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凰栖燕州篇

时间:2022-09-17 16:46:20  作者:从我栖
TAG:


第4章
静笙的寝宫中,宫人们都低着头做自己的事,宫室中很安静,诡异的安静。
隐隐隐隐抽泣声,让更气氛更加的压抑。
“公主……”乌兰落跪坐在床榻前,哭得不能自已,“您吃点东西好不好?您这样下去……身体真的会垮掉的……”
床榻上,躺着形销骨立的少女,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比纸还要苍白,因为长期的不肯进食,两边的脸颊都凹下去了,她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床顶,眼中没有焦距,没有表情,若不是胸前微微有起伏,真像一具尸体。
才几天而已,静笙却像一朵失去生机的花,正在慢慢凋零着。
尔绵太后在乌兰落的哭泣中,进了寝宫,在床榻前,看着她曾经朝气蓬勃的女儿,躺在床榻上,犹如一具行尸走肉。
“静笙……”尔绵太后轻抚着女儿消瘦的脸庞,“母后该拿你怎么办?”
可是静笙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双眼睛犹如死水一般。
虽生犹死!
尔绵太后突然想到了这个词,心中悲不自胜。
她的女儿啊……
静笙手里,还握着那一支比翼连枝的簪子,明明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可却像将仅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手上,紧紧的抓着那支簪子。
尔绵太后触碰到那只簪子,静笙却像触电一般,猛然将簪子紧紧的抱进怀里,整个身子蜷缩起来,死死护着那支簪子。
“这是阿浅的……这是阿浅的……”
静笙只会重复着这一句话,她没有哭,事实上,从接到苏浅逝世的消息后,静笙就连哭都不会了!
其实一开始,静笙怎么都不肯相信苏浅死了,是尔绵太后用了些手段,让她不得不信了。
可静笙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指下的温度,冷的骇人,冷得尔绵太后的手都开始发抖了。
静笙眼中没有生机……
她和阿窈的孩子,真的……会死!
“静笙,你赢了!”
草原的铁血太后,终是败给了她的女儿。
“苏浅没有死。我给你看的那些,都是假的,宁国的国书是假,使臣是假……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当日,宁国那座驿站失火之后,你的苏浅……将你托付给了忠国夫人陆氏照顾,她在前边坐镇,指挥侍卫灭火,母后派去的人马,趁乱将你带了回来。”
静笙是在陆常欢的手里被偷出来的,苏浅并不知道。
听到苏浅的名字,静笙失神的眼眸动了一下,如死水一般的眼眸中有了一丝波动。
那个女人……还真是救静笙的药啊!尔绵太后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静笙的目光,突然落到了跪床榻边上的乌兰落身上。
“公主!我……我……”乌兰落慌慌张张地想解释。
静笙最信任乌兰落,从未想过乌兰落会骗她。若不是乌兰落的那句话,静笙是不会相信苏浅已死的事。
“乌兰落和你一样,以为那个女人葬身火海了。”尔绵太后开口替乌兰落解释。
乌兰落连连的点头,“公主,乌兰落没有骗你,真的没有!”
可静笙那双灰暗的眼眸中,依旧没有多少光彩,她已经不信任她们了。
见状,尔绵太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继续说道:“她不止没死,似乎已经知道你回了北狄,还隐瞒了这件事,所以宁国至今还迟迟未向北狄发难。”
和亲到宁国的公主,被悄悄带回了北狄,这已经违背了两国之间的停战协议。北狄甚至算得上背信弃义,蓄意挑衅。
宁国一直没有向北狄发难,是因为有人在其中为北狄做了隐瞒。
“母后派到中原监视苏浅的人,被发现了,他们带回了一封信,说是苏浅给你的。”
一想到这事,尔绵太后依旧还有恼羞成怒的感觉。
想当初,静笙嫁到邻国,她不放心,派了不少暗卫死士跟随,结果被当时还是太子妃的苏浅清得干干净净,还将那些暗卫的首级送回北狄,送到她的面前。
真是狂妄至极!
如今大概是为了静笙,那位曾经的太子妃,狠厉的手段倒有些收敛了,至少人是给她全须全尾的送回来了。
当然,回来的人,除了带回给静笙的信,还带回了苏浅给她捎来的口信——“还请太后娘娘,暂时替我好好照顾静笙。”
还真是……
一如既往的狂妄至极!
尔绵太后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放到了静笙的手里。“这是那个女人给你的信。”
说罢,尔绵太后转身离开了静笙的寝宫。只是脚步最后还是停在了寝殿的门口。
那封信,尔绵太后已经看过了。
苏浅给静笙的那封信里,足足写了两张信纸,事无巨细地嘱咐静笙,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乖乖的待在北狄,等着她来接她。
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站在寝宫门外的尔绵太后,听到静笙对乌兰落说…
她要吃饭!
————————
陆常欢:我把小静笙弄丢了,太妃娘娘的眼神好可怕……??o·(????????????)?o·?小白

第5章
自那一日后,静笙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她抛去了所有的颓废和死气沉沉,开始每天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努力让自己好起来。朝气蓬勃的模样,和之前那生无可恋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她总是嚷嚷着,等阿浅来接她时,不能让阿浅看到她那么难看的样子。
尔绵太后会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提醒她,冬天马上快到了。
草原上的冬天,可不是开玩笑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百里之间,不见人烟。
而且大雪落下之际,中原通往北狄的雁支山脉,数百里山脉都会被大雪所冰封覆盖,根本就没法办法通行。
苏浅是进不来了!
可是静笙依旧执拗地说,阿浅答应要来接她,就一定会来,阿浅从不会骗她!
每每这个时候,母女俩一个怒其不争,一个执着倔强,总会闹得不欢而散。
等静笙的身体休养的差不多了,尔绵太后召集了北狄上下三十六部族的个个有为青年,明面上是想看看各部族下任族长。可私底下,谁都知道,尔绵太后此举,是为她的掌上珠招驸马。
此令一下,倒有不少人怀着心思而来的。
毕竟娶了静笙公主,等于得到了尔绵太后的鼎力支持,其前程不可估量。而且尔绵太后也公开表示过,她私库里所有的财产,都给静笙公主做嫁妆。
那可是克里什湖畔几百亩的肥沃草场,万千的牛羊,还有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金银财宝,这些私产,可以养活一个整部族了。
尔绵太后在王廷中设了宴席,邀请了这些年轻有为的男子。
静笙知道尔绵太后的意思,但稀奇的是,她并没有拒绝出席宴席,反而盛装出席。
宴席之上,一身红衣的静笙,灼灼其华,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她本身就是中原与北狄的混血儿,有着北狄女子的明艳动人,也有中原女子骨子里的钟灵毓秀。
那一袭红衣的少女,自然惊艳了众人。
尔绵太后看着难得如此听话懂事的女儿,刚刚觉得有些欣慰,可不久就被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宴席中,有大胆的少族长,为静笙献上了一对大雁。
北狄的习俗,北狄的男子会为心爱的姑娘猎来成双的大雁,用以求婚。
他在向静笙求婚!
这位少族长一动,在座的很多人都在扼腕被人占了先机。
之后更是有第二位、第三位……纷纷向静笙表示自己的爱慕,以及求联姻的意愿。
却见那明媚的少女莞尔一笑,执酒杯谢道,“感谢各位厚爱,只是……”
这一句“只是”,让尔绵太后心头一跳。
不会的!
静笙不会的!她不敢!
如此惊世骇俗之事,她一个小姑娘,怎敢告知天下?
“只是怎么办呢?本公主喜欢的是女人呐!”静笙轻笑着,云淡风轻的说出了这句话。
筵席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同一个表情,那种惊愕到无以复加的表情。
静笙安之若素地饮尽了手中的酒,笑着放下了酒杯,“看来,各位是接受不了了!那咱们也就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说罢,静笙转身就走,只留下错愕的众人,在尴尬中面面相觑。
尔绵太后看着静笙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出言阻止。眼神幽深,不见底的幽黑,看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情绪。
“太后娘娘,”罗娅急忙给静笙求情,“公主还小,您别恼她……”
尔绵太后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安静的喝尽了自己手中的酒。
夜半,王廷中的思齐居亮起了烛火。
这里是北狄王廷中的禁地,除了洒扫及侍奉的宫人,从不允许其他人踏进一步。
妻者,齐也。
思齐,思妻也。
据说,这里是舒窈夫人生前的故居。
雅静的寝室之中,还保留着舒窈夫人生前所有的物品器具,舒窈夫人死了,但这里却一直供养如平常。
佳人已逝的寝室中,亮着一盏烛火,尔绵绰绰站在那幅画像前。
手指轻轻抚着画像中女子的脸庞,尔绵绰绰眼中温柔而悲伤,“阿窈……若当年我有静笙一半的勇气,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画中的女子,依旧温婉秀丽,却再也没有办法回答她了。
“阿窈,我是不是……做错了……”
长长的叹息,伴着静静的月色,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
~~~~~
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的早,雪也下的特别的大。
静笙在自己的宫里等了苏浅整整三个月,却没有等到任何一点消息。
所有人都在劝她放弃吧!
大雪已经封了通往中原的路,那个中原女子是不可能到北狄了。
可静笙却还在执拗地等着苏浅,她相信,只要苏浅活着,那她就一定会来找她。
日子一天天的过,天气越来越冷了。
静笙趴在窗前,看着外面下着大雪,等着心上人。
“公主,你不要再等了。”
这是她听到的第三百六十四次劝阻,来自于她的心腹乌兰落。
这是乌兰落第一次劝她,静笙在乌兰落的眼睛里看到了失望。
“她不会来了!这里是北狄,离中原千里之远……她……”
乌兰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可静笙只是摇了摇头,依旧看着窗外的远方。“她会来的!”
坚定的语气,让乌兰落摇了摇头。
静笙听到了乌兰落的叹息,以及出去的声音。
静笙依旧趴在窗台上,看着那遥远的中原方向。
“静笙。”
身后传来熟悉的唤声,静笙一下子浑身都僵住了。
等了太久,以至于她觉得自己都幻听了。
“静笙。”又是温柔的一声唤。
静笙回过头,被泪水蔓延的视线中,看到了那一袭聘婷的身影。
所爱隔山海……
山海亦可翻越!

第7章
入夜之后,肆虐的风雪,总算是小了下来。
寝室之内,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云雨缠绵的气息。
太久没见恋人,小别胜新婚的久违,情难抑制,荒唐了许久。
淋漓尽致的欢愉之后,静笙抱着她的美人睡得香甜。
苏浅看着枕边熟睡的恋人,却毫无睡意。
睡梦中的人,呓语着唤了声:“阿浅……”
“我在。”苏浅轻轻抚摸着那张静笙的脸。
看着睡梦中的小家伙在她的安抚下,渐渐舒展了眉头,苏浅却反而皱起了眉头。
“阿浅。”静笙心满意足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这才放心的睡着。
苏浅微微扬起了笑意,可是很快的,唇边的笑意散去,只留下深深的一声叹息。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你永远都这样长乐无忧。
尔绵太后那边,但愿是我猜错了……
罗帐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声。
“公主,乌兰落来收东西了……”
是乌兰落进来收拾用过的餐具了。
看着那散落了一路的衣服,乌兰落想到这屋里一整天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的红了脸。
这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撩开了罗帐,乌兰落看到苏浅坐在床沿,一向端庄雅正的美人,身上披着公主的外裳,线条优美的脖颈上,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吻痕……
在苏浅身后,乌兰落还瞥见床榻上的另一个人,她家公主睡得正香,露出的香肩上,同样有着让人脸红的点点痕迹。
乌兰落的脸更红了。
见此,苏浅笑意微冷,素手一抬,将床帐放下,就像要将床榻上的恋人藏起来一样。
“她累了,先睡下了。”苏浅淡淡的说道。
乌兰落“哦”了一声,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
“乌兰落,你还记得本宫曾对你说过的话吗?”
温温柔柔的声音传至耳边,乌兰落收拾着碗筷的手顿了一下。
乌兰落没由的又想起了那一天。
宁国曾出现过一个意图灭国的文鸢,她为了挑起宁国和北狄的争端,曾经三番两次想要静笙死。文鸢伏诛之后,彼时还是太子妃的苏浅,曾经暗里将东宫清洗了一遍。
当时,陆常欢身旁有一个陪她嫁入东宫的丫鬟,那个叫筱宜的丫鬟,是陆家的家生子,自小恋慕陆天佑,她便是文鸢策反后放在东宫的暗线。
文鸢死后,筱宜没有死心,她依旧想为她家的少爷报仇,继续文鸢的计划。
那一日,静笙去找陆常欢,筱宜暗里准备在静笙的茶里下毒。
北狄的公主若死在宁国,那两国之间就会撕破脸。
计划是很好,但是她被当场抓到了,人赃并获。
静笙和陆常欢在宫室里悄悄讨论黄色小书书的时候,筱宜被悄无声息的带到了那间宫室。
苏浅当着一众宫人的面,让人将那盏茶灌进筱宜的嘴里。
当时,乌兰落就站在宫人之中,看着筱宜毒发浑身抽搐,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忠孝仁义,忠为德行之首。失德之人,世所不容,还望诸位好自为之!”
那个永远温温柔柔的女人,说出来的话,依旧如春风般的温煦。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战战兢兢的。
说实话,乌兰落挺悚苏浅的。或者说,东宫就没有一个人不对这位主儿又敬又畏的。
公主总觉得苏浅是世上最好的人,但她不知道,那是因为苏浅把真正的温柔独独留给了她。对于她以外的人,苏浅从来就没有手下留情过。
“乌兰落,你的选择呢?”
床榻边坐着的美人,温柔地说着话。
乌兰落猛的一个激灵,她知道,苏浅的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今天在王廷中看到苏浅时,乌兰落吓了一大跳,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的进王廷来接公主了。
要知道,太后之前下了王诏,若苏浅敢踏入北狄,就直接抓起来。整个草原各部族都有苏浅的画像,可这个女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混进了王廷。
可混入王廷之后,隐藏也成了一个大问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