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男后,皇上又翻你牌子了

时间:2022-08-15 15:51:38  作者:小仙儿2.0
TAG:


他是修炼千年的男狐,一心想化人,历劫三十三道天雷,未果,元神被打出本体,却意料之外卷入时空缝隙,再睁眼,竟然成了天盛国的男后。世人都道:他不过是新帝登基,为了稳固朝堂,拉拢丞相,无奈之下,才立丞相最小的儿子为后,他虽有皇后之名,却无皇后之实,形同弃后,不过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满宫里都说皇后的宫中比冷宫还冷,皇上从未翻过他的牌子。冷宫?弃后?不翻他的牌子?他就让那些人睁开狗眼好好看看,什么叫:惑人、惑心、惑君上,从此恩宠不断。那个天天黏上来的男人,滚一边去,他不伺候。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朕来伺候皇后,包管满意。(本文1v1)


第001章 重生
酷热的炎夏,半夜的一道惊雷响彻长空,闪电划破那阴云笼罩的夜色,令人窒息。
闪电的白光,渗过那窗户,一晃而过,掠过那躺在床榻之上面色本就惨白的人,让那颜色愈发苍白。
躺着的人,听到那惊雷闪电的声音,猛然间,睁开双眼,整个坐起来,脑海中流窜的、灌入的,全部都是令他陌生的讯息,而‘玉子书'这个名字,瞬间在他脑中印刻。
他努力回想着在此之前的事情,他本是修炼千年的男狐,一心想化人,可那三十三道雷劫让他无缘于此,没想到狐灵被卷入到那时空缝隙之中,竟然借尸还魂,重生成了这天盛国的男后!
这真真是,他费尽心思得不到的,现在却用另外的方式轻而易举得到了,只不过,这具身体这是脆弱到了极致,尤其是他还能隐隐感觉到体内残存的毒素,所以,他能‘鸠占鹊巢'借尸还魂,是这原主已经毒发身亡,他的狐灵进入,虽说不能即刻清除体内毒素,但也能消去一二,确保无庾。
联想到这原主,他不过是新帝登基,为了稳固朝堂,拉拢丞相,无奈之下,才立丞相最小的儿子为后,他虽有皇后之名,却无皇后之实,形同弃后,俨然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也难怪,在这后宫之中,被算计,身中那慢性毒,一点点被吞噬,最后殒命,死因根本查不出来,就算他父亲是当朝丞相又能如何,只要找不到死因,那就是查无可查。
如今,他来了,从今往后,他就是焕然一新的‘玉子书',是这天盛国至高无上的皇后,所有妄图加注在他身上的,他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坐在这床榻之上,借助他千年狐灵的修为,这会子的功夫已经让这具身体恢复了十之八九,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打着赤脚,径直走到那置于旁边的妆台前坐下,看着镜中的自己……
肤如凝脂,面如玉,青丝如墨,眉如黛,眸中流转,千百风情也不敌一记眼神,简直就是天生尤物,这哪里是一个男子该有的。
他身为狐族,最善魅人,千变万化的美人皮囊,可,对于这副皮囊他都觉得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只不过,现在这是属于他的了。
忽然,他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回头看过去,这人正是玉子书从小的侍从——叶枫。而玉子书入宫,他便跟随着一块入宫了。
“公子……皇后,您醒了?”
玉子书看着叶枫,面色之上的紧张与沉凝,可见到底是从小就跟随的人,言语之中的那些情感都是发自真心的关心。“嗯,醒了。”
“您,没事了?这几日……”
“没事了!”他当然是没事了,不过你真正的主子,那是早就已经死了,“你听,外头的电闪雷鸣都已消散,狂风骤雨都已结束,明天必然是个晴朗的日子,你说是不是。”
“是,只要皇后您安然无恙,奴才就放心了,大人那边也可安心了。”


第002章 处死
叶枫应声之余,看到坐在那妆台前的人,赤脚踩在地上,即刻去到床榻边,将那鞋履拿过来,单膝跪在一侧,“皇后,地上凉,奴才帮您把鞋子穿上。”
玉子书倒没注意这些,将脚抬起来,让叶枫帮他把鞋穿好。
对于这忽然而来的动作,叶枫整个都是怔住,那足宛若白玉无瑕,不,或许这都不足以形容。
玉子书视线略过,看到叶枫脸颊之上微微泛红,头低的很下,倒也明白其中缘由,这具身体,那完全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撩人的气息,凭谁都无力抵抗。
他径直起身,走到前头的窗户边,随手便推开,外头的雷雨已经停了,只剩下那树叶之上残留的雨珠断断续续的滴落下来,一缕微风吹拂而来,伴随着雨水的清凉,连同这盛夏的酷热都驱散了几分。
远远地天边,已然能看到一抹鱼肚白,天亮了。
叶枫站在那,看着倚窗而立的皇后,心中还是十分不放心,刚才他原本只是在外头守候,不过忽然听到里面有很轻的脚步声,这才进来查看,没想到……
“皇后,现在时辰还早,您再休息一会儿?等下奴才命人去太医院请太医早些过来给您请平安脉。”
玉子书回想到这事儿,太医?“我这段时间的药都是太医院送来的?”
叶枫诧异,但还是点头回应,“是,自一个月前,皇后您忽感不适晕倒在床,太医院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日一早就会将给您的药送来,这两日奴才瞧着您日渐虚弱,原以为……好在,您醒了,也算他们太医院的人尽心。”
“给我准备的药是太医院所有太医斟酌用药,还是单派了人?”
“是太医院的许太医,他是太医院的院判,您身份尊贵,就算是太医院院使也使唤的,但太医院每日琐事诸多,院使不可离开其职位,所以特选了这许太医,他在太医院也是有威望。”
玉子书眼中勾勒的都是冷硬之色,反问一句,“是吗?”
叶枫略有诧异,单单这两个字,已然让他迷糊了。
辗转,外头的天已经大亮,晨光渗进来,殿中已经通亮。
这时候,叶枫引着那位许太医已经进来。
许太医看到端坐在那软榻之上的人,心中满是忐忑,为何看起来安然无恙?
玉子书双眼凝聚,落在这许太医身上,这人飘忽闪烁的眼神,他已然洞悉了一切。
“许太医,既来了,便替本宫请脉吧!”
许太医耳中环旋这一句话,总觉得渗入心中的是一抹阴冷诡异之色,令人恐惧。
他战战兢兢的跪下,替皇后把脉,只是触碰到那脉象的时候,他的手不由得一抖,怎么会?
“许太医好像很惊讶啊,是本宫的脉象有问题吗?”玉子书扫了一眼这人,在看着旁边那为他准备的汤药,“这是今天的药?”
“是。”许太医回应着,只是嘴角却难以自抑的哆嗦了一下。
玉子书伸手端起那一碗药,不过在唇边轻轻掠过,已然是了然于心,转而伸手悬于那跪在自己面前的许太医头顶,缓缓倾斜,玉碗之中的汤药顺着这许太医的头顶淋下去,倒完的同时,手松开,那砸碎的声音瞬间在殿中散开。
许太医直接跪趴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皇后恕罪。”
玉子书嘴角勾起的笑容愈发妖冶,“许太医何罪之有,本宫还得好好谢谢许太医费心呢。”
许太医缓缓立起身子,“微臣……”
刹那间,叶枫看到那许太医已经倒在地上,气绝身亡,是坐在软榻之上的皇后,不知是以何种速度出了手,他只听到一声似脖子被拧断的声音,这……
玉子书瞥了一眼地上倒下的尸体,“把尸体送回太医院,告诉太医院的院使,许太医对本宫不敬,已经被本宫处死。”
叶枫还沉沦在刚才自己的所见之中,整个人都是木讷的应着‘是',即刻便去处理了。


第003章 有点意思了
玉子书对于叶枫刚刚的那些反应,自是一清二楚,真正的玉子书不过才十六岁的少年,从小又是在相府娇生惯养长大的,父母对于他这个幼子是格外疼爱,上头两位哥哥更是自小对他呵护有加。
动手杀人这种事,发生在玉子书身上,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的,只不过现在的玉子书可不再是那个年仅十六的少年。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叶枫已经回来,站定在玉子书跟前,毕恭毕敬的,“皇后,已经处理妥当了,太医院院使刘大人说了,对皇后不敬,理应处死,以儆效尤。”
玉子书对于这番回答,不过冷笑,“太医院那帮家伙算他们知趣儿。”
叶枫回答着说道:“皇后您是后宫之主,您的父亲又是丞相大人,太医院的人怎敢对您不尊不敬。”
“那你呢?亲眼目睹,有何感想?”
“奴才从小就跟着公子,奴才永远是您的奴才,如今公子是皇后,处死许太医自有您的用意,奴才无需过问,更不用有感想。”叶枫不偏不倚的回应。
玉子书眯眼一笑,并没有多言,关于下毒之事他能清楚的判断,下、药谋害一事与皇上无关,毕竟,皇上册立他为皇后,为的就是要权衡朝局,牵制丞相府,怎么可能轻易让他死呢,那慢性毒本就查不出一个所以然,玉子书一直病怏怏的样子,谁都只会以为他是疾病缠身罢了,至于这交错的事情,看来是要逐渐拉开帷幕了。
叶枫敛声屏气的注视着眼前之人,在皇后脸上浮现的那些笑容,眼眸之下的深邃,所有隐匿的都是令人琢磨不透,这样的所在,更是给他一种窒息感。
顷刻间,叶枫将所有的思绪都收回来,心中十分确定,不论这场病带来的是什么,皇后永远都是皇后,而他也永远都是皇后忠心不二的奴才。
……
御书房。
夏日的阳光顺着窗户折射进来,光线交映在那端坐在龙案前一身龙袍的男人身上,愈发衬得那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更加耀眼夺目,整张脸俊朗无比,五官更是如同那神工鬼斧雕刻出来似的,棱角、线条分明,锐利深邃的目光,不自觉得让人有一种压迫感!
“听说,他杀了每日为他诊脉配药的太医?”
站在一侧的言宸如实的回答道:“回皇上的话,的确如此,据在下所知,皇后他今儿个苏醒过来了,而且还跟没事人似的,早起那许太医前去请平安脉,最后便是横尸从凤阳宫出来,皇后身边的随从说是许太医对皇后不敬,被处死了,太医院那边是不敢多问。”
君墨寒鹰眸之下闪过一抹冷色,语调冷淡,“卧病床榻一个月,连起都不能起,一夜苏醒却安然无恙,还处死了每日照料的太医,到底是真病呢,还是其他缘故,如今看样子是有点意思了。”
言宸揣摩着眼前帝王的心意,“那,皇上需要属下去细细查探一番?皇后卧病这段时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还有那个处死的太医……”
“不用。”君墨寒冷声一句阻断了所有。


第004章 贵妃?是哪根葱
言宸原本还在迟疑之中,但下一刻就看到那坐在龙案前的人已然起身。
“既然皇后大病初愈,朕自是要去看看他。”
这话说出,言宸整个都是有点懵的,皇上对皇后一直以来可都是不上心的啊,怎么忽然间还会主动要去看望呢?
可言宸是不敢问,更不敢说,只是默默的跟随在皇上的身后,从这御书房走出来。
……
凤阳宫外,一身华服、满头珠翠的少女,在那轿撵落下的时候,旁边的宫婢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走下来,趾高气昂的走进这凤阳宫,一路都是无人敢拦。
殿内,叶枫听到通传,立刻走了出来,“奴才参见贵妃娘娘。”
林婉柔停住脚步,一脸鄙夷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语气嚣张,丝毫没有妾妃该有的尊敬,冷声一句,“起开。”便径直走了进去。
只是当她走进来的时候,看到那美人靠上躺着的人,一袭淡青色纱衣着身,若隐若现之间,是令世人汗颜的容颜,林婉柔自恃美貌,但从入宫起就知道这位男皇后容姿绝色,心有不甘……
玉子书如鬼魅一般的双眼打量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何事?”
林婉柔强行撑起气势,原本在此人病怏怏的时候她还能平分秋色,可现在此人安然无恙,那便是倾国倾城,而她只能望尘莫及,定了定神,冷硬的话语说道,“臣妾奉皇上旨意协理后宫诸事,听说今日皇后您大病苏醒,却处死了日日为皇后调理的许太医。”
“是又怎样?本宫的决定,还用得着你来过问?想处死谁便处死谁,你又是谁,居然也敢质问本宫,拿着协理后宫之权在本宫面前卖弄,凭你也配?”玉子书对于此人满是不屑,只不过这个时候为了那许太医而来,倒像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
“臣妾乃是皇上亲封的贵妃,既然奉命协理后宫,那就得顾及后宫所有,不能惹后宫非议,更何况臣妾不过是实话实说,许太医尽心尽力为皇后医治,如今皇后痊愈,却让许太医遭杀身之祸,皇后岂非……”
林婉柔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那原本躺在那美人靠上的人,瞬间坐起,赤脚踩在地上,看向眼前之人,“贵妃?是哪根葱啊!”
“皇后,你……”林婉柔被这句话气的一口气堵在心口,可是对上端坐在眼前的人的那双冰眸,让她不由得寒颤而不敢多言。
“本宫要处死谁,还用得着和你来报备?是本宫身边的人说的不清楚,连太医院院使都已经明白‘对皇后不敬,理应处死'而你,却还在这里故作不明白。”
林婉柔思绪略微怔住,但脑中飞速的运转,许太医的所有家眷都在她的手中,就算是死,许太医也绝不可能出卖她,回转之间,掩盖所有,镇定的说道:“臣妾只是想不通,这也是后宫众人想不通的,那许太医瞧着也不像是会……”
叶枫这时开口一句打断,“贵妃娘娘慎言,就算贵妃奉旨协理后宫那又如何,皇后就是皇后,是这后宫之主,岂容他人随意置喙?贵妃别忘了尊卑有别。”
林婉妙正欲开口之际,忽然间听到外头传来一声:皇上驾到!


第005章 让人心痒难耐
玉子书听到外头通传的声音,碍于这宫中礼数,随即站起身来,关于这些,该周全的自会周全。
叶枫看到皇后光脚踩在地上,这,从皇后醒来之后,那鞋履好像就是多余的东西似的,压根不当回事儿,此刻皇上忽然驾到,万一皇上怪责,可如何是好?
玉子书对于皇上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毕竟不论是对他而言,还是对原主来说,皇上只不过是将他当成权衡的棋子,豢养在后宫罢了,皇后这个身份,无非就是打造了一个高级点的‘牢笼'而已。
只不过,这会子倒是有些意思了,若原主留下的记忆不错的话,除了当初入宫那日他有见到这位皇上以外,今儿个是第二次。
一晃眼之间,顺着那殿门走进来的男人,一道身影扫过,果然,帝王就是不同于寻常,即算是新帝登基不久,可坐在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上,气场已然和常人大有不同。
尤其是那深眸之下,那双如古井一般深邃的眼睛,隐匿、遮盖的,究竟有多少,全无得知。
玉子书和那林婉柔以及这殿中的一众伺候的人,都是上前见了礼。
君墨寒走进来,正对着玉子书,一场大病,仿佛连原有的根本都改变了似的,虽说自皇后入宫,他便从未踏足凤阳宫,可对这里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只需要一眼,他便可断定,除了那一副美到极致的皮囊未变,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的气场,早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