,在四十岁时因病离世……”
越星洲不以为意,悄悄掏出兜里的手机,低头玩了起来。
族长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越星洲,眯起眼睛,很是生气,但又不好发作。
“可以说,没有越蓝,就没有如今的越家。我们越家人,一定要牢记这位祖先……”
祭祖是越家一直以来的传统,更是越家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之一,越家长辈对此非常重视。
然而世界变化太快,如今的新一代越家人,也就是越蓝的曾孙这一辈,已经对这一套很反感了。
越星洲是族长的儿子,算起来也是越蓝的曾孙一辈,他从小到大,对越蓝的生平听得都快背下了,早就没什么感觉了。
祭祖仪式冗长复杂,大家还要一直在烈日下肃穆地站着,越星洲根本就站不住多久,没过一会儿,浑身就歪七扭八,得靠着旁边人才能站直。
他对堂姐小声嘟囔:
“凭什么啊,为什么人家越景明就可以不来,还有越彭彭,他俩也都是直系重孙啊,怎么能不来看祖奶奶呢?”
堂姐冷笑一声:
“谁让你生意不如越景明做的大,又不像越彭彭正在海外集训呢?你还是族长儿子,你不来谁来啊。”
越星洲不屑道:
“都是借口!就看我长得帅,好欺负呗!”
族长在台上,终于忍无可忍地怒斥一声:
“越星洲!给我站直!祖先面前,你像什么样子!”
越星洲扁了扁嘴,不情不愿地站直。
族长看他不服,气得咬牙:
“你……就该叫你祖奶奶下凡,好好教育教育你!”
越星洲呵呵一笑,没皮没脸的样子:
“好啊,我等着。”
族长气了个倒仰,忍不住嘀咕:
“这以后可怎么办……”
他们越家百年基业,不会要毁在下一代身上吧?这几年生意本来就走下坡路,下一代还个个都不听话……唉!
晚饭时,听着族长爸爸和其他亲戚们推杯换盏,又说些生意不景气、没有继承人之类的陈词滥调,越星洲走神了,习惯性地伸手摸自己脖子。
那里贴身挂着妈妈送他的玉佛,从小时候戴到现在,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摘下过。
然而……手指摸了半天,却没摸到熟悉的温润触感。
越星洲低头看去,猛然冒出冷汗:不见了!
他最珍视、最宝贵的小玉佛,什么时候不见了的!
众目睽睽中,越星洲猛地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站住,往哪儿去?”
族长越鹏城跟着站起来。
“找东西。”
越星洲耐着性子解释一句,长腿已经迈出了门槛。
“滚回来!找什么东西告诉管家不行吗?还有你今天在祭祖仪式上那个态度,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说法?对祖宗不尊重,如今连自己家的亲戚族人都不尊重,非要影响大家吃饭的心情吗,啊?”
越鹏城这顿气从仪式时就闷在心口,现在看到越星洲变本加厉的样子,气得双眼圆瞪,口不择言。
“我真不想跟你吵,影响别人吃饭的是你,有点自知之明吧,我的好爸爸。”
越星洲嬉皮笑脸,调笑式地说完,大跨步走了出去,没再理会屋里越鹏城的咆哮。
他把整座度假别墅里自己去过的地方搜了个遍,也没找到那块玉佛,忽然想起,祭祖仪式快结束,大家往墓园外面走时,自己脚边似乎有过一点亮光。
他余光扫到,还以为是块发光的石头,没怎么在意,现在越想越觉得可疑。
墓园距离别墅群很近,越星洲步行一会儿就到了。今天祭祖,墓园看守人也去吃犒劳饭,园子此时没人看着,门也没锁。
夜晚的墓园幽深黑暗,树影葱茏,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一座座坟墓安静矗立着,空无一人。
似乎温度都比外面要冷个几度……饶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越星洲,此刻也有点儿毛毛的。
他沿着石子路往前走,借着月光,低头仔细辨认着地面,只想赶快找到东西。
走着走着,眼角余光处,忽地闪过一道诡异的白光,照得某个角落亮如白昼。
越星洲惊愕地抬头看去。
就在那座老祖宗越蓝的雕像旁边,有个浑身散发白光的小小人形。
他猛地睁大眼睛,浑身僵硬,完全不敢动弹,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恐怖片情节,嗓子眼仿佛堵了棉花,叫都叫不出来!
白光很快消失,几声嘎嘎的乌鸦叫声传来,气氛平添几分恐怖。
越星洲看清楚了那人形的样子。
那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身穿干净简单的白裙,一头披肩长发乌黑油亮,脸蛋白净,目光澄澈,唇红齿白,面色茫然。
越星洲看得脱口而出:
“卧槽……也太好看了吧……”
他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精致、仿佛精灵一般的小女孩,比圈内的童星都好看许多,连他这不喜欢小孩的人也能看得心潮澎湃,为这种纯粹的美丽而迷醉。
然而惊艳的感觉迅速消失,越星洲反应过来后,心下陡然一沉:这么好看,肯定不是普通人类,何况是墓园里出现的……
越星洲双脚生了根一样扎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小女孩灵动精美的桃花大眼眨了几下,转过来看向越星洲,打量了他一会儿。
她嫣红的柔嫩嘴唇微微张开,眼睛也睁大了些,说出一句:
“你就是……越星洲?”
声音有点儿奶气,却不含混,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美得出奇的小姑娘,再配上这把动听的声音,一下子让气氛变得柔软起来。
越星洲更加呆愣,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自己名字了,他什么时候这么家喻户晓了?
小女孩见越星洲不说话也不动,就往前走了两步,布鞋踩在草地上沙沙作响,惊起悦耳的虫鸣,简直像是小仙女在她的小花园里散步,自带田园风光的氛围感。
越星洲眼看小女孩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佯装镇定地开口:
“你……是谁家小孩?怎么跑这儿来了?”
好在那小女孩脚步停了,她看了一圈周围环境,声音清亮地说:
“怎么连你祖宗都认不出来了?”
越星洲:
“……啊?”
小女孩费劲巴拉地伸出一只手臂,指向那座一人高的雕塑:
“那个雕像,就是我呀。”
越星洲抬头看看三十岁模样的越蓝雕塑,再低头看看这个三头身的小家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细看。
漂亮的眉毛,精致的桃花眼,有点儿厚的嘟嘟唇……雕塑和这小孩,某些五官还真有点像。
难道这小家伙是自家哪位亲戚的孩子,自己偷跑出来玩的?
自称祖宗的小女孩,缓缓眨了眨眼,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似乎很感慨地看着越星洲:
“乖重孙,都长这么大了。”
一个这么小、带着婴儿肥的小女孩,却用这样慈爱的语气说话,违和感太强。
越星洲松了口气,感觉这小姑娘应该就是亲戚家的小孩,在想办法撒谎,演技还很拙劣,竟然装成祖宗的样子来骗自己。
挺有创意,但正常人都不会信啊。
于是他镇定心神,脸上带着笑意往前走去,一边说:
“小家伙,别撒谎了,你就是自己偷跑出来的吧?走,哥哥带你回家。”
他轻轻碰了一下那藕节般的白嫩胳膊,发现触感温润柔软,这才终于放心,是人类小孩没错。
那小女孩听他说话,抬眼瞅他:
“没大没小,叫祖奶奶!”
越星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装了,你才多大点就祖奶奶了,小心你爸妈知道了修理你。”
小女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身体,面露沮丧:
“我也不知怎的,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
越星洲看她可怜的小表情,心头一下就软了:
“把手给我,别乱走,等我找到东西,就带你回家找你爸妈。”
他蹲下,微笑着朝小女孩伸出一只大手。
小女孩却没接他的手,而是掏出一只吊坠来:
“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居然真的是他的吊坠!
越星洲连连点头:
“对这就是我的东西,你在哪里捡到的?”
他伸手去拿,却没拿到,吊坠迅速被小女孩收在小手心里,不见了。
越星洲:
“……那真是我的东西啊。”
女孩儿黑亮亮的瞳仁,在月色里闪闪发光,她说:
“你不相信我,那干脆打个赌吧,你带我回去见族长,让族长确认我的身份。如果我真是你祖宗越蓝,那你就跪下,当着大家的面叫我三声祖奶奶,我再把这个给你。”
越星洲:
“……”
怎么说呢,就,这小家伙挺会玩。


第2章
越星洲牵着自称他祖宗的小女孩,回到了自家别墅群大门口。
他深吸一口气,抬手按住指纹锁,打开房门,拉着小女孩走了进去。
小小的越蓝全程盯着这巨大的别墅,眼睛里像盛满了小星星,看见越星洲只用手指就打开了房门,她更是震惊,瞅了那指纹锁好几眼。
等到进屋,越星洲把小家伙带去沙发上坐着,自己和迎上前来的管家说话,让他找族长过来看看。
“顺便叫几个长辈一起来吧……嗯对,让他们认一下人,看看这孩子是谁,我在墓园里捡到的。”
管家刘叔也很惊讶,连忙去找已经休息的族长和几位长辈。
越星洲拿了瓶冰饮料过来,坐在沙发边,仔细看小女孩的模样。
小“越蓝”一身白裙纤尘不染,样式简单古朴,进来时由于没有合适的拖鞋,就干脆让她光着脚了,此刻她两条短腿搭在沙发边缘,根本碰不到地面,两只白嫩嫩的小脚丫晃晃荡荡,小手时不时摸一下高级真皮沙发,似乎惊讶于这么柔软的材质。
她一双圆溜溜、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直在屋里转着圈儿看东西,一会儿看看天花板的吊灯,一会儿又看闪着各色光芒的各种电器,眼里自然流露出好奇又惊叹的表情。
越星洲看她这样,真像是没见过这屋子一样,有点儿狐疑。
要是自己家亲戚的女儿,昨晚就住在这边了,怎么可能没见过这里?
他顺手给她把饮料瓶子拧开,递过去:
“渴了吧,喝点水。”
小越蓝随手握住瓶子,没提防,被那种凉意给激到,小脸马上皱了起来。
但她大概是为了维持祖宗的尊严,还是很快板起脸,喝了一口饮料,发现……感觉真不赖,清甜好喝又凉爽,紧接着又喝一大口。
越星洲看着小女孩重新舒展开来的小脸,忍不住微笑起来。这鬼灵精的小家伙,长得真好看,一举一动都精致得像画中的小仙童,养眼。
小“越蓝”喝完饮料,一双大眼睛打量着越星洲,不知为何叹了口气,感慨道:
“这样看来,你也是个不错的孩子,你放心,祖奶奶我会保护好你的。对了,先叫一声祖奶奶我听听。”
越星洲:
“……什么小孩!别胡说啊,小小年纪可不兴迷信啊!”
他怎么被这么一个四岁小孩叫小孩了啊,他都二十一了!这孩子还是不说话比较可爱吧!
族长很快下来了,身后跟着好几个族中长辈。
越星洲看见越鹏城那张老脸,不屑地扭过头去,只跟另一个长辈说话,指了指沙发:
“这孩子是我在墓园里发现的,她不说自己家长是谁,我就带回家了,这边应该只有咱们家人,您看下,是不是咱家的孩子?”
越鹏城听见这话,一点即炸:
“大半夜的你跑去墓园干嘛?白天不敬祖宗,晚上还打扰祖宗休息,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懂分寸!你别……”
然而这时候,沙发上传来一道清脆的童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