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豪门大佬在线求医

时间:2022-08-29 14:46:06  作者:山楂片
TAG:


异国留学时结缘,季慕城与佟子萤约定回国后公开恋情,彼此相守。谁料季罗两家联婚,缘分断裂,佟子萤被送出国,一别五年,音讯全无。
五年后再次相遇,季大总裁送礼,搬家,日常投喂,早晚接送,为了挽回佟医生的心,深情自夸,积极表现,钱和人都是你的。
佟医生一脸嫌弃,毫不领情,想不通是什么让大总裁练就出一副人神共愤的厚脸皮。
季大总裁回答:是爱。
佟医生补刀:不,是神经系统发生的器质性障碍。
季总乖宝宝表示不懂:什么意思?
佟医生:就是神经病
长情白切黑痴汉攻x宅系懒美人受
【关于那段不可企及的回忆,与那些错以为可以重新开始的故事】


第一章 萤萤细星照不亮一座城
寂静夜空中骤然划过几声刺耳的鸦鸣,远方亦不时传来犬鸣叫声,佟子萤拉着重重的行李箱,独自一人站在A市的某私立医院前。长达十小时的飞行旅程总算结束,但此刻他因倒时差,而无半丁点睡意。
按照路标指示,佟子萤搭电梯来到医院负一层的停车场B区,刚拐了个弯,一眼便见到一辆又飒又拉风的紫色小车,还有站在车旁边骚里骚气的丁颂明。
多年不见,佟子萤有些激动,冲着死党的身影咧开嘴笑,动作夸张地挥手摆臂。
“看见你了。”丁颂明也笑得爽朗,他小跑着上前,此时见到好友的兴奋欣喜远远大于熬夜值班的疲劳,双臂大张,直接给了佟子萤一个扎扎实实的拥抱。
久别重逢,难得团聚,二人相拥而笑,丁颂明提议去吃夜宵,拉着佟子萤上车离开。
发动车子,从负一层到地面需要走一个斜坡而上,已是凌晨四点多,佟子萤坐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这时,车库的出入口迎面而来一辆黑色的轿车。
对来车的灯光过亮,照得佟子萤微微眯眼,丁颂明为了安全也停下车子避让。轿车车主似乎没料到有别的车辆出入,连忙关掉车灯,两车交汇时,还特意停下来向丁颂明致歉。
车内人应该是病人家属,双方一句寒暄后,丁颂明很快便关上车窗驶出斜坡,而佟子萤因为犯困一直低着头,没有往外看。
车子驶向地面后,丁颂明忽然开口,“刚才那个人是季慕城。”
尘封许久的名字突然钻进耳朵,惊得佟子萤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猛然清醒,过去的回忆一拥而上,席卷他的理智。
‘萤,我对你的好跟对别人不一样,虽然说不出原因,但我就是想这么做。’
‘回国之后,我们与父母公开吧,家人祝福,友人恭喜,我想与你光明正大地拥抱。’
‘……’
‘这只是第一关,你已经过得如此艰难,接下来的苦难你打算如何去熬。人生漫长,本就各有乘流,适时放手,对你对他,才是正确的。’
......
见佟子萤没作声,丁颂明目视前方继续说道,“这几年老季总的身体不好,住进了我们医院的六楼VIP病房,而他爸人在国外,公司慢慢便由他接手了。听说承威集团现在越做越大,除了原来的商业地产,好像连酒店旅游和实体连锁都涉及了,估计在A市,就他家数一数二了。”
“这段时间,季慕城偶尔来医院探病,说不定你以后会遇见他。”
佟子萤怔忡,强逼自己不许多想,微微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轻‘嗯’了一声。
已经快早上五点,丁颂明载着佟子萤去了小区旁的早餐街,沿路已有不少早餐摊档开始营业,各式香味在空气中飘荡,馋得佟子萤肚子咕咕直叫。
好友回国,丁大医生心情欢快,带着佟子萤去吃的第一顿大餐,是路边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无名小摊。
还是露天伴朝阳,青草遍地生的角落处。
佟子萤坐在简陋的小马扎上,悲哀地想,看来当医生也不一定混得好。
最后两人各点了一大碗辣汤面,丁颂明慷慨大手笔,还加了一份小笼包和葱油煎饼。
佟子萤是申请到医院的实习机会才回国的,合同定的上班时间是后天,他打算这两天先去看看租房,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
“不回本宅住?”丁颂明嗦吸着面条,吃得满头是汗,“罗总不像是为难你的人,而且罗家本宅离医院这么近,何必辛苦找?”
戳了戳碗里的面,佟子萤暗暗苦笑,他一个姓佟的外人,以什么身份搬进罗家?
二婚夫人带去的便宜养子?
好一会儿才抬起头,佟子萤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还是搬出来住自在些,而且当初是我妈嫁进罗家,不是我嫁进罗家,现在我妈已经不在了,我这种人真要搬进去住,只会讨人嫌。”
丁颂明瞥了他一眼,看他神色有异,试探地问出声,“你在意的是季慕城与罗萍仪的婚约?”
佟子萤被说中心事,低下了头,嘴上却不愿承认,“无缘无故提起这个做什么,他们结不结婚跟我没有关系。”
丁颂明知道佟子萤是死鸭子嘴硬,“季慕城与罗家的事我很少过问,虽然当年传他与罗萍仪订婚,但如果是真的,也不至于五年多过去了,两人到现在还不结婚。你要是对他还放不下,不如顺从自己的心意去问个清楚,总比两个人白白错过要好。”
佟子萤沉默,鼻子一酸,只觉眼眶胀痛得厉害。
心中莫名唏嘘,事到如今,他已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什么立场,去跟那个曾陪伴了自己无数寂寞时光的男人说上一句话。
曾经的暧昧对象?
还是如今的妹夫?
自己当年出国的原因,丁颂明并不知情,只是单纯以为他与季慕城之间有误会,所以才不告而别。但他心里很清楚,他与季慕城中间横着的不是误会,是罗家,罗萍仪,还有季家,季老董事,以及暗地里的许多事。
就算季慕城不与罗萍仪订婚,难道就能跟自己在一起吗?
A市赫赫有名的季家,如何容忍家族独子跟一个不能生儿育女,甚至让季家,让季慕城受尽白眼的男人有牵扯。
佟子萤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面,强忍住泪意,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怀疑与失望后,他已练就出原地释怀的本领,一如既往地装作没好气的模样催促道,“我回来是为了进医院实习然后顺利结业,不是为了儿女私情的,赶紧吃,吃完回去睡觉。”
///
///
因倒时差,佟子萤在丁颂明家里睡到下午四点多才磨磨蹭蹭地起床。
睡醒时,看着床边被他翻乱的行李箱,里头的衣服、文具、书本、证件撒得满地都是,实在是懒得整理,今夜还得回罗家去,佟子萤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后,带着从国外买的礼物,出门叫了出租车。
时隔五年回到罗家的别墅楼,眼前这栋建筑让他倍觉陌生,已是晚上六点三十分,佟子萤踢飞了脚边数颗小石子,不断地叹气,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只要一想到罗家那群人,他还是会莫名反感抗拒。
身穿休闲衬衣白色球鞋的少年,眼眶下一对黑眼圈,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中,显得更深更重,再三挣扎后,佟子萤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按下了罗家家宅的门铃。
这个在名义上,唤作为‘家’的地方。
一个,没有存下他开锁指纹的‘家’。
门开了,管家老杨出来迎人,佟子萤走上前,还没开口说话,老杨忽然变得恭敬,对着佟子萤的身后微弯腰鞠躬,“大少爷。”
佟子萤大惊,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尤其是听到身后那把如梦魇般的声音,淡淡地‘嗯’了一声时,整个头皮都绷紧了。
大少爷。
罗锐谦。
脑海里闪过在多年前某个幽暗深刻的黑夜,一个疯子似的男人,死死地紧锢着自己的手,宛如盯着猎物般的霸道眼神,暴戾且凶狠。每每忆起,都不禁让佟子萤从心底里打颤。
身后的脚步声不紧不慢,越走越近,佟子萤拿着礼物定在原地,忽然听到罗锐谦语调微冷地问道,“听说爸让你进医院实习?”


第二章
“听说爸让你进医院实习?”
察觉到罗锐谦是在跟自己说话,佟子萤背后腾起的寒意更深了,下意识地退后了半步,点头小声应,“是,罗叔叔说让我跟着江教授......”
可话未说完,罗锐谦已经抬脚径直走了。
盯着那冷漠的背影,佟子萤把后面本要说的话,全咽进肚子里。
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
老杨仍热情地招呼佟子萤进屋,刚进大厅,罗竟文早早等着了,一见佟子萤,满脸激动,“小萤,你回来了?”
坐在轮椅上的罗竟文显然很是高兴,六旬老人的脸看着慈祥和善,微佝的背,抬头仰视着佟子萤,等佟子萤坐下后,又拍了拍年轻人的手臂,上下打量,不住地点头,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欣慰,“好,长高了,就是瘦了些,这些年你呆在国外,罗叔叔都快忘了你的样子。”
佟子萤不敢看他左脚处空荡荡的裤腿,恭敬地喊了一声‘罗叔叔好久不见’后,把从国外买的礼物递给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不深不浅,就像是刻度尺量出来的那般标准。
很快,好几拨罗家人也到了,罗竟文的亲姐姐罗娟文一家,堂弟罗盛文一家,还有一对八岁的胖小孩,是罗盛文的双胞胎儿子。
佟子萤在沙发上坐得端正得体,脸上微笑着,听着一群长辈小辈在他耳边问长问短,吱吱喳喳。
正呆坐着等开饭,管家老杨走进大厅,“老爷,小姐与季总回来了。”
佟子萤骤然定神,整个人刹时变得紧张起来。季总,难道是季慕城?他怎么会来?
是罗萍仪叫来的吗?
始料不及季慕城的到来,佟子萤忐忑地转过身,果然看到了大门处一身西装革履,站得笔直挺拔的季慕城。
一下子怔住了。
眼前人似乎还是五年前的那个模样,眉宇朗星,紧抿的唇,透着一种不喜言语的冷漠,在罗家人的簇拥下慢慢走进大厅。
佟子萤心虚且慌乱,生怕引起季慕城的注意,急忙回头,无措间,大脑闪过了‘躲’这个字,于是理智直接被行动抹杀,趁着众人起身前去迎客时,缩着身子飞快地躲到次厅。
明明是相隔五年的见面,佟子萤却本能想逃。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努力平复从心底而起的紧张与胆怯,无人的次厅让佟子萤暂感安心。
正发愁着等下该如何面对季慕城时,罗锐谦的鞋冷不丁出现在视线里,吓得他连忙抬头,便见罗锐谦满脸阴戾地站在自己面前,“时隔五年终于见到他,很高兴吧?”
强压着惧意与烦躁,佟子萤对自己潜意识里畏惧着罗锐谦这件事,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不是,我没有。”
“那就收好你的心思。”罗锐谦语气低沉,眼神里满是警告与威胁的意味,“别忘了当年你是怎样出国的,不该你惦记的人,你最好想都不要想。”
记忆袭来,指尖顿凉,佟子萤看着罗锐谦离开的背影,冷下了脸。
入席用餐,佟子萤知道躲不过,故意最后入席,还坐到桌席最边上的位置,尽管如此,却仍能感受到一道异常露骨的视线。
佟子萤知道那是季慕城的视线,浑身紧绷不敢抬头,满脑子都想着赶紧上菜起筷,吃完走人。
可偏生就是有人不消停。
好不容易一席人终于闭嘴吃饭,罗锐谦的妹妹罗萍仪,开始在一众长辈中刷存在感了。
说的是什么话,佟子萤没有注意听,他努力地咬着口中的芹菜,新鲜的生芹菜清脆爽口,咀嚼撕咬芹菜杆纤维的声音,从他的口腔传到耳边,别提的愉悦好听,让他无暇分心。
“子萤哥。”
罗萍仪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被点名的佟子萤不由拢了拢眉头,有些烦躁地看向她。
“子萤哥还是那么爱发呆呢。”罗萍仪轻笑,年轻女子的眉目带着生动,模样比五年前成熟了不少,明明往时对自己总是冷嘲热讽,诸多挑剔,今日却像换了副嘴脸,连声音都格外温柔,“刚才阿城说的,是真的吗?”
佟子萤知道这是罗萍仪是装出来的虚假礼貌,但他此刻却没顾得那么多。因为季慕城在,一抬头便发现自己一直被这个人紧盯着,佟子萤既懵然又心慌,他们刚才说了什么?自己的注意力全在咬芹菜上,根本没听到这群人在叨叨什么话。
而且罗萍仪刚才口中叫出的‘阿城’,语气自然亲昵,十足关系匪浅的恋人称谓,让佟子萤莫名心沉。
记得当初季罗二人初订婚时,只得十八岁的罗萍仪,口中喊的还是季先生,没想到现在能直呼名字了。
也对,毕竟订婚已有五年了。
彼此分别的五年间,季慕城经历的改变与故事,都与自己毫不相干这件事,不是早能预见了吗?
“看来是不记得了。”
季慕城突然出声,语调一如往常的冰冷,唤回了发呆的佟子萤,他举起来手边的饮料,抿了一小口又放下,深深地看了佟子萤一眼后,微垂眼帘,“也是,留学时,我与佟先生并非同一间学校,相隔这么久,佟先生贵人事忙,忘记了也说不定。”
佟先生......
这生疏的称呼,让佟子萤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颤,耳边是罗竟文替自己打圆场的话,可脑海里徘徊的,全是季慕城那一句,‘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怎么敢不记得,尽管相隔了这么多年,但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初遇季慕城的每一个时刻。
刚留学入校的大学新生,佟子萤在新的环境里语言不通,没有朋友,仍在努力适应周边的一切时,忽然收到学院社团要举办义诊活动的通知。
学校整体氛围轻松,举办这类面向校外的活动是常有的事,但佟子萤才刚转学一周不到,连时差都没有完全调节过来,人依旧是处于水土不服的迷糊状态,忽然被班上热情的同学推荐当义诊医生了。
语音不通,半桶水的英语水平,佟子萤想拒绝也表达不清楚,糊里糊涂地被赶鸭子上场了。
天知道他一个新丁,听诊器的用法掌握得还不熟练,就连止痛药的英文名称,他都没有完全背熟!
最后被告知义诊不开药,只是简单的表面听诊,佟子萤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幸运的是,A国的天一年到头都没有几天阳光,而义诊当天又刚好下起了蒙蒙细雨,进校的访客并不多,佟子萤暗自窃喜地坐在义诊台前,静待着时间过去,活动结束。
就在此时,有好几个人出现在佟子萤的义诊台前。
其中一个,就是季慕城。
这是他们的初遇,在烟蒙细雨的天。
阴沉沉的,没有丁点阳光。


第三章
口中的饭菜顿时索然无味,铺天盖地的回忆让佟子萤满腔发苦,思绪却不曾停止过。
“同学,这里是医学院吧?”
佟子萤眨巴着眼睛,勉强听得懂这群人说的外语,可听懂是听懂了,能不能用口语回答又是一个让人发愁的事,愁得佟子萤想问他们:
Can you speak Chinese?
他怂,问不出口。
佟子萤用翘脚的英语让他们坐下,这群大男孩嬉笑着把季慕城按坐在义诊台前,然后笑着说这小子心里得了病,要寻医求药。
这不是没事瞎折腾吗,作为医学狗,佟子萤衷心建议,买瓶泻药,全身通畅。
“先听心肺吧......”
佟子萤手忙脚乱,一口翘脚外语说得乱七八糟,急急忙忙在医药箱里翻找听诊器。其中一个男孩察觉到佟子萤的口音与肤色,试探问道,“你该不会是中国人吧?会说普通话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