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清冷仙尊他又栽了

时间:2022-09-21 15:21:38  作者:落落生欢
TAG:


本文:随性而为感情迟钝魔尊受 x 清冷禁欲占有欲强仙尊攻。两位大佬联手诛杀邪神,顺便冰释前嫌再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
.
众所周知,在整个修真界中,有两个人不能惹。一个是魔界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魔尊晏昀,一个是不到三百年便成为仙门首座的仙尊迟渊。
前者超凡脱俗行事无所顾忌,后者清冷禁欲掌罚不通人情。晏昀神出鬼没,迟渊常年闭关,众人都以为两人毫无交集,直到天劫大会上,他们亲眼看见魔尊晏昀笑着对那人道:“好久不见,阿渊。”
——
三百年前,晏昀心血来潮救过一个单纯天真的少年,他原本想把对方当孩子养,结果不小心养过了头,让少年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于是,向来随性而为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尊,逃了。
三百年后再遇,晏昀看着那人一身白衣,清冷禁欲,不免有些后悔,当初天真活泼的少年怎就变成这样了?
他不理解,甚至还想一探究竟。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探着探着就把自己探到了床上,这也就算了,可他竟然还是下面那个!
——
迟渊作为灵渊派千年难遇的天才,不到三百年便成为仙尊。在天下人眼里,迟渊仙尊清冷禁欲,心中只有大道苍生。但只有他自己知晓,在他那颗看似无情的心底,其实埋藏着一个人。
那人曾在他年少时救过他,护过他,给过他温暖和希望,却又在最后将一切践踏。所以三百年后再相遇,他直接装作不认识,任他撩拨逗乐,自己全当看笑话。
却没想他看着看着,再一次栽到那人身上。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昀、迟渊 ┃ 配角:白祈 ┃ 其它:预收《师尊在上,全员卷王》
一句话简介:栽在了同一人身上
立意:守心中善念,护八方无虞


第1章 重逢
太玄山上活了近两千年的先祖大能突然死了。
仙门内哗然一片,倒不是这位大能陨落得有多蹊跷,而是他在临死前反复呢喃着一句预言。
预言很简单,翻来覆去就四个字:天劫将至。
据太玄山的掌使所言,这位大能是在推演卦象时窥探了天机,因此遭受反噬而殒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各仙门才更加如临大敌,短短三日便筹办了天劫大会。
“据说三千年前,太玄山也曾预言过天劫。”一位胡子发白的老人缓缓开口,沧桑的脸上面色凝重。当初明此预言的那位大能也是遭反噬殒命,之后不到两年,预言便成了现实。
“邪神降世。”首座上的男子沉声道。那场毁天灭地的大战他虽没有见过,却也能从卷轴记录的文字中,感受到当时的战况惨烈。
“邪神?”
其他人顿时面面相觑,难怪专长推演的太玄山大能会因此丢了性命。窥探一般的天机最多折损寿元,可若是窥神,就另当别论了。
“可那邪神不是早就被杀了吗?”有人疑惑道:“难不成又有新的邪神?”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事关天下苍生,太玄山也尝试过继续推演,哪怕以性命换线索也在所不惜。可无论他们怎么试,推演阵都没有动静。
“那场天劫,若不是战神容暄相助......”白胡子老人欲言又止,他的话虽没说完,但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清楚。
不管是之前的邪神死而复生,还是新的邪神降世,神毕竟是神,与生俱来的神力是仙门望尘莫及的。而三千年前那场天劫,战神容暄虽杀了邪神邬尤,可他自己亦是身受重伤,在众人的呼唤声中散为了云烟。
如今天劫再现,没了战神,仅凭仙门之力想再杀邪神,无异于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但要让他们就这样等死认命则更加不可能,从古至今,仙门的存在便是守护天下苍生。更何况,若真是邪神降世,仙门根本无法独善其身。
只是之前的那场天劫后,各仙门损失惨重,活下来的仙门大能及弟子如今差不多都已殒落。现在的仙门各派中,真正算得上厉害的,便只有灵渊山的迟渊了。
“敢问重华掌门,明无仙尊出关了么?”有人试探着问首座上的男子,其他人闻言纷纷侧目,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应该快了。”重华抬头看看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方才分出灵识前往玉殊台。
玉殊台就在旁边的玉殊峰,那是迟渊的住所。他来天劫大会前便去叫了自己这小师弟,结果正好赶上对方突破的关键时机,只能作罢。
雅致的雕花殿门仍紧闭着,重华刚穿进去,便被里面突然爆发的灵流给扫了出来。他忙收回灵识,转头看向玉殊峰。
其他人见状也跟着看过去,只见刚刚还如常的玉殊峰顶上忽然霞光万丈,金色流光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这是......”所有人都惊呆了,那样的阵仗除了明无仙尊再无他人。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之前不久才突破洞虚后期进入大乘,这才过去多久,就又突破了。
“果真天纵奇才啊!”
“是啊,而且入仙门不过三百年,老朽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年轻就进入渡劫期的。”
没想到能亲眼见证明无仙尊的突破,众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若他能在邪神现世前寻得机缘飞升成神,那就再好不过了。
“飞升成神?”大会广场外,高余八丈的翠绿古松上,一名身着靛蓝色鹤纹长袍的男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树干间,闻言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了。”
说完手上一旋,便见重华左侧空着的席案上,原本给迟渊预留的酒盏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酒还不错。”男子闻了闻酒香,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故技重施,将那空酒盏悄无声息的送了回去。
整个过程竟无一人察觉。
玉殊峰上的流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消散,紧接着从山中飞出一人,白衣墨发,面容清俊。他刚落在广场上时,明明阳光明媚,众人却莫名觉得有些冷。
“恭喜师弟,又突破了。”重华欣慰的笑道,抬手示意他左侧落座。旁边侍候的弟子见案上的酒盏空着,以为自己之前忘记这里了,连忙上前将其斟满。
“恭喜明无仙尊。”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开始道贺,明无仙尊长年闭关,他们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没想他不仅实力卓绝,容貌也是俊逸非常。
“多谢。”迟渊端起案上的酒盏,微微颔首致意,面上神情仍是不冷不热,漆黑的眸子淡然无波。
远处松树上的男子怔然的看着这一切,倒不是因为他的唇正好印在自己碰过的杯沿,而是明无仙尊这个人,他曾以为,他早已历经衰老病死进入轮回。
三百年,原来这三百年,你一直活着。
迟渊既已出关,天劫大会自然要继续。重华先将太玄山大能的预言以及刚才的议论重新讲了遍,意思很明显,各仙门把抵御天劫的希望全寄托在了他身上。
迟渊静静的听着,清冷的面容看不出多少情绪。若天劫现世,他自然会拼尽全力守护苍生,只是那邪神......
“有谁见过那场天劫?”
“啊?”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仙门内即便是大能者,能活过两千岁的也寥寥无几,更遑论那场大战是在三千年前。
“或许有一个人见过。”就在其他人黯然摇头间,白胡子老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什么人?”
“魔尊晏昀。”
话音刚落,广场上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师弟是想问他邪神的情况?”重华温声道,他虽然是问,其实心中也猜到了迟渊的想法。卷轴上写得再详细,也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记得清楚。
“嗯。”迟渊淡然的点点头,却没想广场上的其他人像炸了锅般连忙劝阻。
“那魔尊心狠手辣杀人无数,做事更是全凭心性,明无仙尊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
“是啊,就在八百年前,他还心血来潮杀了太华山数十名弟子,简直残忍至极。”
“据说长得也是凶神恶煞,还经常神出鬼没......”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这魔尊的罪行罄竹难书。就在此时,迟渊突然察觉有人正往广场靠近。
“谁?”他抬眸望去,眉目间冷意难掩。
对方显然用了术法,身影无处可循。其他人闻言纷纷跟着看去,结果刚转过头,方才说了魔尊坏话的几位长老便隔空挨了巴掌。
“背后说人坏话哪有意思。”鹤纹长袍的男子悠悠上前,从下至上逐渐显露身形:“正好本尊在此,不如当面说说?”
“你...你是......”其中一人捂着红肿的半边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男子在那人面前顿住脚,侧身笑道:“怎么,本尊长得很凶神恶煞吗?”
“你是魔尊?”
“你来干什么?”
众人终于反应过来,几乎全部起身呈防备状态,除了迟渊。
重华作为灵渊山掌门,相对沉着冷静得多。他上前一步,看着逐渐靠近的晏昀,沉声道:“不知魔尊只身一人闯我灵渊山,所谓何事?”
这话说得很正式,晏昀却依旧没有回答,他轻抬眼皮扫了重华一眼,然后将视线落在了旁边怔然的迟渊身上。
“好久不见,阿渊。”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
迟渊是攻,年下,别站错了哟。


第2章 对峙
迟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见眼前这人。
又或许是想过的,只是时间太久,久到连他自己都忘了。
魔尊?迟渊收回怔然的目光,面上神情淡漠如寒霜,他在心中自嘲的轻笑一声,这才镇定从容的站了起来。
“师弟?”重华轻声唤道,微沉的脸上带着讶异和担忧。晏昀那话显然是认识迟渊,从称呼看两人甚至还很熟。可他毕竟是魔尊,说话行事无所顾忌,谁也不知他这所谓的好久不见是故友重逢,还是仇敌再见。
最重要的是,他这小师弟常年闭关,下山次数屈指可数,而魔尊晏昀则是出了名的神出鬼没。
这两人,又是如何相识的?
其他人显然也疑惑得很,好奇的目光紧紧的锁在两人身上。只见迟渊起身后上前一步,正好站在晏昀对面,与重华并肩而立。
“你就是魔尊?”迟渊抬眸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中古井无波。就好像刚才的一切未曾发生,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人。
晏昀对他的问话并无过多讶异,他从未告诉过迟渊自己的身份,这事真论起来算他理亏。不过其他人不知道这些,脸上的愕然不输刚才。
“仙尊不认识他?”旁边有人疑惑道。
“不认识。”迟渊回答得很干脆,淡漠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眼前人。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头发一半用玉簪挽在头顶,一半随意的披散开来,看着松散却不凌乱,反将他白皙明艳的面容衬得更加昳丽。
他看着那人长而上挑的眼睛微微眯起,似有些不相信般的再次道:“阿渊?”
“我不是什么阿渊。”他就那样看着他,眸光冷冽,声音里也毫无情绪:“魔尊大人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是什么情况?那魔尊认识的人和明无仙尊很像吗?
“是么?”晏昀轻声笑道,他活了这么久,难得将一个人放进心里,没曾想不过短短三百年,这人居然说他认错了!
他有些好笑的看着台上人,比起以前的少年,他的确长开了不少,变得更加明朗清俊。可那深邃眉眼和略显淡漠的薄唇,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记错。
可他为何说不认识自己?难不成是失忆了?晏昀想起当初那个阳光开朗的少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他看着清冷疏离的迟渊,没做过多犹豫就要上前查探。
其他人见他突然上前,还没反应过来,便见迟渊手中蓦的多了把长剑。剑身黑如玄铁,周围萦绕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境界稍低的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临渊剑!”有人低呼道。
临渊剑是灵渊山的镇山灵剑,传言清胤真人将临渊剑传给了最后入门的小弟子,没想到是真的。
看着近在咫尺不断散发寒气的剑尖,晏昀微垂眼皮,将眸中的愕然快速敛去,然后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长袖一挥,悄无声息的从广场上消失了。
“他这...这......”
其他人回过神来都面面相觑,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来去自如,实力可想而知有多恐怖。当然也有人好奇,若是明无仙尊与魔尊打起来,最后谁会更胜一筹?
“就这么走了?”重华说着环顾四周,再转过头来时,迟渊已经收了剑,正头也不回的往玉殊峰飞去,他下意识的要将他喊住,想了想又放弃了。
---
魔域内,容华宫。
“凌墨,你说尊上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啊?”
宽敞华丽的主殿内,洛衣略显疲倦的趴在面前的书案上,最近魔域内出现了很多异动,各城城主的传信都快要堆成山了。
“已经将消息传到了,不过你也知道咱们尊上那性子,他若是不想管,谁都劝不回。”凌墨说着轻叹了口气,摊上这么一位随性而为的魔尊,他们这左右护法也没办法。
“我什么性子?”
就在两人无奈叹气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彻殿内。洛衣看了眼凌墨,顿时笑了起来:“尊上,你可算回来了!”
话音刚落,凌墨便见眼前似有蓝影闪过,他连忙回头,正好撞上晏昀带笑的眼睛。
“尊上。”两个人忙从案前起身,上前认真的行了一礼。
“嗯。”晏昀随意应道,抬眸看了看两人,又扫了眼堆得满满当当的书案,顿时有些头大:“你们应该都看过了吧,捡重要的说。”
洛衣和凌墨对望一眼,他们早就摸清了魔尊的性子,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因此两人道了声“好”,便将梳理的重点一一讲与他听。
“也就是说半数的城内都出现了想要造反的人?”晏昀漫不经心的听着,不甚在意:“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他们若没本事压住,这城主也不必再做了。”
“这.....”凌墨微微皱眉,有些犹豫道:“目前已经有两座城的城主被策反了,属下担心....”
他没有说完,不过担心什么不言而喻。晏昀闻言若有所思的眨眨眼,嘲讽笑道:“如此正好,也省得我一个个揪出来。”
“那尊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洛衣仍是有些不放心。他们这位尊上实力的确深不可测,就是常年不在域内,也很少过问其他城的事情,若那些人联手设下圈套......
“先继续盯着吧,如有必要,你俩可以去找洑素。”晏昀揉了揉太阳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没法在魔域长留。
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凌墨和洛衣想再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见他似乎有些疲惫,两人告了退正准备离开,却忽然被他叫住。
“你们还记得阿渊吗?”
“阿渊?”洛衣不明所以的皱起眉头,回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人间那个小男孩?”
“嗯。”晏昀浅笑着点点头,带着淡淡的感慨和无奈:“他已经长大了。”
不仅长大了,还出息了,都敢拿剑指着自己了。更重要的是,把他给忘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