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渣A怎么可能宠老婆

时间:2022-09-13 13:30:16  作者:瓜子猫
TAG:


白珺棠作为顶级A,终有一天在阴沟里翻了船。一觉醒来的她发现自己和程家的女儿共处一室,还对她进行了终身标记。两个月后,程婉怀孕了,虽然白珺棠对这一家人都格外厌恶,可看着面前怀着自己崽崽的程家养女,她还是决定负责任。
至少先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眼看着程婉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白珺棠起初厌恶的心情也没那么强烈了,程婉孕期白白软软的,身上还带着奶香味,让白珺棠不由自主的天天搂在怀里,闻着她好闻的信息素。
没过多久,白珺棠在程婉耳边轻声呢喃:“乖,我们再生一个好不好?”
【阅读·排雷】
1、1v1,甜文,非爽文,冷杉木x白桃味,防盗80%
2、防口口,AO都为【易感期】,孕期有易感期,孕晚期偏似筑巢期
3、封面授权:画手【K】
4、本文是猫写的!
内容标签: 生子 都市情缘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珺棠,程婉 ┃ 配角: ┃ 其它:预收《摸摸山啾的小尾巴》
一句话简介:渣A追妻: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立意:珍惜当下,展望未来


第1章
四五月份的天气难得晴朗,阳光像金子一样洒满了大地。
清晨9点多钟,整个别墅区大多数都还沉浸在欢愉的时光里,享受着难得的周末。
除了程家。
在宽大的敞亮的客厅中,安安静静的坐着三五个人,没有人开口说话,所有人都很安静,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当一辆卡宴停在院子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辆深色的轿车上。
包括坐在角落的程婉。
车停下来了,却迟迟不见动静,程家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车内坐着两个人,助理小李今天负责开车,因为关系着白总的私事,所以他把车停好之后就不敢出声,连大气都不敢出。
后排坐着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子,她此刻靠在后座的真皮沙发上闭目养神。
“白总。”小李看到程家的玄关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貌似保姆的中年女人向着这边张望,便对白珺棠说:“程家来人了。”
‘叩叩叩——’
保姆小心翼翼的敲了敲车门,小李没敢摇车窗,而是转头看向白珺棠,想问问她的意见。
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了白珺棠的电话,让他立刻过去给她开车,还顺便给小李发了个定位。
按理来说,老板周末加班都是常有的事情,可当小李看到那位置的时候,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白珺棠自然是听到了敲窗的声音,她感觉就仿佛是一个死神在敲打着她的玻璃,不,说程家是死神真的是高看他们了,程家简直就是一群臭鱼烂虾,从里到外都烂到了骨子里。
她一想起当初自己从酒店的床上醒来,发现身边睡着程家的大女儿,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能结束。
程家把自己女儿送上白珺棠的床,从而要走了一个大项目,两个月后又打电话邀请自己来程家,无论怎么想都是鸿门宴。
车内冷杉木的信息素味道越发的浓厚,小李作为一个alpha,闻到如此浓烈的信息素味道,自然是也能感觉出来白珺棠现在的心情格外愤怒。
小李看那保姆拘谨的样子,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对白珺棠说:“白总,来都来了,您真不打算下车吗?”
白珺棠听了这话,勾起唇角冷冷笑道:“你说得对,来都来了,我还会怕他们不成?”
收起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白珺棠打开车门下了车,那保姆看到白珺棠一眼就愣了,因为她还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alpha。
白珺棠很高也很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即便是闻不到信息素味道的beta,也会被白珺棠的美貌所吸引。
只不过白珺棠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脸色黑的吓人,她看都没看保姆一眼,抬脚走进了专门为她设立的鸿门宴。
一进屋,白珺棠便收到了在座的所有人的目光,她停下脚步环视一周,很快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一个女人。
程婉和白珺棠今天是第二次见面,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的一角,听到白珺棠的进屋的动静便抬起了头。
两个人四目相对,眼底充斥着的全部都是陌生。
白珺棠把手插着风衣口袋,冷冷的看了程婉一眼便扭过头,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熟练的翘起了二郎腿。
“程老板今天找我来是什么事情,直接说了吧。”白珺棠淡淡的开口道:“前段时间你们拿那件事换了一笔大买卖,这次又打算拿什么来换?”
这话说的非常不近人情,程家人脸色变了变,可还是没人敢多说什么。
程嘉健作为一家之主,自然凑过来开了口:“白总说的哪里话,以后我们可是亲家,这么说多见外?”
“亲家?”白珺棠看着这个男人,冷笑着说:“原来今天来,是让我来给你们女儿负责的了?”
她换了个姿势,却依旧坐在椅子上游刃有余:“当初说好了,项目给你们程家,以后就别拿这件事来说叨,现在这才过了几个月,就打算旧事重提?”
程嘉健脸色白了白,对白珺棠说:“白老板话不能这么说,我家婉婉是我们一手带大的孩子,她现在已经怀孕了,你就得负责。”
白珺棠冷冷的面容微微一僵:“怀孕了?”
“是啊是啊。”程母拿着一张化验单给白珺棠看:“你看,婉婉怀孕10周了,算日子不就是那天的事情么?你这种不负责任的alpha我可是见多了,别以为玩了我们家婉婉给点钱就打发了,你得负责。”
‘你得负责’这四个字算是把白珺棠惹到了,她站起身来走到程母面前拽过那化验单看了一眼,上面的确显示程婉怀孕10周。
白珺棠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坐在角落不发一言的程婉,抬起脚走到她面前。
程婉大概是没想到白珺棠会走向自己,此刻抬起头看着她,一张白嫩的面容显得很憔悴。
“怀孕了?”白珺棠看着程婉,冷笑着问道:“是我的吗?不会是你们随便找个alpha弄出来,然后敲诈我呢吧?”
程婉还没有说话,程母便吵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刺破耳膜,整个客厅都乌烟瘴气的,让人不得安宁。
白珺棠没有再看她,程婉也就继续低下了头,虽然她是这件事情的中心人物,可大家似乎根本就不关心她到底什么想法。
两个月前的那天,程母带着程婉去了酒店,临下车前给她倒了杯水。
程婉一向在家里不受待见,程母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可那天晚上却是嘘寒问暖,还说以后日子都会好起来的。
可第二天程婉是在一阵争吵声中醒来的,那是程婉第一次见到白珺棠,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发狂的模样。
从白珺棠和自己父母争吵的过程中,她知道自己被标记了,而标记了她的这个女人并不想负责,自己的父母也是心知肚明,当场谈好了‘筹码’,是那个程家一直想拿到的项目。
白珺棠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程婉一眼,包括现在这种时候。
程婉看着屋里的人,只觉得心越发的发沉。
就仿佛是破碎的蛛网,随便吹上一口气就都散了。
白珺棠懒得跟这群人吵,小李拦着程嘉健一个劲儿的说好话,而白珺棠则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她看着一副事不关己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程婉,忽然觉得她仿佛是一个等待宣布死刑的囚犯,眸子里毫无生机。
“无论如何,今天都得给个说法。”程嘉健斩钉截铁的说。
白珺棠都被气笑了,她看着这个中年alpha,和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女,身入敌营却依旧泰然自若。
“行啊,那就让程婉跟我去做亲子鉴定,看看她怀的是不是我的孩子。”白珺棠看了一眼程婉,对那几个人说:“如果是,我就会负责,如果不是,你们就等着收法院传票吧。”
程嘉健也犹豫了片刻,才对白珺棠说:“行,做亲子鉴定就做亲子鉴定,我去约时间……”
“不需要。”白珺棠看着程婉,说:“直接去我家医院,那边有最权威的鉴定科,明天出鉴定结果,怎么样,程小姐?”
程婉看着白珺棠在跟自己说话,沉默了很久才点了点头:“好。”
这是她和白珺棠说的第一句话。
为的却是关于肚子里孩子是不是她白珺棠的。
***
程婉坐上了去往医院的车,白珺棠似乎很讨厌她,只让她独自一人坐在后排。
这样也好,程婉看着窗外淡淡的想,这样她就没有罪恶感了。
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都是程家联合程婉一起陷害了这个可怜的alpha,无论白珺棠怎么对她,都是合乎情理的。
程婉闻着后排冷杉的信息素味道,恍惚间只觉得心又沉了沉。
alpha的信息素很好闻,程婉甚至能感知出她与白珺棠的匹配度至少在90%左右。
这么高的匹配度放在哪里都是罕见的。
可匹配度再高又有什么用?
程婉看着窗外逝去的风景,她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Omega,从一开始白珺棠就没有正眼瞧过她。
而此刻的白珺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抱着胸生闷气,小李乖乖的开着车,整个车内都是安安静静的。
白珺棠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白桃味,她眉头微皱。
白桃的味道清新甜美,勾着白珺棠的心一颤一颤的,她知道那是后座Omega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甜味道,可她却强迫自己不转头去看。
一个想母凭子贵的女人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珺棠烦躁的按下车窗,被十一月份的冷风吹了一脸的小李面露苦色:“白总,冷……”
“别絮叨,开你的车。”白珺棠嘴上说着,却还是把车窗升上去一些。
她透过后视镜看到程婉依旧看着窗外神情落寞,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肚子,也不清楚在想些什么。
白珺棠闻着淡淡的白桃味,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第2章
亲子鉴定没有想象中的复杂,而且私人医院的医护人员都非常温柔,程婉跟着小护士采了血和其他的项目,此刻正一点一点的穿上自己的外套。
检测室的空调打的有些低,刚做完检测的程婉手脚都很冷,小护士看到她这个模样就贴心的倒了一杯热水。
“程小姐。”一位女beta医生看着程婉,对她放缓了声音说:“检查结果最迟明天中午12点就可以出结果了,到时候白总派人来拿就好了。”
这里是白珺棠名下的私人医院,以高昂的治疗费和温馨的护理出名,绝大部分有钱人都会选择这里,而医护人员的确如同传闻那般温柔体贴,让病人感受到温暖。
只不过程婉并不是那些普通的病人,无论这些人多么温柔,对于她来讲都是冰冷的。
针管刺破皮肤的疼痛被无限在脑海中放大,无时无刻的提醒着程婉自己现在的遭遇。
她的肚子里,怀着一个陌生女alpha的孩子。
对于心情不好的Omega,医务人员也是没有办法,帮她披上外套,确定不会再出血之后才让程婉走出检测室。
在检测室外面,小李看到程婉便站了起来,他冲程婉礼貌的笑了笑,对她说:“白总还有一些事情先离开了,我送程小姐回去。”
程婉点了点头,平静又落寞的说:“谢谢你。”
小李听到程婉的声音微微愣了愣,程婉的声音很轻柔,甚至还带着小小的鼻音,任谁听到都会替这个Omega感到可怜。
可小李知道,程家人联合这位程家大小姐演了一出仙人跳,把白珺棠是坑的有苦难言,自然是不能给她多少怜悯,只能沉默着送她回去。
临下车前,程婉还是跟小李说道:“护士跟我说,明天中午之前就可以拿到检测报告。”
“是的。”小李平静的说:“明天我会去医院拿报告单。”
程婉听闻这话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多管闲事了,想必白珺棠离开之前已经什么都安排好了吧。
没有再多说什么,程婉坐在后排,手缓缓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其实她又何苦去关心,检测报告只是白珺棠关心的,而她……结果早就已经定了。
***
白珺棠离开医院并没有什么地方去,虽然事情很多都堆在她眼前,可此刻白珺棠根本不想去处理,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私人医院位置很好,虽说是在郊区可山清水秀还有湖水,交通更是便利,白珺棠随手打了个一辆车,报了个名字。
“乾谷职业赛车俱乐部。”
白家名下的乾谷集团是容纳了几乎各行各业的综合集团,涉及服务业、制造业和工业,在白珺棠的手中更是开创了一些新潮品牌,其中‘乾谷赛车俱乐部’就是其中一个。
白珺棠从高中时期就喜欢上了赛车,更是当了一年的职业赛车手。
只不过因为家里人的逼迫,白珺棠放弃了赛车手的职业,做了老板,把俱乐部划到了乾谷的名下,培养了不少的赛车手。
白珺棠是一个很大方的人,特别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俱乐部的各项事务都是用的最好的,活脱脱的往里面硬砸钱。
可无论怎么说,白珺棠都很开心,砸再多的钱她都愿意。
宽阔的跑道上三辆赛车在飞速的行驶,空旷的边际没有任何遮蔽物,冷风烈烈的吹起白珺棠的长发,飘扬飞舞在空中,就仿佛是好看的绸缎。
俱乐部的经理看到了她,便走上看台打招呼:“老板,今天怎么来了啊?”
白珺棠看着那辆银色的赛车,问经理:“茹初在那辆车上吗?”
“在的。”经理看了一眼笑着说:“牧小姐在为下次积分赛做练习呢。”
白珺棠没有说话,当赛车饶到了终点停下来的时候,她才转身对经理说:“帮我安排一下,我和茹初玩一玩。”
作为乾谷赛车俱乐部成绩最好的赛车手,牧茹初一直都保持着很稳定的水准,即便是现在大多数参赛选手都是男性alpha,也阻止不了牧茹初在世锦赛的好成绩。
当她看到视野里突然出现的那抹黑金色的赛车时,微微偏了偏头。
这个赛道还没有人敢跟她比。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赛道里飞驰,两辆车前后呼啸着以超高速驶过,胆小的都退进了休息室,只有胆子大的才敢微微靠近赛道看那黑白两道身影互相较劲。
当黑金色的赛车终于超过牧茹初的时候,她只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在下一个转弯又超过了对方。
毕竟只是练习而已,当到了更换轮胎的圈数之后,牧茹初才从车里钻了出来,解开头盔夹在胳膊下,走到那辆黑金色的跑车面前踹了一脚。
‘当——’
“你搞什么?”牧茹初一边笑一边骂道:“一来就砸我场子是不是?”
白珺棠从车里钻了出来,高高的马尾扎在脑后,双手抱着头盔把玩着,用肩膀撞了撞她说:“哪里的话,我今天来找你说说话。”
“老板找我聊天,应该不扣薪水吧?”牧茹初问道。
白珺棠撇了撇嘴,跟着她进了休息室。
黑色的赛车服脱了下来随意的挂在一边,白珺棠解开自己的马尾辫说:“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牧茹初一头利落的短发,她的眉眼很好看,即便是短发也能看出是个很漂亮精致的姑娘,只不过她身上的气场太强了,身上浓郁的银杏味,那是牧茹初溢出来的信息素味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