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摄政王的替嫁男妃

时间:2022-08-29 14:42:14  作者:白芷
TAG:


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被谋算多年成功夺回权利小皇帝给弄断了双腿,从此只能靠轮椅过活。
原本定好的未婚妻丞相府嫡女也因摄政王失势又残废而不愿嫁过去,于是强逼府中不受宠的庶子代嫁。
凌清时一朝穿成因为逼嫁而被活活打死的丞相府庶子,望着一圈或嘲讽或轻蔑的面容,他冷冷一笑,“替嫁可以,但我动我者,死!”


第一章 穿成相府庶子
“啪!”
“啪!”
“啪!”
鞭子一下又一下结结实实的落在身上,凌清时是被鞭子给生生打醒的,还未待他反应过来,耳边又响起一个冷冽又无情的声音,“本相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嫁还是不嫁!”
凌清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木桩子上,全身像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动一下也疼的冷汗直流,两侧各站了一人,举着鞭子一刻不停的抽在他身上,连衣服也被抽出了血痕。
凌清时尚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脸上又狠狠挨了一记耳光,打的他口中一股腥甜,嘴角更是直接渗出了血迹。
“小畜生,嫁给摄政王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你还敢不从。”
“你若再不答应,本相今日就命他们活活打死你,再捎上你那不中用的娘,让她黄泉路上给你一起作伴!”
脑中浮现出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也让凌清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打他巴掌之人是这个身体的亲生父亲,当朝丞相凌鹤,逼原身替他嫡女嫁那个已经残废了的摄政王,原身不从,被鞭子活活打死,便有了他穿越过来替代原身一事。
曾经权倾朝野,人人敬重引无数女子倾心的摄政王,被已经长大,成功夺回皇权的小皇帝给弄废了双腿,从此脚不沾只能靠轮椅过活。
双腿残废,权势尽毁,重重打击,使得那位摄政王变成了一个残暴不仁,以杀生为乐需得日日见血的疯子。
在摄政王权势鼎盛时期,丞相凌鹤为了巴结摄政王,将自己唯一的嫡女许配给了他,只待年龄一到便成亲。
然而就在成亲前夕,摄政王被废,手中大权被,只徒留一个特许的摄政王称号。曾经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一下跌落云端,自然不再被人敬重看的起,丞相不想女儿嫁过去,凌采萱自己也不想嫁。
不过还没来得及上门说要退婚,摄政王先派人来丞相府要人了,让他们尽快把凌采萱嫁送到摄政王府,他们摄政王要好好享受丞相嫡女的滋味。
一番话传到凌采萱耳朵里直接把人都给吓病了,凌采萱便说死也不会嫁给摄政王,凌鹤跟丞相夫人都不想把自己女儿嫁给一个没用的废人,偏摄政王每日派人来催,还扬言说不嫁就直接上门抢人。
于是凌家众人合计一番后,决定让府中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庶子‘凌清时’替嫁。
然后便是这一出鞭打逼嫁的好戏码了。
“哥哥,你不过是一个庶子,从小文不成武不就的,将来也不会多大出息,你就服个软听爹爹话嫁给摄政王吧,即便摄政王现在残废了,可他到底是皇室的人,你嫁过去后就是王妃了,比寻常人身份高不说,有皇室养着更不会让你饿死。”
“这等好事,若不是爹爹心疼你,怎么会让你嫁给摄政王。哥哥你识趣点,更要知足一点,不然事情闹大了谁脸上都不好看。况且哥哥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姨娘想想啊,莫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才好,不然只怕姨娘也挨不了多久就会随哥哥你一起去的。”
“那样就让人难过了,毕竟身份再下贱,也是人命不是。”
凌采萱是丞相府唯一的嫡女,更是丞相唯一的女儿,生的极好,养的也极好,看起来娇娇弱弱又温柔婉约,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狠毒。
凌采萱刚说完,旁边一直没开口的中年妇人便将凌采萱拉到了自己身后,“萱儿从小就心肠就软,你好心劝这小畜生他却丝毫不领情,既如此又何必费这个力,他敢不答应就给我一直打,打到他同意为止。”
“任他骨头再硬也能给他打碎了,更何况不是还有他那个废物姨娘吗,既然他不答应就将他那个废物姨娘带过来,绑在柱子上一起给我狠狠的抽,死了就扔到林子里让野狗吃了便是,我看他还能嘴硬到何时!”妇人便是丞相夫人,孙氏。
孙氏话音才落,丞相就接了孙氏的话,并一把夺过下人手中的鞭子对准凌清时狠狠抽了几鞭子,“那就给我狠狠的打,只要留一口气能上花轿就行。去将那个女人拖过来,让这小畜生亲眼看着他亲娘是如何因为他被活活打死的!”
凌清时看着丞相狰狞又狠毒的面孔,扯了扯嘴角,蓄力将嘴里含着的一口血水尽数喷在了丞相脸上。
“你们要是敢让人动我娘一根汗毛,我便搅的这丞相府天翻地覆,从此不能安宁!”
‘凌清时’被绑在这柱子上已一天一夜整,盯着斗大的烈日水米未尽,又挨了这么长时间的鞭子,嗓子早已暗哑,这一开口更如有米糠在喉,粗糙又难听,更因为他话里带了狠意,让人听着白日发寒。
凌采萱和孙氏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而丞相一抹脸上的血水,脸上比先前阴沉了几分,看凌清时的眼已带上了杀意,“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他!”
丞相发怒,下人听从命令,更加密集的鞭子落在凌清时身上,凌清时咬紧压根不肯发出一点声音,足足半盏茶功夫,两个下人抽的手软动作渐渐慢下来,他才得已缓了一口气。
也是这时,一个憔悴不堪面色惨白的女人被拖到了凌清时面前,女人被堵了嘴,看着虚弱的很,却还是温柔看着他,冲他一直摇头,让凌清时不要答应丞相几人。
然而下一刻,她就被脸色阴沉的丞相捏着脖子提了起来,丞相看向凌清时,“本相问你,嫁还是不嫁!”
女人极度痛苦的挣扎着,视线却始终落在凌清时身上,凌清时闭了闭眼,从未挨过这样的打受过这样的委屈,今日的仇他记住了。
他道:“我嫁可以,但你们倘若再敢动我一下,伤我娘一根汗毛,我来日必十倍百倍奉还,我要你们凌家从此永无宁日!”
再睁开眼时,凌清时眼中便闪过一丝寒光,眼神极冷,眼中凌厉如利刃一般,看的在场众人背脊发凉,心中生出极大恐惧。


第二章 替小厮出头
凌清时两人是被抬着回雨竹苑的,那是林姨娘也就是原身娘和原身的住处。
不过人都还没送到床上,他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凌清时被一声赛过一声高的哭声给吵醒了。
身上火辣辣的疼,手指连动一下都困难,凌清时艰难的睁开眼,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惊喜的声音,“醒了,我的儿可算醒了,娘真怕…真怕你就这么睡过去了。”
女人说了两句,又哭了起来。
凌清时看清女人面容,认出了林姨娘,眼都哭红了,而脸色也越发憔悴了。
凌清时哑着嗓子安慰她,“我没事,娘你别哭了。”
林姨娘用帕子捂着脸连连点头,“娘不哭,不哭,只要我儿好好的,娘就不哭。”
他到底不是原主,跟林姨娘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凌清时叫了站在一旁也把眼哭肿了原主贴身小厮多宝过来,“去找丞相,让他去请大夫来给我治伤。”
多宝一听这话顿时嚎了起来,“少爷昏迷的时候多宝就去问过了,夫人不让请,说只要少爷没是死就成,伤他们不管。”
凌清时仔细看多宝,发现他脸上还有巴掌印,显然是挨过打的。
不能动他和林姨娘,就拿他身边的人下手,果真厉害的紧,凌清时面色一冷,对多宝说道:“再去,告诉他们,如果不请,等我就这样一身伤的被到了摄政王府,那他们就等着整个丞相府被摄政王给屠了吧。那位如今可更不好招惹了。”
多宝连忙点头往外跑,不过没走两步又被凌清时叫了回来,“先前是谁打的巴掌,打了多少下,你去还回去,顺便告诉他们,动我凌清时护着的人,我一样会让他们偿还!”
多宝不敢,“少爷,多宝不疼,只要能给少爷请来大夫多宝就高兴了,少爷你等着,我这就去找老爷。”
多宝边说边往外跑,没再给凌清时留他机会。
凌清时也不在意,现在不还,将来多的是机会。
这时林姨娘也缓过来了,担忧的看着凌清时,“清儿,你不该答应的,丞相府是狼窝,那摄政王府就是虎穴,你进了一样会没命的。”
“不过没关系,娘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换上下人的衣服,赶紧从后门离开,逃的远远的,只要离开了京城他们就拿你没法子了。逃的远远的,再也别回来了。”
林姨娘说着,就让她的贴身丫鬟把准备的衣服拿过来让凌清时换。
凌清时摇头拒绝了,“娘,我伤的太重,逃不走的。我走了,他们就会直接要了你的命。更何况我也不想走,摄政王府的确是虎穴,可利用的好了,我们才能报今日的仇,才能有机会把这一家恶毒的人踩在脚下。”
“我说过,我要让他们百倍偿还我今日所遭受的一切!”
凌清时语气坚定,还透着狠意,让林姨娘觉得心惊,但更多的是难过,若不是被逼的,她的清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林姨娘抓紧了凌清时的手,“既然清儿都想好了,那就去做吧,只要清儿好好的,让娘做什么都行。”
凌清时看着林姨娘,这个原主记忆中一向温柔的女人脸上此刻透着坚韧,她是原身的娘,如今也是他的娘了,他凌清时会好好护着他的。
另一边,丞相听完多宝转述的话,顿时脸色铁青,“敢威胁本相,小畜生好大的胆子!”
他狠狠瞪了眼低着头的多宝,“一个奴才也敢在本相面前放肆,来啊,把这下贱的奴才给本相拖下去乱棍打死。想逼本相请大夫,那就用你奴才的命换好了。”
丞相一声令下,立即有两个家丁上前拖着多宝往外走,多宝怕极了,却听到打死他就能给少爷请大夫,连一丝反抗都没有,乖乖被拖了下去。
不过才刚挨了几棍子,凌清时被林姨娘丫鬟扶着出现在了院子里,原本多宝死死咬着唇没叫出声,但凌清时一出现,他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少爷,老爷说只要打死了我就给少爷请大夫,少爷你要好好的,多宝…多宝下辈子还伺候你,多宝就先走一步了。”
多宝说完这话又把嘴紧紧闭上再不出声了,只在棍子落下时能看到他把嘴唇咬出了血。
凌清时让林姨娘和丫鬟松开他,然后慢慢朝多宝走去,目光冷冷注视着两个正在打多宝的家丁,那眼神看的他们有些害怕,手里拿着的棍子竟有些落不下去了。
凌清时走近,厉声问:“打了多少下?”
“十…十下了,”家丁结结巴巴的回答
凌清时勾起嘴角,“很好,记住今日这十下,来日定会让你们还的。”
“当年,我会念在你们也是听命行事,不给你们加倍。”
凌清时的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可就是这样,反听的人不寒而栗,两个家丁是彻底不敢动手了。
凌清时让丫鬟把多宝扶起来,自己进屋去见丞相。
而此刻的丞相正在跟孙氏商量事,孙氏道:“相爷,那小畜生怕是留不得,这还没嫁到摄政王府就敢借势来威胁相爷你了,若真让他嫁过去得了势,只怕会趁机报复我们。”
丞相跟孙氏是同样的想法,他冷声道:“不过现在不能动他,需得到了摄政王府才能动,人死在摄政王府上,他就怪不到我们头上了。不仅如此,我们还能找一找摄政王的麻烦。”
“任他如何心狠手辣,如今也不过是个废物,我看到时他能奈我何。”
孙氏听完笑了,“相爷英明,除掉那小畜生的事就交给妾身来安排,妾身定要他死无全尸!”
两人刚露出满意的笑容,就听门外有人说话,“三少爷,没老爷的命令你不能随便进去,三少爷还是回去好好养伤吧。”
“那就进去告诉你们的老爷和夫人,他若不想整个相府的人都同归于尽,就最好别动我的人,否则我可不管他是什么丞相还是王八。”
“我会一把火将这丞相府彻底烧个干净!”


第三章 摄政王到
“小畜生你敢!”
凌清时话才说完,丞相就急忙冲了出来,满脸怒气的指着凌清时警告。
凌清时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拔下盖子,火折子立马燃起了火苗,他在丞相面前晃了下,“那你不妨试试我到底敢不敢?”
凌清时面色平静,可谁也不敢怀疑他说的是假话,不过是挨了一天一夜的鞭子,这位三少爷看起来可比往常渗人多了。
连孙氏都下意识拽紧了丞相的衣服,“相爷,现在怎么办?”
丞相虽然也被吓了一下,不过却是一点没将凌清时放在眼里,“小畜生,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来人啊,把这小畜生给我捆了,你想放火,倒也要有能手能放。”
“是吗?”
还没等抓他的人靠近,凌清时先掏出了一块手帕,放在火折子上轻轻一点,手帕瞬间燃了起来。凌清时将手帕往丞相跟前一扔,那凶猛的火势险些把丞相衣服给点着,孙氏更是吓的拽着丞相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凌清时翘起嘴角嘲讽道:“你当真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就这么过来吗?我说过,你要敢动我人一下,我就会让你这丞相府付之一炬,要试吗?”
丞相显然没想到凌清时会有准备,气的脸都青了,“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反了天了。”
“哼,你想让这丞相府付之一炬,你一样会死,还有你娘,你们都谁别想好过。”
“我不怕死,我早在当年被你强行抢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能让你们这些蛇蝎心肠的人跟我陪葬,我求之不得!”
不等凌清时开口,林姨娘就出现在凌清时背后,替他说了话。
“贱货!早知今日,本相当初就该直接弄死你,免得留下了今日的祸患,”丞相气的脸都涨红了,眼中更是一片阴郁。
孙氏在缓过神后再次站到了丞相身旁,轻声开口,“相爷,那小畜生跟这贱货都是不安分的,一次又一次的威胁相爷,若就这般听了他们的话将人放回去,相爷你颜面何存,而这小畜生往后只怕会更得寸进尺。”
“况且,这事传出去于相爷名声有损,只怕连府中下人都会看轻了相爷。”
丞相听完孙氏的话,当即面色阴沉,“本相看谁敢!”
他说的严厉,而随机话锋一转,“你说的不错,不能太纵容这小畜生了,来人,把这小畜生与那贱妇抓了,挑断手筋脚筋,本相看他还如何能将这相府付之一炬!”
孙氏立马捧场,“相爷英明。”
而听到丞相和孙氏对话的凌清时当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对丞相的狠并无半分意外,“丞相送一个手筋脚筋被皆被挑断的废物到摄政王是想告诉摄政王,他是个废物,也只配娶个废物?”
“丞相就不怕摄政王就直接提刀上门,让你这丞相府血流成河,遍地人尸。”
“而你又怎知,摄政王就没派人监视你这丞相府,又或者我早就已暗中让人去请摄政王了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