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表妹好心机

时间:2022-09-20 15:08:18  作者:孤猪一炙
TAG:


若微家道中落,父母亡故,只得投奔小姨。
小姨身为侯爷侧室,并不得势。
见若微是个美人,小姨提点她,数着府里的几个公子道:
“拿下一个,余生不愁。”
若微深思熟虑,觉得闲散貌美的三公子最好。
不料若微眼拙,错把世子当三公子。
听说三公子喜欢丹青,她每日刻苦练画。
听说三公子喜欢诗词歌赋,她跑到他跟前背诗。
后来,她亲手做了青梅酒,端给世子爷。
世子冷眼斥责,“退下。”
众人嘲讽她:“小小山鸡,还妄想高飞枝头?!”
若微哆嗦,开始向三公子示好。
一日,她约见三公子。
转头,却见世子爷立树下,声色清冷:
“微儿,你竟敢诱惑我弟弟?”
若微又哆嗦,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后来,若微和一个小书生跑了。
世子爷:……
世子爷提刀上马,狂追而去。
【提示:双洁】
【有重生情节,前世女主和世子下场不好。】
【文案情节出现比较靠后。】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若微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心机不够美貌来凑
立意: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努力上进必有回报


第1章 投奔
谢氏抬头,仔细打量着站在跟前的少女。
少女虽然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眼瞧着已经长成,她穿着一袭烟紫色褙子,里头是一条雪白绣花裙,时值春末,她衣衫单薄,更显得身段玲珑,婀娜动人。
谢氏目光向上,只见少女鹅蛋脸带了几分圆润,看着肉嘟嘟的,又平添了些稚气。她一双杏眼乌黑透亮,眉如远黛,樱唇粉嫩,正如画中美人一般。
谢氏心中满意,微微点头。
五年不见,若微果然出落成了大美人。
“若微,坐吧。”谢氏对姜若微道。
姜若微是她亲姐的孩子,不过虽然是血脉亲缘,可姜若微的母亲早已去世,谢氏与姜若微之间,并不算亲厚。自打谢氏五年前入宁昌侯府为妾室后,与若微就不曾见过。
去年秋,姜若微父亲落水病故,若微无依无靠,唯有小姨母一个亲人。
在老家再无依靠,姜若微收拾了细软,带着侍女,前来京中投奔小姨母。
姜若微再次福身,轻轻软软道了一声“谢姨母”,而后才迈着小步,小心翼翼在旁边的靠椅坐下。
“若微啊,上月你送来的信我看了,没想到姐夫如此不幸,竟然意外落水。事已至此,你也别太难过。我们活着的人,总得向前看。”
原来,谢氏入宁昌侯府是二嫁,她前头一个夫君病死了,五年前才改嫁入了宁昌侯府。
姜若微脑袋低垂,轻轻点头,“嗯,我都听姨母的。”
见姜若微生得貌美娇俏,又乖巧懂事,谢氏心中更是满意。
她朝着姜若微伸出手,“好孩子,坐过来,姨母有些话要和你说。”
姜若微赶紧起身,走动谢氏身边,挨着软塌坐下。她小心翼翼,不敢做严实,只挨了半个臀。
谢氏拉着姜若微的手,淡淡一笑,“若微,你父母双亡,我娘家也再无亲人,你我是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亲缘,姨母也不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了。”
姜若微连连点头,“请姨母教我。”
谢氏满意一笑,“你方才进了侯府,感觉如何?”
姜若微略略沉思后软软答道,“很多,小厮带着我们走了好几道游廊,又穿过了几处小花园,才到这儿。亭台楼阁,处处华贵。”
谢氏点头,“不错。宁昌侯早年跟着陛下立下军功,深得陛下宠幸,宁昌侯府深得圣眷,自是高门煊赫,富贵滔天。”
谢氏言语微顿,“若微,那你看姨母在宁昌侯府如何?”
姜若微瞧着谢氏头戴珠宝金翠首饰,身上衣裙华贵秀雅,她轻答,“姨母一定过得不差。”
谢氏叹气,“过得不差,但也不好。宁昌侯府虽然显贵,可身为宁昌侯妾室,却也沾不上多少。我入府多年,与国公的情分渐渐淡薄,可至今还不曾有一儿半女。若微,姨母只怕帮不了你多少,你可明白?”
姜若微咬唇点头,“我不敢奢望什么,姨母肯收留我,若微已经感激不尽了。”
“你如今已经过了十五,你得为自己将来打算了。原本这些话本不急着说,但你先听着也无碍。”
“这府中一共有四位公子。其中大公子、二公子乃正室所出。这两位即便看上了你,你也只能做妾室。夫人出身高门显贵,最是看重门第身份,对未来的儿媳,定会千挑万选。”
说到这,谢氏叹气,“做妾,可不容易啊。”她二嫁为妾,自然深知其中心酸。
姜若微低头垂目,轻轻摇头,“姨母,我不想做妾。”
谢氏点头,“那只有三公子和四公子了。三公子乃二姨娘庄氏所出,性子随意不上进,但人品不坏。对了,他样貌生得极好,与你很般配。”
“四公子乃三姨娘所出,只比你大一岁,性子沉稳,我听侯爷说,四公子很像世子爷,刻苦上进,将来必然大有作为。”
姜若微仔细听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谢氏轻笑,“不着急。你才刚入府,可多观察几日,我今日也只和你说说,让你有个准备。若微,你父母双亡,你的后半生,得靠你自己去争。你可明白?”
姜若微点头,“姨母,我明白的,多谢姨母提若微筹谋。”
谢氏微笑,“好,你是个聪明人,又生得这般貌美,只要机灵点,这辈子不会过得太差。”
姜若微带着侍女碧儿就在荷风苑住下。
她与碧儿的屋舍在荷风苑偏院一角,屋前还有一株玉兰树。此时正值三月,玉兰花花开,一树淡紫。
姜若微很喜欢。
碧儿收拾好屋子,招呼着姜若微,“小姐,屋子收拾好了,您累了一天了,快歇歇吧。”
姜若微点头,跟着碧儿回到了屋子。
屋子分了内外两间,用纱帘隔开,外间有桌椅、软塌。屋内布置得简单,却胜在整洁。
“幸好姨母愿意收留我们,否则我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姜若微撑了一天,此刻松懈下来,再没了力气,一屁股坐下。
“碧儿,咱们的金银细软,你一定得收好了,这是我们唯一的退路了。”
碧儿诧异,“小姐,方才您不是说,谢姨娘在为您筹划?”
“姨母的打算自是为了我好,可我也不能像水中浮萍,随波逐流。碧儿你忘了吗?在庄县,他们是怎么欺负我的?”
提到这茬,碧儿红了眼,“小姐别难过了,幸好我们逃出来了。”
主仆两人用了饭,洗漱后就歇下了。
姜若微躺在床榻上,只觉周身疲惫得很,可脑袋却像是走马灯一般,杂乱的闪现着这些日子的光景。
父亲落水后染病亡故,她孤身一人,举目无亲,邻人刁难,地痞欺压……
她走投无路,草草葬了父亲,贱卖宅地,带着金银细软连夜入京。
直到见到姨母,她一颗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想到这儿,姜若微心中稍安,倦意袭来,她再也撑不住,渐渐合上双眼。
迷迷蒙蒙中,她回想起了姨母的话。
姨母说得没错,她年纪不小了,得赶紧为自己打算。
与其将来被人随意指派婚姻,嫁个阿猫阿狗,倒不如自己争一争。
四位公子中,世子爷和二公子自是不必想。她不愿给人做妾。
姨母说,三公子虽不求上进,却品行好。
这样的人,将来没什么大作为,可也不会嫌弃她身份低微。
而四公子,刻苦上进,来日一朝飞黄腾达,她如何能匹配?
这么说来,还是三公子最好了。
姨母说,三公子长得很好看,也不知他生得什么模样呢?
要是太丑,她可不要。
作者有话说:
开文,感谢。
推荐完结文:《殿下的小花呆她跑了》
三皇子爱花。
有人送他一名侍花女。
此女天生带了两分呆,凡事慢人一步。
说话慢、做事慢、笑也慢,哭也慢,
却擅长侍弄花草,故得名花呆。
三皇子起初并不将她放在心上,却渐渐发现:
别人难以养活的奇珍异草,却在她的手底下枝繁叶茂。
三皇子的目光,开始在小花呆身上流连:
无关风与月,他只是好奇,她是如何做到与花草同心的?
旁人说,三皇子动了心,三皇子却道:
“她不过一个侍花女,哪点能入眼?”
后来,三皇子要娶妃了。
小花呆培育了一株祥瑞花献给皇帝。
陛下问,“你想要什么赏赐?”
众人以为,小花呆一定会趁机飞上枝头。
不料小花呆却慢慢吞吞道,“奴婢想回家。”
三皇子没了小花呆,丢了魂。
后来,他发疯一样的去找小花呆。
【女主不是真呆,遭受磨难半自闭、会恢复】
【女主有大号、双洁】


第2章 三公子
……
一夜后。
刚过卯时,姜若微便起身了。
她央求荷风苑里的小厮,带她去了厨房。
荷风苑在宁昌侯府的最西面,从荷风苑去厨房,要穿过大花园。
丁二领着姜若微和碧儿,穿过几道门,入了大花园,进了一道游廊。
此时时辰尚早,天蒙蒙亮,除了偶尔有巡视的侍卫,花园中不见几人。
昨日姜若微和碧儿才入府,因为紧张忐忑都不曾好好看过府内光景,这会儿两人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姜若微正瞧着花园内的几株海棠,忽然察觉到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心中似有所感,连忙望过去。
只见花园另一面三人正走来。为首的是一名年轻公子,约莫二十出头,他身姿挺拔,一袭宝蓝长衫,姜若微远远的瞧着那人的脸,只见那位公子五官俊朗,剑眉星目,通身说不出的气派,显然是府里的贵人。
四目相对,姜若微心口一跳,连忙收回目光。
她连忙低头福身。
待再抬起头来,便瞧见那位公子一行已经往南面走去。
“丁二哥,那是谁啊?是三公子吗?”碧儿忍不住问。
方才远远一眼,她就觉得那位公子生得十分好看,听小姐说,府里的三公子生得最好看,会不会是他?
丁二此时还没睡醒,他一面擦着眼泪,一面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道,“是吧。”
刚才一眼,他也没看清。
侯爷和二公子不在府里,一大早出门的,除了大公子就是三公子了。
碧儿立即看向姜若微,眼中泛光。
谢姨娘说得果然没错,这个三公子和小姐好般配呢。
姜若微微微低头,浅浅的弯了唇。
……
穿过垂花门,穆瑾辰脚步微微一顿,轻声问,“刚才那姑娘是谁?”
跟在他身后的楚放一愣,半晌回过神来,“小人也不清楚,哦对了,昨日我听门房说,家里又来了一位表姑娘。刚才那位姑娘看着面生,或许是新来表姑娘吧。”
穆瑾辰微微颔首。
……
不多时,丁二便将姜若微领到了厨房。
此时时辰尚早,只有两个厨娘在忙活。
“表姑娘,您要亲自下厨?”厨房管事何安微微惊讶。
这宁昌侯府家大业大,几年下来,来府里长住短住的表姑娘没有十几个,也有七八个了。
实际上,只有夫人家的外甥女,那才能算是正经表姑娘,其他几个姨娘家的表姑娘,也只是称呼一声罢了。
不过,见姜若微生得貌美,又乖巧懂礼,何管事语气不自觉带了几分客气。
姜若微点头,“承蒙姨母收留,我想亲自下厨为姨母做朝食。”
何管事略略思忖而后点头,“也行。不过你动作得快些,再过一会儿,厨房可要忙起来了。”
姜若微连忙道,“我一定尽快。”
“表姑娘,您可得当心点儿,别磕着碰着了,那我可担待不起。”何安的目光在厨房柜子里的锅碗瓢盆扫过。
显然是怕她没个轻重,摔了碟碗。
姜若微浅笑,“何管事放心,我会当心的。”
半个时辰后。
姜若微和碧儿回到了荷风苑,碧儿手里还多了一只雕花食盒。
此时将近辰时,院子里的侍女侍从都开始忙活起来。
姜若微领着碧儿,提着裙子走进正房,便瞧见谢姨娘的贴身侍女鸿雁正指派着两个小侍女去准备盥洗物什。
“动作快些,姨娘已经醒了。”
鸿雁交代完毕,正要入屋服侍谢姨娘更衣,却见不远处的姜若微提着裙子走过来,她压低声音,“鸿雁姐姐,姨母醒了吗?”
鸿雁惊讶,“醒了,若微姑娘,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这是去做什么了?”
鸿雁瞧见姜若微穿戴整齐,不由得好奇问。
姜若微连忙指了指碧儿手里的食盒,“我刚刚去了厨房,做了几道朝食,想给姨母尝尝。”
鸿雁惊讶,正要说话,却听到屋里面传来谢姨娘的声音,“若微,你进来等会儿,陪姨母一起吃。”
姜若微便在外间等着,她摆好碗筷,便乖巧的坐在桌边。
一盏茶后,谢姨娘更衣洗漱后从里间出来,她瞧见黄花梨木方桌上摆了四五样朝食,十分惊讶。
谢姨娘几步走过去,神色惊讶:“若微,这都是你做的么?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姜若微浅笑,“姨母,这道是鸡丝面。用鸡肉丝裹了鸡蛋液炒熟做配菜。”
谢姨娘望过去,只见白瓷小碗内一碗面,上面会撒了葱花枸杞,白面配一点红绿点缀,看着就赏心悦目。
“这是三素混沌、还有米酒汤。”
“还有两样小菜,酸碎瓜,萝卜丝。这两样不是我做到,是我找何管事要的,拿来配粥刚刚好。”
姜若微一口气解释完。
谢姨娘满面欣慰,“难得你有这份心了,陪我一起吃。”
谢姨娘尝了两口鸡丝面,面露笑容,“好吃。若微,你手艺真不错。”
姜若微笑得腼腆,“我家先前是开酒楼的,跟着阿爹阿娘,多少也学了些。姨母喜欢,我天天给您做。”
谢姨娘连忙摇头,“那可不成。我让你来,又不是让你来当侍女的。你隔三差五闲着,做给我尝尝也就罢了,厨房那种地方,可不能天天去。那里烟熏火燎的,不是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该去的地方。”
姜若微乖巧点头,“我都听姨娘的。”
谢姨娘笑着看她,“好。”
两人一道用了朝食,谢姨娘让姜若微回屋歇息。
姜若微站起身来,却并没有立即告退,她瞧了一眼柳姨娘,神色期期艾艾。
“有事?”柳姨娘好奇问。
姜若微点头,声音又轻又软,恍若细蚊:“今日早晨,我去厨房的路上,瞧见了三公子。”
谢姨娘恍然大悟,一脸调侃,“这么巧?你觉得三公子样貌如何?姨母可骗你了么?”
姜若微垂着脑袋,双手扣着袖口,闷不做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