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凰栖燕州篇

时间:2022-09-17 16:46:20  作者:从我栖
TAG:

“耿娘,她是个人!不是小猫小狗。”于月白提醒道。“她不是你今天想养就养,明天不想养,就能扔了的。”
“我知道,我会对她一生负责的。”耿娘就这么回了于月白一句。然后蹲下身子,蹲在小姑娘的面前,对着怯生生的小姑娘伸出了手。
“跟着我走吧,我会养你一辈子的!你没有名字,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姓吧。我姓耿,你以后就叫……耿琴袖。”
小姑娘看着面前的手,已经后面笑得温和的少女,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将手放到了耿娘的手上。
黎明的曙光下,那两只牵在一起的手,逆着光,如同新生。
于月白却在一旁异常漠然。
琴袖?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京都中现下最时兴的一首歌,就叫《琴袖》吧?
于月白看着小姑娘还乐呵呵的念着自己的新名字。
小丫头,你该庆幸,还好不是前段时间流行的《负心郎》。
于月白看着耿娘牵着小丫头……不,是耿琴袖的背影,心中叹道。
这么不靠谱的人,真的能养小孩吗?!
事实证明,这一次耿娘并不是心血来潮。
“你要参加“蛊斗”?”于月白看着正在收拾行囊的耿娘,不禁皱起了眉头。
蛊斗!
顾名思义,便是如同主人所养的蛊一般互相厮杀,直到最后的胜出者。“紫薇斗数”中的“星官”一般都是从蛊斗中来的。
只有最强的那个人,才能成为领导者。
““天府”死了,若能赢了此次的蛊斗,便能成为新的“天府”,成为红柚阁的主人。”耿娘将最后一件衣服收进包袱里,“不是你说的吗?我总得找个地方养孩子呀!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再混吃等死了!”
于月白看着耿娘脸上不甚在意的笑容,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不怕死?”
“这是作为参加过“蛊斗”的你,给我的忠告吗?”耿娘依旧笑得云淡风轻。
“我说的是事实。”
“那也得试一试啊。”耿娘笑叹道,“一个下层的死士,只是一把刀,是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生活的!”
“耿娘……”
“我要成为天府,成为红柚阁之主。”耿娘笑着说道,“这样,我家孩子才不会被欺负,不是吗?”
于月白看着耿娘,没有说话。
这个和自己同一期进入紫薇斗数的人,她们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也争锋相对过,曾在的雪原上从狼群的撕咬中互相搀扶着逃出来,也曾在训练中对立,恨不得咬死对方。同一时期进来的女孩子都死光了,最后也只剩了她们两个。
耿娘是最不像死士的死士,这个人,玩世不恭,似乎什么都不在意。
这是于月白第一次,见耿娘对一件事这么执着。
“放心吧,为了她……”耿娘看着窗外,正在扑蝴蝶的小姑娘。“我也会活着回来的。”

第220章 琴袖X耿娘9
天府,紫微斗数十四星主之一,在组织中掌管敛财和情报。
他的选拔,亦或者说是“蛊斗”,规则流程大概分为两大块。
第一流程,是将候选的百余人分为十组,每组十余人,他们身上没有武器,没有银钱,更没有户籍。他们会被放到最繁华的都市中两个月。
这两个月他们要做两件事。
一、是活下去。
二、是找到另外九个组,让府衙抓到他们。
听上去很简单,甚至有些儿戏的感觉。但大宁京都的户籍制度掌控得相当严苛,任何人出入都需要“路引”,无则就按流民处置,轻则发配充军,重则杀身。出行、住店、务工都需要路引,夜间更是实行宵禁制度,无户籍者一律抓捕。
在这种无户籍身份寸步难行的地方,你身无分文,无栖身之地,满京都是要抓你的巡捕兵卫,你们一群“黑户”,不能被官衙抓到,还要找到其他人,暗中引官衙去抓他们。
完成此次考核之后,便是真正的“蛊斗”。
赢得考核的一组,十余人将被放逐到一座荒岛上。
他们……将在这座岛上互相捕杀。
三个月后,耿娘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了,成了新的“天府”,“紫薇斗数”十四星主中唯二的女星官。
不过,这也几乎要了她的半条命。
红柚阁顶楼,红泥小炉铜药罐。
浓浓的药味蔓延着,于月白看着半死不活,却依笑得玩世不恭的耿娘,“真没想到,你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于月白没有料到,耿娘居然赢了那么多高手,活着回来了。
耿娘笑了笑,“其实,荒岛捕杀中,我并不是首魁。”
可她依旧成了新任“天府”。
于月白看了她一眼,眼神幽深“看来,你倒是勘破了其中的玄机。”
“在第一轮任务时,便有所怀疑,后来我在荒岛上,遇见了几个上一轮就该被淘汰的死士,后来想想,天府是掌控情报的星官,而收集情报需要大量的人员。陛下需要的,是一个为他管理这些情报人员的首领,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单打独斗的死士。”耿娘说道,“我们的第一个任务,隐于闹市,考验的便是我们的领导能力和配合能力。而第二轮考验,陛下想看的,是我们的个人能力以及……忠诚!”
两个月里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同伴,突然变成了厮杀的对象。
他们互相了解,清楚对方的武功招式,甚至可以推算出他们在哪里埋伏,在哪里准备攻击。
这样的情况,让这一场厮杀变得更为残酷。
“杀死同伴的感觉,如何?”于月白问了这么一句。
耿娘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半晌后,才如是说道,“很不好。”
“那你可知,上一任“天府”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
“他违背了陛下的命令,他的死,是我执行的。”
这句话于月白说的甚是漠然,仿佛杀掉的并不是自己的同伴似的,她看向耿娘,眼中的神色幽深不见底。
“这是十四星主的宿命,要么战死,要么被同伴杀死。”
“从来没有哪个星官,能得以善终。”
……
房门外,正欲敲门的小女孩,僵住了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