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渣受穿进ABO文了

时间:2022-08-29 14:46:10  作者:米米秋
TAG:


受o在现实世界里当总裁中医院要退休享受生活,结果被一个abo狗血文学里的霸总男主的未婚夫,也就是爱而不得就因爱生恨最后残疾郁郁而终的恶毒男配反派给弄的穿过书了!
一段旷世奇恋就这样开始,哼哼,看他俩如何——
恩怨纠葛!


第1章 居然穿书了
“少爷,你好歹要吃点吧,这身子饿坏了可不行啊,先生和夫人会担心的。”
身穿黑色燕尾服,一丝不苟的白发老头站在昏暗房间的门口,一脸担忧看着里头那阴森的背影。
经过些许沉默后,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得到回应,看着有六十中旬的路管家深深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去。
“路伯伯,推我过去吧。”一道嘶哑的声音蓦然响起。
路管家眼里闪过欣喜,他几步迈进昏暗的房间,握住手把推了出去,只见门口明亮的光线里出现一个轮椅男子。
他的皮肤很白,近乎透明似乎从未沐浴在阳光下的白,清瘦孱弱的身子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
没搭理有些凌乱的中黑发,浅眸暗沉,长相精致偏阴柔,是个病态的美人。
路管家把他推到餐桌前,上面是清淡营养看着卖相不错的饭菜,“少爷,来。”
路管家递给他一双筷子,尽职尽责的守在旁边,就等着少爷有什么需要立马去帮忙。
轮椅上的傅眠夹了一口饭,吃的有些不是滋味,他皱了皱眉,转头道,“路伯伯,我不喜欢被人盯着吃饭,您先去忙您自己的事情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叫您的。”
路管家犹豫了下点头,转身离开,他不想让少爷感到不自在。
餐桌寂静,傅眠前一秒还冷淡的神情立马变成了苦瓜脸,懊恼的放下筷子,狂躁的抓头发。
“啊,真是!”
他在心里唤着系统几百遍,依旧没有回应。
傅眠都快气的吐血了,他穿书了!!!
作为一个刚成年就被老爸骗去子承父业的总裁,他兢兢业业工作了十几年,好不容易熬到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他老爸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宝贝儿子长大成人独当一面了。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卸任退休,拿着巨额养老费过着自由舒坦的生活,再也不用每天起早贪黑,忙到差点猝死!
可是舒坦日子没过几天,就被他妈那该死的狗系统召唤过来!!脑子里还多了乱七八糟的记忆。
他都还没来得及把那狗系统骂的狗血淋头,结果人家系统敷敷衍衍的给他丢下任务,就消失不见了!!?
傅眠低头看了眼轮椅上毫无知觉的双腿,气的嘴唇发抖,额头青筋微抽,就差眼里冒出火星子来了。
穿就穿了吧,还穿成abo狗血文学里的对主角alpha爱而不得,然后因爱生恨,彻底黑化的恶毒反派!
这反派最后的结局可是遭报应变成残废一辈子郁郁而终。
傅眠在心里绝望的仰天嚎叫,手里的动作却不停,默默夹菜吃饭,毕竟不能饿肚子也很重要。
他心灰意冷的吃着饭,认真回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
这abo狗血文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故事,大概就是他爱他,他爱他,他又爱他,最后一个他谁都不爱的故事。
唉,这绕来绕去就是一条直线,并没有循环,但是牵扯的感情大戏要是不复杂怎么可能被称为狗血文学呢!
首先是两位主角,一个是金主霸总alpha,一个是娇养的菟丝花omega,两人是包养关系,这感情纠葛总结下来就是,豪门世家金主霸总对普通家庭还未成年的菟丝花一见钟情,但菟丝花并不待见他,只喜欢他的亲哥哥。
而霸总有一个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那就是傅家的独生子傅眠。这是当年长辈约定好的,若两家一A一O就成为联姻关系。
于是接下来的发展是如此,傅眠爱霸总,霸总爱菟丝花,菟丝花爱霸总亲哥,霸总亲哥谁也不爱。
回想至此,“穿”过来的傅眠已经吃完了饭,用手抓两边细轮推动,到后院花园晒太阳去了。
暖阳高挂,照映下来的光很温柔,可对于傅眠这个长久不出房门的残疾人来说,有些刺眼。
他闭上眼往后昂,用一只手挡住眼睛,叹了口气,“难道老子这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了?”
傅眠想起系统留的任务,幽怨的的撇了撇嘴,“这狗系统不做人啊!竟然要我上位成为霸总的……嫂子?攻略他哥!靠。”
“喂喂!狗系统,滚出来呐,我腿都这样了还怎么攻略他啊,难道你就没有什么金手指可以给我吗?”
没有回应。
“别装死啊,你不会这么废吧?说下任务就没了。”
[叮!金手指:霸总哥哥勒司衍。]
这狗系统终于说话了,傅眠反而愣了下,才回神,“说清楚点。”
[和勒司衍在一起,双腿有慢慢自愈的奇效,越亲近好的越快。]
“……”什么玩意。
——
几星期后,傅眠最近一直在家,傅夫人对儿子突如其来的转变感到很开心,因为她儿子的性情终于不再那么阴沉颓废,老是闭门不出了,甚至比原先随性积极而开朗。
今日,她丈夫傅云阴沉着脸回来了,傅夫人一看他的神情,便猜出来什么,脸色微变,眼里多了一分担忧。
“他们勒家什么意思!我儿子已经变成这样了,他们还要来火上浇油吗?!”
傅云皱着眉深思,“这婚事以前就不该草率的定下,阿眠因为那混账变成这样,以后我也不想和勒家有任何牵扯,他们来的正好,把婚退了,从此再无瓜葛。”
傅眠只不过是去拿了件薄毯挂在腿上的功夫,路伯伯推着他回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
父母神情正色,对面只坐着一个男人,他穿着驼色大衣,里头是白色衬衫,坐在沙发上,黑色阔裤下露出冷白色的脚踝,一双黑色皮鞋。
清冷寡淡,从容矜贵都是形容这个男人气质,坐在那里没没有很逼人的气场,却让人有一种拒之千里外的感觉。
不过,这人是不是长的过分好看了!
傅眠知道自己颜控的毛病又犯了,他尽量控制不把眼睛黏在那男人身上。
傅夫人见儿子来了,脸色柔和了些,开口道,“阿眠,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勒司衍,就是勒家大哥,虽然咱们家和勒家从小相识,但这哥哥你还没见过呢。”
傅眠听到“勒司衍”三个字,眼皮子跳了下,差点就要从嘴里蹦出一个卧槽。
这金手指怎么送上门来了。


第2章 攻略
他保持着面上淡定,对那男人点了点头,“勒大哥好。”
对方朝他颔首。
傅眠不动声色细心打量起了勒司衍,这容貌,这身材,这气质,啧啧绝对是顶级omega啊。
虽然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今天来此拜访,是托父母来商量下弟弟勒以顾和傅小少爷的退婚之事。”勒司衍一开口就直接说目的,话中意思也简单明了。
傅夫人听到这,下意识手一紧,转头看自家儿子,生怕他难受又像上次一样情绪失控。
傅云早知他来这的原因,却不想他说话这么直接,也不顾旁人在场的感受,神情不悦正准备说话,结果有人先开口了。
“好,退婚。”傅眠笑道。
所有人皆一愣,除了勒司衍,他的神情淡淡,并不是认为在自己的意料之内,而是没有什么能掀起他心中的波澜罢了。
傅眠坐在轮椅上,双腿盖着毯子,近来的饮食调养和晒太阳让他近乎透白单薄的肌肤终于有了一点血色,但是他还是很白,病态的牛奶白。
但与病态不符合的是,脸上的神情很温柔,仿佛是一个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男子。
他双手落左右两边推着轮椅,与勒司衍靠近了些,语气认真诚恳,直白道,“我退了婚后,可以追你吗?”
这话一出,都不淡定了。
原本想勒家退婚老死不相往来的傅云见儿子答应的坦然,还暗自舒了口气,正端起一杯茶喝着,就听见这话,含一口茶差点呛住就喷出来,可生来的修养还是让他红着脸憋住了。
傅夫人想起以前儿子性情阴郁偏执的时候做出的那些事儿,下意识脱口而出,“阿眠,你肚子里不会憋着什么损招吧?”
她继而担忧道,“为了报复勒以顾那混蛋这样做不值得啊。”
薄眠:“……”妈这直觉真准,他心里是憋着损招,若说是为了上位当霸总的嫂子,好像报复勒以顾这话也没有毛病!
勒司衍眉头微皱,他这是被人表白了?这傅家小孩惦记的一直以来都是他那做事三心二意,感情至上弟弟吧。
傅眠赶紧反驳道,“没有啦妈,你看我这从头到尾真诚的样子,怎么会做这种“报复”不道德的事呢。”
傅夫人:……还真不一定。
傅眠目光放回勒司衍的身上,目光坚定,“勒大哥,我是认真的,我对你一见钟情。”
他低沉的嗓音淡漠,“不能。”
傅眠眨眼,“嗯?为什么?”
“别追我,没结果。”
“……”靠!
傅夫人看不下去了,百思不得其解问儿子,“阿眠,你以前不是说,择偶标准必须是强大的alpha,而且还得是有共同话题的近龄人吗?”
“啊?”
傅夫人扶额,一时心急,想让儿子别再昏头,顿时口不择言,“勒司衍比你大十岁,要不是看在他长的年轻,你本来就是要叫他勒叔叔的,更何况他还是个omega啊!”
傅眠:“……”啊,这。
他突然想起这残疾反派郁郁而终是在23岁的大好年纪,也就是身体现在的年龄,也就是说,勒司衍这个金手指已经三十三岁了。
不过,傅眠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年龄上,而是疑惑的看着勒司衍,心想着他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是单身?omega不都是有发情期的吗?他到现在都还清心寡欲,没有性生活?
傅眠突然想起他自己的现实生活,好像成年后就扑在事业上,到了三十多岁也没有恋爱。
好吧,他承认,这也不是什么怪事。
勒司衍并不计较别人说自己年纪大,他五官俊美,眉眼间有一股清冷感,举手投足之间高贵优雅,坐姿端正,颔首认同,“你母亲说得对。”
傅眠:“……”
傅云恨铁不成钢的叹气,“路管家,把少爷推回房间,别又在这里说什么胡话了。”
“是,先生。”路管家应道,向轮椅走近几步。
“等等!”傅眠连忙制止,脸上露出悲伤之色,“爸妈,自从经历了绑匪那件事情后,医生说我的腿再也不能好起来,终生残疾,我万念俱灰,恨不得去死。”
接着他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在那时候,我发疯做了一些错事,又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是我不对。就在几个星期前的夜晚,老天爷入了我梦,跟我说只要找到真爱,我的腿就有希望好起来。”
傅氏夫妇:“……”
路管家:“……”
傅面眠幽幽哀叹,“这让我燃起了希望,积极向上,阳光的生活,就在今天我见到勒大哥…哦不…勒叔叔,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要寻觅的真爱!!!”
勒司衍:“……”
“我是真情实意喜欢他的,谁说一见钟情不是爱呢,我认定了他是我往后余生的伴侣,自然不会嫌弃他年纪大,又是omega,就怕自己是个残废,会招人嫌,没有机会去追求勒叔叔。”
所有人:“…………”这孩子是傻了吗?
最后,这场演变成深情+苦情告白的退婚商议以勒司衍有事为由离开了。
傅眠开始认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生猛了,才把人吓跑了。
但也不至于,勒司衍估计把这当成小孩的玩笑,傅眠比较苦恼的是自己双腿没用了,没有自由行动的能力,怎么主动创造机会去接近金手指。
然而几天后,绞尽脑汁的傅眠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某某上流宴会邀请了傅家,同样也邀请了勒家,作为商界生意人基本都会去,还可以带上伴侣,或者家里的千金少爷来玩。
傅云和傅夫人压根就没想带着自家儿子去,因为双腿残疾对儿子来说是一种痛,如果真去宴会上就相当于赤裸裸的将伤疤示众。
更何况在宴会上肯定会见到傅以顾和他的情人也说不定,这样对儿子来说岂不是太过于残忍。
傅眠知道他们的担忧,心里感到一股温暖,这是他在现实生活里很少有的,因为自小没母亲,只有一个后妈和老爸,两人把宠爱都给了弟弟,他就没得到过关注。


第3章 真爱
为了双腿残疾能好起来,为了接近金手指,傅眠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让父母带上他。
傅眠能感受原主的执念,抑郁寡欢死前的执念,是去面对,而不是逃避,有过爱的,有过恨的,一生中太多无可奈何,却招架不住了。
从穿到狗血文学的这段时间,狗系统时不时玩消失,偶尔才冒出来和他聊天。
傅眠问过它:那些在文学世界死去的人都会去哪,会是在奈何桥等着喝孟婆汤吗?是还上天堂入地狱啊?
系统回他:每个文学有执念终生的角色,他们会进入了平行时空,那里有一方小天地,有着一模一样的世界。
“傅眠”这样惨淡痛苦遗憾终生的反派也会踏入平行轮回,拥有一个he的结局。
……
上流宴会,奢华复古,明灯璀璨的场地,有红毯铺开,长桌上精致的甜点糕点,酒杯成塔堡堆起边摆放着各种酒类。
中间是一个小喷泉,绕着优雅的舞池,休息边处放置着昂贵质感红皮沙发和琉璃长方桌。
傅眠的入场成了小焦点,不少人把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眼里有唏嘘和感叹,开始小声议论起来,都是不约而同一致的想法:年纪轻轻可惜了。
然而作为焦点的当事人,丝毫不惧众人看过来的异样目光。
傅眠穿着一身薄瘦的白色大衣,衬托肌肤也白的发光,里面衬衫小腰裤,坐在轮椅上,勾勒出身材的弧度,一手可握的细腰,紧实的臀,修长的腿。
他大大方方,两手边熟练的推着轮椅前行,目光坦荡的游走在宴会厅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可惜,没有看见那人,有点失落。
傅眠轻叹了口气,手法利落推着边上转了个弯,来到长桌边随手拿了一颗费列罗,剥开金层,丢入嘴里,榛果脆粒和甜意散开来。
他一个不经意转头,就见着记忆里最熟悉深刻的两张面孔,霸总alpha和他的菟丝花omega,勒以顾和林钰。
猛然间,脑海里清晰的闪过了一些画面。
在阴冷的废弃工厂里,他和林钰被绳索绑起来,嘴里塞了脏抹布,几个绑匪拿着趁手的利器工具,恶狠狠对西装革履男人呸了一声。
“踏马的废话少说!这两个男人,一个是你有钱有势漂亮的未婚夫,一个是你心尖上娇弱的小情人,就算放也只能放一个!来啊!二选一?!!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选择!!”
对面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几乎没有犹豫,指着林钰启唇道,“我要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