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清冷仙君失忆后

时间:2022-09-04 20:38:49  作者:吴海榆
TAG:


三界皆知,宣霜修炼天赋极高,年纪轻轻便修炼至渡劫期。
就在众人惊艳羡慕之时,他却弑师叛道,被整个仙域围剿。
再次醒来,宣霜发现自己记忆缺失,成了个凡间无名小门派的弟子。
还顺带捡到个少年——祁曜,胆小,修为低,无依无靠还黏人。
夜里做噩梦,祁曜躲他怀里瑟瑟发抖,无助道:“宣霜,我好害怕......”
偶遇妖魔时,祁曜躲他身后惊慌失措,颤声道:“宣霜,它好可怕......”
*
原以为祁曜单纯无害,但宣霜真实身份被揭破围剿时,祁曜却给了他致命一击。
原来,祁曜潜在他身边装弱装可怜,是为了报千年前的一剑之仇。
宣霜看着面前惯会伪装的人,想起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切都像个笑话。
于是,他迎着祁曜瞪大的双眸,跳进死阵,尸骨无存。
*
此后三界皆知,祁曜当日血泪如珠,苦苦哀求着他回来。
宣霜死后,祁曜一夜疯魔,屠尽当日围剿之人。
整日握着从他身上拽下的玉佩,形状疯癫,逢人便问:
“他是不是恨我骗他,才躲着不肯见我?”
而死遁的宣霜表示,今日过得也十分快活:)
演技帝装弱装哭一把好手·攻(祁曜)X 身残志坚面冷心软仙君·受(宣霜)
【阅读指南】
(1)1V1+HE,
(2)前世有误会,但攻确实死在受手里,这辈子攻浅浅追妻火葬场,篇幅不多。
(3)境界参考: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
(4)已完结文《影帝总以为我暗恋他》《这个老师有点怪》《双骄》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宣霜 ┃ 配角:祁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捡到了死对头
立意:善良是最好的通行证


第1章 醒来
临近傍晚,夕阳映照重峦,霞光倾泄万山,此处荒凉寂静,客栈内没什么旅客。
柜台只有个店小二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到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地驱赶着蚊蝇。
察觉到门边的动静,他倏地抬头忙迎上去,颇为热情地道:“几位客官,住店还是打尖啊?”
进门的一共有五六名男子,皆是普通修士打扮,白袍木簪束发,一个个身形挺拔,眼神清明,风姿飘逸。
店小二在心里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很合他胃口,不枉他等这一遭。
“住店住店!”
为首窜进客栈的少年说道:“大师兄,我都御剑飞一天了,腿好软啊,不如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
其中一人嗤笑道:“桐清,前日疯玩一天一夜你不累,今日午时才出发,你这会就腿软了?”
“二师兄,我那是去锻炼体魄,顺便体验凡间生活的,”
桐清翻了个白眼,转身看向一前一后进门的两人,“就算我扛得住,小师弟也要休息呀,他身子虚弱你又不是不知道。”
紧跟他进来的大师兄眉目温润,嘴角挂一抹淡笑。
另一人也闻声抬头,墨发木簪,面若皎月,身如玉树,生得极为出挑,但唇色苍白,带着一丝病气,周身气质冷若霜雪,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人刚踏进客栈,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店小二身上。
强烈压迫感袭来,店小二浑身僵硬,但那人面无表情,似是随意一瞥。
“小师弟,”桐清走到那人身边,挤眉弄眼道:“你是不是也累了?”
出发这半年以来,桐清一旦自己累了困了,或者是有什么想玩想吃的时候,宣霜必定也会与他「一样」,众人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是啊是啊,”店小二额头冒着虚汗,硬着头皮道:“天色不早了,赶路不安全。”
“山野多精怪。”宣霜目光从小二身上移开,看向大师兄,淡淡道:“确实不安全。”
大师兄反应过来什么,便对店小二道:“客栈可还有空余房间?”
就等着你们上门呢,怎么会没有。
店小二顿时松一口气,呵呵笑道:“有有有,客房管够,仙师们需要几间?”
“五师弟,小师弟你们还是一人一间,”大师兄略一思索,与几人商议道:“我们四人两两一间,如何?”
众人都知晓宣霜性子冷,不喜与人亲近,桐清睡觉不老实,夜里总是辗转反侧,于是这一路过来大家皆是四间客房,让他们两人单独住。
“桐清要不与我一间吧?”二师兄故意道:“他不是腿软得厉害么,让他自己睡一间,晚上不太方便吧?”
桐清忙道:“不用啊,我等一下腿就不软..”
二师兄嘲道:“吃饱了腿就不软了对吧。”
“你闭嘴!”桐清说着扑上去要捂他的嘴,几人笑作一团。
“那便来四间客房。”大师兄无奈地摇摇头,又对店小二道:“再来些吃食吧。”
店小二忙不迭点头,笑道:“好、好嘞,几位先稍候片刻即可。”
没一会儿,店小二便手脚麻利地端上来几份素菜,“几位客观慢用。”
宣霜早已辟谷不知道多少年,便没有动木筷,“大师兄,这都半年了,”桐清戳了戳面前的素食,“你说我们此次下山游历,还能不能遇到什么大邪魔啊?”
“念念不忘,”二师兄睨他一眼,道:“必有回响,邪魔今晚就会来找你。”
桐清:“..”
他们几人皆是逍遥宗的弟子,这是个小门派,在三界都排不上名号的那种,全宗门的弟子一共不过百来人。
宗门内门风和谐,弟子之间相处融洽,同时修行也是整个三界最松散的,掌门带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从不布置功课,也不逼迫弟子们修炼,将「逍遥」二字贯彻到底。
逍遥宗每年都会安排一批弟子下山,美其名曰斩妖除魔,体察民情,实际上就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宣霜跟着五位师兄下山已经半年有余,一路游历而来,此刻他们离逍遥宗恐怕已有十万八千里。
一开始下山时,桐清是即紧张又害怕,担心他们途中会遇到什么道行高深的妖怪,但一路走来别说妖怪,就连通灵智的精怪都没发现一只。
大师兄被桐清惊恐的模样逗笑,忍不住道:“现在又不是五百年前,邪魔都被封印在太阿山,哪还有那么多大邪魔。”
“现在的不过是些小妖怪。”二师兄冷哼道:“要真遇到邪魔,到时候你就该哭了。”
桐清撇嘴,梗着脖子道:“少瞧不起人,我是生不逢时,若是在邪魔作乱的五百年前,我肯定也是除魔的第一高手好嘛!不给咱们逍遥宗丢人!”
宣霜听着众人谈笑,他面前的清茶冒着袅袅热气,客栈没什么好的茶叶,陈年老茶极淡的茶香里泛着苦涩的味儿。
“..说到五百年前,玉尘君那才是除魔高手,一道噬魂阵,一把寂灭剑,大妖邪都闻风丧胆。”
“你要用什么除魔?”二师兄讥讽道:“就凭你这御剑半天就软的腿吗?”
桐清闻言气得半死,立即道:“那又怎么样?他后来还不是堕魔弑师,陨落了还遗臭万年呢!”
宣霜眼睫微动,垂眸看着杯中淡黄色的茶汤。
“此言差矣。”大师兄温声道:“虽然不知玉尘君因何堕魔弑师,但在降妖除魔一事上,他功不可没,否则现如今的三界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
宣霜握着茶杯的手动了动,面上无波无澜,静静听着几人说话。
客栈内静默一刻,半晌,桐清撇撇嘴,才道:“说起来,我还挺好奇那个..玉尘君的,听说他已修炼至渡劫期,境界提升之快,是千百年来第一人,只可惜他后来误入魔道。”
“大师兄说得对,若除魔时无愧于心,堕魔时心甘情愿,那还管他什么身后名?”二师兄挑眉,道:“咱们逍遥宗一向不拘泥于世俗眼光,问心无愧就好。”
“..好,”桐清不服气,小声嘀咕:“日后你若是入魔,我定第一个就除掉你。”
二师兄:“..”
众人哈哈笑起来,宣霜在一片笑声中,默默饮尽杯中的茶水,苦涩霎时浸润着唇舌。
夜幕四合,山中气温渐低,几人吃饱喝足后闲聊也告一段落,他们在店小二的带领下,上了二楼的客房。
二楼中央镂空,能俯瞰整个客栈大堂,客房依次排开,一眼扫去约有十数间房。
店小二将宣霜带到其中一间的门口,便转身离开。
宣霜往四周扫了一眼才推开门,室内未点烛光,他躺在榻上,盯着漆黑的虚空,脑海里响起师兄们刚才说的话。
一年前,他睁开眼时,就已经在逍遥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死,也不知道是谁将他送来这个小门派的,逍遥宗无人过问他的来历,他也不想再提起。
离他弑师之后被围剿,已经过去五百年了啊,但现在他不再是修真界那个声名狼藉的「玉尘君」,而是凡间名不见经传的逍遥宗小弟子「宣霜」。
宣霜躺了一会儿,还是无法入睡,便从塌上起来,轻轻推开了木窗。
宣霜清空脑海里的杂念,也罢,此生夙愿已了,他已无执念,逍遥宗是个好地方,闲散修行,游山玩水,倒也适合他。
宣霜坐在窗边,万山匍匐,乌云闭月,吹来的夜风似乎夹着股异味,不对,这是..妖气?
空气中不止有妖气,还有股极淡的血腥味,宣霜似乎还听到一声轻如蚊蝇的呼救声,他疑心自己听错,从木窗户上跳下来,漂浮在半空。
黑暗中,客栈百米之外,有个人影跌跌撞撞出现在山间小道上,但没走几步便摔倒在地,来回挣扎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后,人影蠕动着朝客栈爬行而来。
宣霜的身形隐在客栈屋檐下,他冷眼看着,并未立即出手相助。
片刻后,空气中的妖气浓郁起来,那人身后出现三只身体庞大,形状怪异的黑影,在地上爬行的人被抓着脚腕朝山林中拖去,宣霜又听到了微弱的呼救声,然后那人奋起与黑影殊死一搏。
但他本就是强弩之末,与三只百年大妖实力悬殊,不过才几招,便被打倒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空气中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空气中灵力波动,其中一只妖怪似乎是想先弄死他再拖走,猛地一掌朝他头部袭去,而那人则一动不动放弃了抵抗。
眼看着他将死于妖怪之手,宣霜不再旁观,抬手一道灵力甩出去,那只妖怪飞出数丈之远。
宣霜脚尖踏地,刚在那人身边现形,三只妖怪已经朝他袭来,此时夜深人静,宣霜不想吵醒师兄们,宜速战速决。
“寂灭。”
宣霜眉目森然,不躲不闪。右手在虚空一抓,一柄修长秀丽,通身泛着寒光的剑出现在他手中。
他握住剑柄的那一刹,凌冽杀气霎时灌满剑身,宣霜抬臂横袖挥出一剑,罡风如刃,雷霆万钧。
三只妖怪察觉到危机,想躲已然来不及。
“啊——”
尖叫声短促地响起,三团黑影一前一后在宣霜的剑下灰飞烟灭,连尸骨都没留下。
宣霜心念一动,寂灭剑在他手中消失,宣霜捞起地上的人,下一瞬,他们已是在客栈的房中。

第2章 人皮
宣霜将人放在榻上,那人气息微弱,脸上满是血污,浑身脏兮兮像个小乞丐,依稀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但看不太清模样。
宣霜探察一番他的身体情况,炼气初期修为,约等于无,而且灵海被一丝极淡的魔气侵扰,看样子刚修炼不久还有走火入魔的迹象,身上的伤只是看着严重可怖,但最要紧的是内伤已经累及脏腑。
床上的少年眼眸微动,费力地看向宣霜,眼睑沾着汗水与泥土,目光又惊又惧,嘴唇嗫嚅几下。
宣霜盯着他半晌,才低头凑过去细听,但少年已不再出声。
屋内灯光昏暗,宣霜坐在榻上,看着少年失去意识,缓缓闭上双眼,气息渐缓有进无出。
宣霜眼眸微垂,半晌后终于抬手覆在他灵海处,将自己仅存的灵力渡给少年,牵引着灵力抚愈他受伤的脏腑。
榻上的人胸膛起伏,呼吸渐渐规律。
灵力消耗殆尽,灵台深处传来的疲乏困倦袭上宣霜,他撑起身,在少年身侧躺下,陷入无边际的黑暗里。
房中静得落针可闻,两道极轻的呼吸声交错着,确定身侧的人已经熟睡,本来昏睡过去的少年突兀地睁开双眼,眸光森然锐利,他手脚利落的翻身下榻,哪还有刚才半点儿的疲乏虚弱。
朦胧月色自窗口透进来,映照得榻上人清丽俊逸,墨发如瀑,白袍如雪。
少年目光含恨地盯着他良久后,倏地又收敛神情,屏住呼吸缓缓朝榻上的宣霜走去,全然不见面对妖怪时的惊惧恐慌,反而姿态闲散淡然,在榻侧来回几圈,盯着因灵力过度消耗而酣睡的宣霜看。
静谧的房间内忽然传来细微的声响,紧闭着的窗户被轻轻掀开,一只小妖将爪子伸了进来。
少年不耐地拧眉,骤然侧头一挥袖,一道寒冽灵力自他指间流泻而出,将那不知是什么的小妖一击毙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摔下二楼,窗户「砰」地一声关上。
这动静似乎吵到榻上的人,宣霜咕哝了一句什么,少年转头看他,微挑了一下眉,语气十分亲昵,“差点把你吵醒了是不是?”
熟睡的宣霜自然不会回答他。
“那可不行呢,是你..”他慢悠悠地伸出手,一把剑出现在他手中,剑尖缓缓抬起,对着宣霜的心口虚虚比划,少年眸子里晦暗不明,嗓音低哑,“就是这样一剑杀了我。”
无人回应他,少年又低低地笑起来,“如今,我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少年手中的剑犹疑在宣霜颈侧,心口和灵海处,似在犹豫要一剑毙命还是慢慢折磨他才好。
他弯腰凑近宣霜,自顾自地说道:“你说你如今这般废物,三只小妖就能将你累成这样,从前是怎么杀得了我的?”
原本睡得极安稳的宣霜忽然不安地动了一下,修长秀丽的双眉痛苦地皱起,面色惨白如纸,额头已经渗出晶莹细密的汗珠,不复方才的舒适恬淡。
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少年好奇地凑近,却听见他断断续续喊着的是两个字,“祁、曜..”
“..”
名唤祁曜的少年一怔,原本要刺入宣霜心口的剑顿住,就这一瞬间的迟疑,榻上的人轻哼一声,眼睫轻颤,有要醒来的迹象。
祁曜手中的剑倏地消失,一个呼吸之间,他身上的气息已然变化,浑身毫无灵力波动,眼神怯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宣霜猛地从梦魇中醒过来,大口喘着粗气,全身冷汗涔涔,脑中嗡鸣不止,他有片刻晃神,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宣霜缓过劲儿来,才察觉到房中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就在他榻边。
室内视线昏暗,一个模糊的人影蹲在床边,宣霜呼吸微顿,反应过来那是他睡前救回来的少年。
宣霜下榻点燃桌上的蜡烛,橘黄烛光幽幽亮起,少年蹲在地上双臂抱腿,见他醒来一双眼睛无措的盯着宣霜。
宣霜鬓边的发汗湿,他长舒口气,声音干涩道:“你..怎么不睡?”
少年没答话,房中又安静下来,半晌,宣霜才听他七断八续道:“我、很..很脏,我替你守着房门..不让妖怪进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