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狠虐黑莲花后我死遁了

时间:2022-09-20 15:19:13  作者:可乐姜汤
TAG:


时空管理局,一个专业穿梭各个时空解决反派的组织。
员工穆君桐接了一个棘手的任务——刺杀极度危险的暴君。
结果传输时空不稳,她错误地穿到了暴君小时候,还是他正在被刺杀的时候。
四周火光满天。
看着一身血污、伤得破破烂烂的小暴君,穆君桐一咬牙,将他扛在背上,跌跌撞撞逃出火海。
小暴君天生反社会人格,不会被感化;而穆君桐也不是温柔圣母,不会用爱感化他。
她选择简单粗暴地武力镇压他,让他感受一下社会的毒打。
在暗流涌动的相处中,穆君桐终于接到了时空局的消息,死遁,穿了回去。
然后,时空局观测发现,本来已有望收敛恶行的小暴君,加倍黑化了。
……
秦玦天生没有七情六欲,只有杀戮与混乱能激起他的情绪。
直到遇见了穆君桐。
她粗鲁、愚笨,对世间秉持着一股天真的善意。
他通术数,知天命,根本不理会这个满口教导他行善的女人,坚定地踏上自己谋算好的路。
他自认算无遗漏,却没有算到这个女人的死。

死遁的穆君桐仰天大笑:啊哈哈哈终于可以休假了。
然后她就接到了局里通知,让她再穿回去一下 。
穆君桐:?
想着自己对小暴君的虐待,穆君桐生无可恋。
穿回去?你是想让我死吗?
【小剧场】
幽香弥漫的宫殿里,冷意彻骨。
长大成人后的暴君五官精致到不似真人,眸似琉璃珠,黑白分明,看人时太过专注以至于有诡异的深情。
他额上沾着鲜血,半跪在穆君桐身侧,头轻轻伏在她的膝头,柔声道:“只要你不再离开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一定会乖乖的,绝不惹你生气。”
穆君桐:“说得好。所以可以把抵在我背后的刀拿走了吗?”
【标注】
1.he
2.后期可能会比较虐男,因为大家对虐男的定义不同,不敢保证很虐,也不敢保证不是很虐,大概就是男主发疯当舔狗求女主别离开,但女主还是要死遁回现代,然后再回来,最后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君桐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养成小暴君后死遁,然后他黑化了
立意:乐观向上,宽容博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VIP强推奖章:时空局员工穆君桐为了守护正义,穿梭到古代惩治暴君,却因为传输出错来到了暴君小时候,不得不假借名头守在他身边,对他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她性子直爽,不会心软,小暴君装模作样也分不到她半分可怜。两人关系表面和谐,实则暗流涌动,互相戒备,互相驯化。在穆君桐联系上时空局死遁后,两人之间积攒的矛盾与纠缠终于爆发。本文人设突出,文风轻松,男女主互动令人动容,是一篇值得阅读的佳作。


第1章
时空管理局的主监测厅里挤满了人,监测员们神情严肃,鸦雀无声。
硕大的屏幕占据了整张墙面,丝线般细密的光线浮动变换,缠绕成粗壮的柱状。
这是时空线。每一根时空线都必须紧绕主线,而在这亿万时空线缠绕成的光柱中,有一根波动刺眼的时空线正在挣脱束缚,偏离航道。
“为什么这么严重?”穆君桐问。
为首的监测员艰难地开口道:“这次造成时空线崩塌的人物……”
他没有多说,手指划过主控台触摸屏,一段简明扼要的数据分析从空中浮现。
[危险人物:暴君。]
[世界崩塌原因:战争、□□与杀戮。]
[世界崩塌程度:56%]
视线扫到这里,穆君桐一愣:“这么严重了?”按照惯例,一般崩塌程度不到15%就会被检测到。
监测员苦笑:“一个小时前还在20%”
穆君桐倒吸一口凉气:“涨这么快?”
监测员点头:“这就是我们发愁的原因。”
他曲了曲手指,空中所有的字体瞬间消散,只留下一行刺目的警报红字:
危险评定:sss级。
所有人都沉默了。
没等穆君桐先开口,局长就已经拍上了她的肩:“小穆啊,现在局里能匹配这个时空传输线路的只有你了。”他尴尬地吹捧道,“你年轻有为,正义感强,身手利落——”
所有的时空线紧密相关,若是这条时空线坍塌,很有可能威胁到他们所在的时空。穆君桐知道她没有退却的理由,她打断道:“我明白。时间紧迫,我申请现在就出发。”
局长不得不强调道:“时空崩塌程度越大,传输就越不稳定。所以这次不仅仅面对的是极其危险的任务对象,也需要面对不稳定的传输层。局里不能保证与你实时联络并提供帮助,而且传输过去的装备也需要精简,这意味着你需要在轻装备的情况下孤身对敌,你明白吗?”
“除了我,没人可匹配了不是吗?”穆君桐拍拍局长落在她肩头的手,顺势拽下去。这个姿势不吉利,让她有种要英勇就义的感觉。
既然她同意了,其他人没有磨蹭的道理,迅速归位,准备传输。
穆君桐利索地装备、测试,迈入时空舱。
*
这次传输确实不同于往常,穆君桐感觉到身上的撕拉感十分强烈,伴随着极度的晕眩后,眼前斑斓的光影消失,她终于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
传输成功。
她睁开眼,此时是黑夜,乌云遮月,树影婆娑,传输地点居然是荒郊高山上。
打开手腕上的侦测仪,代表任务对象的红点亮起,看来他就在附近。
奇了怪了,这个暴君怎么大晚上在城郊落脚,难不成这里是什么行宫吗?
在古代做任务就是不方便,她把背上沉重的包裹塞到一旁,按着指引迅速在林间穿梭。
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这里不是什么行宫,而是一座庙,庙宇庄严宏大,庙外戒备森严。
穆君桐面对这种场景早已得心应手,很快就摸到了寺庙周边。
她抬起手腕再次瞄了一眼侦测仪,任务对象应该位于寺庙中央,而围墙内禁卫军有些多,灯火通明的,确实有些棘手。
她们一直接受高强度刺杀训练,潜行不算困难,废了一些功夫,摸到了庙宇中间大殿处。
她蹲在拐角处,等一队人路过后,才打开侦测仪检查殿内情况。
还未判断好地形,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撞钟声。
咚——
仿佛惊雷一般,四周一切都消声了,只剩钟声余韵回荡,震得她耳膜痛。
直觉告诉她不对劲,穆君桐迅速闪避,再借力一跃,爬上屋旁的古树。
而在她闪身而过的后一刻,数百支火箭如铁花炸裂般从天空中降下,密密麻麻地落到了主殿周围。
“哄——”
一瞬间,火光冲天,焮天铄地,将夜景撕裂成刺眼的白光。
我靠。
穆君桐差点被热浪灼伤,赶紧躲避。
她低头查看侦测仪,代表任务对象的红点在快速移动。偌大的寺庙并没有因烈火而迅速坍塌,仍有安全角落遗留,正是暴君躲藏的地方。
虽然这看上去明显就是在刺杀暴君,但如果任务对象能这么轻易地被解决,就不叫任务对象了。
哪怕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烧焦了,穆君桐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身首分离。
殿外开始厮杀,血气迅速在空中弥漫,穆君桐心里不安感愈发强烈,干脆迎着浓烟跃进殿内。
火舌顺风而起,不断扩大,即使贴身穿着特质战衣,穆君桐也感受到了那股热浪。
殿中火势明显小了很多,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尸体,浑身血污,明显是人为。
穆君桐脚步不停,按着侦测仪的提示找到了任务对象所在的侧屋。
这里火势虽小,但用不了多久,也会被火舌吞灭。
穆君桐刚掏出武器,就见到屋门摇晃,似乎有人挣扎着要出来。
她下意识一挡,再捡起地上的木棍扣住屋门。
屋门摇晃愈发剧烈,屋内似乎有撞击声,过了几息,屋门停止摇晃。
穆君桐惊了一身汗,往检测仪瞟了一眼,刚才想要出来的果然是任务对象。
火势蔓延迅速,浓烟四起。穆君桐意识到不能期望将任务对象困死在这里,因为在确认他身死之前,自己就先会因浓烟窒息。
她再次确认了一下屋内情况,还有两个生命体存活。
找准时机,她果断拿起木棍,挑开房门。
房门这边动静谁也没料到,等屋内人反应过来时,穆君桐已经拿着武器逼近了。
屋内烟尘很浓,视物困难,她躲开迎面而来的刀风,连续盲射几枪。
在浓烟里若隐若现的高大身影闷哼几声,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这只是麻醉针,还需要补刀。
她正准备夺走此人手上的刀时,一股本能的危机感让她背后一寒,抬手一看,代表任务对象的红点不在前方,而在……背后!
她头皮发紧,往旁边一避,刚好躲开一刀,正待细看,却被浓烟熏出了眼泪。
她咳嗽一声,又迅速捂住。
掏出武器,对准浓烟密布处。
就是此刻,屋外的火舌蔓延到屋内,烟尘变得稀薄,火光瞬时照亮昏暗的房间。
穆君桐终于看清了几步之遥的画面,手里的武器差点没拿稳。
那个倒在地上的高大人影,已被尸首分离,而杀死他的,却是个浑身是血的少年。
刀尖上的血珠不断下落,血人接着火光,侧首朝她看来。
“怎么……是个小孩?”她难以置信地喃喃。
耳旁消失已久的信号声响起,电流声失真,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穆队……时空传输错误……”
穆君桐愣怔,浑身紧绷地看着少年。
尖锐的电流声仍旧萦绕在她的耳边,模糊的字眼时断时续。
她不敢妄动,没有放下武器。
哐当一声,血人少年手里的刀砸在地上,他身形摇晃,已经站不稳了。
但他仍然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她的身形随着火焰摇晃,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见拉长的黑影,可他却本能地感到危险,比刚才那些反水的手下危险百倍。
他们对视的一瞬间同摇曳的火焰般,被拉得很长。
下一刻,他跪倒在地上。
他感觉到那个危险的女人在朝他靠近,每一步都走得很稳。
他明白自己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可惜他停留在这间屋里太久,眼睛被熏烤得难以视物,无法看清杀死他的人的脸。
他只能把眼神落到较近的腿上,她穿着古怪,小腿被奇怪的黑布包裹,像传奇里的妖物。当然,此时的他已分不清眼前所见是否为真了。
穆君桐走到他面前,捡起他落下的刀,盯着跪在地上的血人。
耳机的信号时断时连:“……少年时期,暂时……性命,任务紧急终止。”
死亡的预感如匍匐的巨兽,重重地压在小暴君的身上,啃噬着他的生机。、
窒息感撕扯着他的血肉,一点点擦除眼前的光亮。
可忽然一瞬间,身上一轻,一切都消散了。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临死前产生的错觉,只能耗费全力地睁开眼,盯着眼前人模糊的身影。
庙中火势如此迅猛,仍有人前赴后继地往里冲。
喊叫声逼近,穆君桐浑身一凛。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她只能迷茫地跟随指示变换策略。
也就是入耳语音一闪而过后的瞬间,她单膝下跪,提起了小暴君的衣领,将他拽起来,一把揽住。
他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等被揽住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挣扎了一下。
破破烂烂的,一身血味。
她没有看他,却能感觉到他的视线。
如果时空局的指示来得再迟一刻,或是冲入庙里兵将来得再早一刻,他们的命运就会在一瞬产生交集后迅速终结,不像现在,系于这一瞬,然后蔓延出无数条纠缠的未来。
穆君桐感觉搂住的人浑身僵硬,像一只奄奄一息却又随时准备反扑的狼崽。
为防万一,她说:“我是来救你的。”倒也不算是谎话,至少此时此刻,她确实算是救了他。
怀里的人更加僵硬了,不过没再动弹,像是没了力气。
这样倒方便了穆君桐操作,她把他的腰紧紧箍着,冲出火势,十足的力道将他勒得不断呛咳。
借着侦测仪的提醒,她左躲右闪避开了大量的来兵。
好几次都差点被掉落的火板砸中,算是从最危险的火海里探出了一条路。
她有战服护身,除了吸进大量烟尘外,身上倒是没有被灼伤,可苦了小暴君,本就一身伤,如今更是好几次被火舌舔舐,被碎木砸中,伤上加伤。
若是正面对敌,就不会这么惊险,可是穆君桐主修刺杀,并不想冒险。
火势危急,整座庙宇都陷入了烧灼的高温,就在他们冲出火海后的几秒,庙宇轰然坍塌,在烈烈大火中留下空洞的黑影。
穆君桐不敢回头望,飞快用绳索将小暴君捆在自己背后,然后拼尽全力朝无人的密林跑去。
或许这个姿势舒服多了,他没再咳嗽了。
夜风呼啸,吹散打斗声,也吹散了小暴君一身烟火味,只留下浓厚的血腥味。
他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顺从至极。
当然,也可能是死了。穆君桐冷静地想。


第2章
夜风冰冷刺骨。
穆君桐按照侦测仪的指示选了无人的方向逃亡,一路跑来还算安全,到达密林后更是如鱼入水。
有科技帮忙,她选择从崖壁下山,借着攀岩器下坠,彻底甩开了追兵。
到达山底后仍没有信号,穆君桐也不急,反正任务对象被捆着,想解决他随时都可以。
如果刚才把小暴君留在那儿,按照时间进程来看,他后续肯定不会死,而她再想接近他又得费一番功夫,还不如直接打包带走。
现在得先跑远点,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能和这里的人发生正面冲突。
她找到塞包裹的地方,掏出曲裾换上,然后带着小暴君往森林外走,很快找到了马匹,把小暴君跟个麻袋一样往马上一甩,翻身上马,迅速消失在荒道上。
直到跑了快半个多时辰后,她才放慢了速度。
光是坐在马鞍上都受不了这颠簸,别说是搭在马背上的人了。
可是即便是这样,身前这人也没什么反应,从抓住他下山到现在,他连哼都没哼一声。
……等等,不会是被她折腾死了吧?!
穆君桐咽了咽口水,翻身下马,把小暴君从马上拎下来。
她把人放在地上,摸黑估量着他鼻子所在处,把手指伸过去。
刚刚靠近,躺在地上的小暴君就发出一声咳嗽,跟老旧的风箱一样,喑哑低沉。
还活着。
她直起腰,把侦测仪打开探测地形,准备找个山洞藏起来。等信号器连上收到指示后,再计划下一步。
抬着手腕转了一圈,大致确认附近地形,穆君桐转身准备拎起人继续走。
一回头,吓了一跳,身后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
夜色如墨流淌,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即使什么都看不清,穆君桐也能感觉他的目光紧紧缠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看了多久。
出任务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尴尬而诡异的场景。
为了打破这沉默,她果断又掏出一把细绳,上前把他捆得更紧了。
毕竟是任务对象,不得不防。
小暴君沉默地任她动作,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似乎幽幽轻叹了口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