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恶毒女配被迫营业

时间:2022-09-20 15:17:24  作者:钮钴禄胖虎
TAG: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彼时的他正一脸冰霜地馋我身子。
我直接一路从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到了他的子孙十八代。
闭嘴。
他语气不善。
我抱着他的脖子痛得抽气,你他妈的,你快给我停下来。
他顿了顿,漠然地看了我一眼,如果我不呢?
那我就一直猪叫!
空气中似乎传来极为短促的一声笑。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他收敛了笑意,动作却没有停。
我,祖安土著,直接一路从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到了他的子孙十八代。
直到最后我喉咙哑了骨头散了躺在床上仿佛一条土狗,他才餍足地下了床。
我没有料到,系统说开局一个人,幸福全靠拼,竟然是这么个拼法。


第1章
如你所见,我是宋国的八公主,他是我的驸马。上一世他谋反的消息传到京都的时候是真的震惊了我全家。我的老爹怎么也想不明白,娶了漂亮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貌美八公主的他,为什么谋反,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重生的时间点非常尴尬,因为我爹的狗头已经在小混蛋手里了。
穿好衣服的我刚想去小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就目睹了这血腥的一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嗨……嗨?
我爹眼珠子转了一转,咽了气。
他淡淡地拔出插在我爹胸口的刀,瞥了我一眼。
小八,回房去。
得嘞,床上的时候我还是小甜心,现在我爹一死就成了小八了。
整挺好。
我唯唯诺诺地回了房间。
卷了被子躺在床上我就在想,重生这种好事也能让我摊上。
上一辈子,我是这本言情小说里唯一一个在认真搞事业的坏女人。
可惜我的作者是个恋爱脑,非要给我安一个爱而不得的结局。
顺理成章的,我,一个事业心极强的恶毒女配,爱上了完全不是我的菜的男主小李子。
我爱他,我装的。
我每天都被迫营业,去和他的一百零八个绿茶女友争风吃醋互相算计,要在特定场合咬牙切齿潸然泪下。
我气抖冷,恶毒女配何时才能真正地站起来!
但是我没能站起来。
因为有读者反映我这个恶毒女配实在太抢戏了,所以作者敷衍地找个被魇住的由头把我写死了。
就在我歪着脖子走马灯的时候,我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小混蛋驸马,哦不,小混蛋皇帝,一把踹开了门。
小混蛋的眼睛真红啊,好像快哭了。
他失魂落魄地跪在我的身体旁,颤抖着用龙袍把我裹成了可以直接下葬的木乃伊。
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说完发狠地擦去了眼角的水渍,将我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宫女太监战战兢兢跪了一地,只有我在后面一边哭一边喊,狗东西你小心点!
我的脑袋磕在柱子上了!
就在我替我的尸体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灵体已经开始消失了。
真的真的要离开了啊。
喂,小混蛋!
我看他瘦削挺拔的背影轻轻唤了一句。
我真的走啦!
他的背影却突然一顿,猛然转身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这才看清他染血的眼角和交错的泪痕。
还是哭了啊,小混蛋。


第2章
在想什么?
我猛的回神,发觉小混蛋正目光沉沉地盯着我的脸。
你干嘛这样看我!
我吓得一个激灵,像极了被丈夫捉奸在床的坏女人。
你到底在想谁?
他脸色差的吓人,一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床上,原本就瘦削的身材因为这个动作更显得形销骨立。
你是不是在想李慎?
他的手逐渐收紧,眼底的阴狠愈发浓郁,可是暴戾的脸上偏偏长了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竟让他沾染了几分摄魂的妖冶。
我他妈的真没想小李子啊!好家伙!小李子哪有您好看啊!
饶是我的脸被憋得通红,却还是用腐朽的声音捍卫我的尊严。
谁喜欢李慎谁他妈的是蠢王八!
那你是蠢王八。
小混蛋冷着脸下结论。
放你娘的屁!
我气得面红耳赤。
我宋青云绝不和不洗袜子的人做朋友!我敢打赌李慎从来不洗袜子!每次隔着八百里我都能闻见!
哦,你上次还说他风流倜傥。
有……有吗?我直接靓仔语塞。
身边的人漫不经心地卷着我的头发,然后毫不留情从我头上薅了一根。
杀人诛心了啊!
你说他是天上的谪仙,是全天下最完美的人,而我……
他把脸凑近来,用气音在我耳边暧昧地讲话。
我是暗处的老鼠,是淬毒的毒蛇,是见不得光的恶鬼。
你还记得吗?
他贴近我的耳朵,灼热的呼吸烧毁了我的理智。
我给了他一拳。
很快啊。
他大意了,没有闪。
我说停停。
你他妈的把我头发都薅秃了。
我觉得小混蛋肯定爱惨了我。
因为即使被我打得俊脸一歪,他也没杀了我,眼尾还诡异的上扬了几分。
大傻逼!
我试探的又骂了一句。
骂得好!
小混蛋粗暴地撸了一把我不再毛茸茸的脑袋笑得神采飞扬,眉尾都要飞进鬓角。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上辈子临死前,他回过头来满目血红的样子。
孽缘啊。
我摇了摇头。
和上辈子一样,我,一个亡国公主,心安理得地在杀父仇人的皇宫里住了下来。
我不但住下来了,我还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小混蛋上朝我要跟去,小混蛋批奏折我要跟去,小混蛋沐浴更衣我都腆着脸想进去。
他按住躁动的我促狭地笑,昨天晚上没看够?
我诚实的摇摇头,我就想看看美男会不会一边洗澡一边小便。
爬。
于是我圆润地滚了出来。
其实我每天跟着小混蛋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自我独占小混蛋以来,每天都有人明里暗里来找我。他们不是撺掇我替父报仇宰了小混蛋就是讽刺我侍奉杀父仇人不知廉耻。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我看着眼前气得面目狰狞的某位妃子的老母亲淡定地把最后一块桂花糕放进了嘴里。
完事了还舔了舔爪子,吧唧吧唧真甜啊。
她更气了,插着腰骂我,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啊?!
我挠挠头回答地理直气壮,我脸皮厚啊!
我不在乎。
不在乎的我转头就哭哭啼啼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小混蛋。
她说我不配做这个皇后!嘤嘤嘤!
小混蛋的脸上露出一丝近乎残忍的笑意,正好,那就让他们都去死。
隔天大清早我还躺在床上就收到了小妃子全家升天的消息,开心得我想在小混蛋脑袋上啵啵啵。
恶毒女配就该有恶毒女配的样子嘛!
有些不该出现的人,就应该一开始就让她消失。
但是我没能亲下去。
一只修长的手及时准确地捏住了我的血盆大口。
你没刷牙。
好吧,我讪讪地缩回脖子。
他却突然翻个身,按住我的狗头把我吻得七荤八素。
年轻人不讲武德!
我龇牙咧嘴像条恶犬。
他轻笑一声,刚起床的声音温柔缱绻。
小八,你最近好像胖了。
人言否?
这里好像肉多了点。
他无辜地捏了捏我的胸。
我又给了他一拳。


第3章
我是这个月上旬才开始冬眠的,没想到下旬就传来噩耗,说我过几天要和小混蛋一起参加今年的冬猎。
上辈子就是这场围猎,我,一国之母宋青云,为了救臣子李慎被一箭穿胸,不但给小混蛋戴了一定巨大无比的绿帽子,还直接导致了我后面的惨死。
彼时我刚支走小混蛋准备暗搓搓喝猪脚汤长长胸,一抬头,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就披着她的贵妇貂皮冲了进来。
我不动声色地把猪脚汤往边上拨了拨,用盖子盖住。
嗯?你在吃什么?
女人眼尖地发现我的小动作。
没什么,就随便喝点汤。
我舔舔嘴巴,生怕上面沾了点什么让她看出来。
她吸了吸鼻子。
哦,猪脚汤。
这是我的朋友。
一个胸大无脑喜欢穿皮草拉皮条的女人秦玉环。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认命地揭开盖子继续咕噜咕噜地喝汤。
哦,我有个好消息要和你说!
哦。
咕噜咕噜。
你过几天要和皇上一起去狩猎。
哦。
咕噜咕噜。
李慎也会去!
哦。
咕噜咕噜……
嗯?
我眼睛直了。
是不是特别兴奋?
秦玉环眼睛贼亮,笑得像个二十五岁的猥琐大叔。
但我相信我当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宛如吃屎。
狩猎当天,我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包成一个货真价实的呆头鹅。
我想着,要是作者又有心要把我写死,那利箭也必不能穿过我足足六层的布甲。
很冷吗?
小混蛋握住了我的手就要像偶像剧那样放进自己的胸口,却发现我的爪子暖得像烫手山芋。
我干笑两声。
我想着待会我们要骑马,肯定会很冷所以多穿了点。
小混蛋认命地点点头,扶着我的手把我……扛上了马。
我昂首挺胸地坐在小混蛋的爱马追风上,像一颗黏在青石板上的田螺。
身后的小混蛋却是抓绳,踩蹬,翻身,上马,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他坐在马上,身姿挺拔,劲腰宽肩,瘦削却不羸弱,黑亮的头发被红绸高高的扎起,露出的脸线条锋利,活像一把刚出鞘的剑。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出来,直到有个穿着白衣的少年闯进了我们的视线。
小混蛋嘴角还是噙着一抹自得的笑,但是我分明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你刚刚磨牙了是吧?是磨牙没错吧?
嗅觉灵敏如我,一下就闻出来了。
这是李慎脏小孩。
草!
你快往后稍稍吧。
我直接把头扎进小混蛋的怀里,只要我埋得快,没有悲伤只有爱。
见到老情人害羞了?
小混蛋表情冷冷地把我从怀里拽出来,不想我的口水直接拉了一根丝。
……
我无辜地擦了擦嘴角,是您秀色可餐,我情难自禁。
你不许看他。
小混蛋抵着我的肩膀收紧了手臂,不然我就杀了他。
最后这句话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我一定会杀了他。
他在心里阴狠地想。


第4章
听到这话我突然眼皮一跳,那个刺杀小李子的人,不会是小混蛋吧?
我回头瞄他,小混蛋身上背着黑金描边的箭筒,手上正拿着一把龙舌弓无意识地摆弄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的戾气越来越重。
我横看竖看,只能从他脸上看到我要杀人几个大字。
搞半天是他找人把自己射了个对穿?
小混蛋!
我又给了他一脚。
他回过神一头雾水看着我。
咳咳,我说,待会我们能不能离李慎远点。
他挑挑眉,你以前可恨不得把眼珠子贴上去。
我有些愧疚地眨了眨眼睛,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前年,我偷骑老父亲的白马对着小李子穷追不舍,结果马技不精,摔下来把腿摔断了。
去年,我又偷骑老父亲的另一匹马对着小李子穷追不舍,结果马技不精,又摔下来把腿摔断了。
一时之间宋家天下谁人不知貌美八公主心悦当朝的丞相子。
只有我躺在床上骂骂咧咧,这个作者到底怎么回事!李慎好端端一个男人为什么要他骑母马,惹得这两头发情的白马追了半个山头。
现在腿断了不说,还白白搭上了好名声。
我面子薄,直吃了一大碟千层糕才勉强把这件事压下。
如果我说,我压根没追过他,是我的马在追他的马你信是不信?
我弱弱开口。
哦。
我不信。
他眉眼淡淡地扭过了头。
然后嘴角就上扬成了一对老耐克。
不过我也觉得李慎不像什么有福之人,估计活不过今天。
他轻描淡写地说。
我的冷汗都要渗透了我的六层布甲。
不是,我的皇帝陛下,你已经快要把我今天要杀李慎几个字挂在脸上了。
就在我以为这次已经是万无一失时,命运还是和我开了个玩笑。
我原以为,我只要离李慎远点再远点,这次就不会被人杀穿。
但我忽略了一个问题。
小混蛋爱惨了我,他派的人根本不敢动我。
事实是,这里除了小混蛋的人,还有另一拨人。
他们,要杀我。
这是我在长箭穿过小混蛋的身体时才想明白的。
可惜晚了。
我看着护在我前面的这个苍白倔强的少年,突然想起老父亲要替我指婚那日。
我扭捏了半天,葱白的手指才堪堪往场下一指,俏生生地开口,父皇,我就要他了!
是当朝新科武状元,老将军家的二公子,郑乘月。
他在场下奉命舞剑,招式绵中带刚,看似花哨却暗藏杀机。
舞毕,他负剑而立,终于屈膝低头。
谢主隆恩。
我当时想,如果不是我,他又该是哪一番春风得意的人生。
我鼻子酸酸的。
他们都笑我爱而不得,八公主又怎么样,皇家又如何,不是一样身不由己。
只有我知道,这是我傀儡般短暂的半生里,最真心的一次。
小混蛋已经足足昏迷了五天。
宫里宫外的太医郎中换了一批又一批,外面的神棍骗子杀了一个又一个,我的小混蛋还是没醒。
最终我还是用刀抵住了上一世预知李慎气吞天地的神棍的狗脖子。
说吧,怎样才能救他。
老神棍暼了床上的人一眼,冷笑一声。
自作孽不可活。
我咬咬牙,一把扯住他的花胡子,手上施力,锋利的刀锋当即嵌入他的肩膀半指深。
老骗子,你可想好了再说话。
老神棍惨叫一声,染血的指头指着我骂,重活一世,你竟然还是这般朽木不可雕!
重活一世,你还是这么阴阳怪气!
我反击。
我……我活了这么多年,断不会被你威胁!
老神棍显然是痛得紧了,咬着后槽牙,脸皱成了痛苦面具。
哦,是吗?
我装作无意地吹了吹另一把长剑,发出锃的一声刀鸣。
这把可是有毒的哦。
他哆哆嗦嗦马上就交代了。
宋青云,你有没有想过,这次我帮了你,你重生的事就瞒不住了!到时候……
好了。
我淡淡一笑,心里有了计较。
我的事情就不劳你这个老东西费心了。


第5章
其实我和这老神棍算是老熟人了。
为什么我会认识他是吧?
因为一开始,我才是这本小说货真价实的女主。
只可惜,我爱上了反派男二。
当然,我也承认,作为书中的提线木偶,对于爬墙男二这件事,我是不该。
我也曾经痛恨自己,喜欢男二还怎么做女主?
做不了女主还能那么多大把大把的好东西吃吗?
能。
当然能。
而且能吃很多。
如果把我的小混蛋变成男主,我相信天下美食皆会入我囊中。
于是我想起了工具人小李子。
饶是我深知主角有龙傲天光环,但是他的命可太硬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