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国民初恋和他的小茉莉

时间:2022-08-08 15:25:43  作者:零二
TAG:


恋爱前:纯情攻X流氓受
AlphaXAlpha 1V1HE/双洁/互宠/强强/年下
宋世清第一次见到孟处安,是在相亲宴上,起初他非常抗拒,打算到场便直接拒绝。
可当他看见那个与宋母交谈甚欢,那个言笑晏晏的俊秀青年,让他心念一动,之前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宋世清正襟危坐,打算给来老婆留个好印象,不假言辞地真诚赞美:“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Omega 。”
青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很快笑开。
宋母尴尬地扯住他的衣袖,又拉来了一个含羞带臊的小O,解释道:“你认错了,他是你相亲对象的哥哥,是个Alpha,你的相亲对象在那边。”
宋世清:“……”
他去洗手间缓解一下尴尬,刚洗了把脸就被人摁在了墙上。
刚在外面温柔沉稳的Alpha扬着唇角,清纯的天使脸庞倏然变成了格外撩人。
孟处安:“你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Alpha,所以这么喜欢我的话,昨晚在梦里为什么拒绝我?”
昨天晚上,梦见了一个流氓夺走了他初吻的宋世清:“……”???
流氓成真了!!!
*
从那次相亲认识之后,孟处安的梦中流氓行为变成现实流氓行为,碰见了就要想各种方法壁咚揩油,要个抱,讨个亲。
宋世清无数次的拒绝未果,渐渐对这个撩而不吃的渣男流氓麻木了。
然而两人在考试的任务世界中以另外两种身份修得正果,回来后,孟处安却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缠着他。
反倒是宋世清心痒,主动找了过去,委屈又气闷。
这一切虽然都在孟处安的掌握之中,他仍是觉得欣喜又开心,故作镇定歪头问宋世清:“你以前不是不喜欢我吗?连亲亲抱抱都不情不愿。”
被那双黑溜溜的葡萄眼望着,宋世清只觉得口干舌燥,满脑子都是任务世界里两人恩爱的场景,其余什么都思考不来了:“……”
偏偏孟处安还勾着他的脖子,肆无忌惮嗅着他信息素的味道,“现在喜欢了的话,小茉莉帮我度过一下易感期?就像我们在任务世界里时候的那样,嗯……这次换成咬我的脖子?”
宋世清眼睛倏地一亮,后知后觉又涨红了脸,慢吞吞道:“……喜,喜欢。”
#嗷呜就是一口,真香#
食用指南:
1.文案废虽然被裁了还是废,文笔差,逻辑死,本文私设如山非纪实文学,作者是两个主角的控,互宠文不偏谁,主角性格决定一切,所以极端控和各种妈还有究极纪实人勿入。
2.前期抓爱情后期抓事业,绝世小甜文,双A超甜,攻受恋爱前后两个性格。
3.攻容易掉眼泪是因为有眼疾,不是他想哭。
4.攻的双亲是女A女O,受的双亲是男A男O。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世清(攻)孟处安(受)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茉莉花来咯!
立意:战斗不为荣光为百姓黎民


第1章 茉莉花茶
雨后的夜天如遭墨洗,如薄纱流动的云朵留下了缝隙,月光微弱地撒下
雨后的夜天,如遭墨洗,薄纱般流动的云朵留下了缝隙,月光微弱地撒下来。
从阳台往下看是阒无一人的清冷长街,宋世清站在围栏之上静静看着坚硬平阔的水泥地,陷入了带着半点纠结的沉思中。
当一个人清楚知道自己在梦里,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已经在现实发生过,并且这件事让自己不喜和失落,还会选择继续让这件事发生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谁愿意再体会一遍不愉快的经历。
那如果再加上一个条件,现在跳下去可能会死在梦里呢?
这个人会理所当然地动摇。
宋世清就理所当然地动摇了,即使死在梦里是小概率事件,他也不想去赌那个大概率。
思考完毕,他坐了下来,高大的身形蜷缩起来,一条腿曲着,用膝盖撑着卸了力的下颚,另一条腿在高空中晃晃荡荡,在心里倒数了三秒。
三、二、一……
继而缓慢而沉稳的脚步声响起,身后的门被人轻轻拉开,柔和的男声宛如温泉里分出来的一条细流,灌入了宋世清的耳朵里。
“宋世清,你想好了吗?”
和预料中一模一样的问题。
宋世清垂下眼,长睫在下眼睑处拓下了一层如蝶翼般淡淡的阴翳,将眼里的情绪尽数收敛,诚实道:“想好了,我不要。”
他一点也不想搞多人运动,这个问题在现实的渣男模拟考试时,他就已经想好了,并且拒绝过很多次。
就算是主课海王考试的时候,宋世清也只是极快刷到所需的好感度就直接申请考试结算,有个及格分就可以,从来没有想过留下来跟所有NPC发生点什么。
没道理副课渣男考试,去当一个需要渣了渣男的渣男,所有NPC都爱上他了,他就要献身给一堆数据。
而且献身了也不一定能及格,毕竟这些NPC愿意和平共处地拥有他,一点都不会因为他‘出轨’而感觉被伤害被渣了。
能把渣男考试考成究极海王版的人,宋世清还是第一人,也是第一个在这门课的模拟考试上挂了好几次的人。
“那你是只想跟我一个人吗?”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刚刚还有脚步声,现在却像一只飘来飘去的幽灵。
宋世清摇了摇头,沉声道:“你们我一个都不想。”
“那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弟弟?你们除了拥抱还干什么了吗?你亲他了?”
男人的语气听起来带着愤怒和浓浓的醋味,可是宋世清知道他只是因为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而不高兴。
现在的梦正是他最近一次挂了科的模拟考试结尾场景,接下来他会坦诚直白地说出原因,靠系统判定他违规和考试不合格彻底脱身。
这样想着,宋世清也就这样说了出来,“因为我在考试,内容就是要让你感受那些以前被你伤害过的人的感受,所以我勾引你的弟弟是想……”
为什么梦境没有结束?
他明明提到了违规词‘考试’。
以往每一次重现不及格考试时的梦境,都不会继续下去。
“想什么?”
男人的唇凑到了他的耳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侧,搔起一阵密密麻麻的痒意。
宋世清侧过头。
他在梦中看不见男人的脸,目光从下扫过时,却发现男人的衣襟大敞,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左下方有一颗不太明显的红痣。
顿了顿,心里因为考试疑惑却仍是把剩下的话说完,“是想让你后悔天道好轮回,看看苍天饶过谁。”
很中二的台词,但是课本里就是这样教的。
宋世清不会撒谎,也不喜欢撒谎,现在更没有撒谎的必要。
可能说来有些泯灭人性甚至冷心无情,但他确实不会因为要去伤害一堆没有神智的代码,而产生愧疚之情,这只是他的考试而已,更何况现在只是他的梦。
男人不甚在意地轻笑了声,又问:“那后面呢?后面两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挡在月亮前的薄纱不知道何时流走了,清冷的月光如数泄了下来,刺痛了抬头人的眼睛。
宋世清抬头眯了眯眼,总感觉梦中的月亮不太对劲,圆圆一圈的周围,好像泛起了水光的波动。
“什么都没干,我没有亲他,只是想让你伤心难过而已。”
事实上拥抱都是对方精准算计后才会有的。
宋世清的原计划只是装模作样地宣布一下自己移情别恋。
“你也没有亲过我。”男人委屈道:“你喜欢我的弟弟,那么我和我的弟弟可以一同满足你在生理需求上的任何要求,但你不能抛下我。”
宋世清纠正道:“我不喜欢你的弟弟,现在也没有任何生理上的需求。”
他的内心莫名升腾起了一种焦灼,这与以往不同的梦让他失去了先知的自信。
男人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问道:“你在紧张什么?”
“我没有,只是有点烦躁而已。”
男人蓦地笑了起来,“那我们来做一点快乐的事情吧,让你的烦躁消散。”
宋世清还没问,就感受到周身的环境骤然变化,眼睛似是被人用柔软的丝绸覆盖住,什么都看不见。
他发现自己是躺着的,浑身都陷在柔软的棉被里,修长的四肢摊开,有什么锁住了他的手脚,像一根水聚化的细长软绳,伤不着他分毫,却也让他动弹不得,只有头能够做出简单的摇摆。
一双冰凉得不似活人的手触碰上宋世清的脸颊,在那深邃精致的眉眼描绘,往下滑过高挺的鼻骨,落在紧被抿得只能窥见几分血色的唇上。
男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成了唯一令人熟悉的浮木。
男人问:“我可以亲你吗?”
不可以。
但是宋世清回答不了。
他没办法张嘴继续他的直白了,但他摇了摇头,表示抗拒,身体力行也是一样。
“可是这次由不得你了。”
男人好像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冰冷得不似活人的体温与轻柔的动作截然不同。
宋世清浑身都紧绷起来,开始祈祷这个梦能早点醒,他的异能和信息素都无法压制身上这个人,自己的梦自己也无法主宰,这种感觉很可怕,像是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上,所以他才不敢贸然使用极端方式逼自己醒来。
男人俯下了身,在他耳边问道:“现在你在紧张了?”
宋世清点了点头,在心里补上了话。
因为我不想让你亲我。
男人揉了揉他的脸,“你怎么老是这么直白啊?都不会藏一藏心思,真是太可爱了。”
宋世清:“……”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夸他的直性子好。
绳索般的水流倏然动了,很神奇地牵动了他的手,抬了起来。
紧接着,手臂被柔软的发丝扫过,他的手环上了男人的脖子。
男人低下了头,吐出的气息竟然变得和身上一样凉了。
“宋世清,我要亲你了。”
暗哑磁性的声音缓缓逼近宋世清的耳边,他说不出来自己的心情具体是如何,有些恼怒,又生不起来气,因为他的认知告诉他这是一个梦,可是又有些微妙的紧张,明明只是梦而已。
到最后,男人唇上的凉意就连他的唇都能感知的时候,一切就像时空的长河底部被凿开了一条巨大缝隙,堂兄柳劭文的声音就是那把斧头,将他带回了现实。
“宋世清,醒醒,你妈给你打电话了!”
*
敲门声宛如催命,宋世清呆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他的光脑小E检测到他的苏醒,将勿扰模式关闭,伴随着柳劭文的敲门声和喊叫声,开始给他播报在他睡觉的这段时间里都有哪些人联系了他。
小E:“宋小姐打来五十三个催相亲电话。”
柳劭文:“宋世清,你快点起床!”
小E:“柳劭文十条催起床短信。”
柳劭文:“你再不起来我就把你的门分解了!”
小E:“查导师向您的星箱发来了考试搭档人选的名单……”
柳劭文:“祖宗,你快点起来吧,不行哼一声,让我知道你活着也行啊!”
“小E,你可以闭嘴吗?”宋世清的喉咙干涩,声音低低沉沉,“我现在想静一静,你把柳劭文也弄走。”
他被吵得头昏脑胀,思绪比一团毛线还乱,十分需要一个自闭的空间。
小E:“好的,现在开启自闭模式。”
小E话落的转瞬,所有的声音离他远去。
好一会儿,宋世清才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洗澡洗内裤洗床单被套。
把房间还原成睡觉之前的样子后,他才坐下来好好发愣。
耳尖上的绯红就没褪下来过,他半捂着脸,狭长的双眼紧闭,整个人都陷在了软沙发里,心下茫然,又有些闷闷不乐。
明明梦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啊,怎么醒来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他还没有任何感觉……
“宋世清!”
“你妈叫你去相亲了!”
柳劭文的叫喊伴随着‘唰’的一声,宋世清抬头就看见房间的门被柳劭文用异能瓦解了。
空气中满满的茉莉花香,属于宋世清信息素的味道,带着对同性间侵略性的压迫,向柳劭文扑面而来。
他刚要向后退,便不受控制地膝盖骤软,扑通一下跪到了地上,身体本能地对强者臣服。
不过心里一点也不服。
“艹,你是发情了吗?这么浓的味儿?”
“啊呸,好弟弟,快把你的信息素收一下,收一下!你哥我要死了!”
宋世清:“……”
宋世清面无表情地收起了信息素,耳根更红。
他说:“柳劭文,姑妈说得没错,你是真的很贱。”


第2章 茉莉花茶
“啧啧啧,宋世清,铁树开花啊。”
“不对,你是不是又
“啧啧啧,宋世清,铁树开花啊。”
“不对,你是不是又做考试的梦了?”
柳劭文没个正行地瘫在沙发上,两条腿叠加搁置小茶几,一脸八卦望着宋世清。
后者低头回复完老师的消息,忙着翻阅搭档人选名单,不搭理他。
柳劭文知道宋世清沉默就是不想说,多半也是默认,便也不逼着。
换了个话题打趣道:“柳姨让我催你接宋姨电话,威胁我做不到,就拉我去部队操练,那我可哪里受得住,这不火急火燎就来了。虽说是把你吵醒了,可我是有正事在身,你应该感谢我,制止你继续做你不喜欢的梦才对,结果你还拿信息素压我。真不是个东西啊,这样对你哥我,啧啧啧。”
柳劭文口中的宋姨是宋世清的Omega妈妈,柳姨是宋世清的Alpha母亲。
前面的话宋世清没法反驳,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
他耿直道:“是你自己身体素质和异能扛不住,我又不是故意的。”
每次做完考试挂科的梦,宋世清的状态都会变得很异常,准确来说,是情绪波动比较大。情绪波动大引起的结果是信息素、异能和泪腺都会失控——这是他小时候出事故留下的后遗症。
不过这次紫电没有失控,只是信息素铺天盖地压满整个房间,大概和梦的内容有关……
宋世清抿了抿唇,心里怪怪的。
“是是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过你这次倒是比之前控制得住,好歹没把我送进医院。”柳劭文调侃了一句,“真是好久没见你的小紫电了,怪想它的。”
宋世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诧异地看了柳劭文一眼,修长圆润的指尖闪烁出几丝紫色的光芒,噼里啪啦的电流在空气中跳动,表情认真又恳切:
“你真的想来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柳劭文知道他是真的能做出来这种事的,一下子从沙发跳了起来,连连后退。
“你别过来啊!”
退到足够安全的距离后,柳劭文才继续吐槽:“不是我说,你老这么正经,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开玩笑了。”
“那你就不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