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凰栖燕州篇

时间:2022-09-17 16:46:20  作者:从我栖
TAG:

“那你还等什么?快带着你的小情人跑路啊!”静笙继续教唆别人私奔。
“我……”敖恩察到嘴边的话,一下噎住了。
他看到静笙后面,站着一个人。
是静笙的母后,他的姑母,北狄的摄政王太后——尔绵太后,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还犹豫什么?快点收拾行李去呀!”
完全不知道的静笙,还在催促着。
敖恩察使劲地对她使了使脸色,由于用力过猛,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看得静笙直皱眉头,“你这是怎么了?脸抽筋了吗?”
抽你令堂啊!敖恩察顶着乱飞的五官,指了指静笙的身后。
静笙不明所以地往后一看,整个人愣住了。
“母后……”
场面一度很尴尬。
“那个……你们先聊!太后姑母,侄儿先回去了。”一向信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敖恩察,溜得比谁都快,静笙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脚底抹油,跑了。
太不讲义气了!
静笙看着已经跑得没影的方向,咬牙切齿的想道。
“你就那么不愿意嫁给敖恩察吗?”尔绵太后这样问了一句,声音轻的像叹息。
“母后不是很清楚吗?”静笙闷闷不乐的回道。“我喜欢的人……不正被您关起来了吗?”
想到刚刚在密牢里的与苏浅,尔绵太后垂下了眼眸,掩住了眼中的晦暗不明。
这世上,有两种东西是最不稳定的。
一是人性!
二是感情!
今天的苏浅,可以为了静笙不顾生死,只身闯入北狄。
可谁又能保证,明天的苏浅会依然爱着静笙?!
“一生一世”四个字,说着轻巧,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人?!
苏浅刚刚求她,求她将静笙托付与她。
可她不想赌!
不想赌那善恶不定的人性,也不想赌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感情。
“静笙,”尔绵太后伸手,轻轻抚上自己女儿的脸庞。“嫁给敖恩察好不好?你们自小一起长大,他是好孩子,他会对你好的,你小舅舅也会一辈子护着你……”
“不好!”静笙一下推开了尔绵太后的手,“我不要嫁给别人!我喜欢的是阿浅,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可她是个女人!”脑袋里的疼痛一阵一阵的袭上来,尔绵太后几乎快站不住。“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这句话……您说过太多次了。”静笙自嘲地了一声,然后摘下了自己脖子上的那枚玉佩。
静笙的手心里,火红色的玉石,雕琢的凤凰,栩栩如生。
尔绵太后看着那一枚凤佩,眼眸似乎也沾染上了它的红。
那是静笙生母的遗物,也是尔绵绰绰和舒窈的定情之物。
如今……凤佩仍在,佳人不在。
“大概是遗传吧,”静笙看着手中的玉佩,当年她们母女俩被压在废墟之下,母亲临终之前,将这枚玉佩给了静笙。“我的生母……也爱上了一个女人,义无反顾,犹如飞蛾扑火,到死之时,也不曾悔过!”
听到这话,尔绵太后颤抖的手指,轻轻触碰到那枚玉佩,玉石的冰凉,似乎透过指尖,一路蔓延到心底。
太多太多年了,今天的尔绵绰绰,似乎连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母亲一直在等,等着玉佩的另一半,等她的凤凰回来,可是直到死,她都没有等到。”静笙的话很轻,可每一个字都像是凌迟。
心底的痛,已盖过了身体上的病痛。
浑浑噩噩间,尔绵太后听到静笙说,“可是母后!我等到了!”
舒窈没有等到尔绵绰绰,但静笙等到了苏浅!
那一天……
尔绵绰绰带着那枚凤佩,几乎是落荒而逃。

第21章 加更
接下来的两里,苏浅在密牢里过得很是平静。
直到这一天,穿着一身内侍服的静笙悄悄溜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苏浅好笑地看着自家变装的小家伙,还真有那么几分俊俏小内侍的感觉。
静笙一下就把眼前人抱了个满怀,“阿浅,我想你了……”
委屈巴巴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听的苏浅心揪。
“我也想你。”苏浅亲亲静笙的鬓角,轻哄道。
“他们有没有打你?有没有欺负你?有没有不给你吃饭?……”静笙一开口,就是一连串,满满的是又急又忧。
“没有,”苏浅保证道,“我很好,并没有谁欺负我。”
“真的?”静笙有些不相信,她听说密牢的人可凶了。
“真的,我保证。”看着静笙那一双水光淋淋的眸子苏浅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气氛正好,两人越靠越近,两片唇即将相触碰之时,门外传来两声“哼哼”的轻咳。
是很刻意的声音,像是在提醒房中的人。
苏浅警惕地抬头,循声看去,房门外隐隐可以看见一道人影。
而静笙这边眼看着都已经到嘴边的亲吻,就这么飞了,气呼呼地转头冲门外喊了一句,“敖恩察!你给我安静点!”
苏浅:???
门外,立时便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我是好心提醒你,动作快一点好不好?大姐,你是来劫狱的!”
“知道了!”静笙不耐烦地应了一声。
“劫狱?”苏浅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家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静笙回过头,刚才对着敖恩察的嫌弃,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又恢复了她在苏浅面前的又软又甜,那双漂亮的眸子又亮又润,如小鹿一般。
苏浅还想问“劫狱”是什么意思?就见小家伙捧着她的脸。
“阿浅别管他!我们继续。”
说着,软软的唇就贴了上来,在她的唇上偷了个香。
唇上香香软软的触感,如同一根羽毛落在心底,激起层层涟漪。
温香软玉在唇间摩梭,苏浅终是没抵住诱惑,随着她吻了下去。
房中,春色晏晏。
房外,黑衣少年蹲在瑟瑟夜风中,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儿。
他后悔了!他不该来的!他会被他爹扒皮抽筋的!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房中,结束了缠绵悱恻的吻,苏浅捧着恋人红扑扑的小脸,理智这才慢腾腾地爬回来了。
美色误人,古人诚不欺我。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来了?”苏浅问道。“还有劫狱是怎么回事?”
“我来救你啊!”静笙理所当然地说道。
“救我?”
“嗯嗯。”静笙点点头,“王兄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
王兄?
苏浅眸中神色暗了暗,静笙能单枪匹马,不惊动任何人的进入密牢,果然是北狄王安排的。
看来,北狄王还不知道,尔绵太后已经病入膏肓的事。
“阿浅,我们走吧。”静笙拉起苏浅的手。
苏浅却依然站在原地。
“阿浅?”静笙不解的看着苏浅。
“静笙……”苏浅开口,却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
看着静笙那双单纯又天真的眸子,苏浅到嘴边的话,硬是说不出口了。
苏浅不想告诉她,她可能是进了一个局中局!
密牢是内宫,在太后的掌管之内,守卫森严,就算有北狄王的协助,静笙进来的也太顺利了,这不太合常理。
尔绵太后和北狄王……在互相试探底线。
尔绵太后大概是想看一看,北狄王会走到哪一步。而北狄王也向尔绵太后亮了自己的底线。
此次,北狄王协助静笙进入内宫,甚至愿意帮助她们逃出王廷。看表面,像是在帮助静笙,其实这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希望静笙离开北狄,希望静笙在大宁安分守己,不要给北狄造成麻烦。
国与亲之间,他不会庇护静笙!
“阿浅,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静笙疑惑地看着苏浅。
苏浅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了静笙。
尔绵太后还没死,北狄王就已经这样了。
若有一日,太后薨逝,只怕静笙……就真要成那无根的浮萍,再无母国所依靠了。
————————
多年后,大宁如日中天,静笙是大宁的西宫皇太后。
太后静笙:依靠?不好意思,是我在罩北狄(ˉ???ˉ??)?
感谢Byx的催更符,你的糖,请接收。
感谢宋知渝的冰阔落
谢谢大家!

第22章
“阿浅……”静笙在苏浅怀里轻声喃喃了一句,“我们该走了。”
阿浅的怀里好温暖,她有些不想出来了。美色当前,她居然难得的还记得,自己是来劫狱的。
连静笙自己都觉得不容易啊!
“阿浅,我们快走吧!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静笙拉着苏浅就想走。
可苏浅却轻轻的说了一句。“不用了。”
“什么?”静笙疑惑了,“怎么不用了?”
“你不用劫狱了。”
苏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经此一事,只怕尔绵太后心里也清楚,最后的侥幸也该被打破了。
北狄并不像她想的那样,能容得下她的女儿!
静笙是北狄的公主没错,可她也是嫁到大宁的顺国夫人,北狄不会为了一个公主,而撕毁两国盟约,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势头正盛的大宁交恶。
所以静笙不用劫狱了,尔绵太后会放她们走的……
静笙没有听懂苏浅的话,正疑惑想开口询问时,门口那里,传来了急促的拍门声。
是敖恩察!
他慌乱的拍着门,“笙笙啊!快走!追兵来了!”
追兵?!
听到这个词,静笙心里慌了一下,抬头却看见,苏浅眉心紧锁,整个脸色都沉了下来。
“出事了!”苏浅眼神幽暗,说了这么一句。
尔绵太后和北狄王的局,已经算是大局落定,不该有追兵过来的。
难道是……
苏浅心头一跳,却看见密牢的门被强势地打开。
装备精良的白狼卫闯了进来,静笙下意识地挡在苏浅面前。
训练有素的白狼位,分做了两列,将中间的道,让了出来。
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响亮。
苏浅看到,穿着整套战甲的尔绵赛罕走了进来,手里还揪着他的小儿子。
“小舅舅……”静笙特别心虚,尤其是看到尔绵赛罕手里像揪小鸡一样揪着的敖恩察,不禁缩了缩自己的脖子。
而苏浅的目光,则是停留在尔绵赛罕那一身战甲上。
如此完备的战甲,已经是可以直接上战场了!
苏浅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
北狄的天……要变了!
静笙死死护着身后的苏浅,嘴里辩解道,“今天劫狱,是我自己的主意,您别伤害阿浅……”
“静笙!”尔绵赛罕打断了静笙的话,连个眼角余光都不曾看向苏浅,“跟舅舅去你母后殿里,你母后……快不行了!”
母后快不行了?!
静笙瞳孔猛然一缩,脑子里“翁”一下炸了一样,好半天,才茫然的问了一句:“什么叫……母后快不行了?”
“就是……”尔绵赛罕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静笙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那如高山一般坚毅伟岸的小舅舅……居然哭了?
“静笙……你母后不行了,她快要死了……”尔绵赛罕的声音暗哑的厉害。
静笙看着面前,舅舅的嘴巴张张合合,可脑子里嗡嗡直响,一片空白,几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手心里传来温暖的触感,静笙浑身一震,像是从梦魇中惊醒过来。她动作僵硬地回过头,只见苏浅握着她冰冷的手,温柔地对她说。
“静笙,别怕,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23章
北狄王廷此时风声鹤唳。
苏浅看着一路走来,四周尽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白狼卫。白色的战甲,在黑夜中散发着冷兵器的寒芒。
太后的宫殿前,层层重兵把守。
苏浅上一次看到这样森严的戒备,还是在大宁,中秋藩王宫变的那一次。
在尔绵太后的寝宫外,苏浅有幸看到了静笙所有的舅舅,他们从北狄的各个地方匆忙赶了过来。
仅一门之隔,苏浅能听到,门后面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静笙的手心冰冷,里面全是冷汗,苏浅只能握紧她的手,想温暖她,给她一点力量。
门后的咳嗽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寝殿的门打开。出来的,是尔绵太后身边的勒雅。守在门外的众人,以北狄王夫妇为首,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想求见太后。
苏浅看着这些人,她并不认识他们,但从衣服的品级上来看,北狄朝堂中的大人物,都应该来的差不多了。
苏浅心里忐忑不安,她深知,作为北狄最高掌权者的尔绵太后一旦薨逝,对整个北狄将是一次大震荡。北狄各方势力将重新洗牌,虽然她对北狄的形势不是很清楚,但不管在哪里,君王级别的人薨逝,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会有一场政变紧接而来。
她和静笙不能被卷入北狄的政变中!
一旦政变,她和静笙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苏浅在思量着退路,却听到那边勒雅传达了尔绵太后的旨意:“太后娘娘宣静笙公主、苏浅,及赛罕大人觐见。”
守在门外的众人都愣住了,有人不甘心的问了,“太后娘娘真的只宣了他们三人?”
静笙公主和尔绵赛罕大人就算了,毕竟一个是太后的女儿,一个是太后最信任的哥哥,但这个苏浅是谁呀?
勒雅肯定的点了一下头,“太后娘娘有旨,只宣三人入殿觐见,其他人未得诏命,不允入殿。”
这话一出,很多人都变了脸色,其中也包括那位年轻的北狄王。
但勒雅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它了,她直接将三人引入了殿中。
苏浅随着静笙入了寝宫,此时的寝宫中,有很浓的药味,宫人们都被屏退了,只留下了太后的两个心腹——勒雅和罗娅。
勒雅引着三个人到了太后的病榻前。
才隔了两天,苏浅再一次见到了尔绵太后。
“病来如山倒”这几个字,在此时的太后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病榻之上,躺着憔悴得不成样子的尔绵太后。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眼前这病如枯槁的女子,竟是两天前在密牢里强势的尔绵太后。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双唇也失了血色,苍白的让人心惊,眼中甚至失去了神采,如快枯死的树木一般。
苏浅心里沉一下。
现在的尔绵太后,像极了当年的大穆后了。
当年的大穆后,也是沉疴已久,为了强撑身体,大穆后用了虎狼之药。那些药材可以暂时压制病痛,让她如常人一般。可表面看上去的康健,实际上,却被那些猛药损伤本源,大大缩短寿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