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心机穿书男在线翻车

时间:2022-09-04 20:38:51  作者:春风十里度南遥
TAG:

第1章 从前有个阿宅,他穿书了
“晏阳初尽力运功压下那一丝诡异的真气,但那丝真气却狡如灵蛇,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四处游弋。渐渐地,他的呼吸也不由得粗重起来。
山洞的阴影处却忽然走出一位灰袍人,只见那人掀开兜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然后呢,没了?什么鬼!还没说清楚到底灰袍人会是哪个可爱的小姐姐!
夏铭略烦躁地点开评论,发现这竟然是一本坑了三年的书,底下是一水儿的“作者回家生孩子了”,许是坑的太久竟然还有“顺便还生了二胎”这种的评论。
真是槽多无口,夏铭胸中有口气郁着,不上不下。原本准备看个爽文发泄一下郁气,没想到更郁闷了。这下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了,夏铭只能憋着气上床睡觉了。
大约就是人倒霉了,连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夏铭不知道自己犯了哪条穿越铁律,他连差评都没有给啊,摔。
当然了,穿书必做的三件事情,就是抢男主的机缘、收男主的小弟、泡男主的妹子。既然来都来了,当然要不负此行。夏铭最大的优点——就是缩宅的阿Q精神啊。
在迅速的熟悉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后,夏铭决定继续愉快地做了一个阿宅。都穿越了,为什么还这么宅?夏铭暗暗的鄙弃自己,想想别人家的穿书者都是怎么做的,真是太没出息了。
夏铭是水系单灵根,虽然水系没有什么用,但好歹是个单灵根,修炼起来还是蛮快的。
自己的待遇也不错,虽然属于核心集团的边缘人物。
有个师傅,从来没有见过,据说还在闭关。
但是这一切都阻止不了我们小铭同学征服星辰大海的决心!我夏铭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现在夏铭属于养精蓄锐的阶段,男主过副本的时候,他跟在后面喝汤,顺便抢口肉吃。虽然总是莫名地感觉男主已经发现了他,错觉错觉。
小弟他还能保持面瘫,搭几句话,维系一下塑料兄弟情。
妹子……就饶了阿宅吧。
那夏铭扮猪,要扮到什么时候?
根据咱们小铭同学多年看文经验,以及他在藏书阁看过的神州风物志等。这个荒凉的北境,只能算作男主的出生点,群英荟萃的中州,才是男主大放异彩的新地图。
静待男主推剧情?,除了蹭一下对自己有用的副本,夏铭都在闭关。他的耐力还是不错的,想当初他为了刷材料……好汉不提当年勇,咳咳。激动归激动,坚持才是王道。在这个娱乐活动匮乏的修真世界里,夏铭又是个阿宅,加起来大概相当于是小黑屋码字的效果吧,效率还是很高的。
而且夏铭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在推剧情的时候最好不要整什么幺蛾子,所以缩宅小铭怂的理直气壮。
剧情推完了,就嘿嘿嘿!


第2章 翻车实录
剧情已经推进到了作者坑掉的地方,夏铭暗搓搓地跟在男主后面,准备一探究竟,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什么的。
然后夏铭缩在角落里,蹲守即将出现的灰袍人。
【会是哪个可爱的小师姐小师妹呢?
是辣个如沐春风的掌门首座,一看就很有正宫的亚子;
还是有北境第一美人之称的傲娇小师妹,傲娇他也很吃诶;
又或是与男主暗地里纠葛的神秘中州魔女,感觉她背后藏着一条不得了的支线。】
夏铭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半个人影,但是男主好像已经要不行了。
【怎么这个样子啊,男主你给力一点好不好。
不是,男主好像真的要不行了喂。
要不,我先支援一下?】夏铭又怂了。
夏铭走近男主身边,掀开兜帽,才恍然惊觉自己今天穿的是灰色的袍子,可那是宗门统一派发的制服呀。
此时,石台上原本“不行了”的男主却忽然支着身子坐了起来。
情况貌似不太妙啊!
夏铭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危险信号,但他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是你啊”男主一改之前痛苦难耐的神态,正襟危坐。声音却出卖了他的状态,低沉沙哑,带着磨人小钩子一般。
【男主声音还挺镇静的,并没有多少惊讶的意味。
不对,现在该想的不是这个。
不过男主声音听得人耳朵痒痒的。】
夏铭大脑当机,乱七八糟的念头不合时宜地飘过。
“啊,是我,我,我怎么了”夏铭感觉舌头已经不受控制了。
晏阳初狭长的凤目微眯,意味深长道:“你跟了我很久了。”
说罢,抬手拉住夏铭的领口,微微使力一拽,夏铭便倒向了他。
夏铭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晏阳初便已翻身跨跪在他腰两侧。背抵着冷硬的石头,夏铭倒是清醒了几分,赶忙说道:“我没有恶意的!我现在出来也是想帮你。”
晏阳初居高临下,俯视着夏铭。软趴趴的头发,薄红的面庞,眼眶里盛着一湖春水,盈盈的,已经快要溢出来了,真是可怜又可爱。
“当然知道你没有恶意,不然你怎么能尾随我到现在?”说着,他逐渐俯下身,一手制住夏铭的无处安放的双手,扣着他的手腕拉高过头顶,再重重按在石台上。
夏铭看着晏阳初迫近的脸,连呼吸都屏住了。然后,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他眼角的生理性泪水,灼烫的呼吸喷撒在他脸上,转而是耳边。
只听见晏阳初在他耳畔低语:“以为是小狐狸,想到是只小兔子。”顿了顿,然后是一串放肆的轻笑,湿热的气流拂过耳廓,带来一阵难言的酥痒,像是奶猫幼嫩的爪子直捯心房。
许是对夏铭的耳尖尖上的微红产生了兴趣,柔腻濡湿的舌头便从微红的耳尖开始攻掠,顺着耳廓的走势舔咬,一路到软软的耳垂。
晏阳初没由的想起一个说法,耳垂软的人性子也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却是恶劣地对耳垂啃噬咀嚼,直到夏铭轻哼,发出表示抗拒的鼻音。
在将耳廓玩遍了之后,舌尖舔湿了耳轮,进而向里钻弄,想要向更深处探索。接着便是模仿性交般在耳穴里抽插,仿佛的夏铭的耳道成了娼妓的淫道,而他作乱的舌头,是干的人要欲仙欲死的大鸡巴。
不经世事的小处男怎禁得住这样的折腾,夏铭难耐地扭动身躯,却被晏阳初强势压住,牢牢地掌控着所有。
似乎是玩腻了夏铭的耳朵。在将整个耳朵折磨得鲜红欲滴之后,他的唇舌继续向下,舔舐着线条优美的颈侧。夏铭的脖颈成了他新的玩弄对象,颈间细白的皮肤被轻轻啃咬、吸吮,留下一片片青紫深红的痕迹,乍似雪地盛开的红梅。
可他身下的娇娇儿怎经得住风雪的侵蚀呢?合该做个禁脔,被人抱在怀里呵护。应当在四季如春的屋子里,在柔软的皮毛上,在人身下辗转、吟哦、啜泣。一定要用上佳的银狐皮,纯白顺滑,无半点杂色瑕疵,才衬托得出这具肉体的美好。届时,小娇娇欺霜赛雪般的皮肤定会与银狐皮毛融为一体,更能凸显娇娇身上深深浅浅的爱痕,昭示出别样的淫糜。
晏阳初空闲着的那只手也不安分起来,顺着夏铭因挣扎而松散的领口往下,探索着无人发掘过的秘境。
精巧的锁骨也逃不过晏阳初调戏玩弄,被大军冲杀过境,丢盔弃甲,满地狼藉。身体又有一处沦陷。
城池失守,节节败退。国王只能签订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被他连皮带骨、一丝不剩地拆吃入腹。胜利者在细致地品尝独属于他的盛宴。
晏阳初作乱的手不知通了哪个关窍,转眼夏铭领口大敞,袒露出赤裸的胸膛。粉嫩嫩的乳头受了凉风颤颤巍巍地立起,宛如奶油上点缀的莓果,十分可口,惹人蹂躏。
“啊!”夏铭不由一声惊叫,从剧情推完之后一切的发展都超越了他想象的极限,而乳头受到的凌虐才让他从混沌中感受到一丝清明。
晏阳初大发慈悲,放开了饱受蹂躏的乳头,嘴上却不依不饶:“不是想帮我么?现在我非常” 说着,松开了对夏铭双手的桎梏,引导着它们向下身探去,声音暗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
--------------------
有评论真的开心到爆炸,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捂脸。


第3章 做人不能太膨胀
夏铭的手被牵引着触碰到一片火热,旋即被烫到了似的一颤,迅速收回手,可从指尖蔓延开来的星星之火却呈燎原之势烧遍全身。明明只是普通的温度,然而火烧火燎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夏铭原本不过薄红的脸,竟已然是云蒸霞蔚。
夏铭固执冷漠的外壳才刚撬开一丝缝隙,乍泄出他鲜美柔软的内里,怎能再让他轻易地躲回去?
晏阳初甚至有几分残暴地捏住夏铭的下颔,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目光。冷冽的凤眼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他,口气却不自觉地放软:“夏铭,帮帮我”
“怎么?不愿意吗?”晏阳初蹙起好看的眉头,翻身坐起,神情黯然。
夏铭心头一紧,莫可名状的感觉冲刷着他的心房,钝钝的,却又戳那最柔软的一处。
不愿再让他妄自菲薄,夏铭就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拽下面前轻薄的亵裤。
性器半遮半掩,高高翘起,从衣物的束缚中探出头来,雄赳赳,气昂昂,十分嚣张。
夏铭的动作不尽尴尬地顿在半空。
虽然堪堪拉开不过半数,但这简单的动作已经耗光了他积蓄的勇气。他已经是一条死鱼了。
晏阳初眼里的狡黠一闪而逝,安慰性地拉住夏铭的手,鼓励道:“慢慢来,不急。”
他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指腹附着些许剑茧;这会儿也似不甘落后,耐心细致地引导下一步的进行,暴露了他的蓄谋已久。
磁性的声音顺风飘到了夏铭的耳边,便已接近模糊,带着三分沙哑,让人想起大漠骄阳下流动的沙烁。
他硬了。
僵在半空的手被再度领到它败绩屡屡的地方,夏铭咽了咽口水,一鼓作气,让肉棒彻底暴露出来。
『屡战屡败屡战屡败屡战』
见了光的小晏晏抖了抖身子,从马眼吐出些许黏液,以示兴奋。
晏阳初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循循善诱:“乖,摸摸它。”
尾巴直摇的大灰狼花言巧语,正诱捕着他中意的兔子。“小兔儿乖乖,把腿儿打开”,小白兔软绵绵的样子真是让人忍不住欺♂负,上瘾一般令他欲罢不能。
夏铭的手微凉,按理是应该给降温的,可是小晏晏反而发起了高烧。
原本就昂首挺胸的肉棒这下几乎紧贴它哥哥的小腹,高兴得继续充血,更膨胀了。
『事实告诉我们做人不能太膨胀。』
晏阳初闷哼一声,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夏铭的头发。旋即马眼处再度溢出几滴浊液,不住地翕张开合,暴起的青筋突突地跳动,忍不住下腹紧绷。
脑中忽然白茫茫的一片。
猝不及防间,仍在懵圈的夏铭便挂了一身的浊白。
脸颊上沾染的液体缓缓流淌过脖颈,然后一起汇入受灾面积最大的胸膛,最终隐没在毫无遮掩作用的衣物下。
浊液蜿蜒,残留的道道湿痕反射着淫猥的光泽,宛如某种神秘纹路,将猎物锁住,永世不得超生。
小白兔懵懵懂懂,浑身上下都笼罩在石楠花的气息里,散发着缠绵不尽的媚意,眉梢眼角皆是春情,氤氲了濛濛的江南烟雨。
傻愣愣的兔子似乎并没有身为猎物的自觉。


第4章 ……后不认人的阿宅?
【晏阳初是不是不行?其他小说里男主起码一个小时起步诶。
还不到一分钟诶,所以说时间该按秒记吗?这样晏阳初不是成了秒♂男。
所以这才是文里晏阳初没有扑倒漂亮妹妹的原因吗?总感觉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像我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一般是不笑的,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
乌七八糟的想法跟弹幕一样刷屏。真令人同情啊!但夏铭并不是很悲伤,甚至还十分不道德的笑出了声:“噗嗤。”接着是抑制不住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蔫头巴脑的小晏晏看起来有点可怜。
同样懵圈地爽过之后,晏阳初脑海里就剩下两个大字“早泄”。
早泄!
早泄!!
早泄!!!
虽然努力装作不在意,但所有伪装,都在那一声几乎微不可查的轻笑后彻底破功,之后连串的的笑,更是万箭穿心般扎在他幼小『???』的心灵上。
蝶翼般的睫毛,随着夏铭不合时宜的笑,颤了又颤,悬在上面的精水摇摇欲坠。
“啪嗒”,终究还是坠下。
声音细微,却在静谧山洞里掀起不一样的波澜。柔软的液体与又硬又凉的磐石相碰撞,水液迸溅,晕开一滩湿漉漉的痕迹。
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夏铭停下来,抬眼看向了晏阳初,眼角还沾染着溢出的生理性泪水。
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眼角含泪、鬓发散乱、领口大敞、浊液满身,整个人都一塌糊涂。
诱人的猎物,还状似无辜,企图用迷蒙涣散的眼神向最大的危险求饶。
一把搂过夏铭,擒住他的唇,生涩而温柔地吻吮。一手扣住肩颈,一手按住后脑,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定。
身体近距离接触,近得两人的心跳都产生了共振。
“唔唔……唔~嗯唔……”夏铭的笑声被悉数堵回去,只留下意义不明的模糊气音。
腿不自觉地缠上坚实的依靠。勃发的性/器随着动作靠近,然后贴合,仅隔着层薄薄的衣物,夹在两边小腹间胡乱地摩擦。
远不满足于浅尝辄止,晏阳初试探性地伸出舌尖,顶开唇挤进去。时而柔柔搅动,时而轻扫上颚,时而舔舐牙龈,从磕磕绊绊,到逐渐熟练,再到游刃有余。
腿忍不住夹紧,换来对方更猛烈的进攻。
山洞阴凉,两人却都沁出一身薄汗。湿热的呼吸交缠,将手伸进对方衣内,在满是细汗的背上游移。
一个深吻结束后,唇瓣依依不舍地分离,拉开一缕黏腻的银丝。
晏阳初抱住尚在喘息的夏铭,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着他的青丝。舔舐干净他眼角的水渍,贴近耳语道:“笨,换气。”
凌乱的发丝纠缠得难分难舍,混为一体,像一道幕,将二人与外界隔绝。
一室春光旖旎。
——————————分割线?
夏铭的三观摇摇欲坠,但他觉得他还可以抢救一下。
虽然他最后也硬了,但是那种情况下是个男人都会硬的好不好。男主一定是因为不知名的真气的影响,所以才那样这样那样。
“一定是这样的。”夏铭用肯定的语气重复道:“一定是这样的”试图挽救自己濒临破碎的三观。
可是他不仅硬了,他还射了,并且射得十分开心,然后蹭着男主说还要;男主的东西也在他手上释放了好几次。
就算这样,还可以勉强用互相帮助来解释。
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是射了,他们还交换了口水。他喝了好多男主的口水。
话说男主的口水是什么味道来着?像是乌龙蜜桃茶,还加了点薄荷。
唔,想他的肥宅快乐水了。
今天的阿宅依旧内心戏十分丰富。
诶,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