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扶她追妻

时间:2022-09-13 13:29:31  作者:第五湛
TAG:


PS避雷,介意勿入:本文中主角简乔的futa身份等同于ABO的女A,只是她生活的世界没有信息素、以及其他A和O的存在,所以私设为futa,和A一样,她的futa身份也是后期分化的,十三之前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
简乔(futa),某著名网站的四星级大佬写手,荆大文博专业的高材生,为了多年念念不忘的白月光,放弃高薪优越的待遇,隐匿身份,潜入大小姐公司的后勤处,做起了咸鱼。
自此开启了漫长的追妻之路,进黎氏,做司机,做秘书,最后化身黎大小姐的贴心小管家。
一步一步,徐徐图之,最终抱得美人归。
就在两人亲吻拥抱时,黎绾却愕然推开她,似不敢相信:“你是人妖?”
自十三岁就分化为futa的简乔涨红了脸,嘴唇翕合,没能说出所以然。
傲娇大小姐黎绾平生最恨别人骗她,最后愤怒地将简乔连人带包撵出家!
注:1V1HE,双洁,爆点很多,有隐藏的马甲,有火葬场情节,反转,破镜重圆,值得期待!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破镜重圆职场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乔,黎绾┃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盛夏里的那抹微凉。
立意:风雨后会见彩虹


第一章
四月,清风和畅,日光温煦。
简乔拎着打包好的萝卜肉馅水饺,徐徐走在阴凉的荆华大道上。
中途,外婆来电,与她闲聊了两句。
在荆大读书的这一年多,简乔几乎每周都会去陈记吃一次水饺,有时坐在店里就着周遭热闹欢愉的气氛用餐,有时打包回来,逐着电影剧情享用美食。
回了出租屋,简乔换上宽松的睡衣,洗了手,盘腿坐在矮小的圆形木桌前,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嘴里细嚼着沾了蘸料的饺子。
剧情正演到紧要处,屏幕上忽而跳出一条微信消息,迟郁发来的,她点开瞧了眼。
【我刚开了房间,你快进来陪我淦字,今天赶榜一万!我人要没了!当场去世翻白眼jpg。】后面缀了房间号和密码。
简乔默默返回视频界面,托着下巴戳了戳播放键。
见她不搭理自己,迟郁又发来一连串的轰炸消息。
简乔无奈,只得给她回了。
【一会午休,睡醒了再说。】
那边哼哼唧唧了几分钟,最后彻底消停了。
简乔戴着眼罩,双手交握垫在脑后,耳旁循环播放着令人安心沉睡的下雨声。
13岁之前,简乔生活在南方的一个小镇,那里经常阴雨绵绵,很多个夜晚她都枕着细润的雨声入眠,久而久之竟养成了喜欢听雨睡觉的习惯,尽管来了北方这么多年,这种习惯也依旧没有改变。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简乔醒了,她凝神望了会天花板,随即起身去洗了脸。
将笔记本电脑放置在方形可折叠的小桌上,简乔滑动着鼠标,搜索房间号,输入密码,顺利进入。
简乔其实一直都不太喜欢这种拼字房间,氛围过于紧张和压迫,相较而言她更愿意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码文,直到被赖皮的迟郁缠上,才无奈打破了她原有的行为方式……
【你是不是快要论文答辩了?】两分钟后,迟郁发来微信消息。
【嗯,我们院定在了五月初。】
【那毕业后是要留在荆郡发展还是回你外婆住的城市?】
简乔盯着俩人的对话框,撑着脑袋出了会神,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是回去的。当初她之所以选择来荆大念这个文博专硕,除了个人喜好外,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她想进市博物馆工作,这个专业的职位相对来说比较清闲,既有多余时间写小说,也方便她照顾年迈的外婆。
从拼字房间退出来,简乔看见了群消息:明天早上九点,课题组开会,提前预演毕业论文答辩。
吃了晚饭,简乔又认认真真将论文从头到尾审阅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开始着手修改PPT,直到凌晨一点才全部搞定。
为了缓解疲累,放松神经,洗漱熄灯之后,她点了根烟。单人床正对着窗户,四下静谧,烟雾缭绕,抬抬眼就能望到遥远天际那轮引人遐想的皓月。
第二日一早她便起了床,今个穿得稍显正式,白衬衫搭配黑色长裤,还扎起了利落的马尾。
她骑着自行车去的学校,背包里装着轻薄款的笔记本电脑,路上买了一兜小笼包。
没急着去自习室,她绕道去了清龙湖畔的长椅,坐在那不紧不慢地吃了早点。
到了自习室,她屁股刚挨到座椅上,同桌刘绮就顶着乌黑的眼圈过来了,朝她怨念地嘟囔:“真是无语死了,前几天一直没动静,我还以为要下周弄论文预演呢!结果今天一大早就接到师妹的提醒电话,说我们老板凌晨五点多发了群消息,下午开组会搞这个!”
简乔瞄了眼哈欠连天,萎靡不振的刘绮:“昨晚一夜没睡?”
“嗯,打星际联盟的排位来着,四点多才躺下,结果睡了不到俩小时就被师妹的电话吵醒了,我现在简直要困疯了,”她使劲搓了搓脸,往白瓷杯里倒了包速溶咖啡,“PPT还没做好,我真怕老板一会让我把演示文稿发过去给他提前瞧瞧。”她话音刚落地,桌上手机扣扣群的提示消息恰巧响起。
刘绮面色滞了下,右手不自觉攥紧了雀巢咖啡的包装袋。
简乔忍着笑意,偏头过去帮她瞅了眼:“是你紫学妹回复了句收到。”
刘绮僵绷的神经重新松懈了下来,低声腹诽了句什么简乔也没听清。
刘绮去了茶水区冲咖啡,简乔将命名好的PPT上传到了群里。
不多会,刘绮折返回来,弯腰凑到她耳际,一副神神秘秘的姿态:“我刚刚看见韩枚了,估计是来找你的。”韩枚是经管系的,但是经常过来他们院给简乔送吃的。
简乔只轻轻哦了下,没再多说。
韩枚果真来了他们的自习室,不过没往西边来,径直去了东头徐彭那里。
刘绮一边吹着热气浓郁的咖啡,一边用余光瞟着东侧那方。
见韩枚将拎着的东西搁在了徐彭的桌上,刘绮咦了下,神色略微不解:“她什么时候和徐彭这般好了?俩人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简乔回了迟郁的消息,顺着刘绮的目光望了过去,正好对上韩枚晶亮的眼眸。
简乔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起身拿着杯子去了外面。
她前脚出,韩枚后脚就跟了上去。
“吃早饭了吗?”韩枚立在她的右手边。
“嗯。”
韩枚盯着简乔俊美的侧脸和漂亮的下颌线,咬了下唇:“下午……你有时间吗?”
简乔摇了摇头。
韩枚微蹙了下眉,些许抱怨的语气:“你总是这么忙,我都不晓得你到底在忙什么。”
简乔没吱声,看了她一眼,欲转身回自习室。
韩枚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倏地拽住了她的衣袖,面上染了几分难掩的喜色:“我给徐彭送吃的,是因为他前些日子帮我写了一个数据代码,我只是单纯地过来谢谢他,没有别的意思。”徐彭本科是计算机系的,还是院里的大神级人物,后来不知怎的,考研选了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和简乔同一个课题组,同一个导师。
简乔默默拨开她的手,脸上没什么表情:“你不用特意和我解释这些,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
韩枚右手无力垂落,瞧着这人远去的背影,心底霎时泛起一股不可名说的酸楚和悲凉。
她和简乔认识快一年半了,前期这人难以接近,她费了一番力气,好不容易成为了这人的朋友,后来她挖空心思对这人好,结果仍是徒劳,好像无论她怎么做都没办法挤进简乔的生活……
余下的时间,简乔便静静地坐在那,捧着马克杯,啜着热水发呆,直到徐彭过来敲她的桌子,喊她去四楼开组会,神游的思绪才逐渐回笼。
简乔是最后一个报告的,导师周菁对她论文的评价很高,汇报方面也只提了几点微调的建议。
“简乔你留一下。”会议结束后,周菁唤了她一声。
周菁一直很喜欢简乔,甚至还鼓励她考博士,继续攻读这个专业,可惜这人志不在此。
“市文化局今年有意从咱们专业特招几名研究生,博硕都要,”特招一般而言都是免笔试,直接面试,“你感不感兴趣?”
简乔低眸沉思了会,最后摇了摇头。
“我建议你再回去好好想一想,这次机会很难得,就这样放弃真的太可惜了。”市文化局属于国家行政单位,福利待遇可不是一般的好。
黄昏时分,简乔双手抄兜,在住处附近闲散着溜达时,接到了刘绮的电话,这人家里有关系,也知晓了市文化局要来学校特招的事。
“我感觉你们组的话,周老师肯定会推荐你去的。”
简乔蹲下,捏着小碎石,在地面上划了两下:“我拒绝了。”
刘绮一阵心痛,外加惊呼猛拍脑门:“Oh,God!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你怎么能拒绝呢???”
“我根本就没打算留在荆郡。”
刘绮听后捶胸顿足,惋惜不已。
夜深人静之际,简乔还未睡下,黑色键盘连续发出啪啪的声响,约莫到了凌晨一点她才合上了笔记本。
爬了床简乔也没有立即躺下,她屈膝靠窗倚墙而坐,嘴里噙着一支细长的女式香烟,浓郁漆黑的夜色下,烟头时暗时亮。
明个周六,没什么要紧事。简乔赖床到九点半,十一点她才慢吞吞地出门去了外面。
今天简乔穿得很休闲,格子长裤搭配着针织薄衫和单鞋,算不得多么潮流时尚的装扮,但可能因为她个子高挑,气质脱俗,颜值出众的缘故,走在人群里还是很惹眼,回头率也相当高,虽然她向来不看重这些。
她坐地铁去了市中心,打算买几身稍微正式的衣服,以备不时之需。
中午,日光变得有些灼人。
从牛肉面馆出来,简乔扫了辆黄色的共享单车,骑往云杉街,这里有几家衣服店很称她的心意。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她刚转了弯,后车轮就被一辆蓝色宝马剐到了,猝不及防的意外,简乔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人就被掼到了马路牙子上,右膝那里立即传来一波波难忍的钻心痛感,她低头蹙眉瞥了眼,洁净的牛仔布料沁出了刺目的血色,应当是磕破了,除此之外,掌心和手臂也有多处擦伤。
“你没事吧?”身着西装裙白领打扮的长发女士从主驾驶奔了过来,她神色慌张,语气略显急切。
简乔借着她搀扶的力道缓缓起了身,这女人显然瞧见了简乔身上的血渍,眸里盈满了愧疚和歉意:“对不起,我先前光顾着讲话了,没注意到你,实在是抱歉。”
这边陆续有人围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细细碎碎的讨论。
“董姐,你现在送她去医院,”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咚咚咚的声音迫近,清冷的女声乍然响起,“不用管我了。”
简乔耳朵动了动,不自觉地扭头去看说话那人。
“好,我知道了黎副总。”
黎绾亦在这时望了过来,俩人隔空对视了一瞬。
简乔眸光晃了晃,隐约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攀上心头。
待这人转身之后,她瞧见了女孩右耳垂下方的月牙形胎记,心脏倏地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紧紧攥住了一样,胸腔酸胀得厉害,周遭空气开始变得稀薄沉闷,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你……你还好吧?”董韵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刚刚连唤了她好几声,这人都没有反应,只呆滞地盯着虚空发怔。
简乔咽了咽唾液,缓解喉间的干涩感,音调却还是控制不住地颤抖:“我冒昧问一下……方才离开的那个女孩姓黎吗?”
“是,她是我们的副总,叫黎绾。”
黎绾,绾儿,记忆如潮水般涌了进来,珍藏在心底的画面交替闪现,简乔的太阳穴突突急跳,脑袋眩晕,目光逐渐失焦,同时又好似卷入了耳鸣的情境里,周遭便只剩下嗡嗡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嗐,压根存不住稿,忍不住传上来了,嘤嘤嘤!


第二章
董韵想送简乔去医院,这人说什么都不肯。
只是就这样走了董韵也不放心,她回了车上拿了一张名片递于简乔。
“你不愿去医院,我也不再勉强你,但是身上的伤一定要及时处理,”董韵又细心地嘱咐了几句,“后续如果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话务必联系我。”
“好,我知道了。”简乔点点头,将名片塞进下裤的口袋里。
“你住哪?我现在送你回去,”董韵言语诚恳,“请不要再拒绝我了,不然我真的会寝食难安的。”
简乔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应下了,毕竟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去逛衣服店。
中途,董韵下车去了趟药店,买了消毒和处理外伤的物品。
简乔除了上车时报了一个住址外,其余时间都很安静。
每到一个红绿灯当口,董韵总忍不住用余光瞄她,她心里对这人是好奇的,但面上却不太好意思询问。
“应该就是这里了,”董韵停好了车,又像个大姐姐一样耐心叮咛她,“记得先给伤口消毒清洁,之后再上药,这期间你自己谨慎些,伤口处千万别沾水,免得感染发炎了。”
简乔从神游的状态下脱离,轻轻嗯了下。
董韵望着简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得出她还是不太放心。
简乔解了安全带,拎起药品,和她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了。
回了住处,简乔潦草地处理完伤口,换了身干净的睡衣,就去床上躺着了。
她的脸颊枕着那张名片,表情若有所思,董韵是黎氏广告部门的经理,所以公司姓黎,她称绾儿为黎副总,可绾儿今年只有22岁,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副总,那黎氏极有可能是黎绾自己家开的汽车公司……
想到这,她起身坐靠在了床头那,摸过旁边的烟盒,噙在嘴里点燃,缓缓吐息。
透过氤氲缭绕的白色烟雾,简乔仿佛又看到了与她隔空对望的黎绾。
她光着脚下床,翻找出陈旧的画本,扉页那夹着一张泛黄的画像:是一个扎着麻花小辫,十岁左右的女孩,穿着点缀花朵的粉色连衣裙,模样清俊,眼神灵动,嘴角微微翘起。
简乔爱惜地摩挲了两下画像,随后执笔着手画了一张成年版的黎绾:眉眼弯弯,樱唇皓齿,鼻梁小巧秀挺,下颌线流畅,皮肤白皙,五官明艳,梨花卷的秀发,笔直而细长的双腿,裁剪得当的定制西装,亮色惹眼的高跟鞋……
傍晚沥沥淅淅落起了小雨,简乔凝神听了会窗户那处啪嗒作响的春雨,点滴往事袭上心头。
十二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永安小镇来了两位外来客。
那时简乔还不叫简乔,叫沐十一,她和外婆住在镇子的最西头,客车来往的停靠站之一。
沐十一撑伞去陈家小卖部买醋,出门走了会就碰到了往这边来的爷孙二人。
衣着考究的男子拉着行李箱,执着伞,旁边漂亮的小姑娘则穿着一身她从未见过的桃红色公主裙。
沐十一不自觉放慢了脚步,瞄着他们。
黎绾原本就在不高兴,小嘴一直噘着,瞧见这人打量的目光,当即便蹙眉瞪了回去。
沐十一面色窘迫,慌忙别过头,没敢再看。
她正要匆匆离去,那男子忽地唤住了她。
黎崇客套地和她解释了一番,沐十一听明白了这人的意思,雨天路滑,拖着箱子行走不便,他想在附近找个地方歇歇脚等雨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