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战神皇叔下嫁小蛮王后

时间:2022-09-20 15:22:24  作者:埃熵
TAG:


北宁王凌冽,骁勇英武、战无不胜,可惜北戎一战、残了双腿。
小皇帝和奸臣都觉得,像皇叔这样的,即便废了也是肘腋之患,所以一致决定送他和亲。
都说那新任小蛮王皮肤黝黑、眼冒绿光,攫戾执猛、残暴异常,一拳下去能打死大象。
大家都觉得皇叔嫁过去必死,皇叔也这么想。
结果盖头一掀,金发碧眼的小蛮王,却看着他整个红了脸。
*
小蛮王乌宇恬风从小就听说中原人白净又漂亮,所以他决心骑着阿象找一个,不行就抢。
可惜中原的汉人好不经打,他都没用力,他们就给他送来了许多地和牛羊。
他不要地也不要牛羊,他就想要媳妇,要漂亮的、白净的媳妇儿。
中原的手下败将没办法,给他送来了北宁王。
小蛮王听过,那北宁王特别能打,年纪比他大,瘸腿还凶神恶煞。
小蛮王委屈,央着军师陪他北上,他想先偷偷看看,不成就退婚继续打。
恰逢驿站走水,冲天火光中,小蛮王看见了比他们蛮族最漂亮的阿雀还好看的凌冽——
“他真好看!”
小蛮王决心不退婚了,他要将漂亮哥哥娶回家,将最好的房子让给他,还要带他去看他的阿豹、阿虎和阿象。
他要带他多晒太阳,吃最好的菇菇、最红的果果,看最美的花花!
他,还要为漂亮哥哥学说这世上最难最难的汉人官话!!
可惜,刚成婚的时候,他们语言不通,乌宇恬风每天的努力都是无用功:
小蛮王:苗疆红米饭比心!
凌冽:……这是要我死的意思?
小蛮王写诗:一片两片三四片,七片八片十多片。
凌冽:……这是要剐我的意思?
小蛮王唱山歌:好哥哥唷喂~夜晚来我家~阿妹这里有好酒呀~
凌冽:……他这样的竟然管自己叫阿妹?!
后来,皇叔先学会了苗疆话,听懂的第一句,就是小蛮王背着他,蹲在地上小声地讲:“哥哥真好,我真的好喜欢他!”
凌冽看着金发碧眼、笑起来像个小太阳的小蛮王,终于,忍不住笑了。
*
再后来,小蛮王挥师北上、长驱直入打入京中,
用最标准的官话冲小皇帝喊,他要将整个锦朝江山打包送给皇叔做嫁妆。
小皇帝:???
——————————————————————
凌冽微微一笑:嫁妆?
小蛮王脸一红:……聘礼也成。
————————————
*封面制作:青猫团
小蛮王牵着皇叔大力感谢~!
【英雄扫雷】
1、男男可婚背景,黑皮辣妹小蛮王攻VS残疾皇叔战神受。大甜文,实际双箭头,搞事业同时黏黏糊糊。
2、学好官话很重要,找个会说官话的军师更重要。
3、满口胡话也不许骂人物,毕竟我一个西南厨子唱山歌那么好听QWQ
4、大眼睛@o埃熵o,你懂的,抛媚眼.欢迎来玩.gif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霜庭 ┃ 配角:乌宇恬风 ┃ 其它:预收:《波斯王子偷嫁敌国将军后》
一句话简介:金发甜妹攻VS残疾将军受
立意:心怀天下不盲从,勇敢向前,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第1章
建初元年,明日高悬。
春日的熏风卷着河畔桃瓣,一气儿吹到景华街。今日是三月初三,上巳,结伴出城踏青、兰汤祓禊的车马热闹非凡、人烟凑聚。
自北境战事平,京中甚少有如此繁盛时候,拥挤人群中,有个十四五岁上下的小厮正在人群中挨挨挤挤:“劳烦您让让、让一让。”
他走得急,不小心叫人推抢,一个趔趄便摔在地上。
“唷!对不住、对不住,磕着您没有?”推他的汉子并非故意,只道这景华街是用青石八条一组砌成,上头的石棱子突而尖,莫摔坏了这粉妆玉琢的小子。
眼看这小厮身上的青布衫都擦破了窟窿、点点渗血,他却觉不着疼似的,只忙往前襟里掏了掏,取出个裹得贼严实的绒布包来——
重重叠叠七八层软布揭开,里头是个十分精致小巧的细颈白瓷瓶,瓶身上烙着金印,瓶口以红蜡胶封,一看便知是出自京中名医之手。
小厮见这药瓶子全须全尾,松了一口气,才笑着冲众人拱手道:“没事没事,是我自己走得急。”
汉子见他腿上当真擦伤,原想再关切两句,结果那小厮却只顾着将药瓶子重新裹裹好,想想,又将那药瓶子塞入随身香囊中,又极快闪挤进人群。
“嗐,还真没见过这么急的……”汉子摸摸脑袋原地嘀咕,倒是旁边有个货郎垫着脚尖极目一眺,咋舌叹道:“这是奔武王街去了……”
一听“武王街”三字,众人皆是面色剧变,纷纷低了头噤声。
一河之隔,青石板白石条铺砌的武王街上冷冷清清、人迹罕至。
三进的高大石牌坊后,正中是一五间面阔的丹碧大殿,殿门口立着两尊汉白玉石狮,狮子中的大门上高悬一方黑金木匾,书:“北宁王府”四字,右首一方御赐朱印、红得滴血。
沿王府的大街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地站满了披甲带刀的士兵,王府门口更是横三竖四地挤满了银铠羽林卫。为首的羽林卫远远看见小厮,脸上虽笑着唤了句“小元管事”,手上动作却还是拦下他。
“还要搜啊?”元宵苦了脸,低下头来眼睛滴溜溜一转,便指了腿上破洞,拖长声儿噘嘴道:“哥哥们,我就去凑个热闹,来回不过一刻钟,真不能夹带什么。你们瞧,就这还被人攮了个大马趴呢!”
几个羽林卫见他摔得确实惨,搜身的动作便松乏许多。
半个多月来,他们成日守在王府也无趣,同这王府的小管事也还算熟,草草摸过没什么东西后,便打趣道:“小元管事,这正月十五可已经过了,您这‘元宵’可别叫人挤坏了!”
元宵佯怒地啐了他们一口,边推他们边嚷道:“去去去,要你们贫!王爷还等着我当差呢!”
羽林卫哄笑着放了他进门,元宵暗松一口气,急急穿过假山奔后院主人房间,路上倒都顺利,眼瞅着就要到了——前脚刚踏上过厅的门槛,身后却冷不丁传来一声低斥:“站住!”
那声音阴冷低涩,元宵一听就知要坏,他缩缩冒出冷汗的脖子,僵着身子转头,勉强堆笑福礼。
“林统领。”
站在过厅外的人是个披甲带长剑的胖子,因与太皇太后有些姻亲的干系,便恩荫进了羽林卫,补了个副统领的缺儿。严格来讲,该管人叫“指挥使”,但人在屋檐下,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统领”这个称呼明显取悦了林胖子,他打量元宵半会儿,吊儿郎当道:“原来是小元管事,我道是谁鬼鬼祟祟地站这儿呢!”
元宵在心里将这狗东西骂个底掉,面儿上却还赔着笑脸,将在门口那番说辞重复了一道。
林胖子原也是闲话一句,本都已挥手叫元宵走了,不料元宵跨门槛一动,腰间的香囊竟在日光下闪过一抹金光,好巧不巧地晃到了他的眼睛。
林胖子当场挑了挑眉,喝住元宵:“等等!什么东西这样金光闪闪的?!”
元宵嘴里发苦,知是那药瓶上的金漆印,他强自镇定道:“嘿嘿,统领,是香囊。这我相好给的,她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只管用些缕金线什么的,是小人不是,晃了您的眼。”
姓林的是个贪财人,才不信什么缕金线会闪光,只当是这小管事怀中偷藏了金子,便起了抢夺瓜分意,一伸手:“这么新鲜?拿过来给我瞧瞧。”
那药瓶子虽小,但到底要比香料重许多,元宵哪敢给他瞧,连连后退,辞道:“这香囊用得忒旧了,怕要脏了您的手,也不是什么稀罕物的,您看它做什么的。”
他越是如此,那林胖子便更坚信他藏着宝,两相争执不下,胖子竟直接上前两步来抢。元宵也急了,忙拥双手捂住香囊、死死护着,他年纪小,也灵巧,穿着铠甲的胖子反而够他不着。
一来二去,林胖子喘着粗气红了脸、彻底恼了,一边拽元宵,一边高呼一声“来人”,便叫七八个羽林卫将元宵团团围住,他怒骂道:“贼管事,言辞刁滑、目光闪躲,我看你定是藏了私!”
元宵红了眼强辩,“真就一普通旧香囊!林统领你怎么以大欺小呢?!”
“普通香囊你倒是给我看啊?不心虚你藏什么?!”
“你管我心虚不心虚,姓林的这是我私人的东西!你狗仗人势、惯会欺负我们下人!”
林统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竟“嗖”地一声拔出了剑——
“你给不给?!”
元宵被他逼急,也咬牙一横心:“不给!你用强的,我偏不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虽是下人,却也是永宁王府登记在册的管事,大锦律例杀人偿命,林统领尽可以动手!”
“哼,”那胖子被气笑了,恶狠狠道:“凭你也配?我不杀你,我砍了你这一双手!看你还如何与我要强!”说着,他吩咐几个羽林卫将元宵那紧紧捏着香囊的手展开,提着剑便上前。
林胖子到底是太皇太后姻亲,手中长剑明晃晃得直发寒气,元宵心里打鼓,却还念着他家王爷一双腿,干脆闭上眼梗着脖子,只盼能护住这一点好不容易得来的药。
结果,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传来,元宵只听得耳边一声脆响,紧接着便是瓷器清脆碎裂的声音。
他慌了,忙睁开眼睛,却发现香囊整个好好地握在他掌心、里头的小药瓶自然也完好无损。再细看,才发现碎裂在地上的,是一只小小的青瓷酒杯。
而林统领刚才只觉得额心一麻,紧接着便有冰凉的液体从脑门上滑落,他抖了抖,抬手一抹,发现那不是血而是些透明的酒液。他又惊又怕,壮着胆子大喝道:“谁——?!”
“指挥使英武,何必同一个孩子计较?”
风吹竹叶动,春日的暖风拂下一片桃雨,木轮子轧过青石板路,一道蓝色的身影缓缓从过厅后坐轮椅而出。来人墨发玉簪、修眉似墨,睫帘下的双眸似寒星。
“……王爷。”
“拜见王爷。”
元宵和羽林卫纷纷伏地行了大礼,持剑的林胖子愣了愣,最终也还剑入鞘,随意地拱了拱手、老大不情愿地简单做了礼。
北宁王凌冽不以为忤,只缓缓将双手从木轮边收回,不疾不徐地看了元宵一眼:“寻了你大半日,又上哪儿躲懒去了?”
元宵会意,立刻伏地磕头,“王爷,小人错了,小人就是瞧着外头热闹……”他将那一套说辞再重复了一遍,连连告饶央求着,“小人只去了一刻来钟,真的真的。”
凌冽看了元宵半晌,摇摇头,“回去抄书。”
元宵一听这个,脸立刻皱成了苦瓜,而那林胖子眼看到手的肥肉要走,站起身来还想说什么,却不防被北宁王丢来一个冷冷的眼神。
那一眼太过森冷,吓得他一哆嗦,便没敢上前。
他这么一退,那边元宵已经一骨碌爬起身,上前推着凌冽的轮椅出了过厅。
林胖子恼火地原地跺了跺脚,咬牙切齿地小声嘟囔,“不就是个瘸子……”
然而他的目光垂落到地上那一地碎酒杯的时候,又抬头用目光粗粗丈量了一下方才北宁王的所在,这样远的距离……林胖子倒抽一口凉气,脸上的肥肉抖了抖,骂骂咧咧地带着羽林卫走了。
北宁王府是个五进的开阔大院,新帝登基后还着人专门翻新过,院落之间用过厅和回廊相连,朱楼碧瓦、雕梁画栋。元宵将轮椅推回正房小院内,这里遍植青松翠竹,倒另有一番意趣。
院内东首石墙上,爬满了青翠欲滴的地锦,那一屏绿意之下,是一方大理石打造的圆石桌。石桌上放着几卷述论北境山川地理的卷宗,旁边厚厚一沓纸,上头墨痕点点。
想着他们家王爷在北境经历的一切,元宵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又看见那卷宗之后,竟还摆着一小壶酒。元宵抿了抿嘴,当即就红了眼——他们家王爷律己甚严,自赴北境参军后更是滴酒不沾,他哽了一下,瓮声瓮气地问,“您这是……又想郭老将军他们了?”
凌冽看了看桌上的酒,睫帘扇动、抬手捏了捏眉心——
北戎一战,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血水染透山峦。郭老将军死了,郭家两兄弟也死了,那些亲密无间、并肩作战的兄弟们也都死了,全都被活活烧死、乱箭射死在了那座为戎狄大军预备的陷阱里。
而他,凌冽闭上了眼睛,原本也该死在那里。
元宵见他面色苍白,便蹲下来,有心打岔道:“王爷,您别想了,忧思伤身,我帮您换药吧?”
凌冽睁开眼,垂眸看见他这小管事,献宝似的从香囊中掏出个精致的药瓶来,又想起刚才在过厅的一场争执,他叹了一口气,默许了元宵的施为。
元宵小心翼翼地揭开他盖在双膝上的白绒毯,外袍之下,凌冽双腿膝弯上缠着一圈圈厚厚的绷带,绷带已被血染透,且那绷带缠得时间有些久,是他们还在北境时草草包扎的。
这小半个月以来,王府被那些奉新帝之命的羽林卫围了个水泄不通,请来的太医也推三阻四地不加医治。元宵实在没法,才冒险出府寻药,结果那绷带拆下,伤口早已溃烂。
元宵心里发酸,当场就哭了。
“他、他们混蛋……”元宵一边取了淬火尖刀剜去腐肉,一边小声骂道:“他们忘恩负义!他们、他们不是东西!”
凌冽双膝被箭射穿,自战场中好不容易捡回性命,却又被新登基的小皇帝软禁,对外称的是看护养病,实则就是软禁。元宵打小儿就跟着伺候,自知锦朝有如今安宁,都是郭老将军一家子和镇北军用命换的。
像外头姓林的那头肥猪,多半只会在朝堂中算计,蝇营狗苟、为点蜗角虚名去算计人心,将北境战士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都当成了功高震主。
“一帮子无胆鼠辈,就知道狐假虎威、仗势欺人,有本事他们也上前线去打戎狄啊!”
凌冽疼得浑身冷汗,撑着用手点了点元宵的脸:“聒噪。”
他手指冰凉,冻得元宵一激灵,再不敢多说一词,吸了吸鼻子,手底下动作飞快地上好药,重新缠好伤口。按给他药的大夫所言——他们家王爷这双腿,多半是废了。
但事无完全,元宵抿抿嘴,总还揣了微末希望。
正收收拾着,缓过那阵劲儿的凌冽却忽然开口,“以后取药的事儿,你别自己去了,让羽书另想个法子。”
元宵扁扁嘴,想也知道那姓林的胖子这段时间肯定会盯着他了,“那我去放信鸽。”
凌冽古怪地挑了挑眉,然后示意元宵看向石桌。
这时,元宵才发现,在那一堆书卷后,竟有一只漆红的小托盘,上头放着一只飘香四溢、隐约冒着热气的白瓷小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