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死对头要娶我

时间:2022-09-20 15:21:29  作者:寒栖
TAG:

第1章
我叫容月,我爹是大燕镇北将军,我娘是大燕第一才女。
我还有一个同胞哥哥,容风。
我们兄妹俩完美继承了爹娘的基因,只是稍微出现了那么一点偏差。
我随了我爹,天生力大无穷,骨骼清奇。
而我哥随了我娘,成日里书不离手,抓只鸡都费劲。
每次我上房揭瓦,将我哥的书房搞得鸡飞狗跳,我哥都会扯过掉了一条腿的书桌,不紧不慢写一篇檄文,控诉我的罪行。
日积月累,我的武艺突飞猛进,我哥的文章也越发犀利斐然。
我娘忧心忡忡:
这样下去不行啊,阿风娶不上媳妇无所谓,阿月要嫁不出去可怎么办?
我爹倒很乐观:
阿月是天生的将才!怎么会没人要?
这句夸奖深得我意。
咔嚓!
我一个激动,直接劈碎了三根梅花桩。
既然我这么厉害,那以后我的夫君肯定是大燕最好看的男人了?!
我爹沉默了一下。
……实在不行,套麻袋吧。
然后我就拿麻袋套了安国公府的小世子萧云霁——在全京城各个街巷蹲守一个月后,我确定,他就是最好看的那一个。
你是谁?萧云霁小小年纪,性格倒是沉稳得不行,你想要什么,本世子都能给。
我托着腮:我要抓你回去当压寨夫人!
麻袋里安静下来。
我撇嘴,真是没诚意,这么小的要求都不满足。
然后我发现麻袋破了一个小洞,萧云霁正试图逃跑,被我一眼识破,一拳下去,他彻底昏了过去。
我把麻袋扔到了安国公府的大门前就溜了。
萧云霁这人没什么意思,于是我转眼就把这事儿忘了。
我更在意另一件事——我爹准备送我去无名山学武艺了!
至于我哥,就顺带在无名山下的无名书院念书。
出发前我才发现娘亲给我的红玉簪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我哥安慰我:
丢了也好,省得以后打人的时候束手束脚。
最后他顶着一张爹娘混打的脸和我一起出了城。
六年后,西南战事起,爹爹在战场受伤的消息传来。
我决定代兄出征。


第2章
我哥眼眶红了:阿月,哥哥没能照顾好你,战场刀剑无眼,你千万……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红缨枪:这东西挺沉的吧?
我哥捏了捏酸疼的手腕:……嗯。
我拍拍他的肩:有话写信吧,再耽误下去,我来不及立功了。
紧赶慢赶,我还是晚了一步。
萧云霁率军支援,以少胜多,不但救了我爹,还抢了我扬名立万的机会。
当我风尘仆仆来到营地,就看到我爹已经喝大了,正和萧云霁称兄道弟。
阿——阿风,你来了!快来见过你萧叔叔!
我:……
搁谁谁能受得了,曾经的手下败将莫名其妙成了长辈?
我扶过我爹,客气行礼:萧世子。
少年终于侧头看来。
篝火映照在那张俊朗绝色的脸容之上,鼻梁高挺,眸色如墨。
我愣了下,心内感慨,当年眼光果然一绝。
萧云霁这模样,值那一个破麻袋了。
但抢了我功劳这事儿——没完!
我挤出一个笑:
萧世子当真厉害,不过都说安国公书画乃当世一绝,不知道萧世子怎么想到要习武从军……
萧云霁似是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也挺有意思。
这回答一听就很假,好在我很快在军中混开,打听到了第一手消息。
听说萧世子八岁那年被匪人绑过,差点儿命都没了!养好身体以后,萧世子就铁了心气弃文从武了呗!
我倒抽一口冷气。
好家伙,还是我的锅?
夫君没找到,倒是给我自己找来一个死对头。


第3章
此后三年,萧云霁不停帮我验证这一点。
我率容家军,萧云霁率黑骑军。
我以三千战一万,萧云霁再下一城。
我陈兵红河外,一夜横渡十万强兵;萧云霁连破西南七城,铁骑狼烟。
世人皆知大燕出了两位将星,但我出道晚了点,名字就总排在萧云霁之后。
这口气,一憋就是三年。
终于,最后一战,我抢先萧云霁一步破城,将容家军的军棋插上城墙,与城下的萧云霁遥遥相望。
我挑了挑眉:萧世子,承让。
萧云霁仰头定定看了我几秒,却忽而偏头一笑。
我被这一笑晃了下神,回过神来顿时怒了。
笑?
你笑什么笑!
我这次赢你可是光明正大!
总而言之,和萧云霁争了这么久,最后这场我总算是出尽风头。
当晚,萧云霁拎着酒来找我。
本来不想给他这个面子,但想到仗已经打完,以后我就要换回容月的身份,再想这么放肆就没什么机会了,于是欣然答应。
酒过三巡之后,我看着倒在我肩头,抱着我不撒手的萧云霁,心情复杂。
看来当初他把我爹灌醉,绝对是喝了假酒。
萧世子,请放手。我克制着说道。
听说你有个同胞妹妹?萧云霁问道。
我瞥他一眼。
是啊,我妹妹温婉贤淑,才情一绝!怎么,羡慕?
萧云霁低笑一声,却抱得更紧了,在我脖颈蹭了蹭,压低了声音。
确实……不过容风,你的腰怎么这么细……
万万没想到萧云霁这厮居然比我还放肆!
我直接抓开了他的手。
萧云霁,我劝你冷静。
他终于退开些许,如墨的眼眸望着我的眼睛,好一会儿。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周围空气变得稀薄。
说实话萧云霁这张脸确实能打,到现在他也还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可惜了,长这么好,人太狗。
萧云霁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我的唇上,而后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靠近——
我直接把萧云霁按在了地上。
萧云霁!你找死啊!
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想亲我哥!?
我爹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我和萧云霁都红着脸,衣衫凌乱,我还骑在萧云霁腰上。
我爹连忙退了出去:不好意思打扰了。


第4章
我把萧云霁敲晕送了回去,然后直接杀到了我爹的营帐。
见了我,我爹很震惊:这么快?
我深吸口气,微微一笑:爹,您什么意思?
再三确认我们俩之间确实没发生什么,我爹脸上还露出几分遗憾之色,搓搓手。
爹不是看你从小就喜欢他吗,这天赐良机,多难得啊!
这三年他抢了我多少军功,您心里没数?
他不是救过你嘛……
我也救过他!
算了,不扯这些陈年旧事,我挥挥手。
总之回京之后我就要和我哥换回来了,以后您说话做事儿都注意点儿,别露馅。
这三年容风也没闲着,在无名书院以我的名义写了不少文章。
所以现在我是才情闻名大燕的容二小姐,而我哥是军功赫赫的容小将军。
想给我们两个说亲的都排到十里地之外了,真是完美。
一下子解决了家里两个老大难的婚事问题,我爹也很高兴:爹爹做事,你放心!
之后就是凯旋归京,娘亲也带着哥哥在同一日从书院回了家。
时隔三年,我又换上罗裙。
我娘很激动:
阿月,现在给你说亲的人都要踏破咱们家门槛了,明儿娘亲把画像拿给你,你随便挑!
我哥在旁边说风凉话:是啊,挑个耐打一点儿的,这样婚事才能长久。
我又掀了他的桌子。
谁知道我哥这个乌鸦嘴,一语成谶!
第二天一早,画像没等来,倒是等来一纸婚书。
——萧云霁一大早就进了宫,拿三年军功换了和我的婚约。
对,我,容家二小姐!
我哥倒似乎很满意:啧,这个家终于来了个能压制你的。
我愤愤不平:你懂什么!只有我压他的份儿!
我哥的眼神变得微妙:……行吧,你们小夫妻开心就好。
开心你妹!
听说萧云霁还留在宫里,我直接杀过去了。
我在宫门外等了一天,傍晚,萧云霁终于出来。
他打马而来,任谁看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模样。
可惜脑子有那个大病。
我努力挤出来一滴泪,期期艾艾上前:萧将军,臣女不配。
萧云霁看着我,深邃眸中似藏灼灼星光,又很快收起。
他忽而一笑:令兄说他妹妹温婉贤淑,今日一见,容二小姐的确端庄大方,与本将军天造地设。
咔嚓。
我微笑着捏碎了袖中的匕首。


第5章
但我现在是容月,当街动手估计不太好看。
我无所谓,我哥没人要了可咋整,以后一直留在家里还不把我烦死?
萧云霁眉梢微挑:容二小姐,你可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忍着,柔弱摇头:没有。
萧云霁轻声:啊,那许是我听错了。容二小姐莫怪,可能在战场待久了,有时会出现一些幻觉。
不是幻觉,毕竟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我垂下眼睛,咬唇。
但我与萧将军并不相熟,这婚约要不还是算……
你我既然已有婚约,自然与旁人不同。萧云霁漫声打断我的话,何况我与令兄乃是同生共死的兄弟,这也算是亲上加亲了。
萧云霁我就说你当初不该弃文从武的吧!亲上加亲是这么用的吗?!
我铩羽而归,当天直接打烂了将军府的十三根梅花桩。
我爹很是心疼。
……那个,阿月,那梅花桩陪了爹爹好多年的,你轻……
砰!
我面无表情踢烂第十四根。
我爹一顿:……你开心就好。
我哥语气凉凉。
所以你顶着我的名义和他搞了三年兄弟情?
我哪儿知道萧云霁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不过他倒是提醒我一件事,现在既然都回了京城了,那我和我哥是得串一下供。
然后我们一家四口聚在一起,沟通了一整晚。
容风听完我说的,沉默良久:要不还是算了吧。
我爹一巴掌拍过去:欺君之罪!你想什么呢!
我说得口干舌燥,连着灌了三杯水:哥你呢?
我哥什么都没说,只伸出手,轻飘飘指了指旁边一整个书架。
我这边好说,你把那些都背下来就是。
我:……要不还是算了吧。
我娘拍了拍我的手:没事儿,谁那么闲问那些东西啊。
谁能想到我娘也是个预言家呢?
第二天的宫宴上,长公主赵棠玉就一脸仰慕地请我现场作诗一首。


第6章
我再三确认过,长公主的确不是故意找茬。
她看我的眼神满是钦佩和期待,而且这三年容二小姐才名在外,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很正常。
但是……长公主我们好像不熟吧,你这语气怎么好像我们关系很铁一样?
我表面淡定的一批,实际在疯狂想着要如何逃过这一劫。
大庭广众,这连作弊的余地都没有啊!
我哥总算还有点用,站起身来。
其实此次归来,末将倒是有诸多感慨,不知长公主可否愿意将这个机会让给我?
赵棠玉显然没想到有人插嘴,有些不耐烦,但当看到我哥的脸之后,噎了一下,答应了。
……行吧。
我哥果真当场写了一首,大约是受我熏陶,写得还颇有那个大燕将星的范儿。
众人纷纷夸赞,只赵棠玉愣了下,看我哥的眼神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懂了,她好像觉得我哥没文化。
但我还是偷偷竖大拇指:哥,你这可以啊!
他语气淡淡:这改自你三年前的原作。
我就说!感觉这么对劲儿呢!
好在之后没再遇到什么麻烦,这本来就是为了萧云霁和我,不是,和我哥设的宴,大家都是聪明人,当然各种捧着夸。
本来今天来了不少青年才俊,可以任我挑选,但如今我已经和萧云霁有了婚约,安国公府的权势加上萧世子的赫赫军功,震得那些人没一个敢多看我一眼的。
我太悲伤了,下意识端起酒杯,就正撞上对面萧云霁望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
我倒是不知,容二小姐也和令兄一样喜欢饮酒?
我咬牙把酒杯递给我哥,干脆起身去殿外溜达散心。
我怕再多待一秒,我就会忍不住动手了。
皇宫有一点好,很宽敞,但也有一点不好,太宽敞,这路真复杂。
我七拐八拐,走到一棵海棠树下的时候,终于站定。
出来吧。
片刻,一道人影从后面走出,居然是赵棠玉。
她的神色竟有些委屈:……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这是什么满含恩怨情仇的对话!?
如、如果上次的信让你不高兴的话,那我收回,你别放在心上。
信?
什么信?
我终于反应过来,一股火直窜天灵盖。
容风!
你死了!
你用我的名字和长公主搞了三年的姐妹情?!


第7章
当晚我们一家人匆匆离席,再次紧急召开家庭会议。
我哥安静了会儿,翻出一摞书信:……都在这了……
我捏了捏拳头:哦,之前好像没在书架上看到过呢?
我哥严肃:这是个人隐私你懂不懂?
我微微一笑。
长公主刚才说书信往来三年,如今总算见到真人,说什么都要留我陪她一起睡呢。
……
我哥咳嗽一声。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她觉得我的文章写得好,我觉得她眼光不错,就这样,没别的。
我冷笑:人家长得也不错吧?
我爹赞同:确实,只比你娘亲和阿月稍逊几分。
我娘娇羞嗔他一眼,欣慰:
这么说阿风的婚事也能解决了,为娘真是想不到,你这辈子居然还能找到媳妇。
……
这个家真的是从上到下都是歪的。
想到之前宫宴上我哥念了那首诗之后长公主嫌弃的脸色,我觉得这事儿没那么容易。
但我也顾不上我哥了,因为婚期就定在一个月后。
我早知道安国公府是大户人家,但这次才明白,有钱人的生活真的超乎我想象。
我爹是从小兵一路杀敌飞升成了将军的,虽说也算不愁吃喝,但和安国公府这种还是差了那么亿点点的。
我爹看着聘礼单子,挠了挠头,和我娘商量:
我看上次阿月打烂的那些梅花桩还能卖几个钱……
我娘跟着点头:不能委屈了咱们阿月。
我哥沉默良久,幽幽质问:
容月,你确定你们之间是单纯的兄弟情吧?
我真是听不下去了。
我因为他损失了多少桃花!那么多漂亮小郎君我一个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呢!
就这么被一纸婚约困在了围城!
只有赵棠玉和我站一边,她一边看着我刚刚从我哥那里拿的文章,一边点头:
可不是么,这门婚事可是他好不容易求来的。原本父皇不太乐意,不知道他在御书房和父皇说了些什么,反正最后不知怎的就同意了。他一定是喜欢极了你。
你怎么回事?
我一把将文章抽出,赵棠玉连忙举手发誓:但他肯定没有我喜欢你!
……
我又把文章塞了回去,望着她暗自发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