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反派阻止我攻略男主

时间:2022-09-20 15:17:26  作者:连理芝芝
TAG:


——一个关于病娇反派攻略女主的故事
李思念穿进一本奇幻文,系统要求她攻略里面因太过直男而错失爱情的伟光正男主。
幸好不是攻略病娇,她绝对是运气最好的攻略人。
然而正当她准备行动时,却跟病娇反派交换了身体。
看着镜子里秀气的少年,李思念内心五味杂陈,毕竟这是个砍手砍脚的疯批。
为了活命,她疯狂打算盘。
先跟小病娇做朋友,获取信任,等身体换回来就赶紧溜。
可后来她发现,好像跑不掉了……
-
敬长生自小在混沌黑暗中长大,什么都不懂,生与死在他眼中没什么不同。
那个女孩的出现犹如一道光照进他昏暗的人生,她教会了他很多东西。
何为生死,何为对错,何为好坏
以及……
何为喜欢。
可是那女孩总爱去找另一个男人,捉回来一次跑一次,她似乎十分锲而不舍。
烦,很烦。
为什么找别人,为什么不找他?
不允许。
李思念的眼睛里,只能装他一个人。
他让她身败名裂,让她被众人误解,然后再站出来,将她拥入怀中,笑着将她身上的灰尘拍干净。
“你看,大家都不喜欢你哦。”
“不过没关系,你还有我。”
“你也只有我了……”
卑劣手段用尽,他在爱欲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似是灯枯油尽的病人,无药可救。
做什么都好,强行滞留还是卑微乞怜,只要她能垂眸看他一眼。
“求你,喜欢我
——不喜欢也没关系,别讨厌我就好。”
食用指南:
①人、鬼、妖的世界,男主是道士,走的是邪门歪道。病娇一个。真·不是人()
②1V1双c
③女主跟原书男主纯闺蜜关系
④【女主身穿,高中刚毕业还穿着校服那种。】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系统 甜文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思念,敬长生 ┃ 配角: ┃ 其它:【文案写于2022/3/12已截图存证】
一句话简介: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立意:一切为了爱与正义  ​


第1章 山村灵女(一)
“睡死了吗?”
迷迷糊糊,李思念听到一个中年妇女阴森的声音。
啪——
头一歪,李思念白皙的小脸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印出五个深深的指痕。
痛。但是她说不了话,也没力气反抗。浑身软得就像是根煮烂了的面条。
“没反应。”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看来是真睡死过去了。”
“好,抬起来,让她坐在这个蒲团上。”
身下一空,李思念被二人抬起来。现在的她就是个布娃娃,这两个人想把她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这闺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穿一身古怪的衣裳。”中年妇女说着撩起李思念一缕头发,满是嫌弃地说,“就没见过头发长度才到肩膀的闺女,这头发颜色也少见。”
“别管从哪儿来,长得漂亮不就成了?”
“也对,这闺女可比上一任灵女要好看很多。”中年妇女笑得慈祥,“要是换她做了灵女,肯定能保佑我们村,风调雨顺。”
“风调雨顺”这四个字就像是她喉咙里卡着的四块绿痰,咳在嘴里咂吧咂吧再慢慢吐出来。
听到“灵女”这两个字,被药物弄得有些迷糊的李思念总算是清醒了些,开始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之前发生的一系列怪事。
她穿书了,不是魂穿,而是身穿。
穿书的前一秒,她还在学校图书馆里按着键盘吐槽《招魂》这本书的感情线烂得就像是老奶奶的裹脚布。水了八百章,七百个女角色都是配,历经千帆,男主归来仍旧是处。
为什么交不到女朋友?因为男主太过直男。
在意感情线的李思念真的很后悔追这本男频文,当场在评论区激情开麦。然后下一秒,周围景色天翻地覆。
书架没了,吹冷风的空调也没了,她到了一块坟地,大大小小的土坟包像是子弹似的射/进她的眼睛里。
此时恰逢正午,烈阳高悬。民间俗话说,盛极必衰,阳气最重的时候,阴气也最重。
这种瞬移的事李思念没遇到过,她人吓傻了,连坟包上的白幡被风吹动一下她都要觉得是生魂会来找她索命的程度。
幸好系统及时出现说明情况。原来她发出的那段评论触发了“你行你上啊”系统,也就是说,她现在的任务是,攻略那个伟光正的直男男主李定坤,给这本呆板的小说一段甜甜的爱情。
系统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攻略成功才能回去,拒绝议价。”
秉承着积极反抗精神的李思念:“……”
系统继续循循劝诱:“没让你攻略敬长生已经是大发慈悲了,望你知好歹。”
听到敬长生的赫赫大名,李思念选择妥协,顿时像只安静的小鹌鹑。
敬长生是这本书最大的反派,书中说他非人非鬼非妖,心理扭曲,无恶不作,而且手段极其残忍,妥妥一个病娇。
每次看到跟他有关的文字描写,李思念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更不要说是攻略他了。比起攻略敬长生,攻略男主李定坤就是“简单”模式。
毕竟男主除了直男以外,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最佳代言人。
当然,系统比较霸道,没等李思念点头同意,就消失不见了。
李思念:“……”呸!
所以该从哪里开始呢?李思念毫无头绪,她才高考完,兴致冲冲地把齐肩短发染成了亚麻棕,是在太阳下能透出金色光芒的时髦发色。没想到在返校拍毕业照那天忽然……穿书了!
拜托,她真的很想回去把毕业照拍完,然后出去浪。高考成绩还没出呢,她真的很想在电脑屏幕上看到数学那一栏后面写着150,她连想报的大学和专业都想好了。
现在跟她说她穿书了,而且还穿着宽大的蓝白校服站在荒山的坟包中央!这算什么?
寒窗苦读十二年,一朝穿书成云烟!
说不怕是假的,毕竟《招魂》这本书的名字听起来就鬼里鬼气,也就是说这坟地里真的有鬼。来不及想那么多,李思念只祈求自己这身妖邪勿近的社会/主义战袍能保她小命。
顺着山间的小路往山下跑,李思念感觉自己像是跑了个八百米,小腿又涨又麻,口中发干。她觉得自己像是只无头苍蝇,跑来跑去结果毫无头绪,甚至见不到男主的面。
运气还算好,荒山下是一个小山村,村民们看起来热情又淳朴,见她孤身一人,村长和村长夫人便邀请她到家中做客。
大鱼大肉,五谷杂粮,蔬菜瓜果,李思念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是那个误入桃花源的渔夫。
可是到后来,她的意识就开始涣散了。一条条白花花的蛆虫从她手中拿的酱肘子钻出来,爬到她胳膊上,钻进肉里。
被吓得不轻,她不会变成猪吧……
并没有,她只是昏死了过去,变成一滩肉做的史莱姆。
不知昏睡了多久,等李思念恢复一些意识后,就变成了开头的场景。
或许是因为有系统的原因,药效有所减轻,她现在虽然肉/体闭着眼睛,但灵魂却是睁开眼睛的。她看见村长和村长夫人正在给她接发。
村长和村长夫人手里拿着的头发很黑,比墨水还黑,黑得有点不像是活人的头发。
一般人的头发都黑得很有光泽,而且不会特别黑,但是他们手里拿着的头发,不仅黑得像是黑洞,而且还没有光泽。
为什么要给她接发?
李思念心中冒出一个疑问。
她只有一头齐肩的短发,这对于古代人来说,实在是太短了。或者更准确地来说,这样的头发,对于一个灵女来说,实在是太短了。
灵女……
迅速调动脑中记忆,对,山村灵女,这是《招魂》这本书的第一个副本。男主李定坤奉蜀山长老之命,下山捉拿叛贼敬长生。他会到这个山村来,化解山村灵女的怨气。
因为她的出现,剧情稍被打乱,现在她成灵女候选人了。
那么她现在能做什么呢?身体动不了,也说不了话。或许只能等,等男主出现。
头皮感觉越来越重,那夫妻俩给她接了好长的头发。在她头脑风暴的时间,头发就已经接完了。
接完头发,夫妻俩又从一个陈旧的莲花纹木箱底取出一块红布,那块红布也很旧,不知道给多少代灵女披过,沾了多少人的气息。
红布披在了李思念身上。门外来了一群人,他们像是抬一尊佛像似的把李思念抬起来,然后送到一个烟雾缭绕的祠堂里。
李思念被安排装进祠堂中央的佛龛里,以往每一任灵女都会坐的地方。
佛龛不大不小,像是口刚好合身的棺材。
她穿过来的时候是正午,但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
面前很快被摆上贡品,李思念眼尖,她认得出来,这些贡品正是她中午吃掉的那些。
村民们跪在她的面前,双手合十,目光虔诚。
“求灵女庇佑我村,风调雨顺,勿入邪祟。佑我村民,无疾病,命百岁。”
他们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真的虔诚地朝李思念行叩拜礼。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李思念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而且书里这个副本基本上是一笔带过,根本没有这么多细节。李思念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祭祀很快结束,村民们纷纷退去,祠堂的门被村长关上。
咔擦——
门外传来钥匙跟锁碰撞的声音。祠堂被锁住了。
现在这间封闭的屋子就只剩下李思念一个人。或者更准确地说,只剩下李思念一个活人。直觉告诉她,祠堂里还有别的东西。
这间祠堂四面封闭,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紧闭的门。可是红烛上的火苗却在疯狂摇曳,映照出佛陀平静的面庞。
红烛很快开始熄灭,沿着大门往内,熄了一根又一根。
耳边仿佛有寒气,鸡皮疙瘩骤起。李思念想站起来,可是她现在就像是被一个不明物体压住,只能端坐在这佛龛中。
“系统?我的生命安全有保障吗?”李思念在心里问。
然而,没有答复。
有些泄气,李思念决定睡觉。什么神神鬼鬼,睡着了就没了!
呵,有胆量的鬼就该现身,正面跟她刚,躲在背后吓人算什么本事!
不过,李思念没机会睡觉了,因为就在她决定睡觉的那一刻起,祠堂的门便被一阵阴风吹开,甚至听不到开锁的声响。
门外走进一少年,黑衣高马尾,个子很高。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几乎可以说是冷漠。
两只漂亮的眼睛四处观察,圆润的后脑勺上的高马尾随着他的走动左右晃动着。最终,那两只眼睛犹如鹰隼般定在一处,定在祠堂中央的佛龛上。
“找到了。”
找谁?找她吗?帅哥你谁?冷静。
按照原书剧情,男主李定坤是要到这个山村来化解灵女怨气的,那么这个少年很可能就是李定坤。
被七百个女配喜欢的男主怎么可能不是个大帅比,书里的李定坤年纪也不大,所以眼前这人必是他!
这么一推敲,李思念心里松了口气。太好了,简直比考试做到原题还要高兴!
少年缓步走来,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张黄符。
黄符?干嘛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那张黄符就不偏不倚地飞来帖在了李思念的脑门上。
痛,身体忽然开始剧烈地疼痛,像是七魂六魄都要从眼睛,耳朵,鼻孔,嘴巴里钻出来。
七窍流血是什么感觉?李思念觉得肯定没这个疼。
被一股力牵引着,从佛龛里飞出来,重重摔在地上。翻了个白眼,真的无语,李思念觉得自己就是在遭罪。
能动了,她一下子把那张遮挡她视线的黄符撕下来,揉成团扔在地上,冲那少年喊,“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她现在身体太虚弱,即使是生气地怒吼,也像是小猫在叫,完全没有杀伤力。
很累,说话的时候连气都喘不上来。书上说,人被怨鬼附身后就会有这种身体被抽空的疲惫感。
怨鬼?李思念心里一咯噔。
那少年没回答她也没看她,反而盯着她头顶那团不明物看。
顺着少年的目光看去,李思念看到一团人形的白雾。白雾逐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但是没有影子,头发很长。
怨鬼。上一任灵女死去后形成的怨鬼。
“怨气很大。”少年慢慢开口,“向我展示你的力量。”
随着一声风的呼啸,怨鬼冲出祠堂。
惨叫,婴孩儿啼哭,雷鸣,风啸,火烧干草的噼啪声。
怨鬼屠村。
一瞬间,只剩下风吹落叶的沙沙声,连人的呼吸声都不曾有。
身上冷汗涔涔,李思念仿佛看到了正午时分荒山坟包上飘扬的白幡。
祠堂门晃动,是那怨鬼回来了。
“不错。”少年启唇赞许。
他从腰间取下一枚圆环翡翠玉,对那怨鬼说,“进来吧。”
不过须臾,怨鬼便被他收入玉中。
圆环翡翠玉通透润泽,可玉身却满是裂痕。若是让识货的人一看,就会知道,这是一块招鬼的死玉。
李思念看得一愣一愣,见少年要走,她赶紧上前拽住少年的一片衣角。
“不准走。”她说。
总之,别把她一个人丢下。村子里的人都死了,到处都是鬼魂,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而且,作为攻略人,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攻略目标走掉!
少年脚步顿住,“啊,还漏掉一个。”
他蹲下身,看向李思念,喃喃自语,“不过好像不需要我动手。”
少年的眼睛很亮,琥珀色,清澈透明,可以一眼望到底。但那一眼望到的底层,却是虚无一片。
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孩,一无所知的纯。
虽然听不懂少年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但李思念将手中的那片衣料抓得更紧,鼓起勇气,“带我一起走,我不想留在这里。”
“为什么?”少年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这个回答,怎么说呢,怪尴尬的。李思念将其称之为,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必须要回答所以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模板答案。
不是说男主是直男嘛,那就打直球,你直我更直。
但很让人意外的是,少年静默半晌,然后缓缓问,“什么是喜欢?”
李思念:“……?”已经直到连喜欢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程度了吗?!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少年面色忽然变得阴沉,“什么是喜欢?”
这不是询问,这是在逼问。得不到答案就弄死你的逼问。
喉头一哽,李思念连忙解释,“喜欢……喜欢就是,就是,就是一种愉悦的感觉。你刚才救了我,我感到愉悦,所以喜欢你。”
那边顿了半晌,又缓缓问,“什么是愉悦?”
“愉悦是一种情绪,就是高兴,快乐。”
“什么是高兴?什么是快乐?”
李思念:“……”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是知道她语文不好还是怎地,一直问问问。
“你没有过快乐的感觉吗?”李思念怀疑地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