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兽世之我成了家庭煮夫(穿越)

时间:2019-10-26 08:38:56  作者:朦胧心羽
TAG:

   《兽世之我成了家庭煮夫》作者:朦胧心羽

  冷淡专一蛇攻pk傲娇小厨师受
  刚辞了职的栾堇羽本想出去旅游一趟,回来后自己开家小饭店。
  当他从床上醒来时,高木密林,巴掌大的毛毛虫,耳朵大的蚊子,还有一条足有五十米长的银蛇…
  栾堇羽沉默了会儿,闭眼再次躺了下去,坑定在做梦!心肌梗塞中……
  后来――“小羽,对面的部落开始备孕了。”
  “……”
  “我们也开始吧。”
  我只是个煮饭的,为什么要我生蛋…
  雷点:
  1美食美食美食!有生子,宠文+憨甜。
  2不喜者勿喷,请自行绕道。
  3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在此声明!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栾堇羽,冷执 ┃ 配角: ┃ 其它:美食!
  ============
 
 
第1章 前序
  斜阳暖色,从超市出来的短发小奶狗提着大袋小袋的零食向马路走去,听着扰人的车笛声,栾堇羽吧唧着嘴里的棒棒糖,瞄着身旁美女的波涛汹涌。
  侧头看去,还有62秒才到人行绿灯,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撩妹儿了~“姐姐,你长得真漂亮。”
  顾着玩手机的大波妹撇了栾堇羽一眼,见他白白嫩嫩的小模样儿,调笑道,“小弟弟成年了吗?”
  栾堇羽将嘴里的棒棒糖摆到另一边,甜道,“哎~姐姐,看人不能光看外表,要看内在哦~”
  大波妹撩着头发,回道,“是吗,弟弟的内在怎么样?”
  栾堇羽眨了眨眼睛,“姐姐吃糖吗,茄子味的。”侧了侧屁股,让她看着自己的裤口袋,“在这里哦~”
  大波妹脸一烫,“真讨厌,坏小子,姐姐我可是正经人。”
  ‘嘀’绿灯亮起,“姐姐不吃算了,我走了。”
  大波妹连忙跟上他的步伐,媚笑道,“茄子味的好吃吗~”
  “当然,很多姐姐吃过之后,还来找我给她们做呢。”
  大波妹眼光一亮,“真的!”
  走到路口,栾堇羽神秘一笑,“一试便知。”
  大波妹连忙点头回应,兴奋道,“去哪儿试啊?”
  栾堇羽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就在这儿吧。”
  “????……”大波妹一脸茫然。
  栾堇羽放下袋子,将手准备伸向裤兜时,大波妹一把抓住,紧张道,“小弟弟,咋没必要怎么开放吧,我记得这附近有间厕所,不如我们去那儿。”
  “……美女姐姐,你这在卫生间吃东西的习惯可不好,得改改。”话出口,惹得周围的路人频频测看。
  大波妹尴尬道,“他开玩笑的,呵呵呵…”
  栾堇羽趁机睁开她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根透明包装袋的紫色棒棒糖,“看,这个可是纯手工制作,正宗货茄子味的棒棒糖,五块一根。”
  “……”大波妹黑着脸收回手,“你TM耍老娘。”
  栾堇羽无辜道,“没有啊,我确实问过你吃棒棒糖呀,你还跟我到这儿…”
  大波妹鼓着气,恼火地看着他,“你!自己吃去吧。”走时,将地下的袋子狠狠的蹬了一脚。
  “哎,五块不行三块吗,还有黄瓜味的要不要,”看着一扭一扭的水蛇腰远离自己的视线后,栾堇羽弯身捡起滚落的零食,悲叹道,“这年头,做个小买卖容易吗我。”
  回到40平的出租屋里,栾堇羽趴在床上数着自己的存款,“13万…租个小店面,装修,雇工…”理清头绪后,栾堇羽褪下牛仔裤,穿上平日里宽肥舒适的花裤衩子。
  小米粥就着咸菜喝了两大碗,一个厨师的晚餐就这样解决了,洗完锅碗,栾堇羽拿出压底儿旅游包,将下午买的一些东西全塞了进去。
  看着鼓鼓的大书包,栾堇羽拿起桌边的手机打了个电话,“老袁,你收拾好了吗?”
  “我才吃饭,一会儿就去收拾,那啥,西城边那儿有家出租的店面,和你要的规格差不多,每年7万租金,一万押金。”
  栾堇羽心疼摸了摸存款,“这么贵,我的预计是5万…”
  “你想啥呢,挨着皇城根边边哎,7万已经很便宜了,算了算了,等我们旅游完了回来去看看。”
  “嗯,明天10点花海园集合。”
  “OKOK,我还在吃饭,挂了。”
  栾堇羽将手机扔在床上,泄气地走向浴室,“嘶~…我去。”
  雾气腾腾的浴室里,栾堇羽冲洗着刚刚被浴架划了一道伤口的手指,冒出的血珠顺着热水流进了脚下的下水道里。
  栾堇羽烦躁的快速冲洗完全身,裹上浴巾走了出去。
  下水道中卡在管裂缝里的黑色小石头触到了一丝血迹开始散出微弱的暖光。
  栾堇羽愁眉苦脸的摸自己软乎乎的肉,他长时间站着掂大勺仍是没掂点起一块肌肉,难不成他真是个肌无力…
  胡乱扑腾了会儿钻进了被窝,沾着柔软的枕头很快进入了梦乡,而浴室中的暖光越发亮了起来,小石头炸裂的瞬间,整个房间强光一晃而过……
 
 
第2章 相遇
  春暖绿茵,万木葱茏的大森林随着逐渐升起的太阳浮出生机。
  食草羚羊悠闲的吃着脚下的青草,七彩斑斓的雀鸟叽叽喳喳的洗漱着毛发,一只大如巴掌的红毛毛虫蠕动着身躯,通过垂落而下的树叶隐晦的避开雀鸟的视线顺着粗壮的树身一点点向上爬去,不知觉间触脚下柔软暖和的蓝色柔团让它转移了方向。
  祥和宁静的氛围中,现位于高枝上的栾堇羽正裹在自己软乎的被窝里睡的鼾甜,头顶处,两只透蓝色的兔耳朵偶尔弯曲弹跳几下。
  光线渐渐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栾堇羽白嫩的小脸儿上,被光强迫照醒的栾堇羽眯开了眼睛,看着面前准备爬往他脸上的恶心红长条,瞳孔一缩惊叫了一声,立即起身甩开它。
  “什么鬼东西……”无意看向身下数十米高的地面,栾堇羽深吸一口气,震惊得张开了嘴巴,“……这梦也太刺激了吧。”
  过了半晌,栾堇羽的大脑开始恢复正常运作,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花裤衩,白背心,以及剩下的一张床单…刮来的小凉风让他明白这不是梦。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我恐高~呜呜X﹏X”栾堇羽怕这根树枝承受不住他,只敢哆嗦着喊不敢动身。
  不远处,长达数米的银蛇正吞咽着刚刚猎捕到食物,身旁还颤着腿的几只野兔吓在原地。
  听到兽人的喊声,冷执吐着蛇信变回人身,雪白色及腰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露出一只银色瞳孔和犹如刀刻的侧颜,单手擦去嘴角的兽血,顿了片刻,弯身抓起地上的野兔,转身准备离去。
  “别吃我被子。羊大哥们行行好,小弟给你们哭了。呜呜呜…”
  糯糯的哭声让冷执停下了脚步,低头抚上被头发遮住的脸,他应该还是个孩子…
  冷执张开薄唇吐出蛇信,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栾堇羽心惊胆战地看着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被子被那群壮如野猪的羚羊残忍分食,白软的鹅毛散在四方,飘在半空的还在被它们玩儿着。
  “你们这群挨千刀的,那可是我花了几千块血汗钱买的顶好的鹅绒被啊,呜呜…救命啊!”
  随着栾堇羽仰头高声一喊,树下的羚羊立即逃窜四方,拨开草丛的冷执无视跑开的羚羊,抬头望向在树上乱喊的小兽人。
  两只垂在脑袋后面的兔耳朵让冷执心里一凉,原来是兔兽族的兽人,听哭声他还以为对方是个小孩儿遇到了猛兽,看来是他多想了。
  忽然上空的一滴水落在了冷执的头顶,冷执抬头,一滴水又滴在了他的鼻翼处,冷执将水滴沾到自己指尖舔了舔,咸咸的,他在哭…呼了声重息,冷道,“需要我帮忙吗?”
  听到声音的栾堇羽低头擦去眼里的泪看向树下的人影,连忙哽咽道,“需要需要,帅哥,我下不去了。”
  冷执狐疑暗想,兔兽族虽然胆小,但他们的弹跳力极好,这树高对兔兽人来说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难道他受伤了,可这里也没有血腥味…“你往下跳,我接住你。”
  栾堇羽抽了抽嘴角,这哥们儿不会是个傻子吧,这么高跳下去非死不可,“帅哥,我恐高,不敢,你能帮我找个梯子吗?”
  梯子?冷执眼中闪过困惑,那是什么东西…“如果你不跳,那我走了,再见。”
  “等等!”看他背过身,栾堇羽欲哭无泪,颤道,“别别别,我跳~你要接好我。”
  冷执放下兔子伸手道,“你跳吧。”
  栾堇羽咬牙闭上眼睛,“我要跳了,我真的要跳了…”
  冷执见他微颤的身子,仍是没有往下跳的意思,漠道,“我走了。”
  “不要。”栾堇羽一急,身子不由向前倾去,“啊!…”
  眨眼间,白软暖烘的身子跌进了冷执的怀里,低头俯着紧闭双眼的蓝兔子,俏嫩软萌的模样根本不像一个兽人,反而有些雌性化,丝丝暖意不着痕迹地传递到冷执的胸膛。
  难怪兔兽人也会受到其他部落的欢迎,这样的模样若在加上喜珠,不孕也可有兽人追求,冷执心里凄凉一笑,那些都是他这个流浪兽人不配拥有的,不舍地松开蓝兔子。
  ‘扑通’栾堇羽没了支撑,摔在草坪上,触到地面的他立马睁开眼睛,咦?不痛?他没摔死!
  “我走了。”冷执没有再看他,弯身重新捡起野兔原路返回。
  栾堇羽见他远走的高大背影,立即起身追上他,“帅哥-”当冷执转过身时,栾堇羽愣住了,2米多的身高,雪白银发,结实明显的腹肌人鱼线,肤色白皙,再配上深邃的银瞳,棱角分明俊美的半边脸,身上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疏离禁欲的气质,恐怕能吸引千万女人的芳心。
  看他水蓝色的眼瞳,冷执僵硬地撇开头,冷道,“这里危险,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栾堇羽听到声音回过神儿,露出八颗小牙齿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栾堇羽,你可以叫我小羽,你是?”
  冷执迟疑道,“冷执,我的名字。”
  “冷执……”栾堇羽点头道,“这个名字挺符合你的,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冷执转身向前走去,回道,“迷林。”
  栾堇羽的兔耳朵悄然竖了起来,跟上冷执的步伐,狐疑道,“迷林…离京城远吗?”
  冷执转头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我不知道,这里离许多部落都很远,没有什么事,一般兽人不会来这里,你很幸运。”
  栾堇羽脑袋有些懵了,“兽兽兽人?部落?”
  冷执低声道,“兔兽族…离这里有7天的路程。”
  栾堇羽着急的扒拉住冷执的胳膊,“这里是地球吗?”
  冷执并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贪恋些他的暖意…“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兔兽人。 ”
  “兔兽人?谁是兔兽人?”
  冷执伸手将他立起的兔耳朵弯到他面前,“你。”
  栾堇羽摸着抵在眼前的蓝色兔耳朵,暖茸茸一片,摸上去手感舒适柔软,呆愣地从上摸到根,试着扯了扯,脑壳有些疼…颤着红润的柔唇,对冷执哭道,“我不要当兔爷儿!”
 
 
第3章 一见钟情
  冷执垂眸,落井下石道,“你本来就是兔子。”
  栾堇羽扯着兔耳朵,伤感道,“完了,这下彻底回不去了。”张望着四周繁茂的树林,栾堇羽被迫接受着他已经不在地球的事实。
  冷执的心忽然狂跳了几下,紧张道,“你,你不回部落吗?”若真的不回,他是不是有一丝机会…
  栾堇羽泄气道,“我不认识路,况且我对那些部落又不熟,”抬头看向冷执,问道,“你是哪个部落的?”
  冷执僵了片刻,迟疑道,“我没有部落,”握紧拳头,低头冽声道,“我…”
  “你一个人?”栾堇羽惊奇道,“你住独居在这里,不害怕吗?”
  冷执松了口气,回道,“不会,我很强。”
  栾堇羽眨巴着眼,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小自恋…“那你是啥变的?”
  “我是古银蛇兽人的后代,在大陆中我们种族很稀少,一般会选择加入较为强大的部落。”
  栾堇羽低头看着冷执又白又精壮的腿,问道,“你的蛇尾巴呢?”转眼瞟向他手里的兔子,“你抓兔子…”寒毛一立,大蛇活吞兔子的场面显在他脑海里。
  双腿不由打颤起来,他现在可是一只兔子…惊慌地看着面色淡然的冷执,双手交叉在胸前,哆嗦道,“你你你别看我是兔子,其实我已经一年没洗澡没刷牙了,肉已经柴到不能在柴,蛇哥,求放过~”最后拿出了他的杀手锏,卖萌!
  水润的透蓝大眼睛,红红的小嘴儿,鼓起的小圆脸配着垂斜的大耳朵,让冷执看出他是‘兽人身,雌性心’,冷执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我不吃兽人--”
  ‘咕噜噜……’
  突如其来咕噜声打断了冷执的话,栾堇羽将手慢慢转移到肚子,脸薄红道,“你继续,我捂住它了。”
  冷执深邃地望着他,藏在发里的耳朵逐渐红了起来,呼吸声不由加重了些,内心一个疯狂的想法不断涌现出来,或许他不在会是一个人了…“我的洞穴就在不远处,里面有甜薯。”

  栾堇羽眼睛一亮,“你要请我吃饭吗,好啊好啊,谢谢。”虽然不知道甜薯是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